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8章 陈京的声名!

第七百五十八章 陈京的声名!

凯旋会是邻角新开的一家夜总会。

邻角发展很快,人口增长势头迅猛,从去年到今年,邻角区的街道比以前繁华了一倍不止。

区政府为了适应发展,去年对主街道进行了拓宽,又新增了两条干道,目前邻角区中心建设已经初具规模。

虽然繁华程度比之蓝河、古明等几个区,但是邻角胜在后开发,整个街道规划和城建规划做得比较好,从潜力来说,邻角的潜力更大。

凯旋会开业的当天,在邻角是个轰动。

整个夜总会占地一百多亩,门口进门处屹立着巨大的罗马柱圆弧门,非常的气派豪华。

在夜总会顶楼,用LED做了超大广告牌,一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整幢楼外面都是流光溢彩,楼顶还有“凯旋会”三个熠熠生辉的大字,气派相当的大。

据说凯旋会开业之后,光顾的客人不仅只限于邻角,很多市区的人都驾车过来消费,所以凯旋会现在是邻角娱乐产业的一个亮点。

凯旋会不仅是外在气派,而且夜总会的姑娘漂亮,包厢公主清一色一米六五以上的个头,个个都精挑细选,燕环肥瘦,应有尽有。

陈京的这间包房,两个包间公主穿着一身紧身的紫裙,头上长发挽起,两人都青春靓丽,年龄都不大,看上去很养眼,的确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陈京和陈立中谈话,两个小女孩躲在角落里面叽叽喳喳。窃窃私语,时而会发出轻轻的笑声。

偶尔,两人会瞟陈京这边一眼,看看客人是否需要帮助。

当然更多的也是好奇。

她们招待的客人可多了,就从未见过有客人喜欢看这电视的。

本地台除了新闻就是医药广告,除此之外没什么花样,真是让人觉得乏味透了。她们本想沾客人的光,看客人们常喜欢看的楚江电视台的一档综艺选秀节目,可是这两人一来那年长的就换了一个本地台。她们也只能干瞪眼。

陈京抽出一支烟点上,眯着眼睛看着电视。

电视上的他穿着一件长风衣,头发往上梳着。看上去比他现在要成熟。

陈京平常喜欢穿休闲装,没有束缚,自由自在。

但是正式场合,着装必须注意形象,这一来倒让他显成熟。

“换个台吧,这些老生常谈,没什么看的!”陈京淡淡的道。

陈立中马上从椅子上弹起身来。

两位包间公主迅速过来帮客人换台。

换到中央一台,播放的是中央领导基层调研的新闻,陈京抬手道:“好了,就看这个吧!”

女孩一愣。旋即露出浅浅的笑容,把遥控器放在茶几上,有些失望的施施然退开。

“这夜总会不错啊!听说是你的熟人开的?”陈京眼睛看着陈立中道。

陈立中干笑一声,道:“老孙我们倒很熟,是个可靠的人。不会胡来,我们邻角现在在外面都是正面形象,引进这些娱乐场所审查也需严格不是?”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

陈立中却觉得嗓子眼发干,浑身不自在。

凯旋会的老板孙常州和他是小学同学,两人是铁杆。

孙常州以前在粤西开矿,这些年积累了不少的资本。

后来国务院矿业整顿。关闭了一大批矿产企业,孙常州就是在那一波退下来的。

手上有了钱,就想着回来投资其他产业。

可这年头有钱的主儿不少,没关系没人脉要想混口饭吃容易,但真要搞出一番名堂来,却是难上加难。

孙常州先在粤州发展,弄得灰头灰脸,被同行打压得亏了血本然后转战海山。

在海山他恰好赶上了陈立中多年媳妇熬成婆,成为了区公安局的实际掌舵人。

孙常州找到陈立中帮忙,陈立中当即拍胸脯表示没问题,现在邻角正缺娱乐场所,他鼓励孙常州开一家夜总会。

凯旋会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开业的。

有陈立中罩着,孙常州是一路绿灯,他本来没准备把规模搞现在这么大,但是资金进去以后,他感受到了自己办事有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方便。

商人的嗅觉都是敏锐的。

他干脆把所有的重心都投到了凯旋会上,加大的投资,果然一炮打响,现在他是日进斗金。

陈京没有继续让陈立中为难。

下面的人总有旮旮旯旯的关系,不能够总让他们都当苦行僧,那也不现实,只要不违法乱纪,有些事不能够一把抓死,水至清则无鱼啊。

陈立中目前的表现还不错,他需要的是敲打。

时不时给他敲敲警钟,让他心中有敬畏,这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样?老陈,我让你着手调查的那件事,有什么结果没有?”陈京转移的话题。

陈立中立刻来了精神,道:“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那家叫华旗动力的公司的确问题不少,涉嫌欺诈,我已经让人搜罗到了不少证据,这件事情只要工商执法,他们准会把老底都泄出来。”

陈京轻轻的笑笑,道:“行了,把你掌握的证据都给我吧,我会去处理。你公安局还管不到这上面来!”

