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3章 见沙书记!

第七百九十三章 见沙书记

粤州市流年酒店,以前是老的苏北会馆。

在改革开放初期,岭南是经济发展的沃土,那个时候除了京城之外,粤州俨然成为了南共和国的经济中心。

那个时候一些省为了向岭南学习,了解改革开放第一线,他们纷纷来岭南设立所谓的会馆,酒店,甚至是办事处。

有些地方是民间自发搞的,比如说苏北会馆。

但是更多却是政府行为,在岭南搞会馆,搞办事处,不排除有某些官员内心喜欢到沿海旅游,在岭南搞个办事处,也是方便他们过来有个落脚点,这种做法在本世纪初被叫停,后来这些老的会馆、酒店甚至是办事处逐渐的销声匿迹了。

有些被地方政府处理变卖,而更多的则是通过改制的方式走上的自主经营的道路。

像流年酒店就是其中很成功的案例,现在流年酒店是正四星级酒店,在粤州小有名气。

苏北这几年发展起来以后。

在岭南的苏北人更是不愿意在面子上输给岭南人,流年酒店去年又刚刚重新翻修过,酒店设施堪称豪华,比之五星级酒店不遑多让,倒也很能代表苏北的形象。

陈京终于和沙明德见面了。

沙明德还是以前的那副模样,只是好像清瘦了一些,他的目光很有神,似乎这几天高强度的工作并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疲惫。

陈京坐在沙明德面前略微有些拘谨,毕竟能够得到苏北省委书记的单独接见,对陈京来说这是莫大的殊荣。

左帅给陈京冲了一杯茶客客气气的放在他面前,微笑着冲他点点头,神色非常的友好。

在半个小时之前结束的那场交流,左帅自始至终参与了。

今天参与交流的苏北方面领导都是苏北最享有盛誉的精英。

可是面对这么多精英,陈京应对自若,毫不怯场,而且所有的问题他都应对得当,常常是妙语横生,实在是光芒四射。

不得不说,陈京的才华让人钦佩,即使是左帅自忖自己都还比不了陈京。

在理论和学识方面,左帅自认为不弱于陈京。

但是,陈京强就强在他的实际工作经验很丰富,很了解基层,很了解底层人们的需求。

而且长期担任一把手,在处理各种事情方面,在决策和决断方面,他很果敢坚决,这一些都可以从他的谈话中感觉得出来。

领导才能有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而更多的则是靠工作锻炼出来的,陈京两者都具备,所以非常的全面,让人信服。

陈京端起茶喝了一口,道:“沙书记,您这一次率如此庞大的考察团来咱们岭南,可谓是声势浩大,苏北在您的领导之下,愈发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实在是让我们岭南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沙明德淡淡的笑了笑,道:“小陈,看来你来岭南两年,是真的进入角色了。你的工作情况我知道,很不错,很有成绩,正应了那句话,是金子哪里都能发光。很不错!”

陈京连连谦虚,说自己对岭南的了解还不够深,工作上面还有许多问题,尤其是在和岭南本土干部的关系处理上面,有些方面注意得不好,还需要更努力的改正自己的一些工作方法。

沙明德点点头,道:“你做得算不错了,岭南的外来干部工作难开展,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目前能够在这里立足,而且能够干出不错的成绩,这就值得肯定!”

他顿了顿,道:“一个人单枪匹马在岭南打拼不容易,这一次我和你们岭南省委苗书记沟通过了,希望岭南给我们苏北一批优秀干部。他点头答应给我五个人,五个人任我挑。

这五个人的名单我让人给苗书记送过去了,你是五个人之一!”

陈京愕然,怔怔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时候离开岭南,离开邻角吗?

