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08章 姚军辉的大手笔

第八百零八章 姚军辉的大手笔

省委秘书长贺军在岭南名气极大,岭南的本土干部都非常的尊重他。

这主要原因是因为贺军喜欢提拔干部,尤其喜欢提拔本土干部,这些年他在岭南可以说是门生遍及全省,触角极其广。

而贺军这个人做事精细,可靠,严谨,他的性格很合苗书记的胃口。

苗书记很信任他。

苗书记在岭南的地位超然,但是地位再高,也摆脱不了派系的桎梏,岭南派系复杂,苗书记驾驭这些派系的执行者就是贺军。

而贺军也没让他失望,这些年保证岭南稳定,保证岭南良好的发展势头,贺军功不可没!

所以岭南有人说苗书记和贺军两人是一对黄金组合。

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下面的官员进省城办事都喜欢找贺军。

甭管什么事儿,好像有了贺军介入,结果总会有些不一样,这其中甚至包括人事问题。

贺军在省委常委排名中位列后面,但他拥有的能力就是那么深不可测,这也是他威望高的原因。

甚至在下面很多人把他称为是岭南的官场教父,这个称谓可以看出,他在岭南的地位就很不一般。

南港方面,自市长陈强到粤州无功而返之后,市委书记姚军辉也终于按捺不住了,也随后到了粤州。

在粤州省委斜对面一家不怎么知名的土菜馆,姚军辉见到了贺军。

此时的贺军不是那个在苗书记面前谨小慎微的糟老头子了,他今天梳着大背头,腰杆挺得笔直,满含微笑,举手投足之间,便尽显领导的风范。

他用手敲了敲桌子,眯眼瞅着姚军辉道:“军辉啊,你日理万机,还有时间找我喝酒谈心?恐怕不止是如此吧?”

姚军辉嘿嘿笑了笑,道:“秘书长,您就别取笑我了!说句实在话,我现在倍感压力。岭南有两个特区,可咱们哪里能跟人家比?别说跟他们比,就是跟几个兄弟地级市比,我们都眼看这要落后了。

你看看最近我们搞的跨区域合作,我们还没动呢,人家就扯了虎皮当大旗,打着特区的旗号到处要政策。

我们省里不知怎么考虑的,偏偏就有人愿意把这些政策放下去,这样下去,不是摆明有人要看咱们的笑话吗?”

贺军微微的笑笑,道:“怎么了?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将住军了?你看看人家的谋略,你们不动,人家就知道用手段,想办法让你们动,事已至此,你们还能再等吗?

再等下去,人家就冲到你们前面去了!”

姚军辉苦笑摇摇头,道:“秘书长,我对这个陈京有兴趣,说句实在话,这个干部干事不错。我们现在特区缺干部,我就想把他弄特区来……”

“你想得倒美,这个陈京可是被书记盯上的人,你想让他去哪里,就能遂得了心愿?”贺军皱眉道。

姚军辉瞳孔一收,眼神有些飘忽。

贺军笑了笑,道:“怎么?你不信我的话?我跟你透个底,上次苏北访问团过咱们这边,苏北沙书记向书记要了五个人,这个五个人最初的名单陈京是在其中的。

后来陈京的名字被书记划掉了,你说他是不是被书记盯上了?”

姚军辉愣了一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他话锋一转,道:“秘书长,咱们多年的交情了。我们南港的局面你也知道,困难很多,问题很多。说句实在话,我现在有些焦头烂额了,秘书长,您得教我啊!”

贺军笑骂道:“好你个老姚,你在这里等着我呢!我教你什么?能教你什么?”

姚军辉一笑,道:“秘书长,实话跟你讲,现在我对合作的事情,最大的考量还是希望通过这次合作,我们南港班子能够得到一次好的洗礼!苗书记不是一直强调要能者上,庸者下吗?

现在大合作时代了,我们是不是考虑把一批跟不上时代的干部调整一下岗位,充实一些新鲜血液进来?

最近我思忖了很多,一直都找不到问题的关窍之处,说句实在话,我感到很苦恼啊!”

贺军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他闭目养神,用手轻轻的敲着椅子的护手。

姚军辉话说得委婉,但是他的意图却瞒不了贺军。

两地合作,海山的班子估计脑子里面在想怎么占南港的好处,大家都把南港当肥羊宰。

而姚军辉的视线却盯住了海山的班子。

把海山班子打散,一部分优秀的充实到南港去,然后再重组。

这样一来,南港干部队伍实力增强,而且有海山的干部在班子中,对合作的促进会相当的大。

更重要的是海山班子散了,新班子上了磨合要时间,在那个时候,他们有多少注意力放在南港身上?

