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5章 再见胡俊中

第七百七十五章 再见胡俊中

粤州,蒋恒云立刻就要走马上任,陈京百忙之中抽时间去给他道贺。

这次陈京到粤州有多方面意思,除了对蒋恒云表示祝贺外,他也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见一见胡俊中。

陈京和胡俊中能认识,最早是因为蒋恒云的介绍,当然,这里面有个基础。

那就是陈京作为第一批外部公选干部,而这个公选是胡俊中一力倡导的,陈京这一批外来干部在岭南没有什么根基,胡俊中自然就是大家愿意靠拢的领导。

不过,目前对于这样的公选,在岭南省内基本上已经有了定论。

岭南省委领导普遍认为这种公选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今年以至于以后若干年,从外面公选干部充实到省内的做法都会取消。

所以陈京这一批干部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目前这批干部在岭南存活得很少。

而岭南省委对这一批干部的期望也从以前的一力支持,悄然转变为自生自灭。

这样的转变在无形中让陈京和胡俊中之间的关系失去了以前的那个基础。

从这个角度来说,陈京如果再疏于和胡俊中交流,胡俊中这条线就会断,这对目前在岭南人脉关系不广的陈京来说,是个很大的损失。

另外,陈京也想借这次到粤州的机会去拜访乔正清。

乔正清本来是高歌猛进。准备在这此省委班子的调整中往前迈一大步的。

可是因为西北系内部原因,现在需要他低调,陈京可以想到,现在的乔正清情绪不会太好。

乔正清是负责联系海山和南港两市合作的省领导,陈京要想合作快速推进,就必须不能放松和乔正清之间的联系。

陈京也相信,像乔正清这种高级别的领导,这点小事是不会让其消沉的。

政治的魅力就在于其变化诡异莫测。处在这个圈子里的人,都能深刻的理解这一点,乔正清这次虽然影响力有所降低,但是他依旧会是陈京必须要重点搞公关的领导。

蒋恒云人的确不错。

陈京到粤州,他便给陈京打电话,说晚上他要去胡书记家,他让陈京一起去。

陈京没料到这么仓促。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总不能空着手去领导家吧?

蒋恒云嘿嘿笑了笑。道:“礼物对你陈大财主来说。那算什么问题?这样吧,胡书记喜欢下棋,他每年收到的各种高档的围棋多不胜数,但是鲜少有人给他送棋盘。

要不你给他带个棋盘过去,在粤州中心书城那边有榧木棋盘,价格也就几千块钱,你看怎样?”

“那也不错!还是你当秘书的有急智!”

陈京直接开车去市区中心书城。

在中心书城有个围棋会馆。那里有各种高档棋具,其中棋盘就有很多种。

榧木是做棋盘的高档木材。陈京进去就挑花了眼。

蒋恒云说的几千块的棋盘,那只能算是榧木中最低档的材料。

真正高档香榧木棋盘。在店里标价都在一万以上。

今天去见的人身份毕竟不一样,送这样的领导,要么就不送,要送礼物就得那点出彩的东西。

刚好,在店内有一具高档香榧木棋盘,有二十多公分厚,是数百年老树整块做成。

整个盘面成沁血红色,用手摸上去,木质光华柔软,如玉一般温润,更有一种古朴沧桑的味道,标价要两万多。

陈京没有多犹豫,就让打包买了这个东西。

他从市中心书城开车到岭南省委常委院外面,这里戒备森严,外面已经被武警拦下了很多车。

全省各地政府牌照的车都有,陈京就看到有南港、莞城几辆挂着市委和市政府牌照被毫不客气的拦在了外面。

省委常委楼,内面住的都是省里核心领导,没有通行证,任何人车都进不了。

陈京将车停在路边,不慌不忙的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慢慢抽着。

他冷眼旁观着有几位大腹便便,体体面面官员模样的人下车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不住的找门口的武警攀谈递烟,那殷勤的模样,实在让人觉得有些滑稽。

他暗暗摇了摇头。

官场官员的生活,有时候真就是滑稽。

在下面,有些人一言九鼎,作威作福,可以到了上面,却有立刻换一副脸,这样的人生到底累不累?

但是一想到自己车后面,不也装着一尊价值两万多的棋盘吗?

自己和这些人比,能说自己比他们高尚?

就在陈京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按喇叭。

他回头便看见蒋恒云开着一辆卡罗拉从后面抄过来。

他伸出手冲陈京摆了摆,颇具气势的道:“跟我走吧!”

