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2章 塌了半边天!

第七百五十二章 塌了半边天!

接到殷婷婷的电话,陈京颇感意外。

陈京给殷婷婷留电话,本意是想让这女孩帮忙看一下自己在望江的家,陈京自打结婚以来,工作忙,烦心事儿多,而且出差很勤。

平常在邻角的时候,他就在金星宾馆工作加班,然后晚上在那里休息。

大部分时候,陈京都在出差,在外面奔波的时候多,在望江的房子他就很少去了。

“喂,是陈京吗?你……你……在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海山?”殷婷婷在电话那头轻声道,声音弱弱的。

陈京道:“怎么?我在海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殷婷婷一听陈京在海山,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道:“那这样,你今天回不回来?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

陈京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今天的工作恰好不忙,手头上的活儿也都忙完了,好久没回那边了,今天回去也行。

他沉吟了一下便道:“那行,我今天稍后回来,听你这语气,好像摊上什么大事了,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再说吧!”

下班回家,陈京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殷婷婷一个人站在楼梯间来回踱步,面容很憔悴,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整个人显得焦躁不安。

陈京从电梯出来,她下意识便擦脸,等扭过头来的时候,她神色就平定了很多。

她这个样子,陈京还是第一次见。

殷婷婷是那种忒精明的女孩子,而且特职业,作为销售人员,平常见人就笑,露出八颗牙齿,一脸的喜相。

她的作为原则就是逢人一笑财便来。

她整天挖空心思就是怎么多挣点钱,给家里多寄点,然后供房。剩下的钱她在攒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平常除了女孩子必备的化妆品外,她生活上是节俭再节俭。

偶尔兴致来了,请陈京出去吃东西。最多也就是二三十块钱了事。

但今天的她却没有平日的神采了,整个看上去安静了很多,脸上多了忧愁少了喜悦,一双眼睛尤其不见平日的灵动。

不过这个样子,陈京倒更觉得她可爱一些,模样有些楚楚,女人的风情更足。

以前陈京觉得殷婷婷人生得不错。五官清秀,身段窈窕,而今天,陈京才第一感觉这个女孩子很漂亮靓丽,哪怕是在海山这样的现代都市,她都算是颇具风姿的女孩。

“怎么了?小殷?”陈京轻声道。

殷婷婷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陈……陈京,你……你能不能借我一万块钱。我……我……”

陈京眉头微蹙,殷婷婷以为陈京不愿意,她忙道:“你放心。我顶多三个月就还你,我现在惹上了一点事,急需钱用,我现在手头上的钱不够!”

陈京拿出钥匙开自己的房门,道:“先进来再说了,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儿,咱们看能不能解决!”

殷婷婷进屋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情绪似乎颇激动,陈京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出言宽慰。她情绪才渐渐平定一些。

过了很久,她便娓娓给陈京讲事情的经过。

原来殷婷婷还真惹上了事儿了。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工作,殷婷婷给一家公司做网络推广方面的服务,由于对方是长期客户,一来二去,双方就比较信任了。

但是这家公司这么多年都用华旗的高价产品。效果一直都不好。

殷婷婷考虑到双方的信任,就建议他们部分业务转给其他公司,这样也是降低公司网络推广成本,从而真正做出效果来。

可是这件事情却让华旗的老总知道了。

公司内部认定殷婷婷把公司的业务转给其他公司,而且私下里授受了其他公司员工的贿赂,涉嫌职务犯罪,不仅要开除她工作,而且还把她告上了法庭。

殷婷婷失去了工作,经济没了来源,又摊上了官司,里面就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而且这个官司她咨询了律师,对方说职务犯罪,殷婷婷这样的情况构成了职务侵占罪,涉案金额有三四万,真要上了法庭,可能要坐牢,判有期徒刑一年是相当正常的。

殷婷婷平常虽然很泼辣,很能说会道,但她毕竟是女孩子,而是外地来了,她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

她一下就六神无主,吓坏了!

她现在就想把涉案的三四万块钱先给公司补上去,看能不能把这事私了。

殷婷婷平常能说会道,但是一说这些情况,她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一会儿功夫就成了个泪人儿。

她结结巴巴的对陈京道:“陈京,你放心,钱我肯定还上,我准备把房子先卖了,撑过这一波再说,卖了房子就有钱了,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陈京盯着她笑了笑,道:“四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认定要补这些钱?”

