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7章 拷问老公??

第七百六十七章 拷问老公??

唐玉不得不承认,方婉琦和她想象的相差很大。

一直以来,唐玉都很有自信,她觉得自己不是世俗女子,生为女儿身,却有男人的情怀和心胸。

但是今天她和方婉琦碰面,才真正见识到什么是豁达。

方婉琦一点都不像是世家小姐,她很直接,很坦诚,很坦率,说话不拖泥带水,行事相当的干净利落。

在陈京的问题上,方婉琦一点也不在意唐玉喜欢陈京。

她说什么“每次见到有漂亮的女孩喜欢陈京,我这心里就高兴,你道是为什么?因为这说明当初我眼光很不错,呵呵~”。

听到方婉琦这样的话,唐玉无言以对。

方婉琦不止是洒脱,隐隐就是显摆,那种优越感表露得如此裸,如此直接,唐玉还有什么话说?

她又说她从来不干涉陈京,陈京的工作怎么样她不了解,她也不是那种贤内助类型的女人。

陈京的事业那得她自己去奋斗,她关心能有什么用?

陈京在她眼中就是老公的角色,还是将来孩子他爸的角色,其他的什么云云,那都是浮云,陈京的事业她帮不上忙,陈京也不需要她帮忙。

她笑吟吟的对唐玉道:“你不是说岭南有很多说法,说陈京娶了京城名媛,背景深不可测吗?实话跟你讲,现在的情况是有背景的在向陈京靠拢。你和陈京接触过,他的脾气那是又臭又硬。

我们家门户是大,可人家还不怎么瞧得上呢!别人没有靠山背景,钻天入地的去打通关系,疏通背景,找靠山,可是陈京现在是有背景,却偏偏不利用这些资源,整天牛哄哄的,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说什么要为民做实事,说什么在基层干有基层的好处,能够有基层工作经验,能够在第一线解决问题,他就觉得很舒服很快乐!你说这都啥时代了,奉献精神是要有,但像他这样奉献也太过了一点吧?”

方婉琦喝了一口水,又对唐玉道:

“对了,唐玉,你是不知道我肚子里的苦水。你说我和他刚结婚,两人还在度蜜月呢!一个电话过来他屁颠屁颠的就跑了,丢我一个人在国外,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

如果他真脑子开窍,依靠咱家的背景,给他在京城谋个差事,你说会有我和他今天的两地分居吗?

所以啊,对那些他背景深厚,靠山硬的说法,我是最欢迎的。就希望越多人这样说,他如果承受不住压力,他就太好了,干脆回京城,我们两口在在一起,那日子不比这样两边吊着强?”

唐玉又是无言。

方婉琦的思路总是逆着别人,但是一些看似荒诞的话经她这么一说,却严丝合缝,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和漏洞。

唐玉是听出来了,方婉琦对陈京是明贬暗褒。

说什么陈京又臭又硬,实际上还不是说他有本事?

那么多人在岭南都生存困难,唯独她老公在岭南就干得风生水起,那不是本事是什么?

方婉琦还巴不得陈京干不下去呢!真是这样吗?

这是女人的显摆!

望着望江的夜景,唐玉细细的抿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咖啡很苦,她却丝毫不觉。

她没见过方婉琦的时候,心中就想见见此人。

但是今天见过了,她心里却没有因此好受一些。

方婉琦的自信比她还强,方方面面的优秀更是无可挑剔。

在个人方面,方婉琦没有任何的显摆,她显摆的是她的男人,而这一点真是唐玉的软肋。

唐玉忽然有一种感叹,这世界好男人都成了人家的老公了,唐玉以前从来就没对男人动心过,这一次她却碰到了一个有妇之夫。

在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饶是她一向作风果断,在这一刻她都禁不住优柔寡断。

爱情可以让任何女人变得患得患失,优柔寡断,此时唐玉就正受其煎熬!

……

灯光旖旎,陈京和方婉琦相拥而眠,今天两人是几番缠绵,此时的陈京是精疲力竭。

方婉琦好似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表现非常的疯狂。

两人刚刚结婚的那会儿,方婉琦平常大大咧咧,但是每到干那事的时候,她却红着脸,一点都不主动,每次都是陈京主动,两人才成就好事。

但是这次不是,方婉琦火辣热情,不止一次都是她主动向陈京发动进攻,在最激烈的时候,她嘴里呻吟嘀咕,仿佛是喊口号一般叫嚣:“一定要把你给榨干,榨干你!”

