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1章 陈京舌战苏北群英(上)

第七百九十一章 陈京舌战苏北群英(上)

接到左帅的电话,陈京内心颇为激动。

终于可以见到沙书记了,一晃自己已经两年多没见他了。

说起来陈京和沙明德以前在楚江走得并不算太近,毕竟那个时候两人的距离太远了。

自己不过是楚江组织部下面的一名小处长而已,自己能够和沙明德认识,这就足以让人吃惊了,更何况有不错的关系?

在这一点上,陈京还是颇为感谢汪鸣风的。

陈京一直认为沙明德能知道自己,这都是汪鸣风的功劳,当然,伍大鸣也是应该感谢的人。

陈京担任过伍大鸣的秘书,而伍大鸣又是跟沙书记最近的人,这里面虽然转了一个弯儿,但是无论是沙明德还是伍大鸣,两人对有才华的人的赏识都是一样的。

无疑,陈京跟其他的干部比别无所长,除了会写文章外,既没关系也没背景,更没有资历和金钱,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得到破格提拔,这和陈京跟对了人是有很大关系的。

现在沙明德对陈京来说他就觉得特别亲切,他现在的意识中,总把沙书记当成了自己的长者,对沙明德他唯有敬重!

左帅在流年酒店门口等着陈京,陈京的车一到,他就迎过去满脸的笑容。

陈京和他握手道:“左主任,您太客气了!让我领受不起啊!”

左帅含笑道:“领受得起,今天绝对领受得起。你掐时间的本事真是太强了,我以为你不能按时赶到,手心都捏了一把冷汗呢!”

陈京笑道:“哪能呢?拜访沙书记都不按时,那还了得,那我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左帅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京,领着他进入酒店,找了一个休息间安排他坐下,道:

“是这样陈书记。沙书记现在正在会见客人,可能要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才能见你……”

陈京愣了一下,道:“这样啊,那您的意思是让我等两个小时。是不是?”

左帅摇头道:“当然不是,书记昨晚对你有工作安排。是这样,最近我们访问团搞了一个小范围的面对面交流平台。这个交流平台主要是我们找一些岭南本地的各界人士来交流。

我们这一方参与有十几个人的样子,这个交流是书记建议搞的,目前我们已经搞了两次,效果不错,反响比较激烈。

昨晚书记跟我讲。让你也参与这个平台和咱们苏北访问团交流交流,时间差不多也就一两个小时,所以我今天就让你早点来了!”

陈京错愕的站起身来,一下明白左帅的意思了。

感情自己这几天在大范围内陪同苏北的同志调研交流还不够,现在还要小范围内交流,这是什么?

这是让自己舌战群儒吗?

陈京开口想拒绝,但是左帅说这是沙明德的安排,陈京怎么拒绝得出口。他也不敢拒绝啊。

“这个突然袭击搞得太让人意外,?我这一点准备都没有呢!”陈京皱眉道。

左帅笑道:“陈书记,你别怪我事先不通知你。是昨天沙书记三令五申的叮嘱我,让我不要提前通知你,他的原话是说想看看你这几年在岭南搞得怎么样,能不能经得起真刀真枪的考验。

书记这个人您知道,他就是这个性格,他这样做也是重视您呢!”

陈京苦笑,道:“这样的重视,让人压力太大。看来今天我想拒绝也不成了,是不是?左主任?”

左帅笑笑没说话,但是他的笑容算是表明了他的态度。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来了,哪里有退缩的可能?

跟在左帅后面,陈京一直走到酒店管制楼层的会议室,一进会议室,陈京着实大吃一惊。

这场面……

哪里只有十几个人?

应该说环形桌四周只有十几人。实际上……

陈京一眼扫后面,后面密密麻麻坐满了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严阵以待,手上拿着笔,整个会议室落针可闻。

陈京回头看左帅,左帅笑笑道:“我们的交流是公开的,准许其他人过来旁听列席,列席的一部分是苏北的各界人士,当然也有岭南的各界人士……

陈京脸发青,他终于感受到了紧张。

他这一眼扫过去,一个人都不认识。

不对,他赫然在旁听席位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唐玉?

