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6章 才子风

第七百四十六章 才子风|流!

粤州,陈京一场危机消弭于无形,再一次到这里,心情轻松了很多。

蒋恒云做东请陈京吃饭,他神通广大,竟然请到了南方日报的社长周清流。

周清流是岭南名人,不仅是因为他是岭南日报社的社长,还因为他的艺术水平很高,在民间追随者也多。

当然,性格决定命运,周清流性格很好,人脉很宽,爱交朋友,这样的性格,也导致了很多人刻意去捧他,这才导致了他这么大的名气。

面对陈京,周清流很热情,两人握手,他道:“陈书记,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无奈一直缘悭一面,实在是很可惜!今天正好,蒋主任请客,我也借花献佛,得好好敬你几杯。”

一旁的蒋恒云道:“周社长,陈书记可是风雅之人,和康秦先生都颇有交情呢!上次和胡书记一起喝酒,康秦先生点名要给陈书记送墨宝——‘茶悟人生’,我可是羡慕得很呢!”

周清流的神情则有些夸张,手使劲晃动,道:“康秦先生是岭南书画界的泰斗,他择人极严,犹重品格,陈书记能够被他赏识,实在是让人羡慕。”

周清流的笑容总是很亲和,很有感染力。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陈京却觉得此人好似认识了很久一般,宛若老友相聚。

他心中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周清流在岭南那么有名气了,这样一个长袖善舞的人,不说他颇有才华,就是不学无术之徒,那都是能够闯出一片天下的。

陈京以前听唐玉经常提起周清流。

唐玉何许人也?

那是极度要强,极端傲气的才女,周清流能够驾驭住这样的人,想来他也的确是有本事的。

蒋恒云今天情绪很高,最近省委好像正在酝酿新一批下放挂职锻炼的干部人选。蒋恒云在省委工作的时间长,资历够了,而且他也担任过几任常委秘书,水平也不差。

这一次胡书记好像有意刻意栽培他,想让他下去锻炼,最近这段时间他自己也是在竭力的疏通各种关系。

和周清流这样的人打交道,他是最愿意的。

作为政坛新秀,蒋恒云的名字只要出现在南方日报的版面上。这就是极大的成功。

最近为了响应中央的号召,省委宣传部好像准备在南方日报专门开辟专栏,目的就是倡新风、抓典型、树标杆,针对的目标人群都是四十五岁以下的年轻干部。蒋恒云自然非常希望自己能够进入这个栏目的视线。

在党内,一般平面媒体比较受重视,在体制内,宣传部的喉舌媒体影响力是最大的。

南方日报的影响力更是从省内走向了省外,成为了全国知名媒体,能和这样有影响力媒体的一把手搞好关系,是任何人都梦寐以求的,蒋恒云也不例外。

本来凭蒋恒云的个人能力,他还不足以和周清流有如此近的接触。今天的饭局是周清流主动找到他,想借他和陈京的关系请陈京吃顿饭。

在蒋恒云的内心,他对陈京就琢磨不透了。

前段时间陈京和南方日报的关系还剑拔弩张,南方日报在重要版面刊登了抹黑邻角的撰文。

蒋恒云看到了这篇文章,而且他把文章还向胡书记做了汇报。

当时胡俊中沉吟了很久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对蒋恒云道:“文章的事情谁也管不了那么多,陈京敢留在海山。就应该有能力、有信心解决问题,就看看他的神通吧!”

对胡俊中的这个回答,蒋恒云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

在意料之中是因为蒋恒云深知胡俊中身上的压力。

胡俊中主管党群工作多年,为了搞好工作,他想了很多办法,搞了很多创新。

他本人是岭南成长起来的干部,却偏偏和岭南保守派艰苦斗争了这么多年。

概括起来说。胡俊中成绩大于问题,但是政坛是个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地方。

成绩固然重要,但是没有问题更重要。

这也能够解释有些官员庸庸碌碌,却一直能够青云直上的原因,没有多少问题,别人就少了攻击的靶子。这就是官场的生态。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岭南从外省公选正职干部的争议在省内很激烈。

保守派坚决反对这样的议题。

他们为此不惜拿出去年全省公选的二十多人做例子,这二十多人多数现在都表现不佳,有三分之一甚至已经返回了原省,还有三分之一已经调离原来岗位。

仅仅只有三分之一的存活率,而在存活的这几个人,目前也很少有拿得出手的成绩。

在这样的情况下,岭南的人才战略是不是可以调整?

