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7章 多行不义!

第 763 章 多行不义!

天塌下来的感觉,刘晟从来没有体会过。

他纵横了半辈子,凭他的江湖手段一直过得很滋润,在他看来,自己的前途永远都是美好的。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从天堂到地狱的距离竟然如此之近。

最近一段时间,他龟缩在粤州,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联络各方人士,想办法把邻角搞臭搞『乱』,最大的目标就是把陈京搞垮台,那样的话,笼罩在他头上的所有危机都将解除。

岭南保守派的力量刘晟亲自见识过,连岭南著名的“改革斗士”胡俊中最近都灰头灰脸的,更何况一个外来者陈京?

在别人的眼中陈京有些神秘。

但是在刘晟的眼中,他知道陈京的根底。

陈京是方家的女婿不错,但是他本人和西北系的关系却并不紧密。

再加上西北系在岭南的力量还是方路平当年建立的,方路平自己就是外来者的角『色』,当时他在岭南主政的时候,也面临保守派巨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他方家的背景,他成功的跳出岭南这个圈子,去辽东海阔天空,现在说不定日子依旧难熬呢!

正因为知道这些,刘晟对陈京的问题有十足的信心。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李国伟的突然倒戈,刘晟一直和李国伟保持紧密的联系。

这人也很上路,一直和他虚与委蛇。

刘晟哪里能想到,李国伟是他藏下的一张暗牌?

几乎在李国伟主动交代问题的同时。刘晟就忽然发现自己被限制行动了,他慌了神,立刻找廖哲瑜,希望廖哲瑜能够帮他离开粤州。

可是他给廖哲瑜打了一天电话,对方都关机。

他意识到不妙,狡兔三窟,他自己也安排了几条后路。

他也顾不得斟酌了。一股脑儿的把自己的手段都使了出来,但是他终究还是没能离开机场,在机场的时候。粤州警方就拿到了逮捕证,堂堂正正的将他逮捕了。

刘晟使出最后的手段,他甚至跟警方交代了温海集团关氏兄弟的问题。

但是反馈的结果让他彻底的死心。

关氏兄弟也不是傻瓜。刘晟留了一手,他们也暗藏手段。

关氏兄弟已经先他一步把刘晟和他们的关系一股脑儿的撇清了,不仅撇清,而且他们把震惊海山的涉及半山豪庭的贪腐案的问题全都扣在了刘晟的头上。

半山豪庭所有赠与给官员的别墅,都是刘晟所有的,而且是刘晟赠与的。

关氏兄弟手上拿了他们的交易凭证,还有已经被双规官员的主动交代,人证物证都有,刘晟没办法抵赖。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刘晟一夜之间发现他所有的盟友都纷纷的倒戈。前天还誓言旦旦共进退的盟友,今天就全部翻脸。

想想也好理解,刘晟既然逃不了了,东窗事发了。

在这个时候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

和刘晟干的基本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儿,刘晟出了问题谁还傻到不和他撇清关系?

于是乎。刘晟在南港已经到海山的种种劣迹迅速被披『露』出来。

甚至刘晟在南港涉嫌黑道,有命案在身的事情都被人举报,到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天塌下来了。

一夜之间,苍天之大,竟无容他之地了。

他一直竭尽全力的想沾上廖家的关系。廖家却在第一时间跟他撇清了关系,而且还扬言他打着廖家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廖家要追究他的责任,这一次他是彻彻底底被打入地狱,再无翻身可能了。

刘晟在看守所大闹了几天,然后又绝食,后来又企图『自杀』,折腾了好几天,最后他终于平静了。

在面对审讯的时候,他总结自己的错误,说出了让审讯员吃惊的话。

刘晟总结自己的问题,他直言自己错就错在钻进了死胡同,一心记恨上了邻角区区委书记陈京?,他想尽办法想拆陈京的台,想把陈京弄垮。

他还近乎疯狂的对审讯员赞叹陈京。

说他自己这一辈子纵横江湖,从来就没吃过亏,可是在陈京手上他接二连三的吃亏,最后竟然落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一切都是他比陈京差一筹……

审讯员面对他如此荒谬的言论,简直是哭笑不得,他们可不知道陈京是谁,只好向上面反馈审讯情况。

最后这个案子惊动了高层,公安厅某位领导找刘晟谈话,严厉的指出了他失败的本质。

刘晟哈哈大笑,道:“自古以来胜王败寇,这就是真理,你们领导说话水平高,说得头头是道,我却只知道这一点。”

他顿了顿,道:“我是粗人,江湖出身,但是我是粗人都知道官场是江湖,商场也是江湖,是江湖都是这个道理,是是非非,谁说得清?”

