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0章 方家出事了?

第七百七十章 方家出事了?

接到方路平的电话,让陈京很吃惊。

在陈京的记忆中,方路平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实际上,陈京已经很久没有和方路平见过面了,作为辽东省省委书记,方路平日理万机,平常的工作非常的忙。

当然,重要原因还是陈京和他距离相隔太远,无论是物理距离,还是行政级别,两人都相隔十万八千里。

一个省委书记和一个区委书记,能有多少沟通的空间

加之如方婉琦所说,陈京骨子里面是个又臭又硬的家伙。

哪怕他现在一个人在岭南单枪匹马,他也没想过向方家靠拢,得到方家的多少支持。

陈京是从基层干上来的干部,他已经习惯了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绩,然后赢得尊重这条路。

现在在岭南工作,工作压力大,工作难度高,但是他干得有成绩,看得到胜利的希望,他也觉得很有乐趣,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方路平的语气很低沉,在电话中两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他便道:

“陈京,你在岭南的表现我听说过了!很有成绩嘛!从内心深处说,你能有这样的表现,我感到很意外,更感到很高兴!我们婉琦找到了好归宿啊!”

陈京汗颜的道:“三叔,您太夸奖我了!在工作上我还有很多不足,和领导关系,和同事关系的处理还有很多问题,我还要逐渐的进步!”

方路平淡淡一笑,道:“知道不足就好!年轻人有上进心不难,难的就是能够正确的认识自己,你能看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这就值得鼓励!”

他顿了顿道:“对了,你好久没回京城了吧”

陈京道:“三叔,工作太忙,最近我们在攻坚跨区域合作的事情,事务很多,工作上没有需要去京城的地方,所以……”

方路平和蔼的道:“我不是怪你没去京城!我知道一把手工作都很忙。在这方面我倒有个经验,那就是要学会忙里偷闲!以后你当一把手的机会还多,以你现在的年龄就能胜任区委书记的位子,将来可能位置更高,也就更忙!

可是再忙,家庭和工作要兼顾,京城老爷子对你是很看好的,有机会忙里偷闲回去看看,老人老了,就像是风中的蜡烛。

我们年轻一代,要从老一辈身上学习,就得抓紧时间,不然以后……”

“咳,咳!”方路平咳嗽了两声,话锋一转,道:“我其他没什么事情,只是鼓励你要认真工作,踏实工作,希望在岭南你能干出出彩的成绩来!”

陈京认真的道:“谢谢三叔鼓励,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呵呵,好!我马上要去开会,我们就说到这里吧!对你,我是相当放心的!”

结束和方路平的通话,陈京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而且方路平在电话中没有谈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仅仅就是对自己表示一下鼓励和关怀,这让陈京有些受宠若惊,他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有这待遇了

揣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家。

方婉琦窝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她一袭睡衣,姿态慵懒,一双**的**暴露在空气中,让她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方婉琦来海山已经好几天了。

这几天她是做全职太太,基本足不出户,公司的事情她也懒得打理,每天就陪着陈京。

有老婆陪在身边,陈京自然感到舒服,他就只希望方婉琦能多待一段时间,两人多在一起聚聚,晚上回来也有一个说话的人,不至于一个人在家里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老公,快来,快来!”方婉琦冲陈京招手,指了指电视屏幕道:

“你看,你看!谁给你做的化妆师啊,这范儿很不错哦!”

陈京一看电视屏幕,上面正播放乔副省长调研的新闻,陈京陪同在乔副省长身边正指指点点。

那天他穿着白衬衫,黑裤子,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

其实这个装扮还是金璐给他建议的,金璐说他太年轻,当领导应该沉稳一些,而穿着黑白色的衣服,戴有框的眼镜,可以弥补这一个短板。

现在方婉琦问到了这一点,陈京能怎么解释

电视画面中,陈京身材高大挺拔,朝气蓬勃又不失沉稳,还真是范儿很足。

陈京坐在沙发上,方婉琦就依偎了过来,她似笑非笑的盯着陈京道:

“老公,没想到啊,你还挺会用心思的,电视里的陈书记和现实中的老公,差别很大嘛!”

