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8章 金璐的用心!

第七百七十八章 金璐的用心!

不得不说,乔正清的谈话给陈京打开了一扇窗。

岭南的复杂性多元性,陈京以前一直都只有个模糊的概念,但是他真正深入了解后,才发现岭南的复杂和多元,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了解岭南,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陈京在岭南工作虽然已经两个年头了,但是对这个地方的了解,他才刚刚触及到皮毛,要真正深刻的了解这个地方,他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不得不说,从楚江到岭南,这样的异地工作调动对陈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以前陈京在楚江工作,他曾经一度认为楚江政坛很复杂,但是那种复杂,他还是能够看清楚一些脉络。

再加上陈京是楚江人,在楚江土生土长长大,这让他了解楚江的风土人情,了解楚江最底层人们的思维。

而在岭南,陈京对这方面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岭南整个社会基础就很复杂,这表现在本地人口和其他外来人口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而这些外来人口中,又有来自全国各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这也更加剧了岭南社会的复杂。

在岭南政坛,和社会结构有相同的规律,岭南高层政坛的人员构成也是非常复杂的。

社会利益群体的构成也很复杂,岭南上层社会人员构成,几乎涵盖了国内国外所有地方的人。

这么多的复杂构成了整个岭南社会,岭南的问题又岂能简单得了?

陈京现在在邻角工作。邻角根本算不上岭南发展的最前沿。所以邻角相对要单纯很多,也要简单很多。

如果是在特区工作,不管是在南港特区还是临港特区,陈京现在的功力都还远远不够。

以前陈京埋头邻角发展,没有过多的去从宏观上了解岭南。

这一次因为两地合作的事情,他四处奔走,渐渐的他终于开始对岭南有了更深的了解。而这样的了解,带给他的是很强的紧迫感。

现在中央对领导干部的要求,是要求领导干部有世界眼光。有国际眼光。

陈京现在要达到有岭南眼光都不容易,更何况更高级的要求。

陈京在骨子里面是个很实干的人,实实在在做事。踏踏实实工作,要真正干出成绩,这是陈京的政治追求。

现在的官员有太多人浮于表面,在对待工作上浅尝辄止,平常做事爱好沽名钓誉,热衷搞所谓的政绩工程,搞新时代的浮夸风,虚构经济指标等等。

这一些陈京很反感,他现在不会做,以后肯定也不会做。

正因为实干。陈京才有紧迫感。

他猛然想起,自己在粤州大学报了经济学在职研究生的课程,现在却一直没去上课,看来以后无论如何,得抽出时间去沉下心认真学习了!

驾着车。陈京有些漫无目的。

他脑子里想着事情,信马由缰的开车。

粤州很繁华,街上车水马龙,街道两旁霓虹闪烁。

但是在车里面这个狭小的空间内,陈京却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独处时光。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陈京掏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微微愣了愣,按下接听键!

“小璐,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

是金璐的来电,金璐在电话那头格格一笑,道:“怎么了?这个时候打电话打扰你了?”

“不!”陈京忙否认道,金璐以前一直都是很温柔贤惠的,对陈京可以说是百依百顺。

也就是最近,她学会撒娇了!有时候冷不丁的会让陈京措手不及,陷入尴尬。

“你现在在哪里?还在北粤修身养性吗?”陈京转移话题道。

金璐笑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信不信?”

“你在粤州?”陈京心中一惊,金璐道:“怎么?就只准你来粤州吗?”

金璐在粤州,陈京返程的计划自然就要改。

费了很大的功夫,陈京找到了粤州国际欧朗酒店,他车刚到酒店门口,便看见一辆火红色的女式跑车从停车场驶出来,无巧不巧,红色跑车刚好就把陈京前进的道路挡住了!

陈京伸出头去,恰恰从前车的后视镜上看到了一个影像。

一个绝美女子正在挤眉弄眼,那不是金璐又是谁?

