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9章 先下手为强!

第一卷 第七百七十九章 先下手为强!

有佳人陪伴,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原定陈京只准备在粤州待一天,可是最后他却硬是待了三天。?

连续几天,陈京和金璐就腻在家里面,这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最难得的放松。两人很久没有在一起这么久了,好长时间的相思之苦,在这一刻瞬间释放了出来。?

不知多少次,两人抵死缠绵,整幢别墅的每个角落,都有两人缠绵的影子。?

陈京离开粤州的时候,金璐驾车送她好远,一直送到出了粤州地界,她才脉脉的看着陈京的车消失在茫茫的车海中。?

回到岭南,陈京立刻召开主要干部碰头会,在会上,陈京讲了这次去粤州取得的成绩。?

关于两地合作的事情,目前全市上下意见已经高度统一。?

而这次陈京去粤州,省政府主要领导还有省委主要领导,对合作均表示支持。而且省政府乔副省长表示,将在近期召开会议,由省里来主导两地合作,这预示着,两地合作的帷幕即将拉开。?

在大方向确定后,对邻角来说,就要抓住这个机会,要先知先觉的先行动起来。?

陈京指示,合作不一定从上而下来走,也可以从下面开始先动作。?

这些年,邻角作为和南港紧邻的一个区,各种各样的合作要求,合作机会其实一直都存在。?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合作的审批很困难。审批权一般都在市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合作都只能搁置,这也无形中让涉及合作的事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陈京今天在会上表示,可以将过去没有审批的部分合作,拿到邻角区里来审批。在一些不涉及两地核心关切的合作上面,可以先行一步搞起来。?

李国伟听陈京讲话觉得有些迷糊,他有些担心的道:“书记。现在合作的口子还没开,两地对此都很谨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这边先放松,会不会让市里被动?”?

陈京笑笑道:“合作是相互的,光我们放松,对方不放松,合作也是成功不了的。现在老百姓希望合作,希望两地能够更加方便的互通,这一些我们都可以做到嘛!?

既然能做到,我们现在就可以先动作起来,我相信我们是有这个智慧的!”?

陈京这样解释,几人已然隐隐明白陈京的想法。?

邻角为合作开绿灯。这也势必会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有了这个信号,有些事情在民间就会有推动,民间推动,再加上有些切实的利益存在,一些小范围内的合作。估计问题不大。?

比如一直提的两地公共交通的互通的问题。?

陈京在上任之初就提了这个项目,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目前的所谓的互通,更多的还只表现在形式上,真正的公交互通,还并没有实现。?

和邻角相邻的南港的几个区。包括港北区、邻弯区,这几个区的公交公司对这样的合作都非常的热衷。?

因为跨区域公交的业务和利益是非常丰厚的。?

去年努力开通了一条公交线路,当时这条线路来往人员都是爆满了,公交公司在这其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现在,陈京鼓励这样的跨区域公交线路开通,这势必会鼓励民间去活动这件事情。?

邻角这边开了口子,陈京就不信南港的几个区能够沉得住气?

一旦民间呼声高涨,上面区各单位口子一开,很多合作立刻就能推动起来。?

而合作一旦开启,再想往后退几乎就没有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邻角必然会在两地合作上面占到先机。?

有了这个先机在握,陈京可不担心蓝河覃石宣做什么小动作,不管什么小动作,也改变不了邻角先走一步的事实。?

而且陈京为了两地合作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这也不是蓝河能比的。?

……?

海山,海山市委家属区,在后面的常委楼的三号楼,平常这里来往的车流人流不少,比较的热闹。?

三号楼是江铸的家。?

江铸在海山属于本土派,在本土的干部中很有威望,而且他主持党群工作多年,最早在组织部长位子上,现在担任副书记,一直都把党群工作抓得非常牢。?

海山主要干部的选拔和任用,基本都需要江铸点头。?

而这些年来,通过他的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可以说是遍及海山各个角落,说他门生故吏遍海山一点都不为过。?

“海山要升官,必过江铸关!”?

这是海山政坛的一句俗语,由此可见江铸所掌握的权力之大。?