“是,是!”陈立中连连点头,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似的。

他心中很清楚,陈京让他调查市区的公司,应该不是公事。

陈京能够信任他,把这件事交给他调查,让他觉得很有面子,他慌忙不迭的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陈京道:

“书记,证据都在这里面,还有人证都掌握住了,随叫随到!”

陈京点点头,正要说话,其时包房的门忽然开了。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走进来,穿得花里胡哨,他一进门,便哈哈笑道:“陈大哥,怎么来我这里都不预先打个招呼,你看,我险些失礼了,如不是听下面人说你来了,我今天可真就罪过大了!”

陈立中皱皱眉头。

他正在跟陈京汇报工作,这事陈京很慎重,应该很重要也很秘密,孙常州不打招呼就闯进来,而且这身装束……

孙常州似乎没有领悟到陈立中的反感,他凑过来伸手就抓住了陈立中的手,一阵好的摇晃,好不热情。

陈立中怔怔想着怎么给孙常州介绍陈京,陈书记是何许人?他是最在意个人仪表的,孙常州猴子似的,穿得这么花里胡哨,陈书记会怎么看自己?

“老孙,这是……”

陈立中指了指陈京。

孙常州这时才看到陈京,他伸出手向陈京,道:“哎呀,这小哥一表人才。陈大哥强将手下无弱兵,以后来这里报我的名字,消费什么的都算在你孙哥头上,我和你们陈局是不分彼此的铁杆兄弟……”

陈立中一听孙常州信口胡来,脸都绿了。

他心急间抬手就是一巴掌把孙常州掀开,厉声道:“老孙,谁跟你不分彼此?你他娘的最近尾巴翘天上去了,又见人就胡言乱语了?”

孙常州瘦猴子一个,平常沉溺酒色,身子骨儿弱不禁风。

陈立中慌乱出手也没管力道,一巴掌过去,他硬是滴溜溜打了一个转才站稳,他却是被弄蒙了。

陈立中忙道:“还愣这干啥?这是陈书记,小哥也是你叫的?亏你生了一双招子,却是个睁眼瞎!”

孙常州一听陈立中说陈书记。

他浑身一激灵,陈书记是谁?邻角区区委书记陈京?

陈京的大名邻角人人皆知,邻角的大刀阔斧的改革,都是陈京主导的。

陈立中平常又爱吹嘘,跟孙常州一起提到陈京就一通夸大其词的吹嘘,把陈京吹成了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强悍铁腕人物。

邻角以前的一些狠角色,个个孙常州都认识。

在陈立中的口中说来,这些家伙都是被陈京雷厉风行给拿下的。

陈京跺一跺脚,邻角地面就得塌掉,孙常州这样的角色,陈京要整死你那分分秒秒的事儿。

“陈……陈书记!”孙常州毕竟见过世面,旋即他便冷静下来,不过舌头却有些转不过弯来,只打结巴。

“我刚才有眼无珠,竟然不知是您驾临!我……我该死!”孙常州做出一个该死的表情,极尽滑稽,却是在自嘲。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没说话。

陈立中一看孙常州那瘪三样,他气不打一出来,道:“去,去,穿成了什么样儿,别干杵在这里了,换身衣服再过来给陈书记敬酒!我和书记还有点事儿要谈!”

孙常州慌忙不迭的点头,灰溜溜的出了包间。

陈立中讪讪的道:“书记,让你见笑了,老孙没读什么书,忒没素质了!你别在意!”

陈京又笑了笑,道:“行了,别搞得我像是皇帝出巡似的,那么紧张干什么?”

他指了指杯子,冲两女孩道:“靓女,过来添点水!”

刚才还一脸轻松,叽叽喳喳不休的两女孩,现在早噤若寒蝉了。

孙常州在公司的威风,两人可都见识过的,那是一言九鼎,极其严厉。

可是刚才他在这年轻人面前就像个小丑一样,如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不信这事真的。

“你们服务怎么回事?客人杯子空了你们都察觉不了吗?你们孙总真是欠抽,这点东西都不教你们!”陈立中冷声道,脸上罩上寒霜,公安局长发火,那模样着实骇人。

两小女孩吓得脸色苍白,手都发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