他这样一说话,让省厅的领导无言以对。

最后该领导又尝试了无数办法想让刘晟把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刘晟的回答都是一样。

他的问题就是不该和陈京成为死敌,如果不是这个问题,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最后没办法,省厅领导联系海山市委,想让陈京参与到处理刘晟的案件中。

陈京对这样的要求婉言谢绝,对刘晟在交代问题时候的胡言『乱』语,他也是付之一笑?!

他在海山的从政经历,就是一场大博弈。

陈京可以说是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他是踩着无数尸体稳定住目前局面的,刘晟在他的心中不过是其中一人罢了。

不过刘晟此人,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刘晟的真实写照。

刘晟倒了,刘健的问题立刻就被市纪委立案调查。

市纪委书记白少文和陈京通电话,表示要先对刘健进行停职处理,然后再调查他的问题。

对此陈京对白少文道:

“白书记,刘晟和刘健这两个人是要区别对待的,刘晟是个投机钻营、违法『乱』纪的头子,但是刘健却是我们邻角区『政府』的领导,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很深,但这不能说明刘健就一定存在严重违纪行为。

我还是觉得事情要以事实为基准,在没掌握充分证据之前,先对干部停职,我认为是不合适的。”

对陈京这样的回答,白少文是大吃一惊。

在白少文手上,他接到的刘健亲自上书的举报陈京的举报信就有四五封之多,这只是刘健的实名举报。

其他的匿名举报,还有倒陈派暗地里搞的一些小动作,多得不计其数。

不得不说,在海山党政班子中,最痛恨陈京的可能就是刘健。

而陈京对刘健的安排也是手段超强硬,硬是把刘健区委常委的身份都给剥夺了,当时为了这个问题,甚至还在市里引起了非常多的争议。

陈京和刘健矛盾是很深的。

今天陈京能够说这番话,当然出乎白少文的意料。

同时他终于也明白,为什么陈京能在邻角搞出这番成绩来。

陈京这个人是有心胸的,是有胸怀的。

从刘健这事就可以看出他行为做事,并不是凭个人好恶,很有领导的气质和风范。

可能还不止这件事。

陈京和童小离以前矛盾也很深,后来陈京对童小离明升暗降,硬是把公安局长这个关键位置抓到了自己手中。

外界普遍分析陈京会架空童小离。

但是事实上陈京没那么做,童小离现在有职有权,和另外一位副书记姜伟可以说是平起平坐,陈京的这个处理方法,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陈京在邻角强调最多的是团结。

邻角班子要团结,他这个班长首先就要能够服众,能够让人心服口服。

陈京手段固然厉害,但是在手段之外的胸怀才是真正让人叹服的。

当然,陈京最终也没能免除刘健被免职的命运,刘健受刘晟的影响太深了。

虽然他本人不搞贪腐,但是因为钻进了死胡同,他也稀里糊涂的帮刘晟办了不少事。

刘晟和市里很多领导的认识都是刘健居中介绍的,现在看来,他当的就是近乎“皮条客”的角『色』。

纪委对他处理是开除党籍,保留公职,降职使用,并且调离了邻角。

至此,邻角终于恢复了以前的清静。

纵观这一次邻角的大风波,事情从发生到高『潮』,陈京一直都面临危机,可是在最高『潮』的时候,形势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陈京用一番眼花缭『乱』的表演,让局面忽然倒向了对他有利的方向。

最后刘晟的倒台似乎让攻守双方都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台阶,陈京没有再进一步,而那些先前一直咄咄『逼』人的保守派,也见识到了陈京的力量,最后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双方休兵止戈,局面瞬间恢复平静。

这前前后后局面的发展,就像是一场预先导演好的戏。

陈京扮演的就是编剧的角『色』,从他出手开始,后面各个角『色』的一切动作都一气呵成,好像事先彩过排一样。

直到最后一个人完成了“规定动作”,这场戏就缓缓落下帷幕。

政坛永恒的主旋律就是妥协和退让,哪怕是风起云涌,剑拔弩张,一旦有妥协的机会和平台,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后者,这便是这出戏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