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3章 香港沈家

第七百五十三章 香港沈家

殷婷婷的事儿,目前还早,根据殷婷婷所说,案件差不多半个月才开庭,这中间还有很多斡旋的时间。

陈京不是滥好人,但是殷婷婷这事他觉得帮一帮也无可厚非,毕竟一个从楚江农村走出来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而且平时陈京和这小女孩关系还不错。

虽然他以前屡遭殷婷婷鄙视,后来又被这小丫头误会了几次,但是这丫头真性情,本质还很善良,有楚人的淳朴之风,陈京对她的观感也还不错。

当然,陈京工作很繁忙,他也没理由为这事耗费自己太多的精力。

陈京帮忙是一方面,他也想通过这个事情看一看海山社会的现状,了解一下公检法还有整个海山社会各阶层的生态结构。

陈京这段时间也正在深入研究岭南,研究岭南的社会结构、岭南的民间文化还有官场文化。

在岭南工作越久,陈京越觉得自己需要恶补这些知识。

执政一方,目前邻角有数万家大小企业,几百万人口,本地人口都有几十万,要真正的把一个地方发展起来,不仅要抓经济,社会各方面都要抓好,人民生活水平的推高,是整个社会全面进步的结果。

单一的经济进步,其他的建设没有搞上来,整个社会会更混乱,经济发展也因而不可能持续。

要想持续的发展,就必须要全方位的发展,经济文化、社会制度,政治结构等等都要有长足的进步,这是个大工程。

陈京由于是内地的干部。

内地因为经济基础薄弱,社会主要的矛盾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要求和现实不符的矛盾,所以经济工作是重中之重。

当然,在岭南经济工作也是重中之重,只是在岭南这边,陈京越来越感觉,除了要重视经济工作外,其他的工作必须并重,否则必然诱发问题。

就以前段时间邻角的危机来论。

陈京冷静思考,还是觉得不能把这些问题单一的归结为邻角政坛排外。

邻角区一部分中层干部之所以敢“造反”,原因就在于陈京在干部工作方面,在制度方面抓得不够,官员经商,官员和企业家身份合二为一,导致的内部腐败,导致的暗箱操作,这个问题困扰了邻角的发展。

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面,陈京为了不耽误经济发展的步伐,动作有些大,有些过激,有一部分中层干部思想转不过弯来,内心有怨恨。

还有一部分干部觉得自己受到了冤枉,觉得上级党委言行不一致,当初鼓励他们搞企业,现在却又打压他们,他们不服气。

陈京事后仔细的研究了这个群体,这个群体人数不少,有一部分是真搞暗箱操作,但是有一部分是在守法经营,在处理这些问题上面,陈京思虑得不够周详,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才造成了这一次“内讧”。

虽然,最后这件事情在下面得到了广大老百姓的支持,但是陈京反思这件事情,还是觉得自己有问题。

如果自己能更了解岭角的政治生态,更了解本地的文化,这件事一定不会闹成那样。

当然,这件事背后不排除有人挑拨的因素。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邻角内部大家真都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别人怎么挑拨还没等别人挑拨,他们自己的狐狸尾巴先露出来了,陈京主动权尽握在手中,谁能给他整出这么多事儿来

……粤州,陈京让秘书卓峰开车两人一起过来。

最近省委有明确规定,正处以上领导干部外面出差,严禁自驾车,这一方面是维护干部形象,另一方面也是减少公车私用以及保证干部出行的安全。

这个政策在其他省份早就有,岭南现在才发布出来,原因还是去年出了几起干部自驾车交通事故的案例。

陈京相应省委号召,出行都带上卓峰,他兼职司机秘书,倒也完全胜任。

能够长期跟在陈京身边,卓峰也感觉很受鼓舞,小伙子干劲很足。

陈京这次来粤州是应佟其为之约。

陈京最近被邻角南港两地合作的事情困扰,为此他广泛的征求了邻角社会各界的意见,他专门召开了人大、政协、老同志座谈会,意图是广纳各家之言,社会各界大家共同为党委政府工作献计献策。

不仅如此,陈京在粤州还拜访了一批岭南很有知名度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了解他们对两地合作的看法,听取他们的意见。

