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八百零六章 方老将军

八百零六章 方老将军

共和国七大军区,粤州军区居其一。

粤州军区存在的主要价值是要保证南中国海的安全,保护共和国的南大门,军区配置共和国两个主力集团军,还包括沿海军区一个军区师,一个武警独立师,总兵力超过二十万。

在七大军区中的排名,粤州军区并不高,但是军区的驻军几乎都是共和队的精锐。

而在七大军区中,粤州军区在建国后是参加过大战的,这也是粤州军区能够屹立在七大军区之列的重要原因。

方老将军过粤州疗养。

在军地两方都引起了相当的轰动。

老将军的飞机抵达,粤州军区肖政委亲自去接机,而在政府这一方,岭南省省长周子兵也亲临机场。

军地两方都为方老将军选好的疗养之地。

最后老将军表态去红叶别墅,粤州军区高层当即笑逐颜开,肖政委回去据说是大宴宾客,以庆祝此次“胜利”。

红叶别墅是军区的老别墅,以前一直都是粤州军区第一任司令员世人共和国上将的徐虎贲的住处。

后来徐老将军逝世,军区对别墅进行了改造,专门用于接待共和方高层将领,粤州军区总医院和粤州军区高干疗养所都在红叶别墅附近,所以一些老将军喜欢住红叶别墅。

当然,方老将军选择红叶别墅还是让人有些意外。

因为岭南省政府为方老将军选择的云山别墅也是大有来历。

老将军戎马一生,其最信服之人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之一的马彪炳书记。

马老和方老将军之间有二十多年的上下级关系。

建国后,马老成为了政治干部,没有被授予军衔,他先后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副主席等国家重要领导职务。

而其在文|革爆发后,因为受到牵连被安排到了粤州。

当时他就住在云山别墅。

后来文|革结束,共和国开始拨乱反正,中央要求马老回京任职。

那个时候马老却向中央提出要留在粤州,而在文革后他便担任了岭南省第一任省委书记。

岭南省的改革开放,最早就是马老提出来并主持实施的,而因此,也注定了马老要像他的名字一样彪炳史册。

马老在88年退休,后来一直居住粤州云山别墅,一直到其逝世。

马老逝世,方老将军悲痛万分,他以前一直都劝马老回京修养,可是每一次马老都称岭南更需要他,他就待在岭南,最后死在岭南,葬在岭南。

毫不夸张的说,马老将自己最后的几十年都奉献给了共和国改革开放的事业,他自己也以实际行动给了岭南最大的支持。

在马老逝世之前,方老将军以前还在任上,他那个时候喜欢来岭南。

和老领导一起喝酒谈心,听取老领导的意见和建议,接受岭南的新思潮,这都是方老将军非常喜欢的事情。

可是自从马老逝世之后,他再也没过岭南来了。

不知有多少人劝老将军,让他冬天在岭南疗养,他都一一拒绝。

而这一次他主动要求过岭南看一看,就自然很出乎各方意料。

而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住云山别墅的时候,他却选择了住红叶别墅,这也让各方非常的关注。

陈京自然不知道因为老将军住所的问题,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纠葛。

他收到的消息是老将军住在云山别墅。

可等他赶到云山别墅的时候,却被告知老人并没有在此疗养,而是下榻在红叶别墅。

两个别墅之间一北一南,陈京从北到南要穿越整个粤州市。

所以等他赶到红叶别墅的时候,已经错过了他事先约定的时间。

不过好在这几天老将军日程已经不忙了,他没费多少工夫,就被勤务兵领进了别墅区。

红叶别墅位于红叶山。

红叶山位于粤州南部,山不高,但是这连绵起伏的红叶山,却是粤州南部天然的屏障。

从军事角度来说,红叶山是兵家必争之地。

以前在战争年代,红叶山防卫极其森严,整座山都是钢筋混凝土工事,即使是现在,驾车从山脚下一路向上,都能看到有很多战争时代修建的防御工事系统。

而红叶山整座山都是军事禁区。

靠近红叶别墅的地方开始有岗哨,陈京以前很少和军队接触。

而这一次,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戒备森严,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

老将军入驻了红叶别墅,别墅区肯定是加强了境界,这样的阵仗在和平年代是很少见的,这也从侧面显示出粤州军区对这一次老将军到来的重视。

不过一进红叶别墅的范围,外面的世界仿佛全部被一扇大门关在了外面。

这幢别墅占地极大,一眼望不到尽头。

红叶别墅,顾名思义,这做别墅区最大的亮点是红枫。

别墅区外面红枫环绕,别墅区里面,更是古木森森。

高大的红枫如彩霞一般美丽,一条长长的甬道,两边全是红枫耸立,让这里的景致如画。

能够在粤州这样的大都市,找到这样一处世外桃源,简直是太难了,红叶别墅,名不虚传啊!

