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87章 苏北来人!

第七百八十七章 苏北来人!

苏北省访问团访问岭南,阵容可以说是声势浩大。

这次访问团由省委书记沙明德亲自带队,整个考察团涵盖了省委机关干部,省直机关干部,苏北各市区县主要负责人,还包括省委党校,省委政策研究中心等等官员。

除了官员以外,苏北省企业界代表,苏北省财经界、经济界知名人士,苏北省随团记者,一共浩浩汤汤一百多号人。

苏北省访问团包机抵达粤州,岭南省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贺军率领岭南重要领导到机场迎接。

为了这次苏北访问团的考察,岭南一共准备了三辆考斯特外加两辆金龙大巴车,访问团下榻在粤州流年酒店,整座酒店被包了下来,气魄也是相当惊人。

在流年酒店外面,酒店插彩旗,树标语迎接访问团一行,整个酒店周围的马路上,都有“欢迎苏北省访问团莅临粤州”的标语,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和苏北访问团相对应的是岭南方面组织了专门的交流团。

交流团的阵容也非常强大,省直机关,岭南省经济专业,企业界知名人士,还有市区县主要负责人,一共也是七八十人,在苏北访问团到来前夕,所有人全部就位。

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胡俊中接见交流团全体人员,并发表了重要讲话。

在讲话中胡书记强调,目前整个共和国最发达的两个省就是岭南和苏北,两个省之间的访问交流。级别是非常高的,同时又是非常重要,非常引人注目的。

两个兄弟省互相之间学习彼此的改革发展经验,彼此交流发展心得,共同探索发展道路,这些年已经成为了常态。

胡俊中表示,目前岭南和苏北之间的关系定位。应该是岭南是大哥哥,苏北是小弟弟。

所以对苏北访问团的到来,岭南作为大哥哥应该要盛情接待。认真对待,要有大哥哥的样子。

而这一次省里组织的交流团,就代表了整个岭南省委的形象。所以他希望这一次交流,大家都能够敞开心扉,都能够发挥各自的经验和心得,能够真正的让交流起到应有的作用。

从胡俊中的讲话中不难听出来,苏北和岭南两省表面上称兄弟,实际上彼此在暗中都较着劲儿呢。

岭南作为共和国最早开放的一个省,在改革开放初期十几年,可以说是一骑绝尘,领先其他省很多。

但是苏北后来借助本身地域和资源优势,同时又吸取岭南发展中的经验和教训。慢慢的从后面跟了上来,在最近几年,其发展势头尤其迅猛。

在最近这几年,从经济指标上来看,每一年苏北和岭南的距离都在缩小。

而这样的缩小给岭南很大的压力。

而且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宣称。说苏北的模式比岭南的模式更具发展潜力,并且列举了岭南在发展中遇到了很多问题,包括长期积累下来的很多问题,以此来证明苏北将赶超岭南,成为共和国经济第一省。

在这样的背景下,岭南的压力是很大的。而岭南上下对这次苏北访问团的到来,也自然就非常重视了。

苏北省委常委,省委书记苗奇对接待工作做了专门的指示,要求无论如何,要向兄弟省展示岭南的新气象,绝对不能够为岭南丢脸。

谁把事情办砸了,他就撤谁的职,显然,这样的措辞是很严厉的。

而这样的严厉也导致,陈京所在的交流团封闭学习了三天,主要是熟悉岭南经济,熟悉交流日程等等。

在陈京看来,这样的交流,更多意义上是在展示,彼此较劲,估计火药味儿会很浓。

在苏北代表团抵达岭南的当天晚上,陈京接到古林风的电话。

古林风大笑道:“陈京,你现在在哪里啊?我可是过岭南来了,你作为地头蛇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啊?”

陈京道:“林风哥,说句实在话,你们的到来,搞得我们特别的忙。我两天前就来粤州了,就是为了筹备和你们交流方面的工作,你们的面子很大啊!”

古林风一听陈京在粤州,他大喜过望,道:“那正好,今晚我刚到粤州,粤州城市太大,我想出去领略一下粤州的风情,没向导我担心迷路。这样好了,你来担任我的向导,咱们也先提前交流一番嘛!”

陈京沉吟了一下,根据要求,在交流还没开始,交流团是不希望大家和苏北的干部过多接触的,但是古林风太特殊,陈京也不能弱了气势不是?

