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1章 喜忧参半!

第七百七十一章 喜忧参半!

蝴蝶效应!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而在辽东一场意外的人事变动,也赫然影响到了岭南政坛的变化。

据陈京所了解的情况,西北系在岭南是要重点培植乔正清的,目前乔正清在新一轮班子调整中,面临最大的竞争者是省政府姚军辉副省长。

姚副省长资历比乔正清要老一些,工作也相当的出色。

他进省政府工作之前,先后在三个市干过市委书记,曾经一度,他被认为是岭南省委外派的救火队员,威望很高。

随着省里领导调整的风声越来越近,乔正清和姚军辉之间的博弈也越来越激烈,乔正清和姚军辉比,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背后有强大的西北系作为后盾。

在中央这一层面上,他要比姚军辉主动很多。

更何况现任中组部部长文卓南又恰是西北系的头面人物,如果他一力支持乔正清,乔正清上位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但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辽东出事了,唐贽被免职。

西北系上下震动,高层很紧张。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路平亲自给乔正清通了几次电话。

乔正清又专门去了一趟京城,在京城据说文卓南还破例接见了他十分钟。

但是这十分钟对乔正清来说是非常艰难的。

文卓南暗示乔正清,在他个人问题上面。暂时上行的时机可能还不成熟,岭南省委的意见很重要,中央要充分尊重岭南省委的人事意见。

文卓南的这个话,背后的意思几乎就是在劝乔正清要放缓脚步,他和姚军辉之间的博弈可能要退让。

本来最有希望成为岭南省常务副省长的乔正清,忽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可以想象。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而对陈京来说,乔正清上行之路受挫,影响力势必下滑。他很关切的两地合作的事情,就生了变数。

陈京听闻这个消息后,久久不语。陷入了沉思。

以至于李国伟推门进来,他都没有察觉到。

“书记,您在思考什么事情,这么投入?”李国伟凑到近前道。

陈京立刻从思索中回过神来,瞟了一眼李国伟道:“老李来了,来,坐坐!”

陈京招呼李国伟落座,亲自给他冲了一杯茶,两人就在会客区的沙发上交谈了起来。

这次李国伟跟着冯仁国去南港,反馈的信息并不乐观。

南港方面对合作的要求迫切。但是顾虑很多。

他们最大的顾虑就是他们能从合作中得到多少实惠。

南港现在的发展瓶颈在于人才瓶颈和资金瓶颈,海山的人才没有优势,海山资本进入特区的可能性也相当低,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谈合作。海山有多少的底牌?

李国伟按照陈京的要求,私下里拜访了南港特区市政府主官两地合作的副市长徐连军,徐连军当时就对李国伟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

徐连军甚至还说,目前南港和邻角之间发展差距太大,这样的合作究竟是合作还是帮扶?

陈京听了李国伟的这个汇报,气得拍桌子骂娘。

这个徐连军。简直是鼠目寸光。

两地之间合作,加强人员交流,帮助南港甩包袱,怎么就是帮扶了?

陈京很痛恨这帮官僚,更痛恨岭南的这种本位主义和山头主义。

一些干部老是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改革一点魄力都没有,这哪里是干事的?

两地改革,两地合作,从长远来看,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可是总有人掐着手指头算眼前的帐,这样的做法完全就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陈京恼火,可他毕竟只是一个区委书记。

市与市之间合作的大事,那至少得市一级领导才能有发言权,真正要部署可能还要到省委的层面。

而这正是陈京着急的地方。

现在的发展形势,是时不待我。

对邻角来说,步子已经迈开了,投资已经下去了。

邻角的规划一切都是高规格的,要让这些高规格的规划快速的发挥作用,现在发展增速必须保持。

所以加强地域之间的合作,减轻经济增速对投资的依赖,这是陈京必须考虑的问题。

所以,陈京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想消极的应对,他还需要想办法去自己做公关,努力的把这件事推动起来。

李国伟喝了一口茶,道:“书记,我有一个消息,这个消息目前还没证实,我想了一想,还是和您交流一下!”

