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04章 举起鞭子来!

第八百零四章 举起鞭子来!

方婉琦打来电话。

她告诉陈京一个重要的消息。

方老将军来岭南疗养来了,疗养时间大约三个月,目前已经来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

她让陈京有空去粤州看看老人。

陈京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连忙责备方婉琦电话打得太迟了,如此重要的事情,怎么这么晚才打电话?

方婉琦笑笑道:“老公,你不知道咱家老爷子人越老,越受人欢迎啊。刚才我从父亲那里了解到,老爷子到岭南一个星期就没有消停过。上门拜访看望的人络绎不绝。

即使是医护人员和勤务人员出面阻拦,可依旧挡不住人们的热情。

老爷子那里很热闹,你去凑那热闹干什么?

现在消停一些了,你有时候过去陪陪他,也免得他孤独不是?”

陈京一听方婉琦这个说法颇有道理,也不和她再计较。

而他恰好准备去粤州一趟,他索性也不再等,简单的收拾了一点东西,便邀秘书卓峰直奔粤州。

陈京最近工作重心都放在了两区合作的推动上面。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

陈京对邻角班子进行了重新的优化。

经历了差不多两年的磨合,陈京认为邻角班子已经基本成熟了!

考虑到这个因素,陈京对班子成员进行了大胆的放权。

陈京在常委会上要求,以后凡属属于政府工作的范畴,不涉及到大方向、大决策的问题,政府内部自行做决定,无需报党委会讨论。

陈京要求给政府充分放权,尤其是政府分管领导要务实的负起责来,全部都要有职有权,同时还要大胆的去做决策,大胆的去做工作。

与此同时,陈京强调。

政府决策管理机制需要进行更加科学化的改革,这其中包括要多倾听广大老百姓的意见,多征求政协、人大、离退休老同志的意见等等。

以后涉及国计民生的决策,要多召开听证会,多发挥媒体的作用。

要通过媒体的力量宣传政府政策,要通过媒体来倾听来自基层的声音。

任何干部,对权力的运行都需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

不能够出现拍脑袋决策,对任何因为不按流程决策的行为,都可以定性为对权力的滥用。

而对于滥用权力的官员,应该对其进行零容忍。

对滥用权力而且造成严重后果的官员,要严肃处理。

该撤职的毫不手软,该移交纪检机关司法机关的,一律按照要求移送相关单位,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包庇行为,绝对不包庇任何人。

给政府充分放权,这是陈京做的第一个工作。

第二个工作是让常委充分负责。

区常委每个人负责一个乡镇的发展,要通过常委负责机制,保证区委和区政府的决策充分向下落实。

同时,通过这一机制,保证各乡镇和区委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陈京做的第三项工作,是要求组织部门严格规范基层官员的选拔,尤其是对村一级干部的选拔和选举工作,要制定行之有效的办法,保证选举工作公开、公平、公正。

要想办法让老百姓真正把票投给他们信任的基层干部。

陈京强调,村一级班子是最重要的基层架构,村一级班子建设要重点投入,要把每一个村支部建设好,要保证每一个村支部都能及时的传达区委指示,同时又能及时的反馈民众要求。

对村一级支部选举,要对贿选、逼选等不公平选举行为进行零容忍。

要对上一级党委敢于基层选举工作进行严厉的批评。

陈京从政这么多年。

他一直有一个信条,那就是攘外必先安内。

外部不管是什么环境,内部必须先要绝对稳定,内部必须要团结。

只要内部团结,就无惧外部的惊涛骇浪,这么多年,陈京一直都奉行这个理论,而他自己也是按照这个做的。

在处理内部矛盾方面,陈京这么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陈京的经验主要是软硬兼施。

所谓软,就是要让内部各级官员,各条岗位上的官员有职有权。不能够大权独揽。

对有能力,有才华的官员,要敢于给他们放权。

把权利全部抓在自己手上,失去的是人心。

而把权利回归给各自的岗位,得到的是拥护。

各级官员,不管其职位多么不起眼,他们进入体制内,就都不是吃斋念佛的主儿,哪个当官的不向往权利。

一点权利都没有,谁又去当官?

