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3章 周国华的头脑风暴!

第七百七十三章 周国华的头脑风暴!

金星宾馆,今天周国华又约了几个朋友过来打牌,陈京负责招待。

最近中央、省、市三级班子都在酝酿调整,在海山市,周国华提拔的空间很大,有传言周国华这次要往上走,这也让他最近应酬很多。

他毕竟在海山经营有些年头了,虽然他还不能和市里的几位巨头抗衡,但是他掌握的势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他是那种典型闷头发财的人,平常不显山露水,市委的事情他总是以一种和事佬的姿态面对,但是在暗中,在关键时候,他的能量是不可小觑的。

这一点从他在市委的地位就可以看出来。

他和市委黄书记相处并不太和谐,但是黄宏远这么长时候能够容忍他在自己身边做事,单此一点,就可以看出周国华不是轻易可以让人撼动的。

陈京和周国华的关系一直不错。

周国华慧眼识人,陈京想办法和他搭上关系之后,周国华的态度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摇摆。

即使在陈京最困难的时候,他对陈京的支援和帮助也是尽量的力所能及,而这一点,恰恰是两人关系走近的关键。

在牌桌上,今天是望江的两个企业家朋友,两个人一个是做水处理工程的,另外一个是做船运的。

今天这场牌局,实际上就是这两人要出点血。

对此两人也是不遗余力,牌只打到晚上十二点的样子,周国华就赢了七八万,连带陈京都赢了两三万。

周国华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老赵、老年,你们两个今天不在状态,今天再玩下去你们也没翻盘的可能了,今天就这样吧。娱乐是娱乐,工作还是最重要。任何娱乐不能影响到工作,再晚了,明天的工作就要耽搁了。”

他顿了顿,道:“你们先各自回去。我今天不回去了,就在陈书记的金星宾馆消费消费,赢了钱,就得消费嘛!”

两位企业家朋友今天看来目的已经达到,欣然答应,双双向陈京两人告辞。

陈京看着两人回去那兴高采烈的样子,哪里像是输了钱的样子?看那模样。两人今天是得胜而归!

陈京暗暗叹了一口气。

对拥有权力的人来说,钱真的不算一回事。

玩会儿牌,周国华就这么轻轻松松进账七八万,而且看他的架势,他还不怎么感兴趣。

这两个人每人花了四五万,什么承诺都没得到,却都兴高采烈。凭两人的身份,看他们随随便便输几万块钱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气魄。他们在外面肯定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但是这样的人在权利面前太渺小了。

陈京甚至到现在还记不得两人的名字,这要怪也就只怪周国华。

周国华也就只跟陈京草草介绍一下,双方寒暄了几句。说的都是不痛不痒的话,表面上客客气气,其实在内心,双方却有天然的距离,这一点双方都有默契,谁也没想把关系拉近一点。

两人走了,陈京和周国华才去酒店后面的独立小院。

在客厅,陈京煮茶,周国华在一旁看报,茶煮好。周国华放下报纸道:“陈京,都说喝你的茶不容易,我今天看来还是很有口福了!”

陈京笑道:“秘书长能来我这里走走看看,我岂敢不热情款待?现在外面小道消息很多,说秘书长你今年年底可能要官运大旺,这个消息应该准确吧?”

周国华微微皱眉。摇摇头道:“陈京啊,跟你我就不隐瞒什么了。外面的那些小道消息,那真就是最不可信的。有些消息是无中生有,有些消息是别有用心的人混淆视听,不可信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但是也不能全不信,这些传言至少也代表某一部分民意吧!”

