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3章 真假陆涛!

第七百六十三章 真假陆涛!

市委,黄宏远翻开新一期的《求真》杂志,看着上面撰文《跨区域合作的创新思考》,文章后面署名黄宏远\\\\陈京,他心里就乐得不行。

一早上功夫,他就接到了好几个祝贺电话。

《求真》杂志果然不一样,不愧是中央级的理论刊物,影响力大,关注的人多,在这样的杂志上发表理论文章,是理论水平的巨大突破,海山这几年发展遇到了相当的困难。

黄宏远接任书记以来,一直就想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现在跨区域合作是个好思路,终于让他看到了新的机遇。

泱泱大势,顺之者倡,逆之者亡,现在岭南跨区域合作是大势,黄宏远认为把握这个大势,并且早开展行动,海山就会走在前面,新一轮更大的发展正等着海山。

因为心情好,黄宏远上班便让秘书把窗户全部打开透气,让播放轻音乐,整个办公室气氛搞得非常的好。

黄宏远还饶有兴致的拿着洒水壶亲自给几盆绿色植物浇水,心情很畅快。

上午九点,市委副书记江铸过来汇报工作,脸色却有些阴沉。

黄宏远让关掉音乐,冲江铸道:“老江,怎么了?工作有什么不顺利,心态可以轻松一些嘛!困难总是存在,我们微笑面对,乐观面对,就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江铸嘿嘿摇头,道:“书记,不是我老江抱怨什么。邻角也搞得太不像样子了。别的区都只有一个专职副书记,邻角就硬是搞特殊,配两个专职副书记,这完全就是无视组织规定嘛!

我们作为沿海地区,时时刻刻都需要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中央一直强调组织机构要精简,邻角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啊!”

黄宏远微微蹙眉,笑了笑一语不发。

江铸一直分管党群工作。习惯在黄宏远和清香市长之间的夹缝中寻找生机。

黄宏远上任以来,党群工作基本都还是由江铸在掌控着,这也让江铸在海山颇具地位。硬生生的压住了冯仁国一头。

江铸对陈京不满,早有原因。

陈京在邻角厉行团结之风,在党政班子两条线排除异己。听话的他就提拔,不听话的就扫地出门。

现在邻角党政班子在悄无声息之间,和以前就大不一样了,可是江铸在其中没有发挥作用。

还不止于此,陈京让公安局查处华旗涉嫌诈骗的案子,其中牵扯到望江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舒一波。

舒一波是江铸的亲外甥,舒一波的问题曝出,直接威胁到江铸本人。

这让江铸很有危机感,所以最近对邻角的组织工作他干预很多。

可是陈京不是省油的灯,他现在将邻角党政两条线都经营得风云不透。江铸想搞什么小动作,他洞若观火。

江铸搞了好几次,都被陈京不阴不阳的顶了回来,让他觉得既没面子,又难受。

江铸也是在政坛上苦熬了大半辈子才有今天的成就。他手上的权利现在运转不宁,被打他的脸还难受。

上一次保守派围剿邻角,陈京死里逃生,江铸觉得自己这一次再不挣点面子回来,以后海山政坛还有他的立锥之地?

江铸满腹牢骚没地方发,今天就冲着黄宏远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黄宏远眯着眼睛。心中暗暗好笑。

陈京是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这人有才华,用好了,是一把利剑,用不好,伤的就是自己。

要用陈京,就得把握火候,太让他一帆风顺,不是好事。

但是,黄宏远却不能够再在他身上出什么幺蛾子了,要使用一把好剑,就得要时时让其遇到困难,这样黄宏远对陈京才有价值,陈京也才不敢放肆胡来。

黄宏远看着江铸那一双鹰隼一般凶狠双眼,还有那仿佛大野猪领地被同类侵犯的暴躁架势,怎么看江铸都像是能胜任麻烦制造者这个角色。

既如此……

黄宏远想自己常常点点火,拉拉偏架,让陈京疲于应付,不得不求着自己,这事不就趋于完美了吗?

“好了,好了!老江,不要发这么多牢骚。现在邻角是我们海山改革发展的明星,可谓是一俊遮百丑,有些问题我们可以慢慢的解决!”他叹了一口气,道:“老江,我们海山发展亮点不多,这对我们整个海山班子来说都是非常大的压力。在面对外部压力的时候,我们内面的矛盾就得关着门解决。邻角是亮点,我们就要保护好这个亮点,你说是不是?”

