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2章 陈京舌战苏北群英(下)

第七百九十二章 陈京舌战苏北群英(下)

交流在继续,场面日趋激烈,现场的探讨气氛和争论气氛越来越浓。

本来,陈京一个区委书记的身份,在座的很多苏北的领导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隐隐的他们还有些失望。

他们大多数都在区县一把手的位置上干过,在那个位置上工作视野毕竟有些狭窄了,即使是让陈京谈基层工作,可是陈京了解的基层工作,又有几个是在座的人不清楚的?

然而,这局面一开,所有人都意识到,能够进入这个会议厅的人,那就没有等闲之辈。

陈京对所有的问题对答如流,反应之敏捷,思维之独到,看问题之深入,即使是在座的很多厅局级领导,都很吃惊。

陈京不仅对岭南的情况吃得透,对苏北竟然也是非常了解。

苏北引以为傲的亮点他知道,苏北的隐忧和困惑他也知道,无论是理论问题,还是实际问题,竟然这一屋子人,就没有一个人能难到他。

杨长剑提出岭南保守派的问题。

陈京给予的回答是如果把岭南比作是一辆高速前进的列车,那么改革派就是这辆列车前进的动力,而所谓的保守派就是这辆列车的制动。

一辆没有制动的列车,是极端危险的列车。

日本丰田公司一个汽车制造商而已,他们的车辆制动存在隐患都需要全部召回,岭南这辆高速前进的列车。没有强有力的制动装置怎么成?

而且陈京话锋一转,直指苏北最近出现的一些物价改革混乱,金融乱象等等问题,他明确表示这些问题在苏北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苏北这辆列车的制动要加强,在有些工作上面迈的步子可能有些大了,过度的强调了一些事情的积极面,而忽略了他们可能带来的危害。

而且陈京还引述了辩证法来说明这个问题。他说凡事都有正反两方面,有唯物主义,就有唯心主义,唯物和唯心无法单独存在,他们彼此矛盾,同时有彼此促进,而岭南因为有强大的保守派存在。这才让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岭南在做任何改革决策的时候,也比任何地方都谨慎。都缜密。都严谨,这也促进了岭南政坛工作方式方法有很多全国性的创新,没有保守派的促进,哪里有这么多的创新?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陈京是极其犀利的,虽然他是即兴发言,但是他每句话都是环环相扣。滴水不漏,让人不得不信服他说的话。尤其是杨长剑,嘴巴都听得张了起来。

接下来。就有人提到岭南的改革缺乏规划,有很多重复建设的问题,如果规划改革,如何让经济发展结构更加合理,苏北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岭南现在面对目前的局面,是不是会有新的更好的办法来应对?

陈京对这个问题的观念是,共和国的改革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以前没有任何经验可以遵循。

南巡首长都说过,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问题,岭南在这方面花钱买的教训很多。

在这一块,苏北现在搞得更好一些,岭南通过这次交流,也学到了苏北的很多好的办法,他自己也很是受益匪浅。

但是陈京同时强调,岭南和苏北的自然条件,人文条件差别是很大的,苏北的改革更多的是精细,而岭南的改革,更需要的是宏观的,大的格局。

岭南的发展改革经验,苏北不能全盘照搬照抄,同理,苏北的经验,岭南也不能完全用拿来主义。

岭南目前针对改革缺乏规划,以及在发展过程中造成的一些环境、人文、社会等方面的问题,已经有了一套好的现实的解决办法。

陈京总结这套办法是在经济宏观发展上面加紧调结构,在局部经济发展上面,要加强跨区域经济合作和以县域经济为核心的大岭南建设。

陈京表示,在其他省是以地级市为支点,而岭南是以区县为支点,把区县当城市来规划建设,把县域经济当成独立模块来建设,而这就是岭南经济发展无限潜力所在。

紧接着,就有苏北发改委领导询问陈京所谓以区县为支点的县域经济的问题。

陈京介绍了他自己邻角经济这几年的详细发展的模式和规划,以及邻角目前在经济建设上面取得的各项不错的成绩。以及陈京对邻角未来发展的一些想法和思考。

通过陈京的介绍,在座的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邻角经济未来发展的巨大的潜力、

把区县经济当成一个市来规划,把小范围内放大,这不仅可以在经济规划上更加照顾长远利益,而且对拉动地区投资,吸引人才,吸引投资等等各方面都是极大的促进,不得不说,陈京这一番问答所阐述的观念又再一次让会场很多人很吃惊,甚至是颇有感悟。

