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5章 陈京的组合拳!

第七百四十五章 陈京的组合拳!

海山市委常委会因为米潜的突然袭击被推迟一周。

别小看推迟这一周,一周的时间,很多事情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以邻角区而言,中组部副部长到邻角视察给予了邻角充分的肯定,另外粤州南方日报刊登了专门的致歉申明,把前段时间报纸刊登的专门攻击邻角的文章全面打倒,作为一家权威媒体,做出这样的申明,而且还处理了社里的主要领导,这直接导致质疑邻角的风声反转。

而这还远远没结束。

邻角内部又传出重磅新闻,邻角区委常委、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国伟忽然向纪委交代某企业家曾向他受贿三百万元的事实,而且他还一并向纪委交代,行贿人以这三百万为筹码,多次暗示、指使甚至要挟李国伟为他办事。

协助他抹黑邻角的工作,帮助他对付区委书记陈京。

这个小道消息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只是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海山政坛几乎就乱成了一锅粥。

另外,陈京还主持召开了人大座谈会、政协座谈会已经老干部、社会知名人士等多个座谈会,陈京召开座谈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让邻角社会各界共同来规划邻角的发展现状和未来。

通过多方座谈,邻角社会各界纷纷表示拥有邻角区委和区政府既定的发展策略,他们给予目前邻角区委和政府的工作高度评价,并希望政策能够得到延续,从而让邻角真正的发展得越来越好。

到此时,海山政坛才发现陈京不动则已,一动就是一套组合拳,这套组合拳几乎是打蒙了整个海山政坛。

仔细分析陈京的动作不难发现。

他的所有动作都是环环相扣的。

不知他用什么手段让南方日报放下架子认错,但是这一个道歉申明,足以抵消前段时间日报刊登的文章给邻角带来的巨大争议。

紧接着李国伟的主动交代问题,很明显背后有陈京的影子,通过李国伟交代问题,找到抹黑邻角,企图制造邻角混乱的幕后黑手,这不仅让前段时间的动荡有了缓解的机会,而且也让市里面很多人有了下台的机会。

陈京和李国伟之间究竟有什么约定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李国伟被陈京拿得很死,陈京一方面是摆出事实,另一方面也是让大家见识到他的本事。

最后,陈京召开座谈会这一手更是让人称绝。

前段时间不是到处有人说邻角的问题吗?市里某些领导更是在公开场合对邻角的发展方式提出了质疑,海山的保守派摆出的架势就是要让邻角回归原位,回归到以前的生产生活状态。

为此,甚至邻角还有中层干部“造反”的事件,邻角中层干部集体上访,让邻角很被动,让人们对邻角的质疑似乎更加的理直气壮了。

但是这一次陈京用政协人大还有老干部座谈会对这些所有的事情进行了反击。

官员造反不能说明问题,人民的心声才是最重要的。

陈京一方面处理问题官员,搜罗这些官员涉足经商,涉嫌不公平竞争的证据,另一方面,他还要借机会找平台让社会各界倾听邻角人民发出的声音,让大家都看看广大民众对邻角党委和政府工作的支持和拥护。

不得不说,陈京的反击很有力,最近海山的风向在几天之内就有了大转弯。

邻角市委。

黄宏远额头上都冒汗。

他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到纪委了解李国伟主动交代问题的经过,可是事情扑朔迷离,让他一颗心怎么也放不下去。

他为了等纪委的消息,一直等到下班以后,纪委书记白少文才过来给他汇报李国伟主动交代问题的案情详情。

燕京集团董事长刘晟给李国伟受贿是千真万确,对这一点李国伟拥有很详细的证明。

李国伟接受了这笔钱之后,主动和陈京交代过问题,陈京让他把钱捐给了楚江山区建了五所希望小学,对这件事情,陈京一直没有伸张。

对这一点陈京的解释是他希望能够给邻角一个好的、平稳的发展环境,更希望犯错误的双方都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从而将功补过。

陈京表示,对这件事情他不怕负责任,而且他还死保李国伟是受害者,组织应该不予给他处理。

这些所有的问题,前前后后都有详细的纪录,包括新建的五所希望小学,这些当事人都可以证明资金的流向。

同时,陈京还跟白少文表示。

相对于李国伟的积极态度,燕京集团董事长刘晟则表现相当消极。

陈京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他,可是刘晟不仅不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的在海山作威作福。

