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0章 惊出一身冷汗!

第七百五十章 惊出一身冷汗!

人已经走了,咖啡还是热的。

牛排吃了一半,红酒才喝半瓶。

唐玉很难说清现在的感觉,她只觉得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就多愁善感起来了。

有时候唐玉想想就觉得很荒谬,如果说她现在陷入了爱河,河里就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可她就茕茕孑立的待在河里出不来。

她在不久前就发誓不再见陈京了,不再和陈京有任何的瓜葛。

可是刚刚才见陈京一面,只有半小时,那些所有她自己给自己订的誓言就灰飞烟灭了。

她还是无法将陈京的影子从内心抹去。

既然抹不掉,那一切就只能继续下去,唐玉终究不想放弃见一见陈京的老婆,她就想好奇的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就能拥有陈京这样差脾气的男人?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

唐玉瞟了一眼来电,心中泛起一丝厌恶。

陆涛这个人,以前唐玉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厌恶的,但自从上次送花事件过后,唐玉见识了陆涛狭隘、嫉妒、野蛮的另一面,她就觉得这个男人太糟糕了。

人们之所以烦恼,一半因为生存,一半因为比较。

唐玉对陆涛的厌恶,就是因为比较,陆涛也是岭南才俊,头上光环多得不计其数。

但是人比人,拿着陆涛和陈京比较,陆涛身上就没有陈京的那份大气和从容。

陈京做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很客观,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陈京的大度对天生小肚鸡肠的女人来说,太具有魅力了。

唐玉长期跟踪采访邻角,她对邻角内部的争斗很清楚。

陈京和李国伟的矛盾,陈京和姜伟的矛盾,陈京和童小离的矛盾。在处理这些矛盾的时候,陈京不仅用了智慧,也展露了了不起的胸怀。

如不然邻角班子内部这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又凭什么被陈京“收编”。

唐玉不接电话,电话就“叮,叮”的响个不停。最后唐玉实在是忍受不住,她拿起电话就想挂断。

但她脑子里忽然转个念头,觉得陆涛这个电话来的时机有些奇怪。

自从上次不愉快以后,陆涛一直就没和唐玉通过电话,今天为什么打电话过来?而且这个时机还是陈京刚好来粤州的时机。

她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情?”唐玉的语气很冷,脸上不自觉就罩上了一层寒霜。

陆涛在电话中嘿嘿一笑,有些得意的道:“唐玉,你钟情的那个姓陈的小子还真行啊,夜宿红云会所。竟然被公安局的例行检查给查处了。我也以为你唐玉眼光多厉害呢,找了什么了不起的翩翩君子,原来也不过是个高级嫖客而已!”

唐玉一愣,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但旋即。她便冷笑道:“胡说八道!你乱说话可得讲证据!”

陆涛哈哈一笑道:“证据?证据我当然有,我实话跟你讲,市公安局马队刚才就给我打了电话,他们刚刚查处了一批在红云会所从事非法勾当的官员,那个姓陈的官员车就在红云,人也在红云。他就在其中!

嘿嘿,他现在应该还在局子里喝茶呢!”

唐玉微微蹙眉,旋即明白陆涛可能是搞错了,刚才陈京活生生的和自己一起吃饭,怎么可能……

唐玉一想到刚才陈京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然后毫无风度,丢下女生不管,直接就撒手离开了,走的时候连帐都没接,不会是他朋友出事了吧?

想到这一点,唐玉不动声色的道:“陆涛,你不要一天疑神疑鬼的。我唐玉喜欢的男人反正不是你这类型的,你又狗拿耗子,多管什么闲事?好了,以后咱们少通电话,我实在是不想多听到你的声音!”

唐玉性格就是这般直爽的人,她嫉恶如仇,很好强。

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人家陆涛毕竟是有身份的人,对陆涛即使有抵触情绪,说话也断然不会这般直接,唯有唐玉就是这个性子,她才不管陆涛面子上有多承受不住呢!

陆涛在她的眼中,还真就不算啥!

