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88章 沙明德和苗奇的机锋

第七百八十八章 沙明德和苗奇的机锋

在极具南越风情的会所里面,奉上的是南越的经典菜式。

四大名菜川、粤、鲁、淮阳,粤菜占其一。

有粤菜不能没有海鲜,今天的菜式就是南越风味的海鲜,高档菜馆的贴心烹饪,加上这里优雅的用餐环境,一桌人吃得很愉快。

淮阳淮江区委书记马空然是市委常委,是实权副厅级干部,所以在座的五个人中,陈京算是级别最低的干部了。但是一桌子人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的存在,甚至包括古林风。

刚才在酒店门口偶然邂逅左帅,几人都明显看出来,陈京和苏北省委|书记沙明德关系绝对不一般。

而沙明德以挑剔出名,尤其对干部要求极高,这一点在苏北是广为人知的。

在苏北能够被沙书记赏识的干部少之又少,而能够被他赏识的干部,那必然是官运亨通。

沙书记在全国所有的省委|书记中,就是以选材苛刻,同时又敢提拔干部著称。

陈京能够和沙书记有如此良好的关系,那必然意味着沙书记很赏识他,这也足以证明他不会是一般的人。

这一点就连古林风都挺羡慕陈京的。

实际上,他对陈京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古林风认识陈京,而且两人现在有这么良好的关系,一切都是因为方婉琦。

古林风没有妹妹,在他的眼中。方婉琦就是他的亲妹妹。

方婉琦和陈京的婚姻现在是个传奇,一个京城大家的小姐,一个是一名不文的草根。

为什么方婉琦就会选择陈京?

对于这个问题京城有太多的议论了,古林风也是参与这些热议的人。

虽然古林风不完全认同陈京和方婉琦结婚,是因为政治的原因。但是他依旧相信,陈京和方婉琦走到一起,对他的仕途是大大的有利。

而西北系的年轻才俊中,也必然多一个陈京的名字。

可是到现在为止。陈京并没有成为西北系的一员,他似乎很骄傲,又似乎有些不开窍,总和西北系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

别的不说,如果陈京在岭南能够有西北系的大力支持,他现在会如此累、如此孤军奋战?

但是……

古林风有些一言难尽,而今天他也发现。陈京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陈京赫然有自己的圈子。

沙明德的这个圈子肯定不属于西北系。陈京和沙明德关系如此近。是不是意味着他以后永远都不会向西北系靠拢?

……

夜色撩人。

岭南省委常委院在昏暗的路灯掩映下树影婆娑,远离这座城市的喧嚣和霓虹,在这里可以看到是月明星稀的自然美景,美到了极点。

常委院一号楼戒备森严,在常委院中,只有一号楼门口有标杆笔直的武警岗哨,而这也让这里变得异常的庄严神秘。

经常出入省委大院的干部都知道。一号楼就是省委|书记苗奇的住所。

岭南省委|书记是高配的,省委|书记苗奇同时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即使省委|书记,又是国家级领导。所以他的身份是非常特殊的。

今天一号楼里面灯火通明,这在苗书记家可不多见。

所有的岭南官员都知道,苗奇的家门是最不容易进的。

苗奇最反对的就是送礼这一套,他曾在多个场合交代过身边人,任何人任何情况下,谁都不能拎礼物进他的家门。

在这一点上,苗奇显得很不近人情,这有点不像他平时的为人。

苗奇绝对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苗奇执政风格很柔和,是那种抓大事,放小事的领导,他主要是抓干部,用他的话说,他的作用就是要把最合适的干部,放在最合适的岗位上。

所以,有人形容苗奇的执政是润物细无声,是那种把控大局能力强,同时又特别善于处理复杂问题的领导。

另外,苗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作息非常有规律。

一般早上六点起床,前后不超过五分钟,晚上八点睡觉,误差也不超过五分钟。

因为极其严格的作息时间,所有那些想来他家的领导干部,也不敢晚上来,生怕打扰书记休息。

而今天晚上,苗奇一反常态的没按平时的作息时间作息,这只能说明他家里有重要的客人。

能够让苗奇放弃休息接待的客人,在岭南省还没有这样一个人。

很自然,今天他家的客人肯定不是来自岭南,而是来自苏北。

苏北省省委书记沙明德刚来岭南,不顾舟车劳顿就第一时间赶过来拜访苗奇,苗奇比他的级别要高,所以他过来算是拜访领导的。

苗奇的书房不大,但是藏书很多。

在书房里面坐着,浓郁的书香的气息让人心里觉得特别的宁静。

苗奇很爱读书,尤其喜欢读古书,他收藏的古籍孤本几乎占据了他书架的大半部分。

苗奇个子很高,也很瘦,脸上双颊的颊骨高高的隆起,看上去是个很严肃的人。

他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双眼睛。

他的眼睛不锐利,也不平和,顾盼之间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深渊一般深不可测,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他说话很和蔼温和,偏偏脸上从来没有笑容,这样的反差让很多第一次见他的干部,心中忐忑得很。

