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1章 朝脸一巴掌!

第七百六十一章 朝脸一巴掌!

凯旋会豪华包厢。

吴海燕陪同着殷婷婷坐在里面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包厢里还有两个人,他第一次认识了殷婷婷口中那个叫陆涛的男人,陆涛这个名字很青春阳光,可是现实中看这人却和这两个词汇不搭调。

陆涛年龄应该不大,但是脑袋都谢顶了,五官不协调,鼻子尤其大,鼻头红红的,典型的酒糟鼻。

那模样和形象,实在是不咋地。

尽管此人一身装束看上去不俗,但是腰间鼓起来的大肚子还是显示,这家伙平常生活并不是一个有节制的人,再看那一对眯起来的小眼睛,此人的奸诈可恶就全显露出来了。

和陆涛一起的还有一名中年人,模样倒周正,但是此人有些装逼,浑身上下好像都有一股子高人一等的气焰。

只是他眼睛瞟向殷婷婷时,眼神中那一划而过的色迷迷,流露出了他的本性。

陆涛好像很有风度似的,他站起身来脸上挂着笑,道:“婷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望江区检察院舒一波检察长,我们的父母官,你今天可得有所表现,不能够耍小性子。”

殷婷婷脸色阴了阴,以她逞强的个性,遇到这场合她应该扭头就走。

可是今天这事,她的命运就捏在别人的手上,倘若她是一个人过日子,那也罢了。

现在房子要供,家里条件困难,弟弟还要上学都等着钱用,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家里怎么办?

她咬咬牙,脸上挤出笑容,坐在了舒一波的旁边。

吴海燕很警惕,紧贴着殷婷婷坐下,一双眼睛就在两个男人身上打转。

陆涛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就喜欢这种带点辣椒味儿的女人,这年头,女人多的是,有些女人骚|包得很。男人还兴致还没上来,她们早就扑过来了。

这样的女人乏味透了,就像是吃馒头一样,没一点嚼劲儿,吃起来没有滋味。

“来,来,先唱几首歌。婷婷你歌唱得好,抛砖引玉,唱几首!”陆涛笑眯眯的道。

他叫了几扎啤酒,外带不少的点心,先就给殷婷婷两人斟酒。

殷婷婷拿起话筒,可是心里滋味不好受,哪里有心情唱歌。

一旁的吴海燕道:“陆总,今天咱们来是谈事的。婷婷的事儿究竟怎么处理,应该有结论了吧?”

陆涛狡猾的一笑,道:“婷婷的事儿我也很关心。但是这个案子现在到了检察院,我们舒检察长就在这里,婷婷你先表现表现,说不定事儿就有转机了!”

舒一波眯眼盯着殷婷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样子有些矜持一语不发。

他和陆涛是同学,陆涛这人就好女人,他作为生意人,没有体制内那么多顾忌,倒是风流快活。韵事不断。

舒一波则不同,披上了组织的皮子,不能不谨慎小心。

不过殷婷婷这女孩他第一眼见就有点兴趣。

这女孩有味道,漂亮自不用说,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尤其是今天这打扮,虽然很简单,上身polo衫,下身一条牛仔裤。

但是这恰恰凸显了这女孩青春无敌的魅力。

舒一波最感兴趣的还是殷婷婷的那股子倔劲儿,这样的女孩味道足,每个男人都期盼那种征服感,舒一波尤其喜欢这种感觉。

殷婷婷喝了一杯酒,借着酒劲拿着话筒就唱。

她一开唱,脑子里就想最近这段时间的遭遇,饶是要强如她,但她毕竟是个女孩。

她又是一个看重自身尊严的人,今天这样陪酒唱歌,像三陪女一样下贱,让她倍感委屈,眼泪都流出来了。

吴海燕出身可不比殷婷婷,她家庭条件一直好,从小富养出来的。

在性格上面,她可没有殷婷婷那么多顾虑,她一看这情形,殷婷婷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而那个什么舒检察长还涎着脸往她身边凑,脸上那色色的笑容,简直就让人作呕。

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把拉过殷婷婷,道:“婷婷,别唱了,我看这两人就不是好东西,他们就是搞龌龊勾当的人,今天这事就这样了,咱们走!我们怕什么怕,真要是起诉,咱们应诉就是了。

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公道在!”

吴海燕长相像个孩子,但是一发飙却是火爆脾气。

殷婷婷愣了愣,陆涛和舒一波两人却被她弄得大为尴尬。

陆涛嘿嘿一笑,道:“你哪里来的野女人?在这里说话可得讲究点,别乱嚼舌根子。谁搞龌龊勾当?你说说谁搞龌龊勾当!”