其中陈京提到了半山豪庭的别墅楼盘,陈京第一次指出刘晟拥有大部分半山豪庭的别墅楼盘,而他也将这些楼盘拿出去行贿,上一次海山查出的很多干部都是中了刘晟的圈套。

有一些是自己鬼迷心窍,那是罪有应得,有一些则完全可能是误会,或者是不明真相的受害。

通过这一点,陈京为前面一段时间海山政坛动荡成功的找到了一颗大好的头颅。

听白少文汇报完毕,黄宏远一句话都不说。

他至此终于确定,陈京手上一直都是有一副好牌,只是他这幅牌藏着,从来没打过。

而陈京打这幅牌的时机就是米潜的突然造访。

他被逼上的绝路,借助一个机会终于打了几张犀利的牌,不仅把局势扳回去了,而且更是让他再一次出了一次风头。

现在邻角还是以前的邻角,甚至连李国伟的工作都不能调整,无论和市委还是市政府,对待邻角的态度都必须要有所改变了,而这恰恰是陈京需要的。

他需要市里对他的支持,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软硬两手都抓,软硬两手都狠,现在他可以说已经成功了!

“哼!”黄宏远哼了一声,心中有些不舒服。

对他来说,他难以忍受的是陈京骨子里面的那股子傲气。

陈京这个人看上去年轻好说话,对待领导也十分的恭谨,但是他骨子里面却是不怎么瞧得起人的。

黄宏远有自知之明,他清楚,恐怕连他这个市委书记,陈京都不怎么瞧得上,这一点,黄宏远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而这一点让他很恼火,心中难以平衡。

在黄宏远看来,借助上一次海山震荡之风,他就完全可以把海山的局面掌握住。

他的本意是想让陈京当他的开路先锋,到前面杀出一条血路,他在后面恰好可以摘桃子收获。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京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陈京婚后提前结束休假,这么长的时间他没有主动和黄宏远交流过,连汇报工作走没有,黄宏远的想法和意图到他那里完全就是此路不通!

黄宏远本来就很敏感,作为市委书记,他没有市委书记的威严。

陈京一个外来者竟然都不听他的招呼,这让他很震怒。

因为震怒所以失去冷静从而误判形势,而不知不觉间,他黄宏远还是被别人当了一杆枪使了。

“叮,叮!”

黄宏远皱皱眉头,此时已经下班了,谁还过来?

“请进!”

他盯着门口,来人他第一眼就看清楚了,是秘书长周国华。

他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脸色有些讪讪。

对待陈京的问题上,周国华不止一次的给他有过建言,周国华不希望陈京和黄宏远的关系出现裂痕,他便建议黄宏远有更多的耐心。

可是黄宏远当时哪里能够想到陈京竟然脾气如此犟,而且手段如此厉害?

现在……黄宏远暗暗的摇头,面上不动声色的问周国华,道:“国华,都下班了,还有什么事情汇报?”

周国华凑到黄宏远身边,压低声音道:“是这样,邻角的陈京想跟您汇报工作,您看……”

黄宏远脸色变了变,周国华忙道:

“书记,陈京这个人我了解,他现在正在反思,他也深刻的意识到了错误。他对我诚恳的表示,他在工作上没讲究正确的方法,做了一些过激的行为,激发了邻角的内部矛盾,从而引起了一系列的风波。

另外,在困难的时候,在关键的时候他又没有加强和市领导的沟通,没有听取市领导的指示精神……”

周国华作为秘书长,嘴皮子最是利索。

他给黄宏远说的话通篇都是陈京服软认输的话,这些话经过他说出来,陈京惭愧自责,敢于认错的形象就变得异常的生动活泼了。

黄宏远脸色稍微好了一些,良久他淡淡的道:“行吧,找个空闲的时候让他过来聊聊吧!这一年他目标宏大,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了!”

看到黄宏远松口,周国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他又想到陈京那镇定自若的神情,好似陈京早就知道黄宏远会接受他伸过去的橄榄枝一般。

对海山政坛,陈京竟然吃得如此透,有些地方连黄宏远这个大管家都不知道,实在是很让人汗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