……陈京见方老将军的时候,方老将军正在疗养。

他刚过岭南,气候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最近过来的人多,他有些疲劳,这两天他偶感风寒。

陈京进门的时候,便看见他躺在**打点滴。

差不多又快一年没见老将军了,陈京明显感觉,老人身子骨儿好似更虚弱了一些,脸上的皱纹更浓了。

老人似乎没有察觉到陈京进门。

他的床头放着一本书,他拿起一本正准备看。

陈京叫了一声:“爷爷!”

老人倏然抬头,盯着陈京好久,忽然莞尔一笑,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本来是要等你吃饭的,你来迟了!饭期过了,你只能饿肚子了!”

陈京忙把迟到的原因给他解释了一下,然后道:“爷爷,我不饿,早餐吃得饱!”

老人指了指沙发,勤务兵很快给陈京送了一杯清茶过来。

陈京却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找了一把椅子靠拢病床坐,他正要说话。

老人先道:“我没什么大碍,就是感冒而已,搞得很多人都紧张!”

他顿了顿,摇摇头道:“老而不死是为贼,我现在对此就很有感触,我这脑子一发热,就扰乱了很多人的工作和生活。连你也从海山赶了过来看我这糟老头子,嘿!”

兴许是旁边没有其他人的缘故,老将军言谈很轻松,一点也没有他以前的严厉和威严。

陈京甚至觉得,自己旁边的老人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生病忽然来了后辈来看望他,他想拉着后辈唠嗑的老人。

老人伸出手来,陈京下意识的伸过手去和他握手,他触手有些凉,因为太过消瘦,老人的手硬邦邦的。

陈京捏了捏,老将军笑道:“捏什么捏?再往回走十年,你没胆量跟我握手!你这点小嫩骨头,我一把能捏碎!”

陈京尴尬的笑了笑,松开了手。

老人摇头又道:“岁月不饶人,现在不服老不行了!”他话锋一转对陈京道:“小京,听说你在岭南工作干得不错,这很好,我很高兴!没有依靠什么关系,就靠自己走,也能走出一条路子,事实证明这是行得通的。”

“以前我们从旧社会走过来,从旧到新,破旧建新,当年哪里有现在的条件?更无从谈依靠了!”

陈京道:“爷爷,我工作做得还不够好,尤其是在处理某些关系方面。我和本地的同志们关系有些僵……”

老人伸出手来摆摆手,忽然一笑,道:

“这个我也帮不了你,我比你还不如。当年大军过少数民族聚集地的时候,中央要我讲政策,不能破坏民族团结。我那个时候实在是被那帮犊子的冷枪打怕了,去他娘的政策,我的机关枪就是政策。

后来这事我被一搂到底,以后碰着这些关系政策的事儿,我都躲得远远的。”

他咂了咂嘴,又道:“我就会扛枪打仗,带兵打仗,其他的什么玩意儿都不会。现在不打仗了,我闲置了几十年,已经是老朽不堪了,哈哈!”

说到后面,他忽然哈哈一笑,似乎是自嘲,却又笑得豪气干云。

陈京不自然的跟着笑。

他忽然觉得今天的这次见面如此温馨,老人英雄本色,说话直接干脆,说起当年的那些事,如同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让人觉得特别的亲切。

“人有弱点缺点没什么,关键是要有优长!”老人又道,他看向陈京,双眸深不可测,“你是有优长有特点的。能够甩开膀子干事,干实事就是优长!”

“有一些争议,有一些议论,甚至有一些谣言和中伤,都由他去吧!做事哪里来的那么多顾忌,这顾忌那顾忌,什么事儿都干不好,都放不开,这就是庸才!

蒋家王朝的王如歌就是庸才,这个犊子,什么黄|埔军校高材生。

他领着一个中央军和我一个独立师干,被我打得满世界逃窜,真就像是在赶一群猪。就是一群猪,几万头猪我来领着,也不会那么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