陈京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现在沙明德这一说,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沙明德微笑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做决定。

陈京心中甚为纠结,他现在在邻角干得不错,马上进入收获的季节,在这种情况下离开邻角,他心中确实是不舍。

但是如果从个人发展来说,他现在去苏北无疑是大大的有利。

在苏北他绝对不会像岭南这边这样艰难,他会有更加宽松的工作环境,也有可能更加容易干出成绩来。

等了很久,陈京没有回答。

沙明德淡淡的道:“行了,你也别纠结了。我给了苗书记五人名单,其他四个人他都同意,唯独你他不同意!理由是你不是副厅以上干部,所以啊,你是去不了苏北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岭南干吧。”

陈京一听沙明德这么说,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放松。

的确,现在如果让他离开岭南,他内心很纠结。

如果实在哪怕一年之前,他如果有去苏北的机会,他肯定会倍加珍惜。

但是现在,他渐渐的已经融入进岭南这棵参天大树中去了,虽然有时候工作会遇到很多困难,受到的阻力很大,但是他觉得自己很幸福,很有成就感。

邻角现在是一天一个样,发展势头喜人。

陈京每天都见证者邻角由弱小渐渐变强,这种感觉之美妙,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只要能干得有成绩,即使是有再多的困难,即使是经历再多的痛苦,他都觉得是值得的,他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

沙明德拍拍手,道:“你在岭南好好干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出出色的成绩来。我能够跟你创造条件的地方,现在都已经跟你创造了!以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陈京连忙称谢,心中非常的感动。

自己何德何能?沙书记对自己却是如此的关心,自己如果不好好干,干出一番模样来,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陈京和沙明德的见面一共差不多半个小时,然后晚餐时间到了。

沙明德留陈京两人共进了一顿工作餐,然后他才辞别沙书记从流年酒店出来。

他刚走到酒店大堂门口,就听见有人叫他。

他一回头,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夹克男子往他这边快步走来,他满脸含笑,冲陈京道:“陈书记,您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苏北江宁晨报的记者王平。你现在方便接受一下我简短的采访吗?”

陈京愣了愣,脑子里一想到江宁晨报,心中便打了一个突。

在岭南南方日报是喉舌媒体,而在苏北,江宁晨报是翘楚,也是在全国都享有盛誉的媒体。

面对这样大报记者的采访要求,陈京本不应该拒绝。

但是他沉吟了一下,还是道:“不好意思王记者,我现在真的没时间!”

“就一个问题,就一个问题!”王平急道,“您刚在在酒店会见了什么人?是淮阳市古市长吗?您和古市长是什么关系?”

陈京愣了愣,旋即道:“对不起,王记者,今天我见了谁不宜跟媒体透露,实在是抱歉!”

“那……”王平不依不饶,陈京差点就被他的专业精神给打动了。

要知道像省委喉舌媒体的记者,一般可不像那些小报娱记,他们不仅社会地位高,而且平常到哪里都是牛哄哄的。

在岭南唐玉就是一个例子。

唐玉有时候下去地方采访,地方隆重接待,而且陪同采访的官员级别都不低。

记者的一支笔,那是可以捧人也可以杀人。

作为省报的名记,他们的一篇文章,分量是极其重的。

陈京看王平这般追着提问,他不由得想到了唐玉,唐玉会这样敬业的追着提问吗?

不过陈京终究还是心硬如铁,加快脚步快速的把王平甩在了身后。

得罪苏北的媒体他不害怕,被苏北的媒体追着问问题,才真正的可怕。

他自己就善于写文章,知道这帮记者平常炮制稿子的狠手段,有时候本来毫无问题的话,被他们一解读,立马就会变味,甚至变成截然相反的意思。

陈京在现在可不想节外生枝,无论是岭南还是苏北,他个人都没有什么好恶。

对这样的意气之争他没有兴趣。

陈京走得快,王平追也追不上,他只能眼睁睁的看到陈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他有些垂头丧气的重回酒店大厅,心中不住的嘀咕陈京太牛气,年轻气盛。

陈京如果是苏北的干部,他非得让他好好的涨涨记性。

就在他很失望的时候,他忽然在酒店大堂玻璃幕墙的位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不是省委沙书记的秘书左帅吗?

左帅双目凝视着窗外,右手中指和食指之间夹着一支烟,神情很专注。

他正要上去搭讪,可就在他走到左帅后面的时候,顺着左帅的目光望过去,那是酒店的停车场,那里有个人影。

是……王平一惊,他赫然看到那人竟然是陈京。

陈京在停车场抽完一支烟,然后钻进一辆帕萨特自己驾车迅速离去。

王平一直在观察左帅,他发现左帅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陈京,他心中一突,猛然想到陈京今天莫非是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