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69章 视察圆满!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雨后的白石山分外的妖娆。

陈京陪同乔正清一行游览白石山,站在白石山最顶峰,整个邻角甚至海山都可以尽收眼底。

而站在这个位置最好看的还是海山邻角港。

码头上密密麻麻的集装箱堆成了山,大小船只在海面上穿梭,有的往码头靠拢,有的则是满载着货物离去,好一派百舸争流的景致。

虽然是黄昏,码头上依旧忙碌,集装箱的装卸、汽车车队像蚂蚁搬家一般将堆积成山的集装箱四散运走,码头上车水马龙,分外的热闹。

陈京指着码头对乔正清道:“乔省长,我们的想法是把码头再扩大一倍,目前这个码头只能容下千吨级的货船靠港,如果我们加大投入,在两三年内对码头实施扩建,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就可以停泊五千吨以上级货船了。

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整个海山都会因此受益,我们产品进出口成本也都会大大的降低……”

陈京说了好一会儿话,却发现乔正清没有反应,他扭头过去看,才发现乔正清正出神的望着码头忙碌的情形,分外的入神。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站在白石山山峰之上,看到的是整个邻角甚至海山的欣欣向荣。

这些年海山的发展,邻角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可谓是沧海桑田。

陈京不敢打扰他,只在一旁静静的站立着。

过了很久,乔正清道:“白石山我很久都没来过了。这里是个好地方!”他指了指下面的邻角区,“变化很大,发展很快,潜力更大!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邻角会有如此优越的地理条件,有些忽视了!”

陈京道:“这一切还是因为发展,在早年的发展中。邻角位置有些尴尬,既不临近澳门,又没处于岭南的腹地。乍一看上去有些上不沾天,下不沾地。

但是随着发展,尤其是港澳发展饱和。特区发展潜力用尽的时候,我们的位置优越性就凸现出现了。

我们可以为港澳和特区的发展提供更多的缓冲,他们的某一些服务性的产业可以往我们这里转移,成本很低。甚至我们的规划是希望把邻角建设成生态邻角,吸引有条件的、渴望回归自然的港澳同胞、特区同胞来此定居。

我们到特区的距离可以忽略不计,和澳门的距离半个小时车程,和香港的距离,一个小时的轮船。

这一点就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

陈京指着码头东部的一大片空地道:“乔省长,您看那一边,现在南港特区修建机场的呼声越来越高。可是特区范围狭窄,正要修建可能要在特区西部规划。

那边地形复杂,气候条件尤其得不到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把机场建在这块地方。

对特区方便。对我们邻角甚至海山的经济也是极大的拉动。

当然,目前这一切设想都需要两地合作的顺利推行,如果我们合作大形势能够到来,我相信我们区域经济互补,无论对南港还是对海山,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新的发展机会!”

乔正清点点头。颇为动情的道:“合作必须要抓紧,我们省里马上就会部署关于两地合作的专门会议,这件事宜早不宜迟!”

黄宏远和李清香就站在乔正清旁边不远处。

但是乔正清一直都找陈京说话,倒让他们显得被冷落了。

陈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好几次都故意让自己落后,目的是给黄宏远和李清香机会。

可是乔正清总是回头叫他,所有的参观都是陈京给他讲解,这倒让陈京感到有些无奈。

白石山的这个位置,陈京今天也是第一次来。

他第一次如此宏观的俯瞰邻角区。

从这样的位置,这个角度来看邻角,简直是太美了!

这种美不光是景色,更多的是那种生机勃勃,催人奋进的感觉。

高速发展的邻角,现在到处都是人们忙碌的身影。

码头、高速路的兴建、工业局的建设,忙忙碌碌运着各种货物的卡车如长龙一般在玉带似的马路上奔驰,整个邻角区像一台加足了马力的奔牛,正竭力的往前冲。

人们对发展的渴望前所未有,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前所未有!

