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0章 和黄宏远的妥协!

第七百六十章 和黄宏远的妥协!

黄宏远是个很懂享受的人。

他的办公室装修很考究,深黄色的沙发配着简洁时尚的浅黄色地毯,办公桌和书架黑白相间,房间里再搭配几盆绿色植物点缀,办公室很时尚前卫,充满了现代开放的气息。

黄宏远是改革派,平常喜欢在内参上发表文章,他从政经历每每都有新思维迸发,让他显得卓尔不群,很有一帮子粉丝。

办公桌收拾得一尘不染,黄宏远穿着浅色的西装,也是神采奕奕,虽然年龄不再青春,但是他给人的感觉依然年轻,思维挺跟得上时代的。

陈京和周国华进办公室,黄宏远笑呵呵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小陈来了,坐,坐!一直就想找个时间和你谈谈,今天择日不如撞日,我恰好有点事儿需要加班,就让老周把你叫过来,我们一起坐坐!”

陈京毕恭毕敬的坐在周国华的下首,道:“书记您一天日理万机,能够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指导我们工作,我真是相当感激!”

黄宏远畅快一笑,相当的洒脱。

他端坐在会客区的主沙发上,脸上挂着笑容,心中却是在审视着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陈京毕恭毕敬,小心翼翼,这样的神态和其他下属在他面前的姿态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黄宏远清楚,陈京可不同于其他人。

陈京骨子里面是很要强的,办事胆子大。敢决策。

他想办的事儿,市里支持他要办,市里不支持,他就会直奔省里甚至更上一级寻求支持,也要把事儿办好。

邻角在争议中发展,但是现在邻角势头很好,形势喜人。关键是下面的人拥护区委和区政府的领导,这一点陈京把握得相当的好。

不管有多少争议,民意是陈京常常拿出来当挡箭牌的杀手锏。

陈京不是一个安分的下属。但是也不是愣头青,他做事看上去有些猛打猛冲,可是这背后他常常暗藏手段。

有些人冒失。小瞧他,最终碰得一鼻子灰,这样的人在海山不在少数。

黄宏远曾经想利用陈京当开路先锋,推动整个海山改革的继续深入,可是最终陈京却不就范,硬是反戈一击,搞得黄宏远都措手不及,险些阴沟翻船。

想到这一点,黄宏远至今都颇为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可小瞧不得。陈京也不是池中物,既然如此,有些事就不必死较真。

毕竟陈京希望的是邻角快速发展,黄宏远需要的也是这样的发展。

既然目标一致,索性还不如顺势而为。任由其自由发挥……

黄宏远是领导,也是主人,他不先说话,陈京和周国华都不能说话,几人就静静的品着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陈京不习惯和咖啡。但是黄宏远这边只有咖啡,他也只能将就。

对黄宏远,陈京是比较了解的。

黄书记对改革很看重,他自己也是改革派。

但是在海山,保守力量很强,黄宏远要想大展宏图总是束手束脚,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现在跨区域合作在市一级层面上争议比较大,以前海山和南港经济水平相差是比较大的,南港特区最早享受中央优惠政策和政策倾斜,势头相当猛。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范围的扩大,海山地大物博的优势逐渐显现。

目前两地的差距可以说是在无限的缩小。

在这样的形势下展开两地合作,海山人总认为有些吃亏。

一种比较普遍的认为,是南港经济发展已经没多大潜力了,而海山还潜力无穷。

现在两地合作,是不是在把海山好的资源和条件向特区倾斜过去?

“小陈,这一次去粤州,我听乔省长跟我说,你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这很好嘛!大胆创新,敢于想象,这是非常好的。”黄宏远终于把话题引上了正题。

陈京微微笑了笑,从黄宏远故作洒脱的背后,陈京看到了他的狡黠。

陈京的大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挑战,在挑战海山保守派的忍耐力。

黄宏远希望陈京以这种大胆来干更多的事情,有人在前面唱黑脸,他在后面好做事情。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书记,我的这个想法目前还不是很成熟,我跟乔省长提过,他也没有明确的表态说能行。我的想法是认真深入的做调研,然后给您写一个详细的报告。

最终,像这样的合作还是得以市里为中心,大政方向、方针,都得以您为核心。

毕竟两地合作是南港和海山两地,我们邻角还不够格,我最多也就能当当马前卒!”

