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01章 负荆请罪!

第八百零一章 负荆请罪!

在家里闲得无聊,殷婷婷把大部分时间都拿来收拾房子。

由于她自己的房子以前是简装,有些装饰还不够完善。

最近有空,她干脆自己准备来个DIY,把房子重新弄一下。

她自己找了一些装修的书看了看,学了一些知识,然后去建材市场买了涂料,墙漆,墙纸,便在家里拉开架势开工,她为了干活方便,还专门到以前一个做工装的客户那里找了一套工厂厂服穿在身上,摇身一变就成了装修工人。

一天下午,她在家里干活正干得热火朝天,哼着小曲,快活得了不得。

恰在这时,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她以为是陈京回来了,她麻利的从人字梯上下来,也没怎么收拾,就风风火火的去开门。

门一打开,她猛然后退了一步。

门口木然站立着一人,直愣愣的就那样干杵着,不是蔡星宇吗?他怎么找上自家门来了?

殷婷婷心念电转,就在她要采取措施的时候。

那平常阴险不可一世的蔡经理,忽然进门“噗通!”一声跪在了她的身前。

“殷姐,前几天的事儿是小蔡我有眼无珠,不知道好歹,让你受委屈了!你无论如何得原谅我……”

蔡星宇一通连珠炮似的道歉,唬得殷婷婷连连后退,道:“你……你……不要乱来啊!我……我……”

饶是殷婷婷平常口齿伶俐,但是乍遇到这个场景,她一时也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个大男人跪在自己面前,这样的场景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

不过那种现象是基于她心目中想象的白马王子出现,跪地向她求婚。

今天这姓蔡的显然不是这种情况,这家伙是跪地向自己道歉来了呢!

她一农村女孩,平常在外面打拼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低声下气的去求人,哪里遇到别人跪着地向自己求饶的?

“你……你起来!我……我可没让你这样!”殷婷婷怔怔半天道。

蔡星宇却无动于衷,眼睛往后面瞟。

就在这时,他后面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女人,端庄美貌,极具风韵,赫然是殷婷婷最近挂在嘴边骂的阎宁。

阎宁进来瓮声道:“小殷让你起来就起来,丢人现眼的东西!”

蔡星宇听到了阎宁的话,才施施然起身,却悄悄的退了出去。

阎宁看向殷婷婷,略微吃了一惊,显然是被她今天的造型雷住了。

不过旋即,她便换做一副亲热的笑脸,道:“小殷啊,我今天是专门来向你道歉的。上次是我态度不好,误会了你,你看我这人就是这样没脑子,竟然误信了蔡星宇的谣言,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实在是感到惭愧啊!”

阎宁不愧是久居商场的人,她的道歉落落大方,却又诚意十足,没有哪怕一丝的尴尬。

她指了指房间道:“小殷,我能进来吗?”

殷婷婷脑子还在发懵,下意识的点点头。

阎宁这才跨步进来,扭头对身后的蔡星宇道:“你先回去,自己去办离职手续,别在让我看到你!”

她说完这话“砰”一声将门关上,脸色立马变得和蔼起来。

她道:“小殷,我也就是痴长你几岁,你不嫌弃,以后就叫我一声阎姐!”

她在房间里面踱步,好似对殷婷婷正在进行的工作很好奇,她道:“小殷,没想到你还这么心灵手巧,房子自己DIY来做装修,现在这个在年轻人中很时尚,不过一般的人可做不了呢!”

殷婷婷神色有些不自然。

她眼睛不住的在阎宁的身上打转。

她脑子还转不过弯来,因为她很难把眼前这个雍容和蔼、风韵迷人的女人和那天那个横眉冷目,蛮横无理的老虔婆联系起来。

是什么力量能够促使一个人能有这么大的改变?

殷婷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好在她也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一些年,见过世面。

略微愣了一会儿,便道:“阎……阎总,我先跟你倒杯茶,你坐吧!我这里比较乱,正在收拾呢!”

