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6章 女人之间的争斗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七百六十六章 女人之间的争斗

方婉琦很恼火!

她之所以不声不响的就跑到岭南是有原因的。

就在几天前,她忽然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邮件来自岭南。

邮件的作者是个女人,这女人文采飞扬,洋洋洒洒写了万余言。

信的大致内容就是她很好奇方婉琦是个什么人,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什么样貌,什么魅力。

怎么就能认得陈京,而且成为了陈京的女人?

又说岭南现在有很多传言,说陈京背景如何了得,其娶的妻子是京城名媛,家族后台多硬云云。

但是按照她的观察,陈京在岭南的工作能够有成绩,大都是他自己努力和才华,和所谓的背景是没有关系的,陈京是个有才华,敢于担责任,敢于改革的优秀官员。

可是怎么就有那么多人津津乐道他的妻子的背景呢?

所以,写信的人称她很想见一见方婉琦,想约陈京来岭南海山国际酒店一晤……让方婉琦窝火的是,这个女人说话七弯八拐,却不失激将刁毒,表面上说什么方婉琦如果工作太忙,或者是不屑与其一般见识,大可以不来,就当是一个玩笑。

其实暗地里字内行间却尽是挑衅。

隐隐有一种,方婉琦如果胆怯不敢来,那就是示弱,导致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还说什么夫妻之间,长期分居,感情大都不稳定云云。

又说现在的男人,外面花花世界,又谁能担保陈京就是柳下惠再生?

方婉琦彻头彻尾看完这封邮件,勃然大怒!

这简直是**裸的挑衅,这年头一些女人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发邮件直接挑衅上门来了,方婉琦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本身就是一个火爆脾气,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衅,她几乎没有考虑,就径直乘飞机飞来了岭南。

本来她脑子里面想,陈京是不是在岭南结了新欢,敢情是人家小三杀上门来了。

如果真是这样,她这次到岭南可得狠狠的修理修理陈京。

可是她飞机前头脑发热,在飞机上一平静下来,仔细思忖,她觉得那种可能性比较小。

她回忆那篇邮件。

这邮件如果真是小三杀上门来了,语气会那般七弯八拐?那指不定是要让自己让位了呢!

看来不是小三,但是看这女人的才华和本事,可能有成为小三的潜力。

估计她也对京子发动了几轮攻势了,京子到现在为止还没犯糊涂,一直立场颇坚定!

这样一想,方婉琦心里又觉得快活。

她不是传统的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

在方婉琦看来,自己的男人好,那就不能把男人看死,就得让他时不时的出去晃悠,那是显摆。

有别的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那说明自己有眼光,那是骄傲的事儿。

一旦发现这样的苗头,自己再出面臭美几下,让人家知难而退,那多威风潇洒?

在方婉琦看来,自己有个好东西不拿出去显摆显摆,那简直就如衣锦夜行,别人看不到,欣赏不到,那东西再好,又有什么成就感?

方婉琦的个性就是我行我素,就是胆大妄为,做事也喜欢直来直去,对那些弯弯绕从内心深处就很讨厌。

她恼火不是恼火陈京,就恼火写信的那女人一点都不爽快。

洋洋洒洒一万多字,没有一句话敢写她爱上自己老公。

如果这信换做她来写,她就会直接写自己是怎么想的,然后约对方出了PK一下。

从家世、美貌、学历、贤淑、旺夫等等方面来一个全方位的PK,抢不来别人的男人,那也趁机恶心一下对方,那也不枉忙活一场。

夜。

见惯了京城繁华的方婉琦总觉得海山有些冷清。

海山的夜景主要沿着一条横贯城区的大河布置,这就是南方的优势,南方逢城必有水,这一点倒是让海山夜景大为增色。

坐在海山国际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方婉琦俯瞰着望江夜景,心中就想,今天约自己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才女必丑。

从信的内容上看,这女人才华横溢,当真就是笔下生花。

如果人真长得太寒碜了的话,方婉琦就太失望了,那不是白来一场吗?

这年头的男人,谁还去追求所谓的内涵?

女人不能花瓶,但是没有花瓶的资本,怎么能够惹得起男人的兴趣?

再说了,那一点点写文章的才华,放在陈京面前又算啥?

陈京算是有内涵一点的男人,但是有内涵的男人更好色啊,没有色陈京会看得上?他会那么没出息?

