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4章 意外的闻讯!

第七百五十四章 意外的闻讯!

打猎陈京并不擅长。

而这一次再来粤北,粤北猎场比之以前范围更大、更有挑战性。

让陈京吃惊的是,粤北猎场进入的地方设了规模宏大的“山门”,山门凸显明显的南越特色。

古代以来,南越气候炎热潮湿,多虫蛇多野兽,那个时候南越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便将城镇建在山坳险要之地,在进出要道上立山门,这是古越的传统。

山门在邻角白石山也有遗址,上次市文化局还专门组织了专家考察团到白石山南越山门遗址做考察,有学者倡议要在白石山重新恢复南越山门遗址,这件事情甚至区文化局还向常委会做了专门的汇报。

今天陈京在北粤看到了仿古山门,当真是气势磅礴,而在山门的显眼位置写着:“欧朗.北粤户外”。

陈京一愣,欧朗不是金璐的公司吗?

他心中疑窦丛生,在前段时间,他跟金璐聊天,金璐说她正在筹备一项大的户外运动投资项目,莫非就是这庞大的北粤户外项目?

一瞬间,陈京心情有些复杂。

他忽然想到,自己和金璐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了。

自打自己婚讯传出来,金璐就好似躲着自己似的,两人通电话的次数都少了很多。

虽然每一次通电话,两人都谈得很愉快,但是这样的愉快背后,金璐内心又是什么样的心境?

陈京隐隐想,自己这一次过这个地方,是不是有机会见到金璐?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就有些心神不宁了,到了下榻的山庄,佟其为嚷嚷着要去练练身手,陈京就跟在沈北望身后浑浑噩噩跟着跑了一下午。

长期在猎场锻炼的这帮人都不是花拳绣腿。

佟其为就不用说了,他军人出身,哪怕是穿着便装。他浑身上下都有一股精悍之气,让人随时都能感觉到他躯干中蕴藏的巨大的能量。

而陈京跟着沈北望身后,这家伙就像一头隠匿在猎豹一般,冰冷冷漠。却是一击必中。

陈京上次可是亲眼见过他几乎是徒手干倒了一头大野猪,因此陈京对他的印象也非常的深刻。

而事实上,沈北望的确身手不错。

今天他没用弩,而是换了一把普通的双管猎枪。

陈京跟在他屁股后面混,两人也收获了两头野猪,一些小牲口无数。

猎场饲养的牲口,一头野猪五千块。一只山鸡都是五百块。

陈京和沈北望两人小试身手,今天就花了近两万块,其他装备损耗还不能算。

一天玩下来,光佟其为带过来的这一拨人,消费就是几十万。

陈京也不由得感叹社会阶层分化之巨大。

普通平头百姓,一年才挣几万甚至只有几千的收入,一年挣的钱还买不了一头野猪,这就是富人生活吧?

晚上大家各自让人收取猎物。然后佟其为宣布自由活动。

有人就取笑他,道:“佟总,今天过北粤打猎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晚上是不是和佳人有约啊?”

佟其为豪爽一笑。挥手道:“你们这些小子,尽打听那些八卦的糗事,咱们可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跟不上你们年轻人开放的思想!”

今天出来玩,很多人可都带了女伴的。

英雄驰骋猎场,美女在旁边声援,晚上又还可以到一个野外的环境**放纵一番,此种好事,哪里不受公子哥儿青睐?

这就是现在富人公子哥儿的生活,金钱、美女、权势。这些人类为之拼命追逐的东西,他们的魅力在今天这个场合就算是展露得淋漓尽致了!

陈京晚上和沈北望喝酒。

沈北望沉默寡言,整个人像一座冰山一样冷漠。

他坐在哪里,哪里就自然的火热不起来。

山庄有豪华酒吧,还有那种很嗨的娱乐之所。

当然,桑拿按摩。推油洗面各色服务,这里都一应俱全,本来这里就是为富人提供服务的。

这里的一切也都是迎合着富人的需求打造的。

不仅仅是猎场那么简单,这里俨然就是一处综合的户外娱乐休闲度假胜地,这一望无际的大山,现在都已经被开发了,而这些大山中划出了大大的一个圈子,专门只针对那些骨灰级的玩家。

能够玩户外到骨灰级,基本就没有穷人,所以陈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一处富人聚集区。

沈北望和陈京选择了一家很安静的酒吧,沈北望话不多,但是很能喝,杯酒必干。

陈京就陪着他喝酒,也不说话,两人陷入了极度的沉默。

陈京长期在官场上磨砺,性子的躁的成分早就淬得差不多了,沈北望能沉默,他也能沉默,这一点事儿难不住他。

“你见过我的爷爷?”沈北望冷不丁的道,又是一杯酒下肚。

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冷冰冰的,他极锐利的双目盯着陈京的面孔,像一柄利刃一般,让人觉得刺痛。

陈京微微皱眉,点点头道:“见过一面,他老人家可还硬朗?”