在岭南流传有一个故事,说苗奇刚履新岭南的时候,他接见北粤的某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这位县委书记在他面前浑身冒汗,如坐针毡,甚至导致了他严重的失仪,当众放了好几个响屁,搞得场面非常尴尬。

岭南民间讽刺这个官员,说他幸亏是空腹去见苗书记,要不然可能就不是放屁那么简单了,极有可能是大便失禁,那就真要闹天大的笑话了。

这个事例也说明,苗奇虽然风格柔和,润物无声,他的官威还是相当盛的,气场极其强大。

苗奇的书房就只有两个人,苗奇和沙明德。

恐怕也只有沙明德才够资格进他的书房,而两人在书房秉烛夜谈,自然别有一番味道。

苗奇和沙明德以前就认识,两人都有知青的经历,同时又都是以高龄参加恢复高考以来的首届高考。

苗奇年轻的时候是个很执拗的人,他为了干出一番事业来三十多岁还没结婚,所以他顺利的上了大学。

而那个时候沙明德因为娶妻生子了,被他考中的大学拒之门外,他最终没有上到全日制的大学。

但是,苗奇和他的同学关系并未断,两人在中央党校地市领导培训班是同学,那个时候两人还同时参加竞选了班长,不过那一次是沙明德胜出,而苗奇则屈居了副班长的位置。

因为熟悉,两人的谈话自然就免不了怀旧,倒是相谈甚欢。

当然,两人也很清楚这次见面的背景,像这么高级别的领导的会晤,也绝对不会有下面官场那么多的庸俗客套,聊了一会儿往事,苗奇话锋一转,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了。

他道:“苗书记,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应该是你在岭南工作的最后一年了!所以啊,在我看来,有些工作就不用那么较真。这一次我是怀着虔诚而来,我特别希望我们的访问能够学到真东西。

岭南和苏北是兄弟关系,岭南是大哥哥,苏北是小弟弟,我们这一次就是来向老大学习来的,我们希望能取到真经啊!”

苗奇微微皱眉,道:“明德,你少跟我来这一套。听你这口吻,好像我一直都是藏着掖着是怎么的?我实话跟你讲,这些年你们已经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你没听外面都在传,说你们苏北模式优于岭南模式吗?

我就奇怪了,你来取真经,究竟是取哪方面的真经?”

沙明德哈哈大笑,道:“在苗书记您面前我不怕扬家丑,现在我在苏北的工作是有苦说不出。现在我们苏北最大的问题是缺人才,我们官员中的人才很匮乏。

你说奇怪不奇怪,这些年全国的优秀人才都往岭南来,怎么就没有去咱们苏北呢?”

沙明德顿了顿,又道:“还有啊,在经济指标上面,我们和岭南老大哥之间的距离也还很大,外面说什么苏北模式云云,我看有炒作的成分。现在老美不是搞中国威胁论吗?

我看啊,现在外面也有人在炒作苏北威胁论,苗书记,您难道还信这些吗?”

苗奇轻轻的哼了一声,用手指着沙明德道:“明德,诛心啊,你尽是诛心之言。你这个做派可不好啊,这么多年了,你性格也得改改了。今天幸亏没外人在,如果有外人在,可有得你笑话了!

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你是在说外面的那些赞美苏北模式的声音都是我岭南发出来的,是我们在搞苏北威胁论,是不是?”

沙明德连连摆手,道:“不能那么说,千万不能那么说!苗书记,我如果这么说,那肯定是不负责任!但是有一点让我觉得欣慰的是,我很荣幸被人惦记,被人威胁。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们苏北工作干得不错啊,连咱们的老大哥都对我们重视了。

我们尊重老大哥,你们重视咱这个小弟,这就是真和谐嘛……”R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