陈京忽然有一种自豪感,觉得自己在邻角履新以来,不管外面有多少争议,也不管他得罪了多少人,让多少人难堪。

但有一点,陈京很好的团结了整个邻角干部和人民。

把所有人的**都调动了起来,在质疑声中,邻角百万人民团结一心,奋发向上,向着区委制定的发展目标坚实的迈进。

这一次和乔正清同行的人不少。

市里有大批干部都在随行人员中。

通过这个角度看邻角,给予他们的震撼也是相当大的。

作为土生土长的海山干部,大部分人都了解前几年邻角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的邻角,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模样了。

大家心中都暗暗吃惊,同时对陈京也不得不刮目相看。

陈京和市里领导和各单位搞不好关系,曾今一度关系还相当的僵。

但是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陈京在邻角是很有作为的,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顶住各方面的压力,我行我素的坚持正确的发展道路,陈京不愧是楚江才子,前途不可限量。

终于,乔正清似乎想起了黄宏远和李清香。

他回头对两人道:“宏远书记,清香,我今天我过海山,深感不虚此行!海山发展很有潜力,今天我们虽然只看邻角一个区,但是以一斑可窥全豹,我相信我们海山其他地方也是有潜力的。

潜力总是有,关键是在于我们领导干部怎么去挖掘这个潜力。”

他顿了顿,道:“去年我们海山发展亮点可不多啊,我想你们在今后几年,一定不会再向去年那样了!”

清香市长笑吟吟的道:“乔省长,我们去年最大的收获就是邻角区的发展和小陈这个楚江才子。如果我们海山再有十个陈京,海山必定能冲进全省三甲!”

陈京愣了愣,他没料到李清香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扣一顶高帽子。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咳,道:“市长您太客气了。很多工作我都没做好。以后我需要多加强和市领导沟通,和兄弟单位沟通,争取改变我们现在一些不好的现状!”

李清香今天打扮很有气质,她年纪虽然不小了,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尤其是她今天脸上一直都是笑容满面,倒也让陈京感受到了她另外的一面。

今天的乔正清的调研视察,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不仅是邻角区上下大家感到很鼓舞,海山市各位领导也感到很鼓舞。

无疑,这样的鼓舞中间有陈京一份沉甸甸的功劳。

在私人方面,陈京和乔正清关系匪浅,这一点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

在公,陈京在邻角的工作干得确实漂亮。

而且对邻角的未来,陈京思路非常清晰,这一点尤为可贵。

不得不承认,年轻是最大的财富。

陈京在谈到邻角发展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那种自信和**,那挥舞着双手,清晰的口齿,敏捷的思维,无一不在感染者周围的人。

陈京是个天才的演讲家,一件事情在他的表述中就变得分外的生动有感染力。

而这样的演讲家又很年轻,年轻人的朝气,年轻人敢打敢拼的气质,年轻人不惧困难,勇往直前的勇气,在陈京身上表现得分外的突出。

陈京在海山一直都处在争议中,在争议中工作,在争议中坚持,以前海山政坛过多的在意他的缺点。

陈京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究竟是不是缺点是错误,现在姑且不论。

即使是缺点和错误,那又怎么地?

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

今天参加陪同的海山所有的官员,年龄最小的都已经是四十出头了。

有些干部甚至五十多岁了,这样年龄的官员,已经慢慢的走近了政坛生涯的尽头。

可是陈京的年龄,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用老主席的话说,他现在还是八九点钟的太阳,这样的年轻人,犯点错误,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可以说在无意中,陈京为自己做了一次公关。

以前他吃亏就吃亏在和海山政坛各界人士交流太少,彼此缺乏了解。

海山政坛普遍对他不信任,而作为他来说,进入一个新环境,对这个环境中的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也同样都具有戒心。

现在,有了接触交流的机会,哪怕是借助乔正清调研的机会,大家短暂的接触,这对双方来说都是迈出了一大步,至少,目前陈京的目标和海山具体的目标是一致的,共识大于分歧,这是个好消息。

当然,如果不是陈京在邻角干出了成绩,用实打实的硬实力说话,说不定情况又是另外一个极端。

强者总是受人尊重,弱者总是受人欺凌,这就是政坛的不二法则。

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