好家伙,还有媒体来旁听,这简直就是升级版的舌战群儒。沙书记真是太狠了,这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啊。

就在他有些紧张,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左帅快步走进会议厅,道:

“各位,今天我们请到的交流嘉宾是我们岭南优秀年轻干部的代表人物,也是我们出身于楚江的大才子,我还可以明确告诉各位,今天请他过来,是咱们沙书记钦点的,所以今天的交流一定会很精彩!”

左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陈京这边。

陈京的感受是自己一下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他就觉得心中一麻,这样的场合也由不得他多想,只能迈开步子进入会议厅,朝众人点头致意。

左帅挨个的给他介绍苏北方面的同志。

坐在首位的赫然是苏北省委常委、江宁市市委书记毛家青,另外,省委秘书处处长龚黎平,省委政研室主任杨长剑,还有省党校政策研究科学研究员李丰台,剩下的赫然都是地市区县党政一把手。

其中竟然有古林风,古林风今天罩了一件风衣,看上去非常的成熟,陈京刚才都没有注意到他。

这十几个人和陈京哪里对等?

个个都是领导,个个资历都比陈京老,这从哪个层面开始交流?

没有过多的寒暄,左帅就让陈京说几句。

陈京用牙齿咬了咬舌头,让自己心跳减速,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各位领导,说句胆怯的话,现在我是真胆怯。今天沙书记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早知道今天有这么多领导来参与这个交流会,我就真不敢来了!”

陈京顿了顿,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目前担任岭南省海山市邻角区区委书记,级别是正处级。今天来的所有的苏北的同志都是我的领导,其中甚至有毛书记这样的省委领导,说句实话,我很惶恐。

我细细揣摩沙书记搞这样不对等交流的意义,我认为可能一方面是沙书记希望了解咱们岭南基层工作的一些情况,还想了解一下我们基层干部的实际和理论水平。

沙书记曾经说过,基层工作是所有行政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从基层来,今天能有机会和来自苏北的领导们一起座谈,我很荣幸!

我们苗书记说过,对苏北的同志们,我们讲一个真的,讲一个诚字,讲一个敬字,所以我希望今天的交流,我们就本着这三字宗旨开始吧!”

陈京即兴发言,却是出言不俗。这里面既有自谦,同时隐隐也有对大场面毫不示弱,可以说是不卑不亢。

陈京心中清楚,如果把今天的交流比作是一场宴席,那么今天绝对是一场鸿门宴。

这帮苏北的精英可不是一般人。

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出来,他们能瞧得上自己一个区委书记?

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脚下踩的是岭南的土地,即使对方是省委领导,在这里自己也是主人。

老人有言,客随主便,陈京也不能上来就怂了,那可丢了岭南干部的脸,陈京在体制内干了这么多年,丢脸的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个开场白说过,座谈就正式开始了。

果然不出陈京所料,一开始大家就面临很敏感的问题。

第一个说话的是苏北政研室杨长剑,他级别是副厅级,但是在苏北他被称为是苏北省委的文胆,理论功底非常扎实,文字功夫一等一。能够担任沙明德为核心的省委政研室主任,就没有等闲之辈。

杨长剑第一个交流就提出岭南的区域之见保护和岭南政坛保守势力的问题。

他想询问岭南在处理这一块的做法和办法,尤其是在基层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一般是怎么处理。

陈京一听这个话心中就好笑。

杨长剑这哪里是请教问题?明显就是直指岭南的软肋,是在拿保守派的事情给自己尴尬呢!

陈京微微的笑了笑,道:“杨主任,保守派的问题很敏感啊,你这算是将了我一军。说句实在话,作为一个从外地过岭南履新的干部,曾经一度我对这个问题也非常绝望。

但是现在我再看这个问题,和以前的视角完全不一样了。

我今天说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岭南能够有今天,外界所说的保守派应该要记大功。甚至我可以说,没有岭南的所谓保守派,就没有咱们岭南经济在全国一枝独秀的局面。

这话我说得理直气壮,还别说我跟保守派摇旗呐喊,我们今天的交流三个字,第一个字不就是真吗,今天我这句话就是一个真字!”

陈京这话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一出口,现场一片躁动,显然陈京这几句话有些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哗众取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