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80章 颜面何存?

第七百八十章 颜面何存?

消息接二连三的传过来,却没有一条好消息。

江铸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人脉来为儿子的事儿奔忙,可是一条条消息传回来,没有一个能解决实际问题的。

江铸的人脉还触及不到日本最顶级的黑社会山口组。

这些消息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江天卓出事的前因后果似乎渐渐清晰了。

江天卓的事儿,几乎是难以启齿。

这个小子,在日本不学好,整天就只想着寻欢作乐。

也不知受谁丛恿,这小子竟然去花大价钱去找日本女优寻求刺激,如果只是玩玩吧,也就罢了。

偏偏这小子玩上了瘾,而且还和日本的好几个知名的女优建立了关系。这一来倒好,惹得山口组下属的某av公司大不快,因为江天卓直接干扰到了其下面艺人的档期。

该公司多次找江天卓沟通,江天卓牛得很,而且还大打出手打了人,还鼓捣某位动作明星艺人隐退,这一下惹恼了人家。

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和这家公司完全决裂。

这件事导致的后果就是这家公司发誓让他彻底的消失,这才有了后续的所谓绑架案。

严格的说绑架并不确切,因为事情是江天卓的年轻气盛惹恼了某个人物,人家想将他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得到这个消息,江家几乎绝望,江铸甚至还没办法申请去日本,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丢脸,他江铸干了半辈子的党的官员,怎么就培养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出来?

如果这个消息传开去,还让他怎么做人?

儿子失踪没有消息,而这件事背后又有如此不堪的内情,此时的江铸情况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多年政治生涯的锤炼,他甚至想过干脆嗑安眠药从此一睡不醒。也不会有这样的烦心事了。

不过相对于江铸的心理承受能力,他的老婆萧梅和女儿江兰平则明显还到不到他的火候。

母子俩这几天情绪很不稳定,尤其是萧梅,简直就是以泪洗面。心神憔悴!

连续几天,萧梅是滴水未进,身子骨儿眼见的消瘦,江铸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叮,叮!”

客厅里电话又响了。

但是这一次,却谁也没有去接,三个人坐在乱糟糟的客厅中。都在彼此的沉默。

电话一遍又一遍的响,离电话最近的江兰平抓起电话,无精打采的道:“你好,哪一位?”

“是兰平吧?我是你周叔叔!你父亲不在吗?”电话那头传来周国华的声音。

江兰平捂着话筒对江铸道:“爸,是周叔叔的电话!”

江铸皱皱眉头,道:“你说我身体不舒服,如果是工作的事儿,让他斟酌着去处理吧?”

江兰平愣了愣。松开捂着话筒的手道:“周叔叔,我爸身体不太舒服,已经休息了。您看……”

周国华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道:“那这样,我问你个事儿,你弟弟是不是在日本留学?最近你们有联系没有?”

江兰平一听周国华提到弟弟的事儿。

她像触电一般的从沙发上弹起身来,道:“周叔叔,您知道我弟弟的消息?”

江兰平这一说,江铸老两口几乎同时起立,江铸迈着大步子走过来,一把从江兰平手上把电话抢过来道:“是国华吗?我是江铸!我这个不肖子啊,在日本给我惹了大祸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周国华在电话那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江书记,幸亏给你打个电话,要不然这事可能就错过了。我没什么消息,是邻角的小陈在海外有朋友给他打电话,说咱们海山有个姓江的年轻人惹了事儿。

陈京和天卓不熟悉,但是天卓据说向人透露了他的父亲是海山的主要领导。刚才我和小陈吃饭,他提到了这事。

我一想姓江的年轻人,是不是天卓,我这就给你打个电话……”

江铸脸色一变数变,问道:“小陈?是哪个小陈?”

周国华道:“还能是哪个小陈,邻角除了陈京,谁还有那么大的能量?”

陈京?

江铸心情忽然变得复杂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就在这前不久,江铸搞了一套办法专门针对邻角,给陈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而且按照江铸的计划,这远远还没结束,他想着是让陈京要吃足苦头,要不然这个外来者不会懂得海山的规矩!

在江铸看来,陈京这个人太目中无人,根本就不了解海山,就大谈海山改革,大搞所谓的特色经济。

邻角可能有特殊性,但是邻角能够代表整个海山吗?