吴海燕指着陆涛的鼻子道:“我就说你怎么了?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什么尊荣。说你是丑得像猪那都是在褒奖你,你让猪以后怎么见人?”

吴海燕骂人本领可不是两个男人能够抵挡住的。

陆涛气得浑身发抖,舒一波脸色更难看。

他平常自恃权利,特讲究的就是面子,吴海燕今天是泼妇骂街,将他和陆涛骂得是狗血淋头。

他按响夜总会服务铃,就要命令保安把这女人给轰出去。

而他先前的那些龌龊的心思,被吴海燕这么一骂,也是兴致全无。

他朝陆涛使眼色,陆涛会意,狠狠的道:“嘿嘿,殷婷婷,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咱们还是法庭上见吧!”

殷婷婷脸煞白。

她嘴唇掀动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只觉得天昏地暗,好像世界在下一刻都要毁灭似了。

看陆涛摆出的架势,如果真在法庭上见面,说不定最后她职务侵占罪成立,那可是要经受牢狱之灾的。

殷婷婷平常虽然胆大妄为,性格要强泼辣,家庭成长环境也不好。

但是她也是清白之家出来的,对犯罪坐牢这种事儿内心有极强的恐惧。

况且现在她处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家里等着她在外面挣钱养家,她如果一出事,房子没法供,弟弟上学没钱,家里的天就要塌下来了。

看到殷婷婷这模样,陆涛心中万分得意。

女人嘛,天下到处都是,敢让自己丢面子的女人,那就得狠狠的整治,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咚,咚!”

两声急遽的敲门声。

陆涛扯着嗓子道:“敲什么敲!叫了你们半天才来,你们是什么服务啊!”

“轰!”一脚,门被踹开,从外面进来三个彪形大汉,领头的汉子一米八高的个头,身体发福,咧开嘴来露出一颗半截门牙,那模样说不出的凶神恶煞。

“你们是什么人?”陆涛惊道。

那彪形大汉却不理陆涛,转头看向两女孩子,轻声道:“你们谁是殷婷婷小姐?”

殷婷婷愣了愣,道:“我是……”

汉子咧嘴一笑,露出些许和蔼,道:“你不用怕!今天这事你在旁边看就行,我保准你安安全全,一根头发丝都不受伤!”

他嘿嘿一笑,扭头过去看向陆涛,道:“小子,你嚷嚷啥?你找削是不是?”

他一声找削,身后的两人过去就给陆涛一耳光,“啪!”一声清脆,陆涛脸上就留下了五个手指印。

“你小子瞎叫个鬼啊!他妈的!”那汉子冷笑道。

陆涛平日沉迷酒色,身上就是一身赘肉,哪里经得住这一巴掌,一巴掌下去,就是哭爹喊娘,鼻子出血,眼泪往外冒,脸上没法看了。

舒一波临危不乱,他倒是有几分底气,他站起身来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敢打人,我看你们是无法无天吧!”

半截门牙的汉子咧嘴笑道:“这话我正要问你了,你又是哪方神仙?”

舒一波沉声道:“我是望江区检察院舒一波!”

半截门牙汉子皮笑肉不笑的道:“哎呀,原来是舒检察长,那还真失敬了!怎么?你怎么跟这小子伙同在一起了,他可是个诈骗犯哦!”

半截门牙汉子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道:“我叫陈立中,邻角区公安局的,今天奉命抓捕华旗海山公司陆涛,他涉嫌严重经济诈骗,怎么了?你想妨碍我执法?”

陈立中?

舒一波脑子里迅速想起来,陈立中不是邻角区公安局长吗?

而此时陆涛却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抹了抹脸上的血迹道:“你们是污蔑,你们是胡说八道,我们华旗是京城注册的公司,是正规公司,是入选了全国IT百强的公司……”

陈立中抬手就是一巴掌轰在陆涛脸上,道:“你小子聒噪啥,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陈立中身高力大,这一巴掌轰在脸上可不比刚才,陆涛被身后的两人架住了,退都没法退,一巴掌轰实,就觉得耳膜嗡嗡响,脑袋发昏,差点就背过气去。

舒一波脸色一变道:“陈局长,就算是逮捕也不能用暴力吧?你这公安局长可太胆大妄为了吧?”

陈立中冷笑一声道:“舒检察长,谁用暴力了?”他环顾四周,道:“刚才谁打人了?”

周围的人谁都不说话,纷纷摇头。

舒一波脸色发青,陈立中道:“老舒,我们还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他妈的,什么玩意儿,在邻角地盘上干龌龊事,真是欠削!”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