而且,保守派还称岭南的人才应该着眼从发达地区挑选,甚至要有全球的眼光,努力培养国际化的人才,而不应该放在落后地区挑选人才。

岭南的问题,需要岭南人解决,任何的舶来者都解决不好岭南的问题。

由于有事实做基础,在这一场大争议中,保守派占据了上风,胡俊中也因此遭到质疑。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已经没有太多的余力干预陈京的事情了。

但是让蒋恒云意外的是,胡俊中对陈京并没放弃,他依旧相信陈京会渡过难关,这一点勾起了蒋恒云对陈京的好奇心。

果然,胡俊中的判断甚至说是愿望是有道理的,陈京果然安然渡过了难关。

而今天,连南方日报的社长周清流都主动向陈京示好,这也让蒋恒云看到了陈京所拥有的能量。

三个人的饭局气氛很热烈,三个人都是文人。

周清流就不用说了,草书岭南派的代表人物,浑身上下都流露出文人的气质。

陈京擅写文章,虽然是官员,但是舞文弄墨的本事丝毫不逊于一般的作家,蒋恒云科班出身的文人,在岭南省委秘书处淬炼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文字功力还是个人文化修养,水准也相当的高。

更重要的是,三人之间不存在隶属关系,更没有厉害关系,所以三人在一起除了指点江山,就是谈与体制无关的事情,这样的感觉竟然不错。

三个人三瓶五粮液,就在微醺醉意的时候,周清流忽然对陈京道:

“陈书记,有个事儿你可做得不好啊,我们社里的美女主编从来都是一心想你,你倒好,还反过来把她骂了一顿,你这就真不懂怜香惜玉了!”

蒋恒云一听周清流谈到美女记者,他双眼发亮,道:

“美女主编不会是唐玉吧?她可是大名鼎鼎哦,怎么?自古美女爱英雄,大名鼎鼎的唐记者恋上咱们年轻有为的陈书记了?”

陈京一听蒋恒云说得不成样子,连连摆手道:“蒋主任,你可不要乱说,唐记者可不好惹,我和她也是不打不相识!”

蒋恒云喝得有些多了,说话便有些口无遮拦,他嘿嘿一笑道:

“不打不相识好啊,这样的感情最牢固……”

周清流咳了咳,陈京刚结婚的事儿他知道,陈京新婚燕尔,在这个时候谈他和别的女人的事情,是不是不恰当?

再说,据周清流的了解,陈京老婆的背景深不可测,这一次陈京能够在保守派极力围剿下全身而退,难不准就没依仗他老婆的关系,陈京会不会忌讳谈这样的问题?

其实周清流平常不太在意这些的。

他也是才子风流,身边的女人从来不少。

而且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朋友一起聚餐吃饭,一起玩儿的时候,他谈男女之事基本是毫不忌讳。

周清流今天在陈京面前放不开,说起来还是陈京在他眼中还是很神秘,他想起宣传部鲁部长罕见的严厉措辞,至今他都历历在目!

鲁志文在岭南也是个人物。

能够让他紧张的事情,就绝对不是小事。

而且据说中组部某重量级领导过岭南视察,直奔陈京那个小地方,在粤州都只是匆匆而过,也许鲁志文的紧张,就和那个大人物有关。

相比周清流对陈京的不了解,蒋恒云和陈京接触的次数多,他知道陈京并不是迂腐之人。

他今天的重心放在了周清流的身上,他以醉酒做幌子,说的都是中和周清流个性的话,他却不知道他这么一邪来,倒让周清流尴尬了。

不过周清流毕竟不是放不开的人,蒋恒云试探几次,他见陈京神色没有明显的变化,渐渐也就放开了。

一顿就吃完,蒋恒云就嚷嚷着要去红云会所泡温泉。

陈京心中明白,红云那可不是个一般人能去的地方,而能到那个地方去的人,享受的都绝对是帝王级的尊贵待遇。

那里真就是灯红酒绿,酒色财气全都有。

蒋恒云邀周清流去红云,那定然也是投他风流之好。

“陈书记,你工作劳累,咱们一起去放松放松,劳逸结合嘛!”周清流对陈京道,蒋恒云嘿嘿笑道:“陈京你如不是妻管严,今天咱就去玩玩儿,别把什么地方都想得太肮脏,那里地儿不错!”

陈京轻轻的哼了哼,道:“蒋主任,激将法你就不用在我身上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