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4章 美女保姆?

第七百七十四章 美女保姆?

一晃眼,方婉琦已经返京一个多星期了。

方婉琦在海山这段时间,陈京和她倒是尽情的享受了两人世界,日子过得很温馨快乐,也让陈京在工作之余很放松。

现在方婉琦回去了,陈京忽然都觉得有些不适应了,每天下班回去,一个人茕茕孑立,感到有些孤独。

殷婷婷现在上班是朝九晚五,这丫头也不知是有什么魔力,竟然和方婉琦关系处得很好,临走时方婉琦还把自己心爱的酷奇手提包送给了她,这倒让陈京大跌眼镜。

殷婷婷最近日子过得比较小资。

现在在永兴木业上班,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以前她在华旗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华旗公司管理业务员的手段类似传|销,早上开早会,晚上开晚会,天天喊口号。

每天公司总监会把下面的经理业务员召集起来狂热的洗脑一场,让他们放下所有骗人的心理障碍,让大家都拥有那种狂热的**。

在那样的氛围下干了好多年,殷婷婷每天都是超支自己的精力,每天都很累,濒临崩溃!

而现在的殷婷婷,虽然也是业务员。

但是永兴木业作为行业的龙头,业务员工作很轻松,基本都是老客户维护,有时候客户要货,还得巴结业务员。

经历过华旗公司那种高强度的洗礼,她现在干这样的工作自然感到分外的轻松。

而更重要的是,她现在收入比以前高了很多。

以前她脑子里面天天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赚钱!赚钱!再赚钱!”,可是她那么努力,一个月干上头也就是两三千块钱。

这些钱要付房贷,而且家里等着钱用,弟弟上学需要她全力支持。

几乎每一天,她都需要为钱的事儿绞尽脑汁。

可是现在,她一个月的收入除去开支。还有结余,手上有钱了,不用再为钱发愁,她自然轻松了很多。

因为轻松。她人也开朗了,也漂亮了,在她自己看来,她现在的日子就是神仙一般的生活。

她甚至有计划,今年春节无论如何都得回去一次。

前些年没有条件,一来是工作压力大,太忙。另外也是生活拮据。回家一趟家里七大姑,八大姨的,总不能空着手。

所以,尽管她很想回去看看,但是一直都没敢做出那个决定,这一晃已经有三年了。

殷婷婷回到家,精心烹制了小炒腊肉、麻辣笋丝,麻婆豆腐。还有楚江人传统做法的肉末丝瓜汤。

将一切菜式准备好,她便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

沙发上放着一个最新款的黑色酷奇手提袋,殷婷婷轻轻的抚摸手提袋柔软的皮革。心中又想起了方婉琦。

她发誓,她这一辈子没见过方婉琦这么漂亮,这么高贵的女人。

方婉琦这段时间在海山住,她和殷婷婷接触最多。

越接触,殷婷婷就越觉得方婉琦牛得了不得,那种言谈举止,哪怕是一颦一笑,都让同样作为女人的殷婷婷仰慕得紧。

殷婷婷很清楚自己一辈子也成不了方婉琦那样的女人。

其他的不说,单单学识这一块自己永远都达不到方婉琦的高度。

方婉琦这样的女人和陈京这样的男人在一起,那真是一对璧人。天作之合。

方婉琦临走的时候送了她一个价值高得让人咋舌的手提包,而且还笑吟吟的叮嘱她,让她平常多照顾一些陈京。

这个叮嘱让殷婷婷受宠若惊。

殷婷婷本来就想使劲抱紧陈京的大腿,可她心中又有顾虑。

生怕因为自己是女孩子,担心方婉琦会误会什么。

如果是那样,她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现在方婉琦主动提出让她平常多照顾一些陈京。她哪能不喜出望外?

在她的心里早坚定了信念,那就是跟着陈京走,那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

她能有今天的工作和生活,完全都是陈京给她的。要不然凭她的那点学历,她永远都不可能找到条件这么好的工作。

“蹬,蹬!”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殷婷婷像弹簧一样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溜小跑的去开门。

陈京拎着包刚好从电梯走出来。

她笑吟吟的迎出去,道:“陈书记,回来了?饭菜我都准备好了,我今天准备了你最爱喝的丝瓜肉末汤!”

她没用陈京招呼,便很自然的接过陈京的手提包。

然后给他找拖鞋,忙得不亦乐乎。

陈京架不住她的热情,也很自然的就进了她的家。

一进门,陈京便想起,自己最近尽在殷婷婷家吃饭了,现在怎么搞得殷婷婷像是自己请的保姆了?