更让江铸觉得不可容忍的是,陈京在邻角的用人常常和市里招呼都不打,或者是用种种手段让市委不得不支持他。

他这是要干什么?

要拿所谓的邻角的成功绑架市委吗?

陈京把邻角发展起来了,可是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海山的保守派干部对他可以说是意见非常大。

江铸就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不止一次,江铸通过各种途径向陈京传递了这方面的信息。

可是陈京充耳不闻,好似根本没把他这个副书记放在眼里,江铸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得已才出手针对陈京。

现在闹得这么不愉快,江铸怎么能拉下脸面来找陈京?

如果是别的事儿,江铸断然是不会去给陈京打什么电话的。

但是这件事……

江铸结束了和周国华通话后,站在客厅怔怔不说话,他几次想去拿茶几上的内部电话本,可是伸了几次手,却终究没有去拿。

他这个动作可是急坏了一旁江兰平母子俩。

萧梅一个劲儿的问怎么样,神情异常的激动。

江铸回头看了老伴一眼,这才几天功夫,萧梅似乎就老了十岁,虚弱不堪啊……

“天卓的事儿可能有一点眉目了。邻角区的陈京有朋友知道这个事……”江铸淡淡的道。

“陈京?哪个陈京?能不能联系上他?”萧梅忙道。

一旁的江兰平脸色却变了变。

江兰平现在在海山市政府上班,在体制内工作,她自然清楚父亲和陈京之间的微妙关系,这个时候让江铸去给陈京打电话,他拉不下面子。

“爸爸,您和陈京之间虽然存在矛盾,但是这件事情……”江兰平在一旁轻声道。

“矛盾?”萧梅愣了一下,抬头看自己的老伴。

她并不傻,一看江铸的神情,她迅速就弄明白了老头子为什么迟迟没动作。

她怒道:“老头子,你也不看现在到什么时候了?还拉不下面子咱天卓就回不来了!行,你不打电话我来打,人家既然让国华给咱打电话了,就说明他还是把这事装在了心里。

难不成你还等着别人打电话上门来求你要给你帮忙?”

萧梅拿起内部电话本就翻陈京的号码。

终于,他找到了号码,正要拨电话,电话恰在这时候响起来了。

萧梅一手抓起电话,道:“你好,你找谁?”

电话那头没声音,等了一会儿,才听有人道:“您好,这是江书记家的电话吧?我是邻角区陈京,能不能……”

“啊……”萧梅一愣,立刻反应过来,热情的道:“是小陈啊,你好,你好!老头子在,你跟他说吧!”

她将电话递给江铸,江铸抓起电话,脸上火辣辣的发烫,强颜笑道:“是小陈啊,刚才国华给我打电话了!的确,我家那个不肖子在日本惹上了祸事!嗨……”

陈京在电话那头认真的道:“江书记,江公子的全名是叫江天卓吧?”

“是!是!就是江天卓,他现在在哪里,你了解他的情况?”江铸忙道,他爱子心切,刚刚还觉得脸上挂不住,但一听陈京报出儿子的名字,他再也顾不得矜持,忙追问道。

“江书记,您放心!我是几天前听到这个事儿的,当时我吃不准他和您的关系,我没敢冒昧的给您打电话。但是我还是让朋友去照拂这事,目前江公子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陈京道。

一听儿子的安全没问题,江铸一颗悬着的心一下落地了,他怔怔半晌道:

“谢谢,谢谢你了!谢谢……”

他有些语无伦次,想说点好听的话,但是他能说什么?

好在陈京并没有在意他的态度,陈京马上道:“那行,江书记,既然知道了这个人是您的公子。我会去让朋友想办法的,应该问题不大,您先放宽心吧!”

“谢谢,谢谢……”江铸又说了两句谢谢,然后道:“小陈,有没有需要我做什么工作的?如果对方提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尽量满足……”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暂时应该没有!日本黑社会的事儿,我也不太了解。不过应该没有什么要求要提,这样,我马上去联系一下。我们保持联系,有情况我随时通报您!”

一通电话终于结束了。

江铸放下电话久久不说话!

凭他多年在官场上打熬的经验,他隐隐感觉自己儿子这事应该有着落了!

陈京虽然没给准信,但是他言辞之间表现出来的是非常的自信,这个陈京,果然神通广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