“好,好!这里很好,你眼光不错,这里房子结构不错,小区环境更好!”阎宁连连道。

殷婷婷给她倒了一杯茶便也坐在沙发上,两人相对而坐。

阎宁丝毫不在意殷婷婷家里的脏乱,坐在沙发上一副很舒服的样子,主动找殷婷婷聊起了家常。

首先她诚恳的向殷婷婷道歉,那模样之真诚,态度之诚恳,简直就是要声泪俱下。

为此她甚至不惜贬损自己,做起了自我批评。

一番道歉过后,非得让殷婷婷原谅她。

直到殷婷婷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她才笑逐颜开的道:“小殷,我就知道你是个大度的女孩子。这敢情好,你既然原谅我了,那你明天就恢复上班。最近公司人事调整,蔡星宇因为严重违反公司的纪律被董事长开除了。

所以销售部这个担子,我们经过了协商,准备暂时让你来挑。”

“啊……我?”

殷婷婷一惊,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阎宁忙道:“小殷,你千万别推辞。你的能力我了解过了,在销售部首屈一指。你一个人负责诺大的华南市场,干得有声有色,大家对你的工作都交口称赞。

让你负责销售部,我绝对放心,一万个放心!

你就放心大胆,大刀阔斧的去工作,遇到了问题就找阎姐我。

部里有谁不合作,有谁给你的工作制造阻力,我去收拾他们,我看谁敢给你制造麻烦!”

殷婷婷皱皱眉头道:“可是……可是……阎总,我的学历……”

“学历?”阎宁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道:“哎呀,我说妹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提学历啊!这年头能力才是根本,你如果说学历,你不是寒碜董事长吗?董事长还是初中生的,你的学历比他高。

如果这样比较,你高中学历,咱公司还没有合适的位置安排给你哦!”

殷婷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情也渐渐放松。

这一放松,她就有些恍惚。

她总觉得今天的事儿特别不〖真〗实。

经历了那么大一场意外,殷婷婷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准备在家闲两三个月啃老本,现在倒好,因祸得福,不仅重新回去工作了,而且还升了职。

销售部经理的待遇可不比业务员,工资可是高差不多一倍,这……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阎宁又和殷婷婷聊了很久,她真就像大姐姐一样和殷婷婷聊起了家常。

直到气氛渐渐的越来越融洽,阎宁确信殷婷婷心中已经放下了对她的所有芥蒂,她才站起身来提出告辞。

殷婷婷要送她,被她拦住,然后她径直自己做电梯下楼,驾车一溜烟的走了。

目送阎宁的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殷婷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痴痴发愣。

今天这事太诡异,太突然、太意外。

这个惊喜对自己来说太大了,她可是做梦都没想到过的。

现在这年头,四条腿的狗不好找,两条腿能干业务的太好找了。

现在很多大学生刚毕业就失业呢,更何况自己一个高中生而已?

被公司副总礼贤下士的找上门,承诺了这么多的优惠条件,还主动要给自己升职,好似自己真是那些炙手可热的人才似的,的确太震撼了。

殷婷婷渐渐的冷静,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仔细回味这件事。

她可不是傻瓜,很快她就找到的事情可能的根源。

这事儿一定是陈〖书〗记出面干预过。

要不然阎宁没有理由向自己一小丫头片子道歉,她是谁?公司的副总,董事长的老婆,平常在公司威风八面,她凭啥给自己道歉?

就算她真是意识到误会了自己,那又怎么样?

这年头找个业务员还不容易吗?公司像殷婷婷这样的业务员少说也是两位数,凭永兴木业的号召力,招人根本就不是问题。

一想通这些,殷婷婷心中暗暗的凛然。

陈〖书〗记的能量真是太大了,这一次,殷婷婷总算是直观的见识到了陈京的能量,这不是她能够想象到了!

傍晚,下班时分。

殷婷婷精心的烹制了晚饭静静的等着陈京回来。

一直等到太阳落山,陈京才姗姗来迟。

陈京开门,她连忙向往常一样帮陈京接包,拿拖鞋,一通好的忙活。

陈京皱眉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先吃?非得等他回来。

殷婷婷笑了笑,没像往常一样伶牙俐齿的说乖巧话。

经历了今天这事,陈京的形象在她眼中已经悄然的变化了。

她隐隐感觉陈〖书〗记是站在云端的人物,他俯瞰下面的人,那可是旮旮旯旯都瞧得清楚呢。

自己的那些小心思,小心眼以后还是少用,要不让让人生厌了,以后自己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依仗了。

晚饭过程中,殷婷婷提到了今天的事儿。

她没有说细节,只说公司让她回去上班,并且公司已经处理的那个造谣生事的经理。

陈京皱皱眉头良久不语,一顿饭吃饭,他才嘿嘿一笑,道:“这个梅才华,真是学会了小题大做,多大一点事儿嘛,搞得声势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