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2章 跟在屁股后面吃屎!

第七百七十二章 跟在屁股后面吃屎!

海山市委办公大楼威严耸立,在这有些阴沉的天空下,它的存在更显幽深神秘。

作为全市权利的中枢所在地,海山市委大院是普通老百姓永远难以触及的地方,偶有人车从市委门口路过,瞟一眼门口标杆笔直站立的持枪的武警战士,无一不是迅速低下头,快速的离去。

共和国终究还是官本位主义思想,民不与官斗,官员在普通老百姓心中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一点其实一直都没改变过。

黄宏远的办公室。

在市委有个说法,说黄宏远办公室不好进,一般不够级别的官员,黄宏远不愿意见。

另外,对够级别的官员,黄宏远对人的要求也非常高,黄宏远特别在意细节的东西。

如果下面的人在他面前失仪,极容易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而这一点也恰恰是下面人怕他的地方。

在海山,黄宏远担任书记之后,很多去见他的人,在事先都做了充分准备,而这样的准备无疑会让人内心更加的紧张。

所以黄宏远的办公室,进出的人总是紧张的,这也无形中给他办公室的位置罩上了一层阴云。

在市委,黄宏远办公室的区域,就是最神秘、最让人紧张的所在。

在海山市,有三个人进黄宏远办公室很自由。

市长李清香算一个,秘书长周国华算一个,还有一个人就是蓝田区区委书记覃石宣。

覃石宣最早号称是海山第一笔杆子,他给黄宏远做过几任秘书。

而他的官运亨通,几乎都是得益于黄宏远上位后的水涨船高。

黄宏远在干区委书记的时候,提拔他任乡镇党委一把手。

黄宏远现在是市委书记,他便努力的提拔覃石宣担任了蓝田区委书记,两人的关系由此可见一斑。

覃石宣笑眯眯的走进黄宏远的办公室,他手上拿着一罐进口的古巴咖啡。

黄宏远瞟了他一眼,眉头拧了拧。覃石宣笑道:“小舅子常出国,喜欢带点小玩意过来,我特别叮嘱他,说书记喜欢咖啡。这不就带来了一罐!”

黄宏远没像往日一样眉头舒展,而是咳了咳,瓮声道:

“石宣,你最近搞什么名堂?我怎么听说,你到处找关系、托熟人要搞什么跨区域行政乡镇,你这是想干什么?”

覃石宣嘿嘿笑了笑,道:“是这样书记。最近我们班子听说马上要和南港开展跨区域合作,我们上下对此积极性很高,尤其是跨区域行政的事情,我们一致认为操作性很高,所以……”

黄宏远冷哼了一声,道:“别人常说,下山摘桃子,这桃子还没熟呢。你就下山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影响很恶劣?”

覃石宣脸微微一红,露出尴尬之色。他嘴唇掀动,却一个字儿都没说出来。

他顿了很久,道:“书记,有句话我想说,我觉得跨区域合作不光是邻角一个区的事情,而是我们海山的宏观规划。邻角可以往前迈一步,同样作为海山的合作前沿地区,我们怎么能够落于他们后面?”

黄宏远皱了皱眉头,一语不发。

覃石宣是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当时覃石宣的履新。是非常有争议的。

主要是因为覃石宣这个人书生意气太重,行为做事方面不够圆融。

另外,覃石宣在搞经济方面办法不多,视野不够开阔,做事魄力不足,这些都是问题。

但是黄宏远力排众议把他提拔起来。主要也是希望他能够向陈京看齐。

覃石宣是书生,陈京也是书生,怎么书生对书生,就会有那么大的差距?黄宏远不太相信这一点。

然而事实上,覃石宣在蓝田之后,也没有想出多少新点子。

不过蓝田走的是邻角的路子,在经济发展方面虽然没有邻角那样的势头,倒也显出了一些亮点,增长速度并不慢。

不过在下面人说来,覃石宣就是拾人牙慧,跟在陈京后面吃屎的角色,名声有些不好。

想来覃石宣这一次是要喧宾夺主,想在跨区域合作上面走在前面,才有此举吧?