桌上的菜肴色香味俱全,显然殷婷婷做得很用心。

家常菜是陈京最喜欢的,他吃得也是津津有味。

殷婷婷几乎不怎么吃,尽在旁边给他夹菜来说,看着陈京吃得津津有味,她就觉得比自己吃下去更高兴。

一顿饭吃完,陈京坐在沙发上,刚掏出一支烟,殷婷婷便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打火机给他点上,那动作专业熟练,仿佛是训练过一样。

陈京有些不自在,用手指了指沙发道:“小殷,你坐!你没吃饱吧?”

“吃饱了,吃饱了!”殷婷婷忙点头,陈京皱皱眉头道:

“你一天也有工作,哪有那么多功夫天天给我做饭吃?以后就不用这样了……”

“为什么?”殷婷婷睁大眼睛,“我做的饭不合您的口味吗?您给我提意见,我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陈京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这个丫头片子!你不觉得你现在就像是我请的保姆了吗?你这样天天回来给我做饭吃,工作不影响?”

“不影响,不影响!真的不影响!”殷婷婷忙道,她有些激动,看那样子似乎陈京不让她做饭,她急得了不得!

陈京暗暗摇了摇头。

他最早接触殷婷婷,觉得这丫头可能学坏了,在外面被人引入了邪道。

可是后来他渐渐发现,殷婷婷也是不得已,为生计所迫。

再后来,陈京就发现这小女孩对钱特别敏感,精打细算的程度让人咋舌,那性格就是典型的守财奴加小气鬼。

而现在陈京才发现,他对殷婷婷的那些所有的印象都是不准确的。

在这丫头骨子里面,她还是淳朴的楚江山里娃!

知恩图报,不忘恩人,这一点深入到了她骨子里面。真实的她,远没有那么的复杂,实实在在就这么简单。

而这一点也让陈京意识到,在底层生活的人们,如果生活状况得不到保障,即使是最善良的人,他们也可能干一些有悖法理道德的事情。

贫寒生盗心,因为生活所迫,就会有人挑战道德的底线,而这恰恰就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不知为什么,陈京就想到了这些,现在中央提民生工程,这个工作任重道远又无比重要啊!

“这样吧,小殷,你既然给我做饭吃,你干脆我房间的卫生你也包了!”陈京忽然开口道。

他眼睛盯着殷婷婷,殷婷婷微微愣了一下,迅速点头道:“那没问题,打扫卫生我也在行!”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都有些无语了。

过了一会儿,他道:“这样就好!你给我做饭吃加打扫卫生外加洗衣服,我算你兼职!从此以后你就兼职我的保姆了,我给你开工资,一月两千块!”

“工资?”殷婷婷彻底愣住了。

“还有两千块?”

殷婷婷感觉自己被一大块馅饼给砸到了。

她激动得站起身来,嘴唇连连掀动。

按照她的想法,她是要推辞的。

陈京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自己怎么还要他的钱?

可是这是两千块钱啊!

两千块是个什么概念?基本相当于她在华旗大半个月工资了。

如果有了这两千块,她房贷就够了,而且还绰绰有余。

她的工资给家里和小弟寄一部分,剩下的就更多了。一年可能能剩下四五万块钱呢!

她对数字天然敏感,这些念头一下在她脑子里面转过,几乎就不需要时间。

而她这样一算下来,再想开口说拒绝的话,舌头就不好使了,张了几次嘴巴,硬就是没吐出一个字儿来。

陈京看殷婷婷那个表情,心中自然知道这丫头又是财迷病患了,他不由得哈哈大笑,道:

“那就这样了!就这样定了,我稍后给你一把房间的钥匙,你趁着有时间就多照看一下我那边的卫生!”

陈京说完站起身来,拎着自己的包便回自己的家。

留下殷婷婷一个人还站在那里呆呆发愣,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甜蜜了。

回到家中,陈京看着自己凌乱的房间,微微的皱眉。

一个男人住的地方,还真是脏乱不堪,仔细想想,自己可能还真要一个保姆帮助打扫卫生。

他嘴角微微的弯起了一个弧度,他脑子里面想着殷婷婷此时肯定是乐欢了天,那模样自己不用看,光凭脑袋想都能想到。

一个月两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这个数目也不多。

重要的是这点钱就可以带给一个人真正的快乐,陈京忽然觉得,自己如果是个普通人,可能快乐的事情会更多一些,远不像现在这样,脑子里面永远都是压力,肩膀上永远都是责任,离快乐很遥远……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