陈京清了清嗓子,被方婉琦盯得心里有些发虚,他沉吟了一下,道:

“对了,婉琦,刚才三叔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他可从来不给我打电话的哦!”

“恩是吗”方婉琦瞟了陈京一眼,她移目他顾,道:“那就是有事情喽,你呀,对我们家里的事儿一点都不关心!”

陈京暗暗汗颜,不知道如何回答。

的确,方家的事儿,陈京鲜少去了解。

面子上可以说工作忙,但是实际上,陈京心中还是不愿意自己什么都依靠方家。

父亲从小教育得好,这年头靠人靠天靠祖宗,都不是好汉!

陈京没想过要当好汉,但是他天生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所以在对待方家的态度上,他是相当微妙的。

不过方婉琦也没细究这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她道:“唐贽出事了!”

“啥”陈京一惊非同小可,一下从沙发上竖了起来。

唐贽是西北一系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目前身居辽河市市委书记的位子,可以说极其年轻有为。

现在方路平又是辽东省省委书记,有方路平罩着,他能出什么事儿

陈京心中满腹疑惑,他敏锐的感觉到,唐贽在这个时候出事,背后的原因可能相当的复杂。

毕竟在这个当口,是中央领导即将调整的时候。

明年年初,中央班子换届,方路平进中央工作的呼声很高,而在这个时候事出辽东,而且出在唐贽的身上,这就很值得琢磨了!

“辽河发生了特大矿难,矿难死伤过百,当地政府瞒报,这事被中央第二巡视组逮到了,唐贽也是活该倒霉,他负有连带责任,被省委就地免职!”方婉琦淡淡的道。

她轻轻的笑了笑,道:“你是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最近京城震动,我们家上下都翻天了!我在京城实在是受不了那种压抑的氛围,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爽快的跑出来!”

她冲陈京眨眨眼睛道:“我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哦,我这么陪你,你是不是很感动”

陈京有些哭笑不得,道:“你呀,出了这样的事儿,你还尽开玩笑,亏你也笑得出来!”

方婉琦瘪瘪嘴道:“唐贽的事儿关我什么事儿我现在只关心你的事儿,如果你出了这样的事儿,我立刻去辽东省委闹翻天,嘿嘿~”

陈京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将方婉琦揽入了怀中,他脑子里却在想唐贽这件事可能引发的后果。

唐贽年轻,一直都很有作为,为了培养他,西北系可以说对他是给予了相当多的倾斜。

从上到下,对他的帮助是相当大的。

在不久前陈京还听到小道消息,说辽东市委书记可能入常,如果那样的话,唐贽一步跨进副部级,而且作为常委,他再往上走的空间相当的广阔,那样的话,他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而现在,他突然出了这个事儿,恰好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实在是……陈京能理解方家震动的根源。

这不止是一个唐贽的问题,唐贽可能牵扯到方路平。

而方路平此时又是要进中央工作的,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高层的各派系又会面临怎样的博弈

其中的复杂是现在的陈京难以想象的,陈京甚至能够想到,唐贽出事的背后,可能还有错综复杂的原因。

政治有时候一分钟都太长,这其中的凶险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高层博弈,陈京只能想象,但是他认为自己的想象是绝对有道理的。

如不然唐贽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出问题

当官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哪怕工作做得再好,可能因为一个失误,或者是一个短板被人揪住,可能就会把全部的前途都葬送掉。

陈京掏出电话翻了一会儿电话薄,他本想给唐贽打个电话。

但是他想了想,在这个时候,唐贽的内心肯定相当的压抑,这个时候打电话是否合适

如果是古林风出事,陈京这个电话肯定毫不犹豫的打了。

但是唐贽……良久,陈京摇了摇头,将电话又放下了。

这样的电话不能随便打的,如果关系不是非常近,打这样的电话是最容易引人误会的。

毕竟,在这个时候关心和落井下石就在一念之间。

而唐贽平常为人颇为自负,隐隐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陈京打电话可能只会让他自尊更受到伤害,除此还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