一连交流了十多个区域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在座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再敢把陈京当成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了,这一点从大家交流说话的语气都能够感觉得出来。

世人尊重强者,陈京用实际本事让别人见识到了他的才华……

而在庞大的旁观席位上,此时窃窃私语也多了起来。

今天的旁听席大多数都不是岭南的人,而这些差不多有一半来自全国的媒体。

唐玉今天作为有限的几家岭南媒体的代表来旁听这次交流,当时他根本不知道今天请的所谓嘉宾会是陈京。

在她看来,今天在座的基本都是副厅以上干部,陈京级别在那里,他几乎没有可能被邀请。

当她第一眼看到陈京的时候,她差点惊呼出声。

但很快她心中就觉得兴奋,隐隐更是期待。

别人不了解陈京,她是最了解陈京的了,陈京才华过人,同时他又是一个大大的实干家。

所以无论跟他来文的还是来武的,他都不会有问题。

刚开始她还担心陈京有些怯场,但是当陈京和杨长剑首度交锋过后,她一颗心彻底的放下来了。

她以一种极其轻松的心态旁听着这场别开生面的交流。

陈京谈笑自若,言谈之间,充满了自信和潇洒。

他没有底稿讲话,但是却妙语连珠,惹得一众人都在内心深处为他叫好。

男人什么时候最有魅力?

无疑是他认真的做事情的时候,而现在陈京就非常认真的在挥洒着自己的才华,而在唐玉的眼中,陈京此时的魅力就是她无法抵挡的。

她双手托腮,脉脉的看着陈京,脑子里面幻想着自己和陈京在一起谈笑风生,一起秉烛夜谈,一起风花雪月的场景,一时都有些痴了。

“哎,唐记者,唐记者……”

唐玉没有说话。

紧接着她便觉得自己后背有人捅,她立刻清醒过来,回头道:“什么事儿?”

她出言不善,心里很恼火这家伙打断了她的遐思。

她后面做的记者叫王平,市苏北名记,现在江宁晨报供职。

因为都是业界知名人士,所以两人也比较熟悉。

当然这种熟悉更多的时候表现得火药味很浓,王平是苏北的记者,自然为苏北摇旗呐喊。

唐玉是岭南的记者,她的立场自然和王平截然不同。

两人每年都要交锋几次,互有胜互,但是唐玉在骨子里面,却不怎么喜欢王平这个人。

王平功利心太重,喜欢写文章拍领导马屁,这一点是她最看不起的。

媒体不仅要歌功颂德,还要有监督作用,这一点岭南被苏北风气要好很多,即使南方日报是党报,但是针砭时弊的文章也常常出现,哪里像江宁日报,上面一切文字都是光明正大,和谐阳光的?

王平一听唐玉声音这么大,吓得连忙将手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

唐玉皱皱眉头,王平涎着脸道:唐记者,这位陈书记你认识吧?能不能给我介绍认识一下?”

唐玉眉头一挑,正要拒绝,但是她灵机一动,非常认真的摇摇头道:“不熟悉,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

王平明显不相信,睁大眼睛道:“怎么可能?陈书记这样的年轻才俊,在你们岭南也是屈指可数吧,你作为南方日报的头号记者,怎么可能连他都不认识?你就别小气了,资源分享一下嘛!”

唐玉笑笑,摊摊手道:“他很出名吗?一般吧!在社里我负责报道年轻干部的,关于他我还真没追踪报道过,岭南比他有名的年轻干部多到海里去了,我是真不认识他!”

王平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唐玉,怔怔半晌道:“唐记者,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们岭南干部中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这水平的?你是在吹牛吧?”

唐玉心中暗爽,她终于找到机会损了陈京一次,这让她心情很畅快。

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白了王平一眼,摆出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豪不留情的狠狠鄙视了王平一把。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一个陈京就让这小子这么激动了,那还有……

唐玉想不出还有谁了,不过此时王平的脸却红了,心中也纳闷得很,他心想还是岭南和苏北比,还是岭南的底蕴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