黄宏远语重心长,表情很诚恳。

市委书记拉下面子说好话,江铸也不好再作态,他轻轻的哼了哼,道:“书记,我就怕有些年轻人不能理解您的苦心,您越骄纵,他越放肆。作为党员干部,没有了上下级观念,没有了组织底线,太过跋扈妄为,这可真是大灾难了!”

黄宏远笑道:“我们对年轻人还是要多一些宽容,长江后浪推前浪嘛,我们都是死在沙滩上的!”

他抬头看向江铸道:“哦,对了,老江,你可比我年轻六七岁哦,你暂时还不会死在沙滩上,哈哈……”

江铸不自然的笑了笑,心中感叹。

有时候人心中常常都会有不平衡,所谓人比人,气死人,江铸自己奋斗了一辈子,到了四五十岁才爬到副厅的位置。

陈京三十不到,现在已经是正处,按照这个势头,副厅的级别一两年内恐怕就要达到。

有时候江铸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眼角的皱纹,两鬓的白发,还有不再挺直的腰杆,再看看陈京那年轻的容颜,还有了见谁都昂然挺胸的自信,他心中隐隐就有妒忌。

……

才高遭忌,功高盖主,陈京对此可以说是洞若观火,他知道自己背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但是对这些陈京心里坦然得很。

人家有功夫盯着就盯着,这对自己还是一个鞭策。

工作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遇山开路,逢水架桥,工作就是这个做法,总是在不断的去克服困难,也总是有新的困难诞生,一番风顺、顺风顺水,那基本就不可能。

但是,陈京在海山履新以来遇到的麻烦,还是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

常常几乎是一个麻烦事儿还没解决,又惹上了新麻烦,麻烦事就不断。

就以华旗的那件事来说。

那件事解决,全国震动,陈立中跟着火了一把。

他倒是善于搞宣传,在公安局内部专门找枪手炮制了一篇华旗覆灭的文章,标题骇人得很《共和国it第一诈骗案告破,岭南首犯陆涛被擒》。

这篇文章主要体现公安局工作如何细致,从接报案开始,陈立中是亲自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取证。

当然,陈立中也没忘记陈京,陈京的指示部署,在整个案子告破的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公安局内部御用的笔杆子,水准一流。

把一件很巧合、很意想不到的事情写得像小说传奇一般阅读性极强,而且文章还在省重要报纸上发表,甚至省外知名媒体,知名网站引用,传播极广。

而这一来,就给陈京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

岭南可不止一个陆涛,华旗海山公司老总叫陆涛,粤西矿业的老板,粤州知名企业家,岭南十佳青年也叫陆涛。

文章发表出去后,陈京还后知后觉不知道这回事。

是唐玉先看到这篇文章,然后吓了一跳,才给陈京打电话。

在电话中唐玉笑道:“陈京,你可了不得啊!陆涛在你面前可以说是无所遁形,这一下你风头出大了!我可跟你讲,最近在粤州都乱成了一锅粥,有小道消息甚至传,粤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陆子山受到牵连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呢!

你真狠,此陆涛非彼陆涛,你却是来了一个真假美猴王,这事儿你办得漂亮啊!”

陈京听唐玉这么说,大吃一惊,连忙找到这篇文章看,一看之下,他才知道这事还真闹大了。

两个陆涛都有影响力,现在媒体报道陆涛被擒,怎么不让人联想到另外一人?

他打电话给陈立中,狠狠的臭骂了他一通,跟他把这个情况做了说明。

陈立中一脸冤枉,道:“书记,这事我真不知道。我只觉得陆涛这小子罪有应得,他的被擒应该要突出,我哪知道会引起歧义,还给您带来这么多麻烦?”

陈京见陈立中态度诚恳,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清楚,自己这一次和粤州的那个陆涛梁子真是结定了,以后恐怕又少不了有麻烦事。

他就在这么想的时候,佟其为的电话就过来了。

佟其为也是受这篇文章影响,因为两个陆涛是一个,打电话给陈却是此时的真假。

陈京和陆涛之间的矛盾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佟其为可是门儿清,两人有矛盾,陈京向来有意敢出手,敢作为著称,是不是陈京一怒之下掀开了陆涛的老底,硬是把他给扳倒了?

而得到陈京的解释,佟其为也深感好笑,他嘿嘿笑道:“陈京啊,陈京!你这一手真是……以后怎么说呢,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