金璐很潇洒的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然后驾车迅速的窜上了酒店外的主道,陈京连忙跟上她,紧随其后。

陈京也不认识路,就只跟在金璐的车后面跑。

车行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样子,两人已经到了粤州新城的地界。

粤州新城是近十年来刚刚规划的,据说整个城市的规划和架构,都是重磅请国外城市规划专家精心策划的。

在粤州,粤州新城被称为了祖国南大门计划。

粤州作为祖国的南大门,需要有与之相对应的形象。

而粤州作为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城市,整个城市的定位是现代、时尚以及与国际接轨。

所以整个新城建设得非常漂亮,尤其是绿化面积达到了城市建设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在这里驾车行驶,就像是走在北欧的小城,处处是林荫大道,没主城区那么多霓虹闪烁,倒多了一种郊外绿树成荫的意境。

陈京这一路行驶过来,绿化越来越好,渐渐的看到了有山岚起伏。

忽然,金璐的小红跑车在前面潇洒的一个大甩尾,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陈京才看清那边原来是一片成片的独立别墅区。

在一幢浅红色的别墅门口,金璐减缓车速。

别墅外面的感应门缓缓打开,她伸出脑袋冲后面的陈京一笑,娇柔无限,然后将车开进去。

而陈京却被这眼前的精致迷花了眼,直到金璐按了几下喇叭,他才恍然清醒,然后跟在她后面进入了别墅之内。

整个别墅占地面积极其广阔,足足有四五千平米。

别墅房子的样式,院子的布局,赫然透露出一种浓浓的土家风情。

混凝土框架结构的房子,外面并没有用传统的幕墙装饰,而是用木头建了一个卯榫结构的吊脚楼的样式。

屋檐四角翘起,斗拱虚悬在空中,上面雕梁画栋,传统土家建筑的纹饰雕刻得异常的精美。

整个别墅的大格局,赫然也是直角形的布局,这恰恰是土家人传统的单厢房的结构,中间横的是主房,侧面竖的是厢房。

而院子的布局,也没有采用园林结构。

房屋外面是一个晒坪,晒坪前面是花池,右侧则是几陇菜地,里面种了黄瓜、茄子、苦瓜、苋菜等楚江的传统菜肴,菜畦四周用围栏围起来,在右角栽着一棵橘子树……

陈京将车停好,站在院子里有些忘情。

这……

这活脱脱就是当年金璐在澧河的家啊!

金璐笑吟吟的凑过来,很自然的挽着陈京的手,将脑袋贴在他的手臂上,道:“怎么样?我这里你看还满意吧?”

陈京回头看了她一眼。

金璐脸上笑靥如花,眼睛眯起来隐隐有些得意,那精致如玉的鼻子微微的皱着,像个调皮的小女孩一般。

陈京伸手搂着她,良久没说话。

这个场景太熟悉了。

澧河发生的那些事情的点点滴滴,在这一瞬间都涌进了陈京的脑海,那一切是那么的近,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可是清醒下来仔细想想,那个昨天却是那么的遥远。

一切都不一样了,陈京已然不是以前的毛头小伙子了。

而金璐更不是以前澧河县城小有明确的小老板了,两人的身份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再看澧河,再想澧河,虽然记忆依旧清晰,但是那个地方已经很小了。

对这个广袤的世界来说,澧河就是芝麻粒一般渺小。而对陈京和金璐两人现在站的高度来说,澧河在他们的眼中,也小得如同尘埃一般。

陈京又想起当年和金璐谈人生、谈理想的时候,那个时候陈京经常用“志当存高远”这句话自勉。

现在他早就已经飞出了澧河之外的天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而且还将更高更远。

但是那时候的那段记忆,却是永恒不可磨灭的。

“你很是用了心思!在粤州买这幢别墅,价值不菲吧?”陈京轻声道。

“再不菲也是值得的!”金璐轻声的道,“这幢别墅有两个主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只有你我才能够懂得这幢别墅的含义!”

她顿了顿,幽幽的道:“有时候想想,事业和金钱的确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唯有一件事情却做不到,那就是无论如何,过去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我们永远也回不到那段时光了!”

陈京内心一震,搂着金璐的手紧了紧,一时百感交集!

岁月流逝,我们有时候会感叹时光流逝得太慢,可是有时候,当我们回头看看的时候,才恍然发现,整个世界已经悄然的变化了。

陈京从当年的年少青春,现在已经走到了要和青春作别,那个时候的的梦想都实现了吗?

现在自己又将有什么人生目标?

陈京微微的闭上双眼,内心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悸动,这就是人生吗?

这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世界只有两个人,以及陈京心中能够感受到的那种酸酸涩涩……R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