这个思想可能有些极端,但是这个事实就是这样,事实不容否定,所以放权很重要。

而另一方面的硬也照样不可忽视。

陈京在强硬这一块是出了名的。

陈京刚到岭南的时候,对一些调皮捣蛋,对一些阳奉阴违的官员进行了严厉的打击。

要打击一名官员,最致命的就是剥脱其手上的权利,那些调皮捣蛋,嚣张跋扈者,多半都是喜欢弄权之人。

他手中握有权利,别人怕他。

而他一旦失去权利,别人就恨他,甚至整他,落井下石,比比皆是。

所以陈京的强硬其中也是带有柔性的。

对付那些喜欢弄权的官员,陈京不用自己亲自出手,有时候就能创造条件让其自行走向不归之路,这样的例子在陈京的从政生涯中比比皆是。

作为党的一把手。

陈京时刻不忘记整顿班子,打造班子。

没有好的班子,就没有经济乃至一切。

陈京充分给政府放权,同时在党委,陈京也是充分放权。

现在邻角的配置特殊,配了两个专职副书记。

陈京把党委关于宣传、组织、党群等等各项分工分别授权给姜伟和童小离。

他们各负其责,有职有权的同时,又互相竞争,互相有危机感。

陈京在班子内部笑称,现在班子的分工是内部的工作归大家负责,而他只负责外部的工作。

关于邻角外部的公关工作,邻角和南港合作的工作等等这一些工作,陈京亲自跟进,他不希望班子让他有后顾之忧。

不得不说,陈京的这一通大胆的决策,让邻角班子变得空前有战斗力了。

现在邻角上下,大家众志成城,目标都是要做最好,要把经济做得最好,要把其他各方面工作也做得最好,要让邻角真正成为海山的第一区。

陈京要求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目标,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往前冲,而其他人都紧随其后。

……

汽车一路高速,高速上车来车往,分外喧嚣。

南国的郊外是最美的。

因为温暖的气候,湿润的环境,让郊外的植物常年都郁郁葱葱。

沿着高速跑,既可以见识到岭南这些年快速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也可以偶尔欣赏南国郊外的大自然风情。

不过今天的陈京,却没有一点心思去欣赏这一些。

他一门心思的在琢磨着现在邻角和邻弯两区合作的这些事情。

最近经过了多次交流,双方对合作的共识应该说是相当多的。

无论是陈京和涂一初两个一把手,还是两区班子,大家都有相当的共识了。

而随着两个区之间各种互通的加强,各种人员往来的频繁,合作的民间基础也在一步步的夯实,可以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陈京还是不满意现在的状态。

合作方向有,共识多,但是进展缓慢,而且还是掩盖不了彼此的信任缺乏。

最重要的是涂一初这个人顾虑太多,可能是因为南港市里的一些内部纷争和分歧的问题,让涂一初在很多工作上面不敢迈大步子,不敢果断做决策。

面对这个问题,陈京必须想办法突破现状。

陈京很清楚,南港这摊子水很深。

如果陈京直接去南港做工作,一头扎进南港这个利于漩涡中,他的无知很可能把事情弄巧成拙,最后造成很恶劣的后果。

陈京仔细思忖,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他决定来个迂回的策略。

陈京认为,要解协调好南港内部的关系,还得涂一初自己来做。

不恰当一点比方,如果把涂一初比作是一头牛,陈京现在只能拿着鞭子想办法让他去犁田,拿鞭子的人干不了牛的活儿。

陈京的鞭子也很简单。

那就是对涂一初有顾虑的东西,邻弯不表态,邻角就自己做。

比如关于创业园的项目,陈京这一次就直接到省里公关,要把本属于特区的政策给拿下来。

先把创业园画个圈给定下来,政策拿下来,项目运转起来。

这就是陈京的鞭子。

一条鞭子不行,陈京后面还有鞭子跟着来。

反正现在向特区靠拢,他就扯了虎皮当大旗。以前属于特区的政策,他现在都到省里去公关要政策。

十个项目不要求全拿下,拿下个三五个,每个项目都做起来。

陈京就不信涂一初还能沉得住气。

两地合作,邻角风风火火干起来了,邻弯还是一团死水,他涂一初的面子往哪里搁?

至于南港内部的质疑和反对,陈京反正不跟他们接触,他们也总不能杀过界找到海山来。

他们真找上了门,陈京回头就是一顶破坏合作的帽子扣上去,这个皮没几个人能扯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