官策

第743章 米部长的突然袭击!

第七百四十三章 米部长的突然袭击!

邻角区金星宾馆,今天宾馆会客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尊贵客人。

中组部副部长米潜,岭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秦云松以及后来赶过来的海山市委书记黄宏远,海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钱逸谦等在座。

陈京则坐在了最末尾的位置。

米潜的本意是想低调,尽量不惊动地方干部,他就想到陈京这里看看,看看陈京在岭南究竟干得怎么样,是否适应这边的官场秩序。

米潜在楚江的那段履历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的名气也是在楚江建立起来的。

当年他在楚江敢和省委书记顶牛,由此可见当初他拥有的威望有多高。

陈京不算他最得意的下属,但是像陈京这样年轻,又如此有作为的干部不多。

现在米潜分管干部教育,他更加重视优秀年轻干部的取得的成绩,有时候看到年轻的人才能够脱颖而出,能够有作为,他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比自己当年工作出了成绩都高兴。

再加上陈京是他亲自推选参加岭南干部公选的干部,他就推荐陈京一个。

陈京也没给他丢脸,在公选笔试的时候获得第一名,以强大的影响力第一个公选上,这是让他感到欣慰甚至骄傲的地方。

米潜去年的工作重心一直都在中原和西部地区,没有机会到沿海发达地区视察,这一次好不容易能够有机会到南边来,他内心就萌生了想到陈京这边看看的想法。

他知道凭自己的身份,能够过来看看,对陈京是个鼓舞。

同时岭南政坛的风气,下面普遍反映有些排外,米潜过来走走,也算是给陈京撑一下腰,他在内心深处可把自己当成陈京的娘家人了。

秦云松和米潜并不熟悉,但是作为岭南省省委组织部长。他位高权重,去京城的次数也多。

米潜履新的时候,他也代表岭南省委省政府过去对他给予了祝贺,两人接触了几次,米潜工作干净利落、性格直爽硬朗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一次米潜来岭南,他也是下了功夫打听到他的行程,专程从省城赶过来的。

而这一次碰面,他倒是认识了陈京。

前段时间省委开会秦云松专门汇报了关于异地公选干部在岭南的生存现状的问题。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关注的人那么多。

会议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大批记者提问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有的问题很尖锐,有些记者是毫不客气,矛头直指岭南的排外。

有个记者就当着秦云松的面质疑。为什么从各省千挑万选,选出来的精英到了岭南工作就掉链子,这样的问题出现如此普遍,能够单纯的解释为这些干部是水土不服吗?

即使是水土不服,为什么岭南就不能够给他们提供好的水土?

秦云松当时准备不充分,在招待会上被问得很尴尬。

后来参加招待会的另一名领导给他解围,当时就说了海山市岭南区书记陈京的例子。

那位领导说陈京在岭南干得很成功,做出了很多成绩,也许记者可以采访他来了解公选干部在岭南成长的心路历程……

今天本来是陈京陪同米潜走走看看的。但因为秦云松等人的到来,计划被全面打破。

米潜不得已,只能借助金星宾馆的会客室临时接见省委和海山市委的领导。

接见一开始,米潜先端起茶杯喝茶,道:“陈京是我们楚江出名的茶道高手,岭南又是共和国茶文化最浓郁的地方,今天在这里和岭南省委秦部长。海山市委领导有幸见面,我们就从喝茶开始吧!”

他抿了一口茶,仔细的回味,笑笑道:“滋味不错,新出的龙井,看来今天的主人是在诚心待客!”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秦云松道:“米部长。您也是品茶的高手,想来陈京书记是不敢糊弄你的!”

海山市委书记黄宏远跟着赔笑,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刚才陈京专程跟他道歉,说自己也不知道米部长会过来,他也是清早才接到米部长的电话,部长过来搞了一个突然袭击。

不管黄宏远是否相信。陈京的这个解释他都必须相信,因为今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包括秦云松。

再说了,零距离的接触中组部重要领导,黄宏远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虽然从级别来说,米潜比不上岭南的省委书记和省长,但是中组部的门户多深他黄宏远就有深刻的体会。

面对米潜,他心中紧张得不行,哪里还有心思去责怪陈京?

