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81章 敬业小保姆!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敬业小保姆!

事实证明陈京的判断是正确的。

相对于官方的动作迟缓,在民间现在大家对合作的要求更加迫切。

陈京在邻角释放了两地合作的消息,立刻在下面产生了积极的反响。

这年头猪往前面拱,鸡往后面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和路子,只要利益存在,就会引起无数人的追逐。

一直以来,因为传统的某些原因,海山和南港的合作一直搞不起来,这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官方的保守,很多项目官方不审批,各地方搞各自的地方保护主义。

而在这样的思想的指引之下,两地之间存在的矛盾越来越多,因为矛盾的累计,双方对对方常常是展开报复性的一些针对措施,久而久之,连一些民间的合作都被官方干预限制了。

陈京对此做过比较深入的调研,他认为要搞合作,一定要充分发动民间的力量来搞。

陈京上任邻角就在一直呼吁两地合作,他的呼吁得到了下面很多人的支持,现在陈京率先在合作上面开口子,明确提出鼓励两地合作。

民间压抑已久的合作的思潮,如溃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根本不需要邻角区跟南港的几个兄弟区做任何沟通,各路关系自有人打通,在短短半个月时间。

邻角开通了一共二十五条直通南港各区的公交线路。除此之外。两地的人员往来,邻角往南港供水、农业菜篮子工程、跨区域建厂审批等等一系列的项目迅速上马。

两地合作在上面还没有形成共识,下面俨然已经是如火如荼了。

邻角区委宣传部在邻角与南港邻弯接壤的高速和国道处竖起了高高的宣传牌。

上面写着:“地不分南北皆为中华大地,人勿论海港都是龙的传人!”

这幅对联由陈京亲自手书,然后由广告公司将其放大,打在广告牌上非常的醒目。

而在无形中,这个广告牌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很多来往的路人都拍照留念。而以此为标志,似乎预示着跨区域合作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

星期天,殷婷婷起得很早。

大清早她挎着篮子到菜市场买了刚刚上市的新鲜基围虾,还有煲汤用的龙骨、莲藕,外加一大堆既可口又绿色环保的新鲜蔬菜,然后回来兴致勃勃的准备丰盛的午餐。

最近这段时间她当保姆越来越进入角色了。

陈京不仅给她开工资,而且卖菜这些消耗。陈京还专门给了她一张卡,让她要用钱从那里面支出。

卡到了手上。她到银行一查帐。内面赫然有两万多块,她乐得差点没晕过去。

她又想是不是陈京给弄错了,怎么一下给了自己这么多钱,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会贪污?

她抽空给陈京汇报这事,说卡上的钱太多了,内面有两万多呢,光卖菜花。哪里能花那么多钱?

谁知陈京有些迷糊的反问她道:“有那么多吗?”

“那你就先拿着吧!平常可以把生活搞得好一点,另外。你看我家里缺什么日常用品,你斟酌着给我添置。我自己就不用管那些事儿了!”

殷婷婷不由得感叹,这年头人比人,还真就气死人。

两万多块自己得半年省吃俭用才能省到,可到人家陈书记眼中,都看不上呢,这点钱人家都没放在心上。

她想想也觉得可以理解,上次陈书记的老婆给自己送的那个包,当时她不知道这包的价值。

虽然知道是好包,她想着可能要上千块钱,谁知道后来一了解,光那个包包就值两三万。

害得殷婷婷平常上下班都不敢拎出去,生怕治安混乱,一下被别人给抢了,那还不如扯她一页肝呢!

他老婆随随便便送几万块钱跟玩儿一样,陈书记给自己几万块钱买菜,那还不就相当于普通人还外面馆子里吃顿饭的花费啊!

一想通这些,殷婷婷工作积极性就更高了。

跟在陈书记身边,那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保姆又怎样?

自己这个保姆当得比人家国家公务员待遇还高,福利还好呢!