黄宏远微微蹙眉,陈京这话说得让他摸不着头脑。

照说,陈京的想法和创新,是他的成绩,没有理由把这个想法拱手送人,他真想把这个蛋糕给自己,他甘当马前卒?

“陈京,你谦虚了!你在邻角搞了很多让人耳目一新的创新,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现在有新想法、意见,还是要敢于去实施,不要畏首畏尾,市委是支持你的!”黄宏远淡淡的道。

陈京比较讨厌官场的这套虚伪,黄宏远明明喉咙里快伸出手来了,但是嘴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但是陈京心中清楚,不管如何不情愿,自己必须要拿出态度来,两地合作这个事儿太大,自己捂不住。

政绩功劳这些可以往后放,只要邻角能够发展起来,就是陈京最大的愿望。

所以,他诚恳的道:“书记,这事我初步想妥了,我拟定计划出来专程向您汇报,由您来决断。”

陈京顿了顿,道:“书记,当年解放初期,中原和岭南文化差异大,交融很困难,还是老一辈革命家有办法,想了一个南北镇的点子,这是一个巨大成功的区域融合的案例啊。

您现在可以借鉴老一辈领导的智慧,在咱们两个市之间也搞一个南北镇,多少年以后,我相信一定能载入史册!”

陈京的立场摆得很明白了,那就是苦活、脏活他干,好处还得归黄宏远。

黄宏远一听陈京不似作伪,再说了,这事如果真能做成,那必定是留名的事儿。

为官一任,谁都想在一个地方烙下自己的痕迹,黄宏远生在名利场,他怎么又能跳出这个桎梏?

陈京的话让他很动心,他便道:“功过是非,就留给后人去评价吧,咱们只要把眼前的工作做好,这是最重要的!”

他顿了顿又道:“现在咱们搞发展,搞经济,还是要依靠你们年轻干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海山的明天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陈京一看有戏,他大喜过望,连忙趁热打铁的道:

“书记,我这里写了一个文稿,我水平有限,一直不敢发出去。今天正好,咱们谈到了关于跨区域合作的事儿,您干脆帮我润色一下,咱们联名发表!我们未雨绸缪,可以先把宣传工作给搞起来嘛!”

陈京从公文包拿出几张用A4纸打印的文稿递给黄宏远。

黄宏远接过文稿,文章标题是《跨区域合作的创新思考》,黄宏远一目十行的将文章扫了一遍。

这文章理论功底极强,行文严谨,文风老到,思路新颖,思想成熟,黄宏远是识货之人,一眼扫过去就知道凭市委的几条老笔杆子,估计真还没办法整出这样的文章来。

陈京楚江才子果然名不虚传,他今天也是有备而来啊。

陈京话说得乖巧,让黄宏远给他润色,实际上就是把露脸的事儿往他面前凑,让黄宏远借这一次跨区域合作好好的露露脸。

饶是黄宏远久居官场,脸皮早就厚似城墙,他都觉得脸有些发红。

如果是下面其他的人,谁有什么创新,他自然可以大大方方的据为己有,把好的东西都拿来主义,为他的仕途之路添砖加瓦。

可是陈京不是一般干部。

他现在整个海山出名,谁都知道他来海山履新,那就是下放锻炼来的。

干几年有成绩上去就提拔,在陈京身上,他还真不敢用拿来主义,有些东西拿来了,明眼人看得明明白白,那是无故损害自己的羽毛。

还有些东西拿来了还烫手,处理不好还会出乱子。

今天是陈京主动将东西送上来,他欲拒还休,他倒是有些后悔让周国华参加这次座谈了。

“我先看看吧,有想法我们电话交流!”黄宏远道,他不经意的把文稿放在茶几上,装作很淡然的样子。

不过他心中却想到这样的文章发表在党内刊上引起的反响。

黄宏远喜好的就是在内刊上发文,可是这些年海山亮点不多,黄宏远搞的几篇文章,都是老生常谈的一些东西,没有什么新意,引起的反响让他不是很满意。

现在能够有这篇创新的东西发出去,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对海山,都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对陈京还真保守了,陈京笔杆子这么硬,如果能为自己所用,还真是一大利器。

以后在这一块,自己要重新认识陈京,而跨区域合作这个机会,自己也要把握住!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