不知为什么,方婉琦突然之间就有了兴趣。

她今天和陈京是久别胜新婚,这时候本来该在家里胡天胡地的,不是这事,她会这个时候跑出来站在看这干巴巴的夜景?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

她感觉桌面被人轻轻的敲了两下。

她抬头看见了一个女人。

她眼前一亮,这女人漂亮啊!

女人个头不矮,比她只矮一点点,五官颇为周正,身材前挺后翘,是个难得的美女。

从装扮来说,比较朴素,穿着职业的小西装,下身一条同颜色的裤子。

鞋子是比较普通的高跟鞋,一点都不花哨。

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一副眼镜。

黑框的眼镜让对方看上去特别的知性。

对方的头发和自己相反,是短发齐耳,很干练利落,很不错!

方婉琦微微眯起眼镜,洒然一笑道:“我姓方,叫方婉琦!邮件是你发给我的?”

对方愣了一下,上下打量方婉琦,点点头道:“我叫唐玉,是我发给你的。闻名不如见面,方小姐果然风华绝代!”

方婉琦指了指面前的椅子道:“坐吧,坐吧!坐下谈谈!”

唐玉坐在方婉琦的对面。

方婉琦眨了眨眼睛,盯着她道:“你喜欢陈京?”

唐玉愕然,脸微微有些泛红。

方婉琦格格笑道:“哎呀,一提这话你怎么就脸红了呢?我跟你讲,我就喜欢他,我一点都不脸红呢!”

其时恰好有waiter过来上咖啡,唐玉将咖啡端起来趁热喝了一小口借以平定自己的情绪。

的确,方婉琦很惊艳!

哪怕是穿着并没有很考究,方婉琦都漂亮得令人窒息。

当然,更让唐玉吃惊的是方婉琦的性格,很洒脱,有男子之风,那大大咧咧的样子,和陈京竟然很像!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微微发白。

她发邮件给方婉琦,不过是一时的冲动,她实在是想看看陈京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方婉琦在岭南很多人心目中都是很神秘的,在唐玉心中尤其如此。

她喜欢陈京,陈京偏偏却有了老婆,这样的现实让唐玉几乎要发疯。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事情如此只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对陈京展开疯狂的攻势,攻破陈京的防线,然后顺利登上小三的位置。

什么道德啥的,在真正喜欢的人面前算啥?

这年头,这时代,这样的人不少。

另一种选择就是慢慢的退去,慢慢的淡忘。

这个世界又有什么事情是时间洗刷不去的?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在时间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可是唐玉不这样,唐玉不服输,也要面子,更是自信!

她就非得想看看方婉琦的样子,跟这个女人正面交谈一番,唐玉有这个欲望,也就有这个魄力和气度。

“方小姐快人快语!果如陈京所说,他的老婆性子很开放,很直爽!”唐玉放下咖啡杯不紧不慢的道。

方婉琦面色不变,摇头道:“谁相信你这话才怪呢!我才不相信一个男人在跟一个美女在一起的时候会谈自己的老婆,那是大煞风景的事儿,陈京可不会干那种没出息的事儿!”

唐玉一呆。

她平常也是能说会道的人,但是方婉琦这种说话方式还是让她颇感不适应。

她沉吟了一下,道:“你才知道陈京是个大煞风景的人吗?我跟你讲,陈京有时候真就大煞风景!”

方婉琦洒然一笑,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不再说话了,眼睛望着外面的夜景,似乎颇为欣赏。

过了很久,她忽然对唐玉道:

“唐玉,陈京这个人很奇怪。很不好相处。我和他认识已经很多年了,去年他才跟我结婚!”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道:“实话跟你讲,陈京和我走在一起,也是我追的他。

我现在都很奇怪,他不过就是会写几篇文章而已,家里穷得叮当响,那点工资简直说出去都羞人,你说他凭什么那么牛哄哄的?

你是不知道,当年在楚江的时候,他第一次见我像见阶级敌人一样,我都怀疑他不是男人,或者有功能障碍,哪有男人像他那样榆木疙瘩的?”

方婉琦幽幽的喝了一口咖啡,漫不经心的道:

“可惜啊,现在说什么都是过去式了!陈京还是那样牛哄哄的,我却成为了他的女人,就像一场梦一样!”

唐玉皱皱眉头,道:“怎么?你后悔了?”

方婉琦眼睛睁大,道:“后悔?”她摇了摇头,道:“这倒暂时没有,不过谁说得准呢?说不定哪天我就后悔了,到时候真有那一天,我告诉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