方婉琦身材绝美,而且极富有弹性,她一主动,陈京也是性致大增,两人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点就着,战况是相当的激烈。

不知经历了几番战斗,陈京浑身酸软,尤其是胳膊痛得打哆嗦,他仰躺在**,拥着怀中的人儿,一语不发。

“婉琦,怎么忽然给我来个突然袭击啊?早点打个招呼嘛!我可以去机场接你!”陈京轻声道。

方婉琦瘪瘪嘴道:“我再不来岭南,我估摸怕你抵御不住美女的诱惑了!我得来巡视巡视领地了!”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小殷可是农家小女孩,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我适当帮帮她,也是情理之中,我也是苦出身啊!”

“什么?你不会告诉我那小女孩也对你有意思吧?我的乖乖,我老公啥时候变得这么有魅力了?”方婉琦盯着陈京道。

陈京神色尴尬,回过头去。

“别介啊,把头扭过来!怎么?心虚啊?”方婉琦强行把陈京掰过来。

胸前那丰硕的两团狠劲的压在陈京的手臂上,弹力惊人。

陈京嘿一笑,道:“你就不要乱说了,那都是没有的事儿!”

一提到女人,陈京脑子里面就想到了金璐。

前段时间没多久,他和金璐可是一夜缠绵,难不成方婉琦还察觉到了这一点?

“我说的不是这个女孩,我说的是另有其人。乖乖了不得,人家挑战书都发到我邮箱了呢,约我过来一见,你说我能不过来?”方婉琦格格笑道。

“谁?胡说八道吧!谁敢这么大胆挑衅你?”陈京疑惑的道。

“你装!我不信你不知道是谁?真不知道?”方婉琦追问道,有意无意,方婉琦的胸脯使劲的蹭了蹭陈京的臂膀,蹭得陈京只痒痒。

陈京刚刚消散的,哪经得起方婉琦这般撩拨。

几番撩拨下来,陈京某个敏感的部位又再一次“起立”了。

方婉琦玉手触及,吓一跳,惊呼一声道:“哎呀呀,他又作怪了!这如何是好?”

陈京笑笑,眯眼瞅着她。

方婉琦双颊微红,道:“怎么?还想再来啊?”

陈京眨眨眼睛,方婉琦格格笑道:“来就来,我还怕你不成?”

她狠劲的将身躯贴过来,嘴唇迎上陈京的嘴唇,两人舌头迅速缠做一团。

又是一场巫山。

这一次陈京比前几次更生猛,而方婉琦的**也一点没有消磨,两人上上下下,变幻着各种不同的姿势,这一战又是天昏地暗……

……

电脑旁,方婉琦打开邮件,笑眯眯的盯着陈京。

陈京微微皱眉,仔细把邮件看了一遍,脸上的神色变得古怪。

又是唐玉!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子里面唐玉的倩影在闪现。

第一次见唐玉,陈京是在参加公选的时候,那一次短暂接触过后,唐玉写了一篇针对性极强的臆断文章。

从那时起,陈京和唐玉就开始打交道了。

老实说,唐玉给陈京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这个女记者太不专业,听风就是雨,没有新闻工作者的严肃性。

可是后来,两人化干戈为玉帛之后,唐玉在邻角频频采访,陈京才渐渐的对她改变看法。

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够敬业与本职工作,而且工作做得又异常的出色,这一点是很值得肯定的。

更值得肯定的是,唐玉骨子里面有悲天悯人之心,社会良知,对政坛官场种种不合理,种种恶心不遗余力的抨击,嫉恶如仇的性子,这都很合陈京的脾胃。

当然,不可否认,邻角的宣传工作仰仗唐玉很多。

唐玉广阔的媒体关系,让陈京在邻角的宣传上面省了很多心。

在陈京看来,唐玉是的确认同邻角的发展方式,陈京的理念得到了对方认同,才有了两人合作愉快的基础。

在陈京的内心,从来就没想过这个女孩子会看上自己,会喜欢上自己,这怎么看都像是个笑话!

但是这封邮件……

陈京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些纷繁芜杂的想法都驱散,他沉吟了一下道:

“看到这封邮件有些意外,不过唐玉这个人是不错的,既然她约了你,你们见了面,我看这事就应该要过去了!人的情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我相信她是足够理性的!”

方婉琦瘪瘪嘴,道:“说得冠冕堂皇,我就不信你心如止水!”

她嘿嘿一笑,凑到陈京身边道:“京子,实话告诉我,被女孩子尤其是漂亮女孩子喜欢的感觉是不是挺棒的?”

陈京愣了愣,瞟了方婉琦一眼,有些无言以对。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话该怎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