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8章 盛情邀请!

第七百四十八章 盛情邀请!

蒋恒云和周清流两人也不知是惺惺相惜,还是臭味相投。

自从两人上次一起碰了一面,晚上两人去“红云”会所交流,随后两人的碰头和交流就成了常态。

等陈京第二次到粤州的时候,这一次是周清流请客,一通好吃好喝过后,蒋恒云又提出去红云松松筋骨。

这一次陈京逃都逃不了,蒋恒云硬是拽着陈京去“见见世面”。

用他的话说,红云会所作为粤州知名的娱乐休闲会所,那里面进进出出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一般的闲杂人等是进不去的。

不要把那里想得太肮脏,里面的服务很多。

用蒋恒云的话说,陈京现在工作压力大,工作任务重,也不能老把自己当苦行僧,该放松的时候要放松,不能够不合群。

陈京推不掉,只好跟着两人一起进了红云会所。

红云会所在粤州的名气很大,在所有的高档会所中,据说在红云会所能够享受到其他地方享受不到的服务。

至于是什么服务,很多人却是讳莫如深,可以想象,这个地方就是个打擦边球的地方。

陈京的车开到红云会所,他脑子里面想到一个“红”字,就觉得很别扭。

电视上拍的、电影里看的,他总能想到带“红”的怡红院,翠红楼这些很暧昧的地方。

当然他清楚,红云会所肯定不会那么夸张,但是他心里这么一犯堵,他下意识的就不想去。

到了会所门口,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把手机调成闹钟,闹钟响了他便佯装接电话,一通电话接完,他便对蒋恒云说自己小舅子方连杰到了粤州,那边饭局都准备好了。非得让自己过去。

蒋恒云不知道陈京在使诈,一听陈京大舅哥过来了,也不敢再用强,不过他自己没开车过来。让陈京把车留下,人可以随便走。

陈京使了这么一个手腕,才算是脱离“苦海”。

和蒋恒云两人分道扬镳,陈京回到酒店,在百无聊赖之间,他想到了唐玉。

上次他打电话狠狠的训了唐玉一顿,事后他才知道自己还真错怪她了。那文章唐玉根本就不知情,都是汪言平在暗中搞的鬼。

是刘晟一伙花重金请的高级枪手撰文,然后买通了汪言平的关系,让汪言平把文章发表在南方日报上。

陈京通过周清流弄清事情原委,他给唐玉去了一个电话,那时唐玉气还没消,几句话说得不对,她就把陈京的电话给狠狠的挂掉了。弄得陈京灰头灰脸得很。

现在事情过了这么久,这个女人气消了没有?

陈京这么一想,就想给唐玉打电话。

有些事还别说。一个地方要发展,宣传工作就离不了,而搞宣传可不是自吹自擂那么简单,需要极其广泛的人脉,和非常合理的策划。

以前唐玉到海山跑得勤,以她的名气,还有南方日报这个平台,邻角宣传工作做起来极其容易。

邻角区委宣传部长杨丽群的干劲也相当的足,跑省城跑得很勤。

可是自打陈京把唐玉骂了一通,唐玉使了性子。再也不往海山跑,有些工作效果就打了折扣了。

杨丽群不明原委,还跑了好几次粤州,却碰了一鼻子灰。

唐玉还让杨丽群给陈京带话,说她人品不行,报道不了邻角的伟大事迹。哪怕仅仅写只言片语,可能都会抹黑邻角,破坏陈京邻角的发展大计。

她这话明显就是气话,她心里还在记恨陈京上次骂她呢?

