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0章 陈京的去向?

第七百九十章 陈京的去向?

向往常一样,一大清早,省委秘书长贺军需安排好苗书记一天的日程,然后亲自送书记办公室,并同时汇报前一天的工作。

贺军拿着日程表到苗奇办公室。

苗奇正在饶有兴致的通过电脑看网上的新闻。

也不知书记看到了什么新闻,脸上竟然罕见的露出了笑容,让贺军不由得一怔。

他连忙陪着笑道:“书记,您在看什么新闻,怎么这么开心?”

苗奇用手指着电脑道:“赢球了,赢球了!巴西队又赢球了!哎呀,这场球赛真了不起啊,巴西队队员个个顶呱呱。”

贺军有些好笑,苗书记身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级领导了,平常就不见他笑,现在因为一场球赛竟然高兴得跟孩子似的,估计这个场景自己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

苗奇盯着新闻看了良久,意犹未尽的关掉网页,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道:“哎呀,又看了十五分钟,这时间过得真快啊!”

贺军道:“书记您一天太忙了,也应该适当的休息调节一下,您经常不是说要劳逸结合吗?您看新闻也是劳逸结合嘛!”

苗奇瞟了贺军一眼,道:“老贺你就是会说话,工作时间看与工作无关的新闻,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你可别误导我啊!”

他顿了顿,道:“把日程直接给周兵吧,对了,最近好像新闻比较多哦,都说说看。外面是些什么议论?挺热闹嘛!”

贺军尴尬的咳了咳,道:“外面的一些议论都是意气之争,我认为价值不大。不管怎么说岭南还是最发达省份,这一点没有变,而且将来也不会变,所以啊,我认为对苏北的那些挑衅言论。没有必要去较真。

我们越较真,他们反而觉得自己地位抬升了,更加牛哄哄!”

苗奇微微蹙眉。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敛去。

过了很久,他淡淡的道:“沙明德就喜欢搞这些意气之争,这是他的谋略。他擅长的就是鼓舞士气。你别小看意气之争,因为意气之争,苏北就可以上下一心,搞好团结,他们有目标,就有动力,发展的势头就更加惊人。

这一点是我们的劣势,我们领头羊不好当啊,我们的路需要自己去探索,他们却是拿来主义!”

苗奇顿了顿。道:“领兵打仗也好,还是领导群众干部搞经济建设也好,士气很重要。我们也需要士气,所以,我们要适当的给我们干部紧迫感。让他们知道后面有追兵。

这一次我们搞了一个一比一的跨区域比较,一个岭南的市比一个苏北的市,一个岭南的区县比一个苏北的区县,目的是什么?就是要竞争嘛,要把这种比较细分下去。

让每一级党委政府都有个参考比较对象,这是很重要的工作。”

贺军笑道:“书记您高瞻远瞩。看问题全面,我们这个一比一的工作要开展好,这对我们大家工作积极性都是一次重大的促进,我相信通过这一次苏北团的访问,我们士气会更足!”

苗奇摇头道:“不能掉以轻心,沙明德这个人我了解,他做工作最是细致。御下尤其严格,他在苏北去的时间不长,但是威望很高。他是实实在在为苏北的发展做了重要工作的。

而且,看现在的状况,他可能还会继续做工作,他是个能干事的人啊!”

贺军道:“能被书记您认为会干事的人,也恐怕只有沙书记能够有此殊荣了!沙书记这几天很活跃,频频组织讨论活动,邀请了很多咱们岭南的企业家代表、社会知名人士、学术界代表座谈,每天日程排得很满,流年酒店也是门庭若市啊!”

苗奇笑了笑,微微的闭上眼睛。

良久,他吐了一口气道:“可惜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在岭南待不了太久了。否则我还真的不怵他沙明德!”

贺军低头不说话。

今年年底开党代会,估计党代会结束之后,苗书记就要调中|央工作了。

以后岭南会来新书记,到了那时候,眼前的一切恐怕都物是人非了!

“哦,对了!上次我和沙明德见面,他提出的那个人才支援,我让他随便选五个人,他有消息了没有啊?”苗奇忽然道。

贺军一笑,道:“书记,您还别说,上次您和沙书记的会晤,消息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现在外面很多人议论此事呢。说我们岭南要有干部去苏北履新,大家都想看看是哪些人赶上了这波呢!”

苗奇哼了哼,道:“你说还能是谁,除了沙明德自己,谁还知道他和我会晤过?而且还谈了这事儿?”

