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84章 一鸣惊人?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一鸣惊人?

常委会散去,市委一片哗然。

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看陈京被严肃处理的西洋镜,可是结果出来却让人大跌眼镜。

散会后,与会的常委没有一个谈邻角的事儿、谈陈京的事儿,大家似乎都有了默契,这事儿根本不谈。

当然,也没有任何处罚邻角以及陈京个人的通知出来,陈京在邻角撩拨着大家敏感的神经,可以说是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可是谁又能把他怎么地?

散会后,市委书记黄宏远返回自己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覃石宣正坐在里面低着头,显得很无精打采。

他微微皱眉,轻轻的咳了两声。

覃石宣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凑到黄宏远的近前。

黄宏远瓮声道:“你倒是有的是空闲时间,在这个时候,别人都在钻天入地的想谋发展,哪怕有一点机会都牢牢把握在手上,你呀,就只知道来市委告状,你应该好好反思!”

覃石宣脸色变了变,道:“书记,您批评得对。但是我一直都是和市委的步子保持高度一致的。从来不干出格的事儿,如果大家都干出格的事儿,我们海山还成什么样子?”

黄宏远闭嘴不说话,自顾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良久他摆摆手道:“这个话题不要说了,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覃石宣抿了抿嘴唇,终究没敢再说什么。

他很沮丧。同样作为临近南港的区,蓝河现本来就落后邻角很远。

现在邻角又先一步迈出了合作的步子,把好的机会和资源都抢在了手上,覃石宣现在却还迟迟不能动,一直要等到市里有了决策才能动。

看现在这架势,这一来二去的谈判,不知道多久才能有结果。

等市里有了结果,估计黄花菜都凉了。他为自己在蓝河编织的美梦,全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平衡不了。

这年头是怎么了?

老老实实听话,规规矩矩听从指挥的反而处处被动了。像陈京这种毫无全局意识,不把市委放在眼里,公然破坏市委计划的干部,却一路高歌猛进。占尽了先机,他岂能不窝火?

黄宏远瞟了覃石宣一眼。心中暗暗摇头。

搞发展。搞经济,还是需要像陈京这样的干部。

这小子身上有股子狠劲,拼劲儿,哪怕只要有一条缝隙,他都努力的去钻,他这样的精神,让其他竞争对手很难招架得住。

现在共和国的整体环境。还是发展不均衡,发展资源和机会有限。

谁要发展。谁就要去争夺有限的资源和机会,有时候太中规中矩。可能还真不行。

就得像陈京这样的干部,目标性非常强,占资源抢机会那是凶狠狠加**裸,他才不在意那些七嘴八舌,争议多又怎么样?有质疑又怎么样?他能够把邻角建设好,搞好,作为区委书记,他就是有成绩呢!

彼此谦让,处处当好好先生,邻角成不了今天的模样。

这就好比一窝狼有十个崽,最凶狠那个肯定会脱颖而出,陈京现在就是脱颖而出的那个。

李清香一句话说到底了,那就是现在的海山,谁能把陈京怎么样?

这话黄宏远细细琢磨,越琢磨就觉得真就是那么回事。

就连黄宏远也不能把陈京怎么样!

现在邻角是海山经济发展的亮点,黄宏远如果和陈京把关系闹僵,甚至最后把陈京给撤职了。

这在岭南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别人就会想黄宏远是不是在嫉贤妒能,为什么海山最大的亮点一出来,他就要抹去?

更何况陈京身后的背景深不可测,他真是和黄宏远闹得没有回旋余地了,黄宏远能不能够毫发无损的把陈京拿下,这都是一个天大的未知数。

这样的角力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但是……

黄宏远现在疑惑的是今天常委会上几个主要领导对陈京的态度。

江铸是个死顽固分子,以前对陈京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今天怎么忽然转性了,帮着陈京说起话来了?

还有李清香!

李清香和陈京的矛盾很深,这在海山不是秘密。

陈京在邻角有好几次没给李清香的面子,让她丢尽了脸面,凭李清香彪悍的个性,她能够善罢甘休吗?

可是今天,李清香说出了谁能把陈京怎么样的话,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却暗中有鼓励的意思,好像是在鼓励大家都向陈京学习,这中间的态度太微妙了。

人性相似,嫌贫爱富,趋炎附势,这都是人之常情。

现在陈京领导下的邻角越来越好,甭管你嫉妒也好,羡慕也好,还是痛恨他也好,这是即成事实。

陈京有了这个筹码,他是不是就能够顺利的慢慢的理顺各种关系,从而最后路子越走越宽?