沈北望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点头道:“还好!”他惜字如金,然后又饮了一杯酒。

过了很久,他又道:“你还有那样的画儿吗?”

陈京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沈北望说的画是什么东西。

当初是米潜给陈京的画,那是传统手工艺人画匠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从艺术品的角度来说一文不值。

但是对沈海,这样的画价值连城。

当然,陈京能够感受到沈北望眼神的热切,作为沈家的子孙,要想在这样庞大的家族中占据一席之地,得到老头子的赏识是必然的。

而投其所好,又有什么被画儿更好呢?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那东西我没有,当初我去香港也是长辈赐予我的一幅画,沈老很满意,我也很高兴!”

沈北望眼神中划过淡淡的失望,但旋即又恢复了其一贯的冰冷。

但是接下来,一杯酒喝下去,他竟然给了陈京一个惊人的消息。

上次粤州红云会所被查,竟然和陈京有关。

沈北望说到了陆涛其人,然后把陆涛和唐玉的关系简单的说了一下。

然后话题就扯到了陆涛对陈京恨之入骨,认为陈京夺了他的所爱,视陈京为头号情敌。

当时他就看到陈京的车在红云,所以在导演了这么一出也查的好戏。

沈北望脸色很阴沉,他嘿嘿一笑道:“陈京,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儿我不太感兴趣,只是有人惹上了我红云,我自然也不能够一味的忍让,所以后面肯定会有一些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吃惊。

今天我只是给你一个提醒,让你知道有人在盯着你!”

陈京听沈北望说这一通,他惊讶莫名,同时有觉得十分的荒谬。

自己和唐玉有什么关系?谁他妈的扯到自己和唐玉有关系的?

然后那个陆涛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既然了不起,他怎么就愚蠢到把自己当他的情敌?

陈京脑子里面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内心暗暗的震动,但是他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道:“谢谢沈公子,事情可能根本就不是那个样子,说实在话,我听你这番话,就像是听故事一般!”

沈北望一直在暗中观察陈京,他想从陈京的神色间察觉哪怕是一丝的异样。

但是很可惜,陈京的神情一直很平淡。

自从上次出事之后,沈北望下了狠手。

他自小就跟在沈海身边,黑道的手段他十分的精通,他逮着了马老四,直接废了他的一双腿,然后才开始拷问。

一问之下,他才发现事情的背后竟然是陆涛。

如果在香港,沈北望根本不会把陆涛这样的公子哥儿放在眼里。

但是在岭南,沈北望毕竟有所顾忌,沈家在内地的产业都是堂堂正正的,而沈家在内地的处事方式,和香港也完全不同。

沈北望崇拜沈海,行为做事喜欢走暗处,而这一点正是他被家族其他人诟病的地方。

沈北望经营的红云,就是在打擦边球,沈家高层就有人坚决反对,认为沈北望是在玩火,在内地搞让内地领导层忌讳的事情,结果是很危险的。

所以,沈北望纵然有千般本事,这件事他也不敢弄大。

马老四只是一个小角色,他废了也就废了,他有办法把这一切抹平。

但是对付陆涛,沈北望自忖不用非常手段是没有办法的,他有些投鼠忌器。

综合各种考量,他才想到把这事透露给陈京。

陈京他接触过几次,以前都没怎么入他的法眼。

但是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他专门让下面人去查陈京,不查不知道,一查他吓一跳。

这个其貌不扬的陈京,在他眼中的小白脸,竟然和沈海在香港直接面对过。

沈北望很清楚,内地过香港的人,能够和沈海直接面对的,那都是了不得的存在,陈京凭此一点,就可以确定他不是一般人。

这一点无形中让沈北望对他信心大增。

但是,陈京的城府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沈北望撒出了饵,陈京却不咬钩,让人觉得他简直就是莫测高深!(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