蒋恒云牛得很,他驾车到门口按了两下喇叭,门口的武警就抬起了路障。

他回头冲陈京一挥手,一脚油门车便风驰电掣进了常委院,陈京跟在他身手也很拉风的过了关卡,两辆车直奔胡俊中住的十八号楼。

相比海山的常委家属区,岭南这边高级领导的住区更显庄重内敛。

房子都是暗红色调的,最大的亮点就是整个大院的绿化。

院子里草木浓郁,古木森森,进入院子,似乎能让人感到一股很强的人文气息扑面而来。

胡俊中的住处有一颗大榕树,榕树的枝繁叶茂,枝枝蔓蔓从外面的道路上一直延伸到他的院子里面,在远处看,就像是整幢楼都在树荫下面似的,非常的漂亮。

蒋恒云显然是经常出入这里。

这里的一切他都轻车熟路,陈京跟在他身后,径直奔胡俊中家的客厅。

一进客厅,陈京便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坐在客厅里抽着烟,摆弄着手机,低着脑袋,样子很自然休闲。

见有人进来,他抬头看见蒋恒云,放下手机道:

“哎呀,恒云来了!听老头子说你要来,我专门等你呢!”

蒋恒云快步迎过去,道:“胜青,见到你可不容易啊,今天怎么想着回家了?”

蒋恒云和青年拥抱了一下,对方眼神瞟向陈京,陈京冲他淡淡的笑了笑。

蒋恒云忙回头介绍道:“胜青,这是海山邻角区陈京书记!陈京,这是胡书记的公子,胜青,美国西部联盟大学高材生呢!现在海龟回国支持岭南建设,很有成果!”

“你好!”陈京伸出手来,胡胜青愣了一下才伸手和陈京握了握。

他迅速回头招呼道:“坐吧,坐吧!老头子去姚叔那里下棋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坐!”

他很热情的招呼两人坐下,然后自己也翘着二郎腿坐在了两人对面。

“恒云啊,你现在了不得啊!马上就是执掌一方的诸侯了。莞城可是个风水宝地哦,你去那里有什么好处,可别忘记我哦!”胡胜青笑道。

蒋恒云道:“胜青你这哪像兄弟之间说话,你放心,那边如果有什么商机,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我们走马河的发展,需要你们这些年轻才俊捧场啊!”

一会儿功夫,蒋恒云和胡胜青两人就越聊越亲热,双方互相吹捧,都很投入。

陈京在一旁就感到好笑。

美国陈京虽然没去过,但是对美国的大学他可不陌生,可就从没停过一个西部联盟大学。

估计这个胡公子也是赶时髦,混了一个伪海龟文凭。

不过看他范儿很足,人也长得高大帅气,卖相倒是非常不错。

凭着胡俊中这块牌子,他在岭南估计日子也可以过得相当逍遥自在。

倒是蒋恒云,陈京有些替他担心。

蒋恒云这个人不错,虽然初接触觉得这人有点傲气,但是接触久了,蒋恒云对人很真诚,是个性情中人,做事情也够朋友。

不过蒋恒云历练还不够,行为做事,言谈举止各方面,都还不够沉稳。

这一次他履新莞城,看他现在这模样,明显是志得意满,有些得意忘形了!

只有在基层干过的人才知道基层工作有多难,下面的那些老油子可个个都是人精。

他们黑道白道的手段层出不穷,一个在省机关下去的毛头小伙子下去,如果不小心谨慎,被这帮老油子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知为什么,陈京忽然对蒋恒云的前途有些担心。

蒋恒云在省委干好胡俊中的秘书不容易,但是下去了要干好一任区长就更不容易。

干秘书只需要对一个领导负责,干区长得对千千万万人负责,个中差异一言难尽!

两个人聊得欢,陈京就坐在旁边默默的喝茶,也不主动去搭讪,完全就是冷眼旁观。

蒋恒云倒不觉得啥,陈京的性格他了解,知道陈京就是这个个性,比较沉稳,不喜欢寒暄。

可是陈京这表情落在胡胜青眼中则就感到有些意外了。

来胡家拜访的年轻干部可不多,陈京的到来本来就显得有些异类。

而且看陈京这架势,神态自若镇定,根本就没有那种拜访领导的谨小慎微,胡胜利不由得想,这个陈京究竟是什么来头?

他心中这样想,眼睛自然就会时常往陈京那边瞟!

而陈京则是独自一人手捧茶杯,慢慢的品着,似乎并没注意到胡胜青的眼神,而这一来,客厅的气氛就有些怪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