“那行吧!我半小时到流年酒店门口等你,我们好好欣赏一下粤州的夜景!”

陈京和古林风已经有几年不见了,古林风还是以前的模样,唯一一点差别就是他估计是在下面当领导的时间比较长了,威严似乎是越来越足了。

晚上出来,他穿着一件长风衣,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迈着四方步子,几个人陪同他一起出来,他给人的感觉明显是鹤立鸡群。

陈京将车停在酒店门口下车,古林风恰好从转门走出来。

他加快脚步,快步走到陈京身边,不由分说给陈京一个熊抱,然后哈哈笑道:

“哎呀,陈京,你变化真大啊!这几年没见,愈发风流倜傥了,岭南的水土很养人嘛!”

陈京笑道:“林风哥你变化才大,在下面执一方牛儿的时间长了,官威越来越浓了。”

“你挖苦我!”古林风佯怒道,旋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回身给陈京介绍他身后的几人,陈京一听了不得,一个是苏北省发改委副书记伍学文,一个是苏北省省委政研室主任杨长剑,还有一人是淮阳市淮江区区委书记马空然。

陈京一一和他们握手,古林风在一旁道:“这位是我老弟陈京,楚江才子来岭南镀金的,现在是岭南年轻一代的骄子。”

这样一番介绍,几人自然免不了寒暄一番。

陈京问古林风道:“林风哥,沙书记住在哪个位置……”

恰在这时,酒店门口又出来一人,年龄大约四十岁的样子,有些瘦,但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沉着与敏锐,让人一见就感觉其身份不一般。

“左主任!”古林风回头打了一声招呼,其他几人也连忙回头打招呼。

中年人瞟了陈京一眼,古林风忙道:“陈京,这是左主任,你不是问沙书记吗?他就在沙书记身边工作!”

陈京立刻反应过来,忙伸出双手道:“您是左帅主任?您好,您好!咱们通过电话的,我是陈京……”

左帅是沙明德在苏北的秘书,他微微愕然了一下,伸出手来和陈京紧握,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让人觉得特别的亲切。

“哎呀,陈书记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年轻有为,沙书记这次过来可念叨你了!怎么?你是过来见沙书记的?”

陈京尴尬一笑,忙摆手道:“左主任,今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是古市长打电话给我,非要抓我给他当向导,我这就冒里冒失就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今天书记舟车劳顿,现在正在休息,我趁机出来溜达溜达,晚一些时候他可能要去拜访你们苗书记,今天时间还真是很紧!”左帅道。

他顿了顿,道:“不过陈书记你放心,沙书记来了岭南,其他的人不见都没什么,你他是一定要见的。回头我安排一下,我们电话联系!”

陈京道:“那就谢谢左主任了!”

左帅这一插科打诨,又耗了一些时间,送走左帅,外面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古林风道:“陈京,今天你是地头蛇,一切活动你来安排,我自己包括咱们这几个领导,今天都听你指挥,怎么样?”

陈京摆手道:“先去吃饭!吃饭了咱们再说!”

陈京驾车,几个平常在一方跺跺脚地面都抖三抖的领导今天竟然也挤在了一辆车中,这一点倒让陈京对他们颇有好感。

陈京开车到南越楼。

南越楼是金璐的产业,很低调的一个地方,但是低调只是外面,内面的布置却是相当的豪华。

南越楼现在已经渐渐成为了岭南顶级的会所。

南越楼的特点是饮食,在这里可以吃到最地道的海鲜,最纯正的西餐,金璐给陈京吹牛,说南越楼的醋和酱油都是自己酿造的,可见这家会所做得有多细致。

按照金璐的说法,南越楼的经营一律只针对会员开放。

不是会所的会员,就是钱再多也进不了这个门,陈京自然是这里的高级会员,用金璐的话说,他是终身会员。

陈京领着几人到南越楼,一进门,古林风几人可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们立马意识到这个地方不同凡响。

南越楼顾名思义,这里彰显的是南越的风情文化,就是那种小桥流水,雨打芭蕉的意境,另外还有南越木棉花,油纸伞,所有的装饰都是实景,整个南越的浓郁的文化积淀,几乎是一进门就扑面而来,让人一下就仿佛置身在了美轮美奂的南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