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5章 南港市委书记!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七百九十五章 南港市委书记!

会议开得没有结果,省里恼火。

而海山和南港两市的领导心里也非常急。

在休会的这一天,海山和南港都各自召开会议,大家一起献计献策,想着如何能够为谈判破冰。

而在这个时候,省委苗书记知悉了此事,他一通电话打给南港的姚军辉书记和海山的黄宏远书记,让两人火速来粤州把问题理顺清楚。

两市书记进粤州,双方各自就愈发着急,这种心理很复杂。

他们既想成功合作,又想为自己多争得利益,这其中的纠结,实在是让每个人心里都很起伏,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破冰,如何才能把握到对方的底线。

而这些纠结的人中,陈京不在此列。

由于清香市长事先有言,陈京是危险人物,让陈京离得远一些。

所以海山市内部的会议,他也没有参加,他俨然好像成为了南港和海山之外的第三极存在。

陈京乐得不去搅合这些事,恰好金璐在粤州,他便躲在金璐的家里面悠闲的和她一起享受美好的二人时光。

金璐现在公司越做越大了,自己慢慢的退居幕后,空闲时间比较多。

有她陪着陈京,陈京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两人一夜春宵,陈京早晨醒来,觉得浑身慵懒。

昨晚有些太疯狂了,金璐昨天**很足,两人是几番抵死缠绵。

两人从卧室到浴室,到客厅,这间房子的每个角落俨然都成了两人的战场了。

金璐早已经起床了,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袍,头上包着白色的头巾,不施粉黛,却丽质天成,举手投足间,洋溢出来的尽是成熟女人的风韵。

陈京走出卧室,金璐已经替他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陈京盯着金璐那忙碌娇柔的背影,心中泛起一种难言的满足。

昨晚金璐告诉他,说想要个孩子了。

陈京当时就愣住了,然后两人彼此都没有多说话,昨天那一夜的疯狂,金璐一反常态的主动,几乎是要把陈京榨干似的。

陈京能够感觉得到金璐内心的那种渴望。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到了一定的年龄想要孩子的渴望是非常强的,金璐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对金璐来说,她的孤独又和一般的女人不同。

陈京没在她的身边,她又有谁可以依靠?

如果有了孩子,陈京的孩子,那种血脉关系永远就解不掉了,这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

陈京从后面抱着金璐。

那薄薄的睡袍根本就掩盖不住她那凹凸极具弹性的胴体,金璐勉强挣扎了一下,就倒在了陈京的怀中。

她伸出柔软的手,轻轻的摸了摸陈京的脸颊,笑笑道:“早上起来先吃早餐,乖!”

陈京凑上前去轻轻的吻了吻怀中的玉人,道:“你今天可真美!”

金璐一笑,脸微微一红,啐了陈京一口。

不过旋即她便嫣然一笑,当真是娇柔无限。

……很意外,陈京接到了来自南港市市委秘书长刘杨的电话,刘杨在电话中很客气,他告诉陈京,说南港市委姚书记想和他见面,问他可不可以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

陈京很愕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刘杨道:“是这样,陈书记,姚书记已经来粤州了。最近我们两市召开会议迟迟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姚书记对这件事很关心。他希望能够和岭南的干部交流交流,了解一些情况,听取一些你们的意见和建议。

你放宽心,不是谈什么其他的事情。”

陈京沉吟了良久,点头道:“那行吧,你约时间吧,我准时到!”

无巧不巧,姚书记住的也是流年酒店,更巧合的是,他竟然住在苏北沙书记住的那间房。

陈京到酒店的时候,找前台问了一下才知道。

原来整座流年酒店,那种级别的高级套房总共只有两间,姚军辉住在沙明德住过的房间,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通过这一点陈京还是对自己即将要见的姚军辉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作为特区的一把手,姚军辉果然排场很足,他比之黄宏远各方面可能要更胜一筹啊。

陈京找到房间门口,在外面便被一年轻小伙拦住了。

年轻人很阳光,很有朝气,他凑过来客气的道:“您好,请问您是海山的陈书记吗?”

陈京点点头。

年轻人冲陈京友好的一笑,道:“你好,书记已经等您多时了,您请进!”