忙活的一早上,殷婷婷把烫煲好,然后就去陈京家打扫卫生。

星期天陈京不上班,早上起来会晚一些,殷婷婷轻手轻脚在客厅蹲着用毛巾擦拭地上的木地板,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陈京昨晚熬到两点钟才睡,马上省里要召开专门的跨区域合作协调会,市里分工让陈京负责会议的主要文字的撰写工作,用黄宏远的话说,两地合作现在是大事。

一切都要高标准,参与的人都要各展所长,陈京楚江才子的笔杆子功力要发挥关键作用。

省里主导的跨区域合作协调会,实际上就是省里主导来让两个市谈判,在谈判之前双方都有个互相展示,实际上就是炫耀一下各自的优势和特点,为自己在谈判的时候增加一些筹码。

陈京比较了解海山的情况,笔杆子又硬,所以黄宏远对他是委以重任。

熬夜写文章,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大的,这种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带给人的是极度的疲惫。

迷迷糊糊,陈京听到客厅里面悉悉索索,像是有老鼠窜来窜去一般。

他从**起来,穿上长睡衣走进客厅。

殷婷婷正蹲在地上,攥着头使劲的用手擦着地板。

女孩穿着单薄的体恤衫,下身着一条水磨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小红拖鞋,白如凝脂的小脚**在空气中,精致绝伦。

因为蹲着,从后面看过去,恰恰可以看到她那挺翘浑圆的小屁股,说不出的青春性感。

陈京迅速挪开目光,轻轻的咳了咳。

殷婷婷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猛然跳起来转身。

她瞪大眼睛看着陈京,因为刚刚干了活儿,她小脸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脸蛋红扑扑的,非常的娇艳。

她旋即笑起来,道:“陈书记,您起床了?刚才没打扰您吧?”

“你这么早忙些什么啊?不趁着周六周天多休息,你上班会有精神?”陈京道。

殷婷婷连连点头道:“有精神,有精神,怎么会没精神?我只要有活儿干,就有精神!”

她麻利的停下手上的动作,快速过去给陈京倒了一杯白开水送过来。

然后又回自己家里面,旋即便拿来了一杯豆浆,然后几片三明治,还有一只煮鸡蛋。

陈京坐在那里,面前便摆上了丰盛的早餐。

陈京看着殷婷婷忙活,然后再看看自己家里的环境,还别说,变化还真的很大。

以前没一个人忙活,家里很凌乱,陈京忙于工作,有时候常常不回家,窗台上,阳台上积了厚厚的灰。

家里的布置也没那么多讲究,有时候回来累了,什么东西都乱七八糟的堆着,长久下来,环境卫生很差。

而现在殷婷婷隔三差五就来个大扫除。

窗台玻璃擦得锃亮锃亮,木地板也是一尘不染,外面的阳台陈京种的几盆绿色植物,也生机勃勃。

房间一切收拾,都一丝不苟,完完全全是大变样。

到卫生间洗漱完毕,陈京尽情的享受着丰盛的早餐,他忽然觉得自己决策很正确。

殷婷婷这丫头很勤,而且特别善解人意,自己请她当保姆,她绝对是敬职敬业,每个月花点钱,心里也舒服。

唯一让陈京感到不自在的是,殷婷婷这丫头太客气。

陈京在家现在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腐化的趋势严重。

陈京给她讲了多少次,可这丫头脑子里就一根筋,改不了,陈京也只有索性让她去了。

陈京吃早餐,殷婷婷也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静静的坐在旁边,似乎随时准备给陈京服务。

陈京微微皱眉,道:“小殷,工作上都还顺利吧?能不能胜任啊?”

殷婷婷连连点头道:“能胜任,能胜任!工作很轻松,比以前轻松多了!”

陈京特喜欢看这小丫头的笑,她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容,很真诚,很满足,有一种楚人骨子里面的淳朴,让陈京觉得分外的亲切。

殷婷婷悉悉索索从口袋里拿出一张a4纸打印的清单,很认真的展开递给陈京道:

“陈书记,这个单子是上个月家里的开支,您看看……”

陈京低头瞟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有条不紊的记录中一天天的开支明细。

一天卖菜花多少钱,添置拖把、笤帚,买沐浴露、洗发水,甚至细到买牙签,一项项开支清清楚楚,然后后面有总数,一月开支九百二十七块五毛。

陈京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收着吧!”

殷婷婷小心翼翼的把纸张收起来,一丝不苟。

她做事细心,精打细算好像融入到了她骨子里面,陈京对此也以鼓励为主。

这点钱陈京根本不在意,可是殷婷婷这种态度他很欣赏,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现在的年轻一代,又有几个能有殷婷婷这般的懂事勤奋?

“哦!对了!我得马上出去一趟!”陈京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抬手一看表,好家伙已经十点半了。

今天还有个事儿要去办。

江铸前天打电话,非得要请陈京吃个饭,聚一聚,他儿子的事儿陈京给他办妥了,他要尽个心意,刚才陈京和殷婷婷聊天,险些忘了这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