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0章 陈京必须走