他帮陈京推开房门,目送陈京进去,然后才悄然的把门关上。

姚军辉陈京并不陌生,陈京最近在做岭南的功课,岭南十几个市的党政一把手的照片陈京都仔细看过,他们的样子陈京都记得。

陈京进门的时候,房间里有两人,陈京一眼就认出了姚军辉,他伸出手来道:“姚书记,我是海山邻角区陈京,您好!”

姚军辉和他身旁的人站起身来,两人握手,陈京扭头对他旁边的中年人道:“刘秘书长好,接到您的电话,我很荣幸!”

陈京并不认识刘杨。

但是陈京这些年在官场上打拼早就练就了一身识人的本领。

其中他对声音的记忆,非常的有心得。

陈京刚刚进门的时候,听到刘杨跟姚军辉说话,只有短短几个字,陈京便辨明了他的音色。

这不像是第一次见面,陈京好像对两人很熟悉一般,这虽然只是一个细节,但是陈京的反应还是让两人感到很意外,对陈京也多了一丝欣赏。

分宾主坐下,姚军辉指了指外面道:

“现在外面对我们两市合作的各种流言蜚语很多,小陈你现在好像是有些麻烦啊。你的一些言论在海山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是不是这样啊?”

陈京笑笑道:“姚书记,我是邻角区的书记,对邻角区的发展负责,对邻角区的人民负责是我的职责。您也知道我不是海山本土干部,没有过多的海山情节。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既不是在给海山丢脸,也不是在拍南港的马屁!”

陈京顿了顿道:“特色是我们改革开放的试验田,特区在改革和发展过程中有很多宝贵和经验和教训,这是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我们的发展要少走弯路,就需要向各区学习取经,向特区靠拢。”

姚军辉一语不发,他关心的事情是眼前两市合作的问题,对于这些谁向谁靠拢的问题他很在意,但是目前并不太关心。

马上有可能省委苗书记就要找他谈话。

如果和和苗书记的谈话他还不能就合作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那必然就是等着挨批。

所以不夸张的说,姚军辉现在面临难局,如何破解这个难局,这是他现在必须亟待坚决的问题。

他沉吟了一会儿,对陈京道:“小陈,你对两市合作有什么看法?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陈京喝了一口茶,胸有成竹的道:“目前的现状,我认为两市全面合作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双方的顾虑都很多,双方的利益诉求都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觉得应该赏识试点的路子。

在两市之间部分合作的同时,可以搞我们邻角作为试点,南港也可以搞试点区。

我们试点区之间合作完全放开,彼此都满足对方的诉求,我相信几年之内,就会见到大成效。

到了那个时候,两市从上到下,大家都见识到了合作的好处,我们再坐在一起谈合作,一切障碍都消弭无形了!”

姚军辉皱眉沉思,过了很久,他拍手道:

“好!小陈你这个提法很好。我认为这个办法可行,我们先在区与区之间全面合作,彼此放弃一部分利益。我们看效果。这是个好的办法!我们有试点的同时,其他有共识的合作我们继续开展,这个办法很有操作性!”

他扭头看向刘杨道:“老刘,你怎么看?”

刘杨微笑道:“书记您说好,那肯定没有问题,我表示完全赞成!”

姚军辉心里有了底,心态便放松了下来,情绪也好了很多,他接下来有和陈京交换了很多意见。

这一不交流不要紧,几个回合交流下来,他赫然发现陈京对南港和海山的了解非常的深,而且对两地的合作和发展有很独到深刻的见解。

他的有些想法不仅南港很多人没有研究过,甚至对姚军辉来说都很有启发性。

比如说陈京提出两市合作共建机场的想法,这个想法是两地出资,合作共赢。这些年南港为建机场的事情,花了很大的代价,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如果两个市能够合作起来,以前一个市的诉求变成了两个市共同的诉求。

这会让分量增加很多。

南港和海山现在都跻身进了经济发达市的行业,两个市加起来连外来人口一起算,差不多有上千万人。

这么多人的一个地区,建一座机场无可厚非,这对促进地区经济,树立整个地区的形象,意义都是巨大的。

原定一个小时的见面,两人谈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最后姚军辉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可惜时间不允许了,他才放陈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