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4章 没有后患?

第 760 章 没有后患?

邻角,陈京陪同米潜下去转了一整天,米部长兴致很高,一天跑了邻角五个乡镇。

虽然他是组织干部,但是对经济并不陌生,看着邻角的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他非常的高兴,偶尔还给陈京提意见。

他很感叹邻角的经济发展形势好,比内地甚至比京城更有潜力可挖,他也对陈京的创新思维,以及邻角搞的以家具产业为核心的经济发展的思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他跟随行的人员讲,现在共和国缺少的就是在发展经济方面有才华的干部,岭南省一直很重视这类干部的培养,拥有很丰富的干部资源,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他又很内行的跟大家讲了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

他强调,共和国在早期,因为技术底子薄,工业基础差,人才极度的贫乏。

那个时候的改革开放主要集中招商那些技术要求低,竞争壁垒低,甚至是环境污染重的企业,主要依靠的是共和国的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资源。

经历了现在二十多年的发展,共和国的经济基础、技术实力等等都有了相当的水平,在这样的条件下,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建立经济发展的长效机制成为了各地区工作的重点。

这些年各省市,尤其是华东和华南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对经济结构调整的要求越来越迫切了。

有些地方做了这方面的尝试,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待进一步研究的方面,总的来说,目前这方面还处在探索和尝试的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在邻角搞的改革很有想法,照样是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核心,但是邻角想到了搞规模化,搞品牌化。以此来打造地区和企业的双重核心竞争力,这样的想法很有创意,很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和借鉴。

米潜的肯定无疑对陈京是很大的鼓舞。随行人员包括海山市市委书记黄宏远在内都听得很仔细,大家都觉得受到了鼓舞,省委常委、岭南省委组织部秦部长还誓言旦旦的道:

“这一次我过海山看来没有白跑。在早前我听过海山邻角区搞出了成绩,但是没料到你们不仅出了成绩,而且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条很创新的发展道路,这一点比成绩还重要。

邻角区在岭南甚至海山来说,基础是薄弱的,发展是相对滞后的。

但是在这样薄弱和滞后的地方,经过一年的创新发展,就能取得目前的成绩,这应该说是一个奇迹。

我们岭南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我认为邻角区的模式。如果能够在我们海山甚至全省大范围推广,我认为我们还能创造更大的奇迹。”

当天晚上,陈京欲设宴招待米部长一行。

但是米部长提出想去邻角最大的家具企业,刚刚将总部迁入邻角的永新木业,顺便就到那边吃一顿工作餐。于是一行人便在视察永新木业的时候直接向他们提出要求。

永新木业的董事长梅才华激动得直打哆嗦,亲自陪同一众领导在食堂进餐。

说到梅才华又还有个故事。

永新木业以前一直在华东发展,邻角区打造家具之都的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吸引了他们,但是梅才华这个人很有心计。

他先派了一个考察团到邻角考察,摆的架势特别的大。

一张口就是他要六千亩土地建厂和建仓库,如果能够合作成功。他一笔投资将是三十亿美金。

邻角区『政府』招商局接到了这么大一个巨无霸,局长喜昏了头,立刻找到区领导汇报,希望区里能够重点争取这家企业加入。

区里组织了专门的负责小组,由副区长温显兵任组长,和永新谈了好几次,但是皆因为永新要求的条件太苛刻,永新的这笔招商迟迟落实不了。

最后温显兵找到了陈京,陈京一针见血的指出永新木业在吹牛。

传统木业、家具企业,并不是工矿企业、也不是大型工业企业,首先针地六千亩这个口子开得就有点大,这个口子可以挤掉三分之二的水分,凭永新的实力,他们早期能够在邻角拿两千亩地,都是不得了了。

另外,陈京强调,邻角区以家具产业为中心,核心是打造中小企业,要激发中小企业的活力,要帮中小企业打造核心竞争力。邻角的优势是产业集中,产业链完整。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品牌集中,『政府』帮助企业打造品牌,通过打造几个核心的品牌,盘活带动一大批加工型、制造型中小企业工厂,从而盘活整个地区的经济。