他顿了顿,道:“目前我们海山有两个区和南港接壤,除了我们之外,蓝田区也和邻角接壤。我听说最近蓝田覃书记在市里跑得很勤,您提出的那个跨区域行政镇的计划,蓝田在积极争取……”

李国伟话说一半,便倏然住口。

陈京微微皱眉,已然明白了李国伟的意思。

蓝田区区委书记覃石宣是黄宏远的嫡系,在市里的人脉他要比陈京广阔很多。

陈京现在在两地合作上面提出了一系列的设想,如果一旦合作有了眉头,却让别人摘了桃子,这件事可真就冤枉了。

陈京一语不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背靠在沙发上微闭双目。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轻轻的哼了哼道:

“合作的事情,关键还是看硬实力,两地合作是南港和海山两地,蓝田态度很积极这是好事。他们有能力去争,就让他们争,能争得多,这是他们的本事!”

陈京顿了顿,道:“我们邻角的优势已经凸显出来了,我们有区域优势,别人想争也争不了。”

“就以机场建设为例,如果一旦南港的机场计划建在海山,你说他们不建在邻角还能建在哪里?建在蓝田吗?凭蓝田目前的基础建设水平,和交通水平,一个机场就可以让他们瘫痪!”

李国伟忙道:“书记说得是,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内心,我还是很踏实的!”

陈京笑了笑,道:“我们应该踏实,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不是其他,而是坚持。我们坚持走符合自身特点的发展之路,坚持打造区域优势,这就是我们将来和其他地区竞争的法宝……”

“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

陈京按了按手道:“我先接个电话!”

陈京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京,在忙什么?是不是在忙着你的区域合作大计啊!”电话是蒋恒云打过来的,听声音,他心情很好。

他的去向问题刚刚落实下来,他将下放到莞城走马河区任区长,这次下放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政治生涯的一大转折。

陈京还考虑晚一些时候给他打电话祝贺,没想到蒋恒云先打电话来了。

“恒云,现在我应该叫你蒋区长了吧?我刚刚收到消息,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祝贺呢,没想到你倒先打电话来了!”陈京笑道。

蒋恒云嘿嘿一笑,道:“我知道陈书记日理万机,工作忙,我也没奢望你能主动给我打电话。可是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犯贱,虽然马上要走了,但是胡书记新秘书没落实之前,我还兼任这个职务。

有什么好事,我总忘不了兄弟你。”

他顿了顿,道:“是这样,最近在黄海市由媒体主导,准备搞一个县域经济论坛。

这个论坛计划是邀请四十名县区书记参加,我实话跟你讲,我们岭南八个名额,目前想参加的人非常多,竞争很激烈,怎么?你有没有兴趣?”

“县域经济论坛?这是个什么玩意儿?”陈京愕然道。

蒋恒云哈哈一笑,道:“什么玩意儿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次虽然是媒体主导,但是背后由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发改委等多个部委的影子,规格很高,能够参加这个论坛的书记,绝对都是有过硬政绩的书记。

我看你条件比较合适,这事我跟胡书记汇报过,帮你报了一个名!”

“那就太谢谢你了!对了,你什么时候上任?我得给你祝贺啊!”陈京道。

蒋恒云忙道:“行了,行了!咱们兄弟不搞这套,最近饭局多得很,不胜其烦!”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压低声音道:“陈京,县域经济论坛的事儿,我实话跟你讲,消息应该已经到了海山市委了。你既然没听到这个消息,可能你们市委的考虑会有变化。

这个事儿你多关心关心,不要一头扎进你的区域合作中就出不来。

有些事急也急不来,说不定曲线救国的路子更适合你现在的情况呢!”

陈京沉吟了一下,不得不说,蒋恒云说得是有道理的。

参加高规格经济论坛,让更多人了解邻角的发展和问题,引起更多的关注,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

不过……

全省八个名额,全省一共有一百多个区县,这个入选比例也太低了。

陈京能够在这些竞争中脱颖而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什么事情都有变数,谁又能说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