佟其为是岭南企业界的权威,是偶像级人物,陈京跟他交流了一次,当时他提出了几点意见对陈京的启发很大。

前几天他又给陈京打电话,说他又想了一个两地合作的思路,但是条件是要陈京和他去粤北打一次猎,一来是借打猎大家放松一下,另外也有一个面谈的机会,他的意见可以和陈京面谈。

佟其为这样的企业巨头,经常接触的都是省委高层,甚至是中央级别的高层。

对他的邀请,陈京没办法拒绝,也只好应约。

到了粤州,佟其为嚷嚷着要陈京换越野车。

他把自己一辆改装的悍马给陈京,他另外驾驶一辆吉普牧马人,陈京觉得不好意思,说自己用牧马人就行。

他哈哈笑道:“小陈,我不瞒你。玩越野搞户外,你还真不如我。这辆牧马人你可别看外在,这车是不贵,也就五十多万,但是改装可下了血本,足足花了一百多万。

这车小巧,改装空间大,不像悍马,那事不懂,搞得像房车一样,越野性能方面反而不行!”

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还有另一点,现在不是禁止领导干部自驾车吗牧马人这小车太紧凑了,你还是坐这个吧,咱们比比赛,看看谁先到目的地!”

头一次摸悍马,卓峰激动得很,佟其为更是他的偶像。

他看着自己的偶像和陈书记交谈如此随便,好像两人是多年老朋友一般,他心中更加激动。

陈书记就是牛,接触的都是最高端的人,难关邻角发展那么快,往前冲的速度火车都撵不上,书记有能力,能够拿到项目,能够有人捧场,就这个道理呗。

佟其为是个高效率的人,说走就走。

好家伙,临行之前一溜的越野好车停在佟其为的别墅前面,个个都是一身户外行头,那场面别提多阔气。

今天出行可不止佟其为和陈京两人。

佟其为这次出行邀了十几个朋友,大部分陈京都不熟悉,只有一个人陈京见过,就是沈北望。

沈北望年纪不大,但是神情还是那般冷冰冰的。

大家集中的时候,其他人找他打招呼,他都只点点头。

其他人也不以为意,有几人甚至还刻意讨好他,不过换来的都只是轻轻的一声冷哼。

佟其为给陈京介绍,陈京一一和大家握手,这些人的名字他根本记不住,不过看出行的这身行头,那肯定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一般的暴发户估计也没有这个范儿。

可能是佟其为郑重其事,大家对陈京都很客气,说了好多客气寒暄的话。

陈京最后和沈北望握手,他知道这人性子淡,也没想和他多谈什么,谁知沈北望却对他道:

“陈京,晚上我请你喝一杯,我有个事儿跟你说一下!”

陈京愣了一下,点头道:“好!只要不是烈酒,我都能奉陪!”

沈北望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他笑起来的样子竟然很阳光,看得陈京甚至周围的人都一呆。

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沈北望对陈京是颇有善意的。

这一来,倒让周围很多人对陈京投来了异样的眼神。

刚才佟其为介绍陈京,说他是海山市邻角区书记,这个头衔如果是一般平头百姓,可能会肃然起敬,觉得了不起。

可是今天的人都是岭南上流社会顶尖的才俊,一个小区委书记无法引起他们太多的关注,一些客气话多半都是冲着佟其为的面子去了。

不过现在他们一看沈北望竟然对陈京另眼相看,他们的眼神才真正有了一样。

沈北望在岭南名气很大,他的爷爷沈海是香港巨擎,内地很多达官贵人在香港遇到了麻烦,不愿在阳光下解决,都绕不过沈海。

而沈北望作为香港沈家在内地唯一的代表,其位置自然就相当的特殊了。

也许有人会觉得他上不了正式台面,毕竟他的家族出身黑道。

但是实际上,谁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更够和沈北望交好,对他们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毕竟内地富豪官员赴港的不在少数,和沈北望交好,在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在香港有立足的空间,这样的现实好处,谁能视而不见

沈北望很低调,今天他虽然开了一辆沙漠王子,但是这车在一推悍马、路虎豪车中间并不显眼。

相反,他反而显得有些独立特行,而这一点好似正是沈家的传统。

沈海陈京就见过一面,这个老人就是一个很低调、内敛,但偏偏就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