而趁此机会,南港便可以把现在的局面扭转过来,不用再像现在这般,两地合作畏畏缩缩,还要先搞什么试点。

不得不说姚军辉的这个计划大。

但是……一想到海山,贺军心情就有些复杂。

海山市清香市长和他的关系有些复杂,清香市长在五年前和贺军离婚,结束了两人长达二十二年的婚姻。

当时这件事虽然被刻意的做了低调处理。

但是在体制内,尤其是岭南中高级干部中,还是引起了一番震动。

贺军和清香市长两个都是不服输的人。

贺军官居省委秘书长,那个时候他就在刻意的阻止清香市长的进步。

可是清香市长也是女强人,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当他得知贺军暗中使坏,当即气愤不堪,将事情闹得很大。

最后,两人终于走上了分手的不归路。

分手了,李清香的事业是越干越大,现在已经是实权正厅了。

而贺军还一直在原地踏步,他已经在秘书的位子上服务了两任领导了。

海山班子在岭三角地区是问题很大的班子,重建海山班子,一直在高层都有热议。

现在姚军辉瞄准这个弱点,不得不说他很敏锐……一想到这里,贺军不由得对黄宏远有些失望,早知道黄宏远这般无能,当初他就不该费尽心思把他扶上去。

现在这家伙稀泥糊不上墙,自己又得对海山做新的安排。

“军辉啊,你耐心一些吧,事情终究会有机会的!”贺军微微一笑道,“你为南港谋发展,可谓是用尽了全力啊,如果你一直都是以这样的精神办事,我看南港特区翻身的日子也不远了!”

恰在这时,包房的门忽然开了。

姚军辉往门口瞟了一眼,便觉得眼前一亮。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

女人四十岁的样子,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

她没有过多的修饰,衣着也就是简单的工作套装。

那是她一出现,那种成熟的风韵,女性的妖娆气息就扑面而来,让任何男人都难以抵御。

土菜馆的女老板欧霜。

姚军辉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脸上露出的笑容。

欧霜笑笑道:“我说怎么今天院子里的喜鹊叫呢,原来是秘书长和姚书记光临了,两位领导的光临,实在是让我这里草木生辉啊。”

姚军辉笑道:“欧总,我们秘书长就是好一口你们的土菜,我问秘书长去哪里吃饭,他随口就说来这里,看来秘书长还是忘不了这里的味道啊!”

欧霜脸微微一红,不过却没有丝毫的扭捏。

她话锋一转道:“今天二位领导好不容易来,我得敬你们一杯!我先敬姚书记吧!”

姚军辉连连摆手道:“欧总,这可千万不行,你可不能本木倒置,今天咱们秘书长才是贵客呢!”

“好了,好了,军辉,你不要矫情!喝一杯酒嘛,多大的事儿?你先喝!”贺军发话道。

姚军辉这才笑嘻嘻的道:“秘书长发话,我恭敬不如从命!”

他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欧霜也不另外找被子,就拿起贺军的杯子,举杯和姚军辉相碰,然后一饮而尽!

然后她说了几句客气话,便笑吟吟的离去了。

自始至终,她没有和贺军正面交流过。

但是谁也能看清他和秘书长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现在贺军单身,交女朋友也是无可非厚,他和欧霜的关系倒不算是秘密。

但是,今天欧霜来了这一出敬酒,却是别有意味的。

毕竟,贺军和她的关系现在外面还是传言,甭管真假,都是传言。

而这一敬酒,传言便得到了印证。

姚军辉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这种敬酒不是贺军的授意?

大家都是身居高位的人,到了这种级别,有些话不需要点明。

姚军辉今天尊重贺军,把自己的想法和思想汇报给他,贺军也不能让他空手而归。

具体的承诺是没有,但是这一杯酒中的意思太多了!

一杯酒就足够姚军辉回去细细体会很久了!

而此时的陈京,却并不知道,就在他干得火热的时候,在省城的某个小饭馆,却有人正在讨论足以让海山天翻地覆的议题。

相比姚军辉的手笔,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显得有些小了。

这自然也是领导级别的差距,所导致的视野的完全不一样,海山究竟会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