也因为这个原因,在市委的一众领导中,他家里人来人往是最多的,下面的人年节送礼,平常的拜访,可以说是络绎不绝。?

海山本地的风俗又特别的注重这些人情往来,江铸作为本地干部,他也很融入这样的风俗,这也算是间接给到他家里拜访的人,大开了方便之门。?

不过今天,江铸家的大门却紧闭着,门前异常的清静,看不到丝毫的人车的影子,和往日的喧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江铸和老伴萧梅坐在客厅,两个人脸色都很阴郁,尤其是萧梅,整个人像热窝上的蚂蚁一般,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坐立不安。?

终于,她忍不住了,道:“老江,你得想想办法啊!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出事不闻不问啊,你在省城有那么多关系,他们难道就没有日本那边的关系吗??

大不了让人问问,那边是要钱还是要什么。要钱我们给钱,只要还我儿子平安……”?

江铸微微皱眉,瞪了萧梅一眼,道:“你有多少钱?你能够给多少钱?”?

“要多少,我……”萧梅话说一半,就感觉不对。?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江铸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出事的事情肯定会被人知道,如果江铸现在花大量的钱把这事解决,他一个官员,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钱??

再说了,这事儿是出在日本,就是有钱,这些钱怎么出境都是问题。?

江铸冷冷的哼了哼,用手拍了拍沙发的扶手,狠狠的道:“这个不肖子,尽在外面给我惹乱子。这次他是把天给捅破了……”?

“那怎么办?我们不管吗?”萧梅急道,她沉吟了一会儿,眼睛一亮道:“对了,老头子,你看我们能不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个事儿……”?

“扯淡!”江铸哼了一声,“你怎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天卓在那边是自己惹事,再说了,你认为我能有多大的能量,能够走得了外交途径?”?

老两口在说话的当口。?

门外忽然传来的脚步声,萧梅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道:“应该是兰平回来了!”?

她刚准备去开门,门就被人用钥匙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女孩子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鞋都来不及换,道:“爸,妈,天卓是什么回事?我刚刚听说……”?

“叮,叮!”江铸茶几上的电话急遽的响了起来。?

江铸抬抬手示意不要说话,客厅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江铸拿起电话,迅速换了一个姿态,他满脸挂笑的接电话道:“是乔总吧?我托您打听的事情怎么样,能不能行?”?

江铸神态很专注,侧耳细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渐渐的,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嘴巴上说着“哦,哦!”,神情越来越凝重。?

终于,电话挂断了!?

江铸一语不发坐在沙发上,客厅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

江铸的女儿江兰平坐在父亲的身边,咬着嘴唇不说话,眉宇之间也尽是担忧。?

江铸的老婆则在一旁掉眼泪,母子连心,儿子在外面出了事儿,现在束手无策,甚至是生死未卜,她哪里能不担心??

他们收到的消息,是儿子的朋友从日本传过来的。?

他说江天卓遭遇了日本最大的黑社会山口组的绑架,那天黑社会的人带着枪闯入了江天卓的住宅,直接把他带走了。?

目前江天卓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学校的通知已经发出去了,就在家里接到这个人的消息之后,很快他们也收到了来自于学校的消息。?

消息证实江天卓的确好几天没上学,不知所踪。?

江铸立刻让自己在日本的朋友去帮忙打听消息。?

很快,消息得到证实,江天卓惹上了日本黑社会,而且惹下的乱子不小,有可能被绑架,最坏的情况还有可能出了事儿了。?

江家得到这个消息,一下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江铸立刻闭门谢客,而老伴萧梅则几乎崩溃,连最后得到消息的江兰平了解的事情的详情过后,都感到十分的绝望。?

黑社会??

江铸对日本并不陌生,他多次去日本考察,了解那边的社会。?

日本不像共和国,在那边黑社会非常的猖獗,而且政府也允许黑社会的存在,所以日本的黑社会势力是很强的。?

江铸现在无法知道江天卓是怎么惹上了黑社会势力的,他现在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江天卓的存在,可是现在连这一点都找不到,饶是他多年官场生涯的锤炼,此时此刻,他心中也有些慌了。?

他这一辈子,可就只有一个儿子啊,江家还得靠天卓开枝散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