说到权势,陆涛有个有权势的老爹,但是唐玉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这些年她跟有权势的人打交道多了,她深谙权利的运行,真要是陆涛用权势对付她,她会让这小子碰个灰头灰脸。

至于说金钱。

陆涛有大把金钱是不错,但唐玉也不太缺钱,她对现在自己的物质生活享受很满意,再往上走就是奢华了。

她很反感奢华,作为一个传统文青,唐玉总觉得一个人的装扮要和其内在成正比。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那就是更大的草包。

陆涛还有一点就是性格霸道,黑道认识的人多。

这一点唐玉觉得就是个笑话,陆涛看上去五大三粗,其实本质上就是个小白脸,唐玉一声喝,这小子整个就傻了,站在那里不敢动。

她甚至觉得陆涛还赶不上陈京的胆量,陈京断然是不怕唐玉的叱喝和警告的。

真要我行我素,陈京比陆涛都强,陆涛那顶多就算是欺软怕硬。

陆涛将电话硬是狠狠的摔掉了,他心中起初嫉恨陈京,现在连唐玉都恨上了。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自己的斤两,还当自己真是了不起的公主了,陆涛暗暗发誓,等对付了陈京,一定得让这女人好看。

他妈的婊子不识抬举,自己会有办法治她的。

陆涛心中恶狠狠的想,他马上又打电话给公安局马队长。

他刚才跟唐玉打电话的时候,他并没搞清楚今天公安局的行动真正有什么收获,只知道今天逮住了几个官员,其中有人体态相貌和陈京相似。

另外,陈京的车停在红云,综合这两条信息,陆涛判断陈京应该是出在那几个官员之中。

他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唐玉,就是想给唐玉泼一盆冷水,让这女人脑子清醒一些,最好是让她失望、痛苦一次,那样他也消消心头恨。

可他没想到唐玉不仅没清醒,反倒回头把他臭骂一顿,而且还放出了狠话。

陆涛现在是恼羞成怒,把所有的恨都转到了陈京身上,他就要先把陈京搞臭,让这小子滚回楚江去,或者干脆就在政坛混不下去算了。

可是等陆涛跟马队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却十分肯定的告诉陈京,今天逮到的人中,没有一个叫陈京的官员。

得到这个回答,陆涛差点跳起来。

他下了大功夫对付陈京,为此他还专门请了道上的人做跟踪,今天的事儿是事先踩好了点,方方面面都弄妥当了,怎么还是没能找到陈京的破绽?

他本想逮个现行,把事儿……

“叮,叮!”

就在他发火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

他一看来电,对方是马老四,他一下从椅子上竖起身来,抓着电话就臭骂道:“马老四,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你他娘的提供的什么……”

他话说一半,电话那头就打断了他的话。

一个阴阴的声音道:“陆涛,你小子长进了啊,敢跟我玩阴的了,我跟你明确讲,我要玩死你,你信不信?”

陆涛一愣,旋即他听出对方的声音赫然是沈北望,这家伙可也是岭南顶级的公子哥儿。

沈北望和陆涛不同。

陆涛有个高管父亲,沈北望到大陆发展却完全靠自己的打拼。

沈北望的爷爷沈海是香港黑道第一人,沈北望身上的江湖气息也相当的浓。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干的事儿,黑的白的都沾边,黑的相对沾得多一些。

沈北望不像其他的公子哥儿,他不仅性格强悍,他自己冲杀在一线也是一把好手。

这样的人很可怕,因为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线,而江湖传言,沈北望十几岁就跟随沈海打天下,那个时候他身上就有命案,可见沈海培养后代的手段也是相当血腥的。

沈北望能斗,能打,关键是他更有一颗灵光的脑袋,这些年他在岭南搞的项目多,渐渐的也就闯出大名气来了。

陆涛平常纵横岭南谁都不放在眼里,唯独对沈北望他忌惮几分。

不过沈北望却瞧不起他,两人有过几次小的矛盾冲突,今天陆涛搞的动静太大了,终于让他按耐不住给陆涛打电话了。

陆涛乍一听到沈北望的声音,他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沈北望被让他尴尬太久,他又道:

“陆涛,马老四在我的手上,这小子不长眼,我会想办法废了他,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北望,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陆涛可一直对你是客客气气的,你不能够听信其他的一面之言啊!”陆涛急忙道。

沈北望话不多,轻轻的哼了一声,便将电话移开。

旋即,陆涛电话里面就传来了马老四等几人哭爹喊娘的声音:“陆少,你得出头救咱们兄弟啊,咱们兄弟可都是替您卖命呢!你想想办法,让沈少放过我们吧,你行行好,我马老四出来后一定有厚报……”

在电话中马老四的声音已经成了哭腔了,江湖大哥的风范哪里还有半点?

陆涛心里实在是烦得不行,啪一下挂断电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蠢货!”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