“沙明德了不起的地方就在这里,一把年纪了,我让他喝一杯酒我给他一个人,他硬是一连喝了五杯酒。吓得我差点去抢他的酒杯。他敢玩命啊……”

贺军道:“沙书记这是敬业,对了,那个名单倒是给过来了。我刚刚收到,一共五个人……”

贺军翻开手上的文件夹拿出一页纸递给苗奇。

苗奇摘掉老花镜擦了擦然后重新戴上仔细看名单上的名字。

五个人都是岭南目前在搞经济方面很有名的干部和专家,苗奇一眼扫过,脸色就变了。

他哼了哼,道:“好个沙明德,他是要把我的一点老本全都抢走啊。你看看,财经研究中心谭志明主任,国资委的邵青平主任,粤州市副市长韩巩林,临港特区三合区区委书记张小歌,咦……”

沙明德惊讶的叫了一声,拿着那份名单放老远仔细的瞅,他用手指着最后一个名字看向贺军道: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陈京?怎么既没职务又没头衔,就一个名字啊?”

贺军道:“陈京是个处级干部,您承诺的是五个副厅以上干部,估计是这个原因吧?”

苗奇吸一口气,讶然道:“那这个陈京是何方圣神?我怎么以前就没听过这个人?在省直哪个单位?”

贺军笑道:“说起陈京是大大有名了,他可是咱们前年从外省大公选一批处干正职干部的时候过岭南的。当时他好像是第一个被公选上的干部,在下面很有一阵轰动呢!”

“哪一次公选?是老胡搞的那次公选吗?”苗奇追问道。

贺军点头道:“就是那一次,那一次公选不是很成功,但是二十多个干部还是有几个比较突出的,陈京就是其中最佼佼者。他现在担任海山邻角区区委书记,工作干得很出色,邻角在这两年各项经济指标飙升强悍,现在成为了海山经济唯一的亮点了!”

“海山?”

苗奇皱了皱眉头,道:“海山班子不是不行吗?怎么还有这么一个不错的干部?”

贺军道:“陈京也不是说特别的了不起,也是矮子里面的将军嘛!我查过了,这个陈京是从楚江过来的,以前沙书记不是在楚江担任书记吗?估计他和沙书记认识……”

“这个人什么来历,你查过没有?简历有吗?”苗奇问道。

贺军摇摇头,他沉吟了一会儿,道:“陈京是本科毕业的,这我了解过。家里没听说有了不起的背景。不过他去年刚结婚,他的老婆据说在京城根基很厚,具体我也不清楚。”

“去年才结婚?多大的岁数啊,怎么结婚这么晚?”苗奇眼神有些疑惑。

“也不是很晚,他才三十岁不到,不是今年三十岁就是明年三十岁,应该差不多就这个年龄!”

苗奇皱皱眉头,很久没有说话。

贺军也不敢插言,在他看来,沙明德要陈京这个人那是再好不过了,至于说原因。

陈京和沙明德都有楚江工作的经历,说不定陈京有些什么背景,沙明德把他调到苏北自己身边培养,可是是为将来计。

岭南的优秀人才太多了,陈京就算有些本事,那也是有限得很。

毕竟他还年轻,以陈京的年轻和级别,短时间内还难以有大影响力,即使许多年后能成大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时候政治格局如何又有多少人知道?

苗奇忽然从桌上的笔筒中取出笔来,他“唰!唰!”几下,把陈京的名字给划掉,道:“其他五个人都照准,这个陈京不行,让他重新挑选一个!”

贺军目瞪口呆,但他毕竟城府很深,只略微疑惑了一下,神色便恢复了正常。

苗奇抬头看向他道:“怎么?你有疑惑?”

贺军笑了笑,苗奇道:“我跟沙明德说好了,是五个副厅以上干部,他给我出什么幺蛾子?欺负我岭南没人才吗?一口唾沫一口钉,我说话说一不二!

让他放开手去挑,我承诺给他五个人,一个都不会少!别给我随便找个人滥竽充数!”

贺军笑道:“书记好气魄,那行,我稍后就给他们回复!”

苗奇点头,贺军正要离去,苗奇忽然道:“你等一下!”

贺军停下脚步,苗奇接着道:“你明天来给我把陈京详细的履历带一份过来,我看看这个年轻人的简历!”

贺军身子顿了顿,忙说好,内心却是一肚子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