在黄宏远的内心,他当然倾向覃石宣,但是陈京那边……

如果是其他的人,黄宏远用不了顾忌。

他大可以施行拿来主义,把一些好的项目计划往覃石宣这边倾斜,不过对陈京,他却相当的顾忌。

现在对陈京,黄宏远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本来,江铸是个比较好的压制陈京的人选,可是江铸这个人嘴巴上是一套,真正行动的时候,很小心谨慎。

虽然他有很多动作,对海山的方方面面的工作,做了一些制约。但是终究力度不够,要撼动陈京在海山的地位,根本就不行。

那些纤芥之疾,对陈京构不成什么威胁,黄宏远坐山观虎斗拉偏架的设想难以成立。

“石宣,现在有三个目标你要努力去争取。一个就是两地合作的事情,另外一个,是由央视主导搞的一个全国县域经济论坛,我们全省要选派八个区县书记去参加这个论坛,这是个宝贵的机会!

还有一个就是马上省人大要召开,新一届省人大代表你现在还不是,这个虽然问题不大,但是这个代表是要实打实选的,如果搞不好团结,一旦在这方面出了意外,对你的威信是极大的损害!”黄宏远认真的道。

覃石宣愣了愣,道:“陈京不也没进入人大代表的序列吗?他……”

“他的问题不大!”黄宏远打断他的话道,“他在邻角开了区域特色经济的先河,大家对他认同度很高。倒是你,一味的模仿,没有自己的创新,这是很大的问题。

覃石宣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着头不说话了。

区县委书记担任省人大代表,这一般是常规。

因为省人大代表每个区县都是有名额的,如果在内地,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但是在岭南,这几年中央在岭南搞代表选举民主化的活动,在代表选举方面,和内地差异很大,在规则方面,就是要挑战常规。

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岭南经济发达,每个区县有重要影响力的人多,所以选举很有偶然性。

在连续几届人大代表的选举上面,都有意外出现,而这样的意外,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政治上声名极大的损伤,对其仕途影响是非常大的。

黄宏远一下提出三个覃石宣需要追求的目标,他暗自掂量,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同时把三个目标都达到。

海山不是黄宏远的一言堂,海山区域之间竞争相当激烈,覃石宣作为资历比较浅的区委书记,哪能好事都让他占了?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盘算很久,道:“书记,县域经济论坛的事情,我觉得应该优先争取。这样的论坛对宣传我们蓝田,对宣传我们海山是极其有利的。”

黄宏远盯着覃石宣,良久,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覃石宣和他想法基本相似。

参加论坛,主要要求个人的口才,个人的思想。在这方面覃石宣有优势。

作为新时代文青成长起来的干部,覃石宣说起话来,搞起演讲来,那洋洋洒洒,绝对有亮点。更重要的是,覃石宣现在需要这样露脸的平台。

覃石宣有政绩,但是他却一直被陈京压制住,被人认为他是跟在陈京屁股后面搞发展,这对他的长远发展来说,是很不利的。

本来参加论坛,陈京也是一个人选。

但是陈京性格太耿直,黄宏远担心陈京在论坛上好赖都说。

论坛的目的,就是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按照陈京的性格,他如果把海山的问题都曝出来,那不是扬了家丑吗?

本来黄宏远现在压力就很大,如果再把海山的问题放在显微镜下放大,他没有这个勇气。

对陈京,他不太放心!

黄宏远敲了敲桌面,淡淡的道:“石宣,听我一句话。任何人都不能把好处都占全了。有好处要学会和大家一起分享,什么事儿都让你一个人占了,让别人都喝西北风,你认为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儿?”

“有时候做事,要动脑筋想,要沉下心去琢磨。鱼和熊掌的选择,要择优挑选,你要谨记这一点!”

覃石宣认真的点点头道:“谨记书记的教诲,书记您放心,蓝田的工作一定搞好,搞出模样来,争取不让您失望!”

黄宏远哈哈大笑,道:“最好是这样,你的能力是有的,关键是要有魄力,要敢于决策!在这方面你要有归零心态,要多向别人学习,比如说陈京就是你值得学习的对象……”

覃石宣愣了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对陈京,覃石宣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不太舒服。

现在海山政坛大家都笑话覃石宣,说覃石宣是陈京新收的徒弟,陈京搞哪一套,覃石宣就跟在屁股后面搞哪一套。

这种说法还是客气的,有些不客气的说话更难听得要死。

甚至有说覃石宣跟在陈京后面等着吃屎,陈京拉一泡屎,他就吃一泡屎,陈京没拉,他就得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