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9章 摊上大事了!

第七百九十九章 摊上大事了!

永兴木业公司内部闹出了大新闻。?董事长的老婆阎宁大闹公司销售部,并且当众开除了销售部第一美女殷婷婷。

当时据传有很多人围观,阎宁现场是大发雌威,一连指责殷婷婷十多项工作失职,最后宣布公司和她解除劳动合同。

而殷婷婷现场不服,还当场和她激辩,最后场面闹得相当乱。

不过最终的结果,殷婷婷一个小丫头片子,小胳膊拧不过人家的大腿,还是被赶出了公司。

对殷婷婷的去职,永兴公司内部有很多议论。

有人说殷婷婷是不堪销售经理蔡星宇的纠缠,在部门里面当众扫了蔡星宇的面子,最后才导致阎宁过来帮表弟出头,把她赶出了公司。

还有说阎宁怀疑殷婷婷和董事长有染,是打破了醋坛子,最后才导致她无中生有给殷婷婷降罪,最后把她赶出公司。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这件事人们在津津乐道的同时,也忍不住唏嘘感叹。

打工就是这样,打工仔永远都是弱势群体。

老板今天让你干,你就有活儿干,哪一天他看你不爽了,想开除你那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殷婷婷平常在公司人缘不错,她做事实在,对人友好,和谁打交道都和和气气。

关键是人长得漂亮,在公司里面男粉丝很多。

因此她有这样的遭遇,同情她、为她惋惜的人不在少数。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老板娘要开除她,谁能保得了她?

陈京从粤州回来,直接回到家中,一开门便看到殷婷婷在家里忙得满头大汗,屋子里被她收拾得纤尘不染。

陈京“咦!”了一声,道:“哎,小殷,今天怎么没上班啊?是不是又放假哦!”

殷婷婷抬头瞅了陈京一眼,不见平日的活泼,她不自然的笑了笑,笑得很难看,低下头眼泪都出来了。

被公司莫名其妙的开除,她委屈得没地方发泄。

阎宁那个疯女人简直是蛮横无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硬是给自己找了十多条问题,最后当着那么多人宣布要把自己开除。

殷婷婷据理力争,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怎么去争?

争来争去,只能让那女人更疯狂,最后场面可以说是极其的糟糕。

就这样,她莫名其妙的就被开除了。

她回到家无处发泄,就只能拼命的干活,现在陈京一回来,一问她的情况,她再也忍受不住,终于流下了眼泪。

陈京皱皱眉头道:“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还哭什么鼻子,也不怕别人笑话。有什么事情说来让我听听?”

“陈……陈书记,对不起,我……我被公司开除了!”殷婷婷委屈的道。

“恩?怎么回事?你详细说说,是不是你工作不努力,胜任不了?”

“不!不是,绝对不是!”殷婷婷慌忙的道。

陈京指了指沙发让她坐下,她稍微平定了一下心绪,便将公司发生的事情向陈京做了详细的汇报。

她从得罪蔡星宇开始,然后一直说到阎宁去公司挑刺,最后自己据理力争无果被其当众宣布开除。

陈京听她把话说完,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才道:“行了,做事情但求问心无愧,工作没了就没了,还可以去找嘛!最近你干脆放松一下,休息一段时间,赶明儿我看看有什么公司需要人,再跟你介绍!”

殷婷婷一听陈京答应帮她重新介绍工作,情绪便缓和了很多。

她俏生生的站起身来,道:“陈书记,您刚回来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

陈京笑笑道:“现在才知道我没吃饭啊,先前就想不起来吗?”

殷婷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风风火火进到厨房就开始忙活了起来,一会儿功夫,她便烹制出一桌子好菜。

刚刚丢了工作,殷婷婷特别在意现在的这份保姆工作。

陈京一月给他两千块,她生活无忧,工作以后还可以慢慢去找。

今年她在永兴木业上了几个月班,还节省了一万多块钱。

现在公司要开除她,根据劳动法还得有补偿,应该至少有几千块,她暂时也不用为钱的事儿发愁。

她算盘向来精细,现在事情已经成这样了,要生活下去,要把日子过下去,那就只能根据现在的情况重新制定计划了!