犹豫了很久,陈京给唐玉打电话。

此时的唐玉正一个人坐在电脑旁边加班,最近工作繁忙。

她刚刚全面接手主编的工作,南方日报所有版面的内容都需要她亲自审核签字,作为省委喉舌媒体,享誉全国的媒体。

主编的责任不仅要保证报道方向的准确,还要保证报道内容的高质量。

唐玉本身又是那种精益求精的人。

这一次社里为代理主编这个位子,唐玉就有好几个竞争者,最后她脱颖而出,背后还有人说怪话。

唐玉性格好强,从不肯服输,下面有人说怪话,有人想看她出洋相,她偏偏就要把工作做好,做得比老邱在的时候还要好,她一心就想用实际行动让那些说风言风语的人闭嘴。

要强的人对自己都狠,唐玉几乎是每一版面,每一篇文章她都认认真真的审查,甚至包括文字审查。

她连广告版面都不放过。

这势必造就她工作量大增。

有时候累了,她一个人便关在办公室怔怔发愣,眼睛盯着手机看,空虚寂寞的时候,就翻动电话薄看里面的电话。

她很悲哀的发现,电话薄中电话数百个,却没有一通电话能够拨出去聊天谈心、舒缓压力和心中的苦闷。

她每次翻到陈京的电话的时候,都会顿一顿,她甚至能够盯着陈京的电话号码一发呆就是很久。

那个时候他脑子里面想的尽是过往的那些事儿,陈京的音容样貌都在他脑子里面浮现出来。

有时候她很痛恨自己,为什么她堂堂的享誉整个岭南的女强人,怎么就让一个男人给扰乱了心神,而且别人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她脑子里面幻想过很多次,陈京主动打电话过来,然后她狠狠的再臭骂陈京一通,以消心头之恨。

可是任她怎么想,陈京却没有打电话过来。

有时候,她实在是太累了,太孤独了,就想陈京打电话过来。她心平气和的和陈京谈谈心,聊聊天。

两人以前经常聊天谈文章,谈时评,谈各自的人生目标,那是唐玉觉得特别充实的地方。

陈京很有才华,思路很睿智独到,而且每每两人的观念都相当的契合,即使是心高气傲如唐玉,她都不得不对陈京发自内心的折服。

她有时候甚至想,陈京如果不在政坛摸爬滚打,他换另外的一个工作犯境,他从商,干媒体,干其他任何的工作,都绝对是行业的佼佼者。

思想决定高度,陈京是相当有高度的,这一点唐玉自愧弗如。

不过陈京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那个时候她就想,陈京打电话怎么会打给她?人家燕尔新婚,家有娇妻,两人晚上相隔万里,自然是靠电话卿卿我我,以解相思之苦。

这样的念头让她很痛苦,不能自拔!

“叮,叮,叮~”

手机在办公桌上跳起了炫舞,唐玉皱皱眉头,并没有马上去看来电。

她停顿了很久,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神色猛然一动,猛然拿起电话,因为激动,桌上的茶水都被她弄得溅落一地。

可就在她要去接听的时候,她又犹豫了。

陈京这么久不打电话,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

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这样一想,她心中便微微有气,便赌气不接电话。

终于铃声断了,她怔怔的看着手机,使劲的按接听键,却什么用都没有了。

她有些懊恼自己的任性,又期待陈京会再打电话过来。

可是电话却一直没有再打过来,而此时她的心思早就乱了,根本就没有工作的心情了。

她努力的平复自己情绪,不止一次的想把电话打回去,可是脑子里面和手上的动作总是对不上号,就在这样纠结中,她消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光。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可能完不成,想平复心情的时候,恰在这时,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上面两个字“陈京”分外的耀眼。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她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稳,道:“怎么回事?老打电话?你不嫌烦,我还烦呢!有事说事!”

陈京在电话那头淡淡一笑,道:“行,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说你呀,怎么看都不像是小肚鸡肠的人,怎么就因为一个误会,就把我当洪水猛兽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上次的事儿是我错误了!我和你们周社长交流过了,他批评我没弄清情况就胡乱骂人,让我给你赔礼道歉!我这不就给你赔礼道歉来了吗?”

“谁要你赔礼道歉?你不是说我抹黑邻角吗?你还打电话干什么?还想你们邻角那些负面的消息上报?”唐玉嘴上丝毫不放松,但是神情却缓和了,不再紧绷着脸。

陈京在电话那头开始告饶,道:“行了,唐玉,适可而止啊!我们不聊这些不愉快的东西,我现在在粤州,晚上请你吃饭,咱们见面聊聊,看看最近你升官之后的变化。”

“不去,不去,我工作可忙得很。我哪有时间……”唐玉嘴上连连道。

“那可不行,这次我是带着诚意扑面而来的,你怎么也得给我个面子。工作忙和吃饭没关系,工作再忙也得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们社长就一直强调工作要劳逸结合,他现在就和蒋主任去放松去了。

你们下面的人可不能钻牛角尖!”

陈京咄咄逼人,他不再给唐玉说话的机会,道:“就这样说话了!晚上在拉丁餐厅,吃西餐,时间八点钟,不见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