现在看来,这种趋势似乎不可阻挡了,这一点从李清香和江铸的微妙改变就能看出来……

“咚,咚……”

黄宏远抬头看向门口,朗声道:“进来吧!”

周国华从推门进来,他一眼瞟见覃石宣,道:“覃书记也在啊!”

覃石宣讪讪的笑笑,道:“秘书长好!”

黄宏远道:“国华,什么事情啊?”

周国华看了覃石宣一眼,微微笑了笑,道:“刚刚从省委传来消息,最近苏北有访问团过岭南考察访问,交流经验。省委拟定了一个交流干部名单,我们市里要派两个人过去!”

黄宏远皱皱眉头,道:“这事我知道,不是让清香市长安排吗?她自己肯定要去,还安排了谁过去?”

周国华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问题就在这里,清香市长本来安排是让韩凯过去,可是刚刚省委来电,说韩凯不能过去。因为省领导指定必须让陈京过去!”

“啥?”黄宏远猛然抬头看向周国华,他迅速意识到自己失态,慢慢的他变得冷静,沉吟了一下,道:

“国华,这件事你怎么看?”

周国华摊摊手道:“这事我能怎么看?我估计清香市长早已经知道,刚才常委会散会后,她还问过我陈京最近的近况呢!”

黄宏远脸色阴晴不定,他就觉得今天李清香在常委上的态度有些不对。

原来是这样啊!

黄宏远就有些捉摸不透,省领导怎么会一定指派陈京参加这个交流?陈京的影响力能够深入到省委层面?

“国华,你看看,咱们的陈书记现在是大名人啊。连省领导都钦点了他,这是莫大的荣誉啊!”黄宏远笑道。

周国华笑笑道:“其实书记啊,我也很纳闷这件事。我刚刚给省委张副秘书长打电话询问了一下,你道是因为什么?”

周国华凑近黄宏远的身边,道:“这一次苏北省是沙书记亲自带队过来,沙书记以前是楚江省委书记,陈京是他的高足。他不光要陈京去参加交流,还安排了访问团要派人到邻角实地考察访问,学习经验。

你说这陈京,神通也忒广大了,怎么就能和苏北沙书记也有关系?”

黄宏远怔怔说不出话来,他敏锐意识到,周国华说的这个信息很不一般,这次苏北访问团来的时间很微妙,现在陈京竟然掺和到了这件事情之中,这恐怕……

黄宏远轻轻的抚摸沙发的扶手,突然大笑道:“这是好事!陈京啊,陈京!还真是咱们海山的一员福将,你把这事向清香市长汇报,就安排他去参加交流吧!一定要好好交流,争取露露脸!”

周国华笑道:“这个是陈京最擅长的!我相信他不会让咱们失望!”

周国华领命出去,临走的时候又瞟了一眼覃石宣。

覃石宣早就呆若木鸡了,他羡慕嫉妒恨的神态简直就是**裸。

既生陈,何生覃。

也许他意识到,陈京的将来,恐怕是他拍马也赶不上了……

周国华没有多看覃石宣,快步走过去开门,他刚把门拉开,黄宏远忽然道:“国华,等一下!”

黄宏远站定回头道:“书记,您还有什么叮嘱!”

黄宏远大手一挥道:“你起草一份嘉奖,通报嘉奖邻角上半年经济指标进入全市三甲,并且表彰他们敢于在合作上面第一个吃螃蟹,指示他们再接再厉,一定要把合作继续深入下去,把经济建设搞得越来越出色……”

他顿了顿,沉吟了良久,道:“你告诉陈京,我授予他在合作上面临机专断的权利,市委是他最大的后盾,让他放开手去干,要求各部门给他的工作开绿灯……”

周国华微微愣了愣,点头道:“是,我马上去起草!”

黄宏远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眼看着陈京要出彩了,这个时候忽然变得既大度又大方了。

周国华又回转想到陈京,前几天他一直为陈京揪心呢。

现在倒好,原来这小子早就胸有成竹了,现在他是市委书记市长齐齐对他示好,都把他当香馍馍呢!

黄宏远好大的气派,授予陈京合作大权,那冯仁国该干什么去?冯仁国还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呢?

周国华暗自感叹,这年头为官,就真该向陈京学习,规规矩矩,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