……

永兴木业是家族企业,董事长梅才华,总经理是他的大儿子梅云,他的小儿子和女儿两人也都是公司的高官。

梅氏一家,外加他的现任老婆,就是现在永兴木业的高管架构。

因为梅才华是二婚,所以家庭相对来说比较复杂。

平常兄弟姊妹之间有矛盾,后来老婆和他前妻的儿子之间有矛盾。

梅才华和他现任老婆阎宁只生现在的女儿梅丽,梅丽现在是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梅丽和母亲阎宁是一条线,而两个哥哥则是另一方,平常勾心斗角相当的厉害。

当然,梅才华是公司绝对的权威,在梅才华面前,一家人还是相当面子上相当的和睦。

而梅才华为了维系这种和睦。

他专门在置业了一套大别墅,一大家全部住在一起,然后统一请佣人做饭,只要在家,大家都一起吃饭,作为受传统思想影响很深的企业家,梅才华对家是非常重视的。

今天,梅家一家像往常一样吃饭,晚餐过后,梅才华让大家一起留下开个会。

最近他刚刚去了时尚之都意大利米兰,专门学习意大利的先进的家具设计理念,然后他又一米兰为中心,转遍了整个欧洲,自觉得收获很多。

今天他回来不顾旅途劳顿,准备跟大家做个分享,顺便也听听公司业务的情况。

梅才华别墅豪华的会客厅稍微一布置就是不错的会场。

今天与会的不仅只有梅家本家人,所有永兴木业的高管层,其中有几个元老级的人物都与会。

诺大的客厅坐得满满的!

会议一开始,会场上火药味就比较浓,阎宁率先对公司财务部发难,说财务部不支持营销工作,今天营销的支出计划早就在公司高管会上通过了,可是财务部老是以没钱为由,屡屡不给营销部资金支持,指使今年的营销计划迟迟不能启动,严重影响公司业务拓展。

财务部是梅才华的二儿子梅新主管,他一听阎宁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他连忙反击,当场非常气愤,硬是和阎宁争吵了起来。

梅才华皱皱眉头,喝道:“梅新,你没大没小的嚷嚷啥?说你工作没做好你就要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哪里有那么多的情绪?”

梅新脸色涨红,不过老头子说话他不敢反驳,只能狠劲的把心里的一口气咽下,狠狠的瞪了一直坐在后排的销售部蔡星宇一眼。

这个姓蔡的,在公司就是个是非根,肯定又是他给阎宁出了馊主意,要不然阎宁会如此清楚营销经费的状况?

双方的一次暗中较量,阎宁占了上风,她脸上的笑容就浓了起来,而她这一派的人也开始踊跃发言汇报,工作上面倒是亮点不少,梅才华听过以后表示很满意。

一时阎宁一方士气大涨。

就在她们气氛高涨的时候,梅云忽然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他凑近梅才华道:“爸,有个事我得跟您汇报一下,最近公司有些风气存在问题。尤其是在任免员工方面,不按公司规定程序走,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多争议。

比如说这一次销售部有一名员工,工作绩效很不错,可是莫名其妙就被开除了,公司里面对此议论很多啊。”

梅才华皱皱眉头,瓮声道:“梅云,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要吞吞吐吐!”

梅云尴尬的咳了咳,道:“我认为公司内部要制定新措施处理,在人事任免上面要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不能够搞拍脑门的事儿。这对我们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都是极其不利的,我们公司现在不是以前小作坊的时候了。

现在我们马上要在香港上市,我们现在这种管理,怎么能适应……”

“梅云,你说的就是我上次开除销售部那名女员工的事情吧,这是我做出的决定,我认为作为主管营销的副总,我有权任免我认为不合适的员工!”阎宁打断他的话道。

“行了,行了,尽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们就没有重要一点的事情汇报吗?”梅才华不耐烦的道。

他不经意的扭头看向阎宁道:“小宁,你开除谁了?还引起了公司的动荡?”

阎宁吐了一口气,道:“就是那个叫殷婷婷的女员工,她毫无上下级观念,我对她的工作提出批评……”

“谁?”梅才华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用手指着阎宁道:“你刚才说谁?殷婷婷?”

阎宁认真的点头道:“就是她,怎么才华你认识她?她可只是销售部一名普通业务代表哦!”

“乱弹琴!”梅才华一拍桌子,怒不可遏的喝道:“谁给你的权利开除她的?你……你……你……”

梅才华一连说了三个你,简直就是怒气冲天,吓得一屋子人瞬间鸦雀无声,唯有梅云和梅新兄弟嘴角泛起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