直到此时,他心中渐渐明白,陈京可不是任他随意拿捏的一颗软柿子,和陈京把关系搞得太僵,或者是逼他太甚,对他是没有利的。

陈京在海山出了成绩,海山的领导有方,也跟着有面子。

陈京在海山捅了篓子,凭人家的关系背景,离开海山照样是一条好汉,前途不可限量。

莫欺少年,陈京的年龄是他最大的优势……

米潜的谈话从茶开始,渐渐的谈到了陈京的工作,他问陈京:“小陈,你在岭南也有一年多了,你说说你的情况吧!客观的说!”

陈京似乎早有准备,便把自己这一年的工作娓娓道来。

在陈京的谈话中,他着重提到了市委和市政府对邻角新政的包容与理解,提到了省领导对邻角的关怀,他的将会字里行间不提矛盾,不提分歧,基本都是好字当头。

黄宏远松了一口气,心中也觉得陈京回答得体,对他的看法也不知不觉的悄然改变。

秦云松听得更是高兴,道:“小陈书记讲话不错,你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我听说邻角去年是整个海山的最大发现,凭现在邻角的发展势头,几年可以进入海山前三甲?”

他这个问题却是对着黄宏远在问。

黄宏远欣然答道:“秦部长,不出意外,今年年底,邻角的经济就能够进入前三甲,应该可以比肩蓝河和古明两个区!”

秦云松豪爽一笑,点头道:“好,很好!这个成绩绝对在全省都是了不起的,惟楚有才,小陈是楚江人,果然才华出众。”

陈京连连谦虚,米潜笑笑又问:“陈京,我听说最近岭南对你们发展的争议很多,这是怎么回事?”

陈京从容的道:“部长,其实争议一直存在。我们邻角的发展没有走寻常路,争议不可避免,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争议好像更加激烈。说到原因,我们已经基本找出来了。”

他顿了顿,道:“说一千到一万,我们失误还是在干部队伍的建设方面出了问题。岭南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官员和商人的联系尤其紧密,去年我们的新政进行了很多大刀阔斧的改革。

为了改善我们的投资环境,对有一些所谓的规矩和规则进行了坚决的打压,这势必伤害了部分人的利益。

尤其是一批中层的干部,他们当着官,暗地里又还经营着企业,这样的情况是岭南的一个特色。岭南最早搞改革开放,当初为了鼓励民间投资,政府也鼓励官员和国企的干部出去创业,从那个时候起,岭南就有官员和经营双重身份的人。

只是有个别的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暗中搞不正当竞争,扰乱正常的社会经济公平竞争的秩序,去年我们对这样的行为实施的严厉打击,动作有些大,幅度有些猛,造成了下面有一部分人反弹……”

米潜听得很仔细,忽然他插言道:“也就是说,现在还有问题!”

陈京认真点头道:“是的,部长,现在还有问题,但是我有信心,我们也有能力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

米潜扭头看向旁边的秦云松,道:“秦部长,你觉得他说的是不是真实情况?”

秦云松认真道:“我认为是真实客观的。就在不久前,岭南刊登了一篇抹黑邻角的文章,后来据我们宣传部的同志调查,这篇文章就是一部分利益受损的邻角中层干部,伙同一部分不正当竞争的企业花钱找人写的。

文章的内容不符合事实,造成的影响很恶劣,宣传部门的同志已经责令报社道歉了!”

黄宏远心中一惊,坐在他身旁的秘书连忙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他的脸色渐渐变了,情不自禁的瞅了陈京一眼。

陈京的身子标杆笔直,神采奕奕,脸色很平静,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自信,让人不敢逼视!

倏然间,他心中凛然。

他一直以为陈京没有什么动作,殊不知陈京早就在暗中把很多事情搞得妥妥贴贴了,可能还不止是如此,他的手上可能还暗藏了很多的底牌。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像打翻的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他忽然觉得自己失误了,他一直以来对陈京都是不错的,他也希望陈京在海山政坛有作为,能够把海山的风气带向好的方面。

但是他的错误就在于,他希望陈京不仅有作为,而且还要听话,要能够和他保持高度一致,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有些幼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