所以对永新木业的招商,我们的条件需要坚持,不能妥协。

最后温显兵把陈京的原话一字不改的传达到了梅才华那里,后来陈京便接到了佟氏企业集团的董事长佟其为的电话,佟其为邀请他到粤州散散心,并且给他介绍一个朋友。

陈京去了一趟粤州,佟其为就把梅才华介绍给了陈京,两人当天聊到凌晨一点多。

陈京把自己的经济发展思路向梅才华做了全面介绍,梅才华非常的感兴趣,他实在没料到陈京在家具木材这个行业用的功夫如此深,凭陈京对这个行业的了解,他不当邻角区委书记,也可以出来担任一家大型木业集团的老总。

而梅才华『性』子的豪爽直接,又不失商人精明睿智,他的个『性』也让陈京对他信心大增。

由于双方都有诚意,最后陈京略微妥协,这笔高达三十亿的投资就完成了。

陈京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言行一致的,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不管什么级别的领导到邻角视察,永新木业都是必须参观的地方。

而这一次更是来了中央级别的领导,并且在公司吃工作餐,梅才华岂能不高兴?而对陈京便有了更多的感激。

夜,金星宾馆后面的豪华独幢小院,忙碌的一天,陈京终于有机会得以私下拜会米潜。

米潜坐在办公桌前,戴着老花镜在批阅着文件,精神很集中,很投入。

陈京进门的时候,他并没有察觉。

不知为什么,陈京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很熟悉。

以前在楚江的时候,进入米潜的办公室也是这样的感觉,他总是在批阅文件,总是在伏案疾书,他精力旺盛,好像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在陈京的印象中,他每一次见到米潜,他都是神采奕奕的,从未见他有精神萎靡的时候。

陈京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去打扰米潜,不知过了多久,米潜终于抬起头来,眼睛望着陈京,神情却没有白天那样轻松。

米潜在楚江的时候就是以严厉著称。

下面的很多干部都很怕米部长,因为米部长为人正直,眼里容不得沙子,批评人尤其狠,这在楚江政坛当年是出了名的。

很多人都害怕面对面和米潜,因为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是米潜批评人的时候。

陈京和米潜的目光对视,心中一凛,不自觉的就有些紧张了。

米潜目光盯着陈京,道:“小陈,不管你是怎么个想法,但是在一个地方工作,和党政一把手关系都搞得很僵,这说明你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你怎么看?”

陈京嘴角微微一动,心想果然还是像以前一般,今天的单独见面又谈到了问题。

今天白天,当着很多人的面,米潜实在是给了陈京很大的面子,让陈京受宠若惊的同时,又备受鼓舞。

陈京本以为今晚的私下会面,米潜可能更多的会聊楚江,毕竟楚江的那段时光应该是米部长很难忘的,此时他身居庙堂之高,回顾一下过去的工作,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他没想到,米潜对他的处境竟然如此了解,一开口就一针见血。

陈京惭愧的笑了笑,道:“部长批评得是,我在处理很多关系方面存在的问题不小,需要认真深刻的反思!”

米潜严肃的面容稍微缓和,他叹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你一个人在岭南打拼,人生地不熟,岭南本来又排外,你在夹缝中生存不容易。但是在很多方面你都做得很好,去年一年,你很好的打开了局面。

但是今年开年,你就陷入了被动,据我看来,还是你『性』格太强,不够圆融,考虑问题也不够周全!”

米潜顿了顿,道:“说反思就不能够停留在言语上面,而是要真正的反思!就像你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对海山政治局面吃得不透,没能找到正确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有一句话送你,邻角的问题最终解决的是邻角人,海山的问题,最终解决的是海山人,除此之外,任何从而上下,或者是从下而上的解决办法都会有隐患。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矛盾的出现就在经常相处的人中间,没有相处何来矛盾?”

陈京愣了愣,脑子中有一丝明悟。

的的确确,米潜这话是至理名言,自己和市里的矛盾很多时候就是自己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有错位。市一级出现问题,在市里解决,这既是在解决问题,同时也是在清除矛盾,理顺关系,这样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才能不留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