周国华哼了哼,用手指着陈京道:“就你陈京鬼心眼多,什么事情都好像能未卜先知一样。工作的事情,我是充分相信组织的,组织安排我到什么岗位上,我就努力在哪个岗位上工作。

现在八字没有一撇,传言太多未必是好事!”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对了,陈京,有个事儿我一直想跟你提一提。你和市委江书记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又火爆脾气,得罪他了,我可跟你讲,你的个性可得改一改。

刚则易折,有时候可以柔和一些……”

陈京咬了咬嘴唇,一语不发。

市委江铸副书记,陈京还真想不起自己什么地方得罪过他。

可是自今年以来,江铸在工作上面针对邻角的事情很多,邻角干部最近在市委规定的教育培训,分段考评方面,受到的阻力相当大。

干部的考评,除了实实在在的政绩之外,包括干部的思想状况,知识结构水平,思想觉悟等等,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参数。

因为江铸的干扰,现在邻角内部人心有些不稳,而这恰恰就是陈京很恼火的事情。

官大一级压死人。

江铸是市委副书记,他针对邻角做小动作,陈京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这些事情都是癣疥之疾,但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江铸的这些动作,给陈京也的确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陈京不做声,周国华也不再追问。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大一会儿,周国华淡淡的道:“陈京啊,你如果真希望在岭南长期发展,你听老哥一句话,你还要认真的做功课,你要深刻的了解岭南社会和岭南人民。

我只跟你讲一点,现在外面普遍认为岭南有两种思维。

一种是主张激进的改革思维,而另外一种就是被改革派怒斥为保守派的思维。”

周国华轻轻的笑了笑,接续道:

“陈京你想想,改革是我们国家的大的规划,是潮流。俗话说顺势着昌,逆势者亡。按照这个思维,我们改革开放都快三十年了,可为什么我们岭南作为改革的最前沿,还有这么多所谓的保守派?

他们为什么这么有生机和活力?这个问题能够简简单单的就说岭南人排外,本位主义思想严重来解释吗?”

陈京微微的蹙眉,静下心来细细的琢磨周国华的话。

他隐隐觉得周国华的话是有道理的。

保守派为什么保守?他们的群众基础在什么地方?他们对整个社会的发展方向的思考究竟是怎样的,陈京目前的确是了解得有些少了。

了解得不够,就意味着对岭南社会吃得不透……

这就好比西方社会常常怒斥共和国人权问题一样。他们不了解共和国的传统文化,不了解共和国的发展现状,更不了解共和国人民的思维,所以他们的有些斥责常常是让人感到很可笑的。

不仅共和国官方对他们的指责反感,就连普通老百姓对他们的职责同样反感。

这是巨大的文化差异造成的,双方缺乏根本的了解,没有彼此深入的了解对方,只是从表现做结论,有些事儿可能就不是那个模样!

陈京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他道:“秘书长您一语惊醒梦中人,让我一下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的确,真正的了解岭南,真正的融入岭南,我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你得提醒,给了我一个努力的方向呢!”

周国华哼了哼,道:“所以啊,你在搞公关,做决策的时候,有时候要多通盘考虑。现在看来,岭南发展很快,但是内面隐藏的问题也多。发展快就好比一个人吃得多。

吃得多后面就要有良好的消化,如果消化不良,问题对垒起来,就相当的可怕了!”

陈京点点头,他忽然想到在不久前自己看到了一篇文章,文章是在省某杂志上发表的,好像还是党内刊物。

文章是江铸写的。

江铸的改革观是怎样的?

江铸文章的开篇从五四运动开始,五四运动解放思想,立刻就有了“打倒孔家店”,当时的进步文人对固有的、封建的、传统的那些东西已经不满到了极点,他们要搞的运动,就是轰轰烈烈的把那一切都推翻。

推翻旧思想,学习西方新思想,人们的思想要完全自由,社会也要完全的走向民主。

现在过后一百多年再看,现在的人真正理性的看中华文化就发现,中华文化的精髓在我们年轻一代人身上正在消散,我们以前要打倒的甚至已经打倒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认识。

这些年的国学热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不能忘记,哪怕是在改革开放的全新时代,那些财富都是有强大生命力的。

江铸从这里开篇谈改革,陈京当初并没觉得有什么亮点。

但是刚才他和周国华一交流,再猛然想起这篇文章,他却想到江铸要表达的东西。

现在的改革,是不是也不能够就全盘把所谓的保守派全部否定?

陈京来岭南之后,深刻的感受到了保守派力量的强大,而最头疼、最恼火的就是这些力量。而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这些力量生命力这么强!

他敏锐意识到,自己对岭南的了解还太浅薄了,也许正如周国华所说,自己还有很多的功课需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