殷婷婷脸色发青,道:“现在有什么办法?徐涛盯上我了,态度强硬得很,我……我不把钱补上去,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徐涛是谁?”

殷婷婷道:“就是华旗海山公司的老总,这个人……”

殷婷婷说到徐涛,脸色更难看,委屈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陈京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道:“小殷,这事儿你要仔细考虑。如果真是职务侵占罪,这属于刑事犯罪的范畴,刑事犯罪是由检察院公诉的,无法私了。

你即使把钱补上了,该判还得判!”

“啊……”

殷婷婷惊呼一声,瞪大眼睛盯着陈京,整个人彻底傻了。

最近她被这事弄得心力憔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一听这事私了都不行,她更是傻了。

其实这事她对陈京还有很多隐瞒。

这事的起因还是因为那个徐涛。

徐涛是去年才调海山公司的,这人年龄四十上下,做事很有魄力,很能干,颇受总公司赏识。

不过这家伙特别好色,喜欢在公司里面拿女员工开涮。

他来海山没多久就盯上了殷婷婷,殷婷婷人生得漂亮又能干,嘴巴又甜,徐涛三天两头把殷婷婷带出去吃饭、拜访客户。

殷婷婷开始没觉得啥,但后来徐涛渐渐的得寸进尺,有一次喝酒了回来,他就对殷婷婷动手动脚。

殷婷婷大惊失色,坚决不从,徐涛想霸王硬上弓,殷婷婷慌乱间就甩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下去,徐涛恼羞成怒,两人不欢而散。

后来徐涛在公司便开始给殷婷婷穿小鞋,处处针对她,这期间他有多次要挟威胁殷婷婷。

但一直殷婷婷都没妥协。

后来徐涛终于失去了耐心,逮住了殷婷婷的这个问题发难,就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殷婷婷神情变得木然,怔怔说不出话来,而就在此时,她电话又响了。

她一看来电,像兔子似的从沙发上弹起来,她按下接听键,声音立刻变得轻快活跃,道:

“爸,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我都叮嘱你了,让你和妈晚上要早点休息……爸你放心,我这边好得很,公司又涨工资了,你让小弟安心上学,这两天忙,我没去银行,过两天我就把钱打他卡上……”

“没事,没事!只要他读书成绩好,将来还要送他读研究生,以后出来起点高,少走很多弯路!”

陈京端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殷婷婷打电话。

她脸上还挂着泪水,此时却是强颜欢笑,声音更是故作轻松。

陈京忽然心中一种东西在涌动,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生活不容易,像殷婷婷这样的女孩子,生存能力算是相当强的了,可是不管怎样,她依旧摆脱不了弱势群体的命运。

从这个小女孩身上,陈京找到了久违的小人物在面对生活的无奈和无助。

一如当年自己初出茅庐,那个时候自己的命运不也一样捏在别人的手中吗?轻轻一阵微风吹过,就可以把自己的前途给葬送掉,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陈京感觉自己手上掌权的时间长了,那一段回忆在自己的脑子里愈来愈淡了……

终于,殷婷婷将手中的电话挂断了,她整个人像被放空了气的气球一般,一下委顿在了椅子上,整个陷入了无尽的无助和沮丧!

陈京轻轻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淡淡的道:

“小殷,这才多大一点事儿,你不用愁成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总有解决办法,我们一起商量,总能渡过难关,你说是不是?”

殷婷婷抬头看着陈京,陈京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殷婷婷嘴角抽了抽,缓缓的点了点头。

最近一段时间,她都是一个人面对这纷沓而来的事情,一连串的打击,让她心神疲惫,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陈京忽然出现,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宽慰,她心中都觉得舒缓了很多。

她看着陈京慢慢抽烟的样子,举止从容,神情之中尽是自信,不知为什么,她先前空落落的心思便好了一些。

她本身也是比较坚强的人,也不是那种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她定了定神,情绪渐渐的就稳定下来了,而陈京在不知不觉间,隐隐就成了她的主心骨。(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