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9章 陆涛的打击报复!

第七百四十九章 陆涛的打击报复!

在岭南的顶级公子哥儿圈子中,陆涛能有一席之地。

这不仅是他有个公安局长的老爹的缘故。

陆涛自己也是黑白两道通吃,他的关系很广,人脉很宽。

而且他早年又还到加拿大留过学,既喝过洋墨水,又深谙江湖之道,这样的人才能文能武,所以在岭南他吃得很开。

粤西矿业以前是国企,后来改制后陆涛成为股东,在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陆涛利用金融圈几个朋友的关系,由他牵头,他的一帮朋友一起拿到了粤西矿业超过半数的股份。

借此机会,他顺利上位成为了目前粤西矿业的掌门人。

他的成长历程基本是一帆风顺的,所以很早的时候,他就被岭南媒体定位成了青年才俊。

在粤西矿业改制前,陆涛当时唯一一件事被外界质疑,那就是他花钱很厉害。

那个时候一天花两三万相当正常。

他有一个理论,那就是作为企业家必须要会花钱,钱都不会花,怎么有能力挣钱?

粤西矿业最重要的不是花钱的问题,而是要搞好内部管理,合理开发资源,从而让企业真正的赚到钱,挣到大钱。

那个时候他的确很有作为,虽然不是公司一把手,但是他掌管的工作亮点很多,上面对他的工作很满意。

而现在,粤西矿业私有化以后。更是成为了岭南西部地区巨无霸的矿业集团,而陆涛本人的财富也跻身亿万富豪的行业,他又还没结婚,虽然身边的女人不少,但都没有定准。

这样的地位和身价是他成为岭南顶级的公子哥儿,超级的钻石王老五最大的助力。

陆涛最近比较关注陈京。

自打他知道唐玉迷恋上了陈京,他就把陈京当成了头号情敌。

虽然陈京已经结婚了,但是同样作为男人。陆涛以自己的心思揣摩,像陈京这样的年轻才俊,身边又怎么只有一个女人?

所以,对陈京的研究,他一刻都不放松。

上次海山危机,他内心很兴奋,他就想从中搀和。最好能把陈京给灰溜溜的赶跑。

可是最后的结果功亏一篑,刘晟也是英雄一世的人物。就莫名其妙的栽到了陈京的手上。这让陆涛警惕的同时,对陈京的关注更甚了。

陆涛的年龄要比陈京大不少,而他同样作为年轻的佼佼者,他又岂能让陈京专美?

他就不相信,陈京真就是铁板一块,没有一点破绽。

由于陆涛黑白通吃,路子野。他做事也不受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

他找了几个心腹之人专门盯着陈京,尤其陈京到粤州。他要求那几人寸步不离陈京的左右。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他终于发现了机会。

陈京赫然进了红云会所了。而且从下午一直到晚上都没出来,看那架势应该是要到红云会所过夜。

他想到这一点,心里就特别兴奋。

他很想知道唐玉知道陈京在红云会所一逗留就是一天一夜,她会是什么感受?

唐玉这个女人他了解,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女人。

如果不是陆涛身边的女人太多,唐玉很痛恨他这一点,凭他陆涛的才华,又怎么追不上这个女人?

陆涛当即大肆赏赐手下的人,他又召集几个所谓的心腹商量处理办法。

和他最铁的有个叫马老四的黑道人物。

这一次立功的就是马老四的几个手下干的。

得到了陆涛丰厚的赏赐,马老四表现的欲望更加强烈了,本来陆涛的意思是想让马老四想办法接近陈京,最后能够拍几张带劲的照片出来,然后通过媒体的力量把这事炒起来,最后让陈京彻底玩完。

色字头上一把刀,尤其对政治人物,这更是相当忌讳的事情。

党内不知有多少官员的倒台都是他们没管住自己裤裆里的那玩意儿,最后牡丹花下死,做鬼风流去了。

陆涛就想把握陈京的这块短板做文章,让陈京万劫不复。

可是马老四黑道人物,干事更加极端,他嘿嘿一笑,露出两排黄板牙,道:

“陆总,这事我们干脆这样干,那个红云不是沈少的吗?他可是不怎么把您瞧在眼里啊,上次西河的事儿,他一点面子都没给您,在这个时候,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更待何时?

我看这样,干脆让我们去踩盘子,条子来个突然袭击,查他个黄赌毒,这绝对是一箭双雕的事儿!”

马老四说到此事很兴奋,眨巴眨巴眼睛,脸上尽是阴笑。

他是有私心的。

陆涛让他盯陈京,他知道这活儿棘手的很。

陈京这人他知道,牛得不得了,马老四跑了一辈子江湖,知道手上这活很棘手。

天下没不透风的墙。

如果陈京知道了有马老四这帮人的存在,他的小命估计就要完蛋。

可是马老四不敢得罪陆涛,另外他还有一个苦衷,那就是红云会所的后台老板沈北望比他更横行霸道,在马老四掌控的那片地盘上,就一家红云会所,其他的想模仿会所的人,都被沈北望给收拾了。

这些人中就包括马老四本人。

看到红云会所日进斗金,马老四一帮人哪能不眼红?他们也想搞一个场子,可是场子没开张,就三天两头出事,后来他才知道这都是沈北望捣鼓对付他的。

那个时候,马老四知道自己和沈北望的梁子就接下了。

沈北望是什么角色?披着港商的皮,骨子里面其实是香港黑道魁首沈海的儿子。

他马老四吃了亏,又哪里敢去找回场子?

现在好不容易陆涛跳了出来,他便想从中挑拨离间,让两人最好火星撞地球的来一下,也许通过这一次碰撞,粤州地下格局会有大的巨变,马老四浑水摸鱼的本事又强,不就有机会了吗?

他安了这个心思,自然就在中间使坏水。

他就利用陆涛痛恨陈京的这个由头,鼓捣陆涛去把事儿捅大。

陆涛平常也是精明的人,奈何他实在是痛恨陈京,而且这人面子观念最强,沈北望不把他放在眼里是事实,他早就想给沈北望制造点麻烦出来,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没怎么多想,陆涛便联系公安局的一帮铁杆。

他老子陆子山在公安局经营了那么多年,局里面他心腹无数。

而陆涛也通过自己的手腕,在局里有一帮拜把子兄弟,他一个电话去,自然一切都不是问题。

粤州公安局又有打击黄赌毒的专项行动,于是乎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

拉丁餐厅是粤州比较有名的西餐厅,这里的环境尤其好。

这里靠近粤州著名的公园——粤海公园,公园里绿树成荫,花团似锦,绿树是榕树,榕树又是鸟儿的天堂。

在这样和大自然零距离接触的餐厅用餐,那种惬意的感觉难以用语言表达。

虽然是夜里了,但是很奇怪,周围的鸟叫依旧,隐隐有更多的虫鸣。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陈京和唐玉都觉得此处很安静。

唐玉吃得很高兴,本来她想象的尴尬场面没有出现。

陈京很有风度,道歉很真诚,唐玉伸手不打笑脸人,她想板着脸使性子都没法出招。

再说了,她内心深处哪里又是真对陈京恨之入骨?

西餐厅讲究情调,这个地方华灯初上,灯火阑珊,外面又是鸟鸣虫叫,情调就非常的足。

不知不觉,两人就聊开了,聊了很多最近粤州还有海山发生的事情。

唐玉憋得时间太久了,今天她一打开话匣子,说话便没有了止境,陈京今天本着陪太子读书的心态来的。

唐玉的兴致好,他也尽量的配合。

当然,陈京的心情着实也不坏,最近笼罩在邻角区上面的所有的阴霾都渐渐消散了,邻角区又回归到了原来的轨道。

不仅如此,陈京吸取了去年发展过急的教训,又专门组织搞了一次干部整顿,通过整顿以后,一些思想滑坡,对党委以及政府工作有抵触情绪的干部被边缘化甚至有些因为问题被撤职,被调整。

通过了整顿过后,陈京预计新的邻角各级党委政府团队将会更加有战斗力,今年的工作成绩也更加的值得期待了。

经历了一年多的磨砺和艰辛,到现在陈京才见到一点胜利的曙光,他心情自然惬意。

努力过后,收获的季节就要到了。

虽然目前邻角依旧还存在相当的问题,但是未来是可以预见的美好,这就是一种期待,美好的期待!

两人心情都好,气氛自然就越来越融洽。

可就在最融洽的时候,陈京忽然接到了一个让他十分意外的电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进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恰在这时候他手机响了。

他一通电话接完,脸色就变了。

唐玉还不明所以,继续兴致勃勃的讲着南方日报改革的事情,陈京打断她的话道:“唐玉,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临时出了一点意外,我得马上去一个地方!”

“什么意外?”唐玉瞪大眼睛看着陈京,“我也去看看?”

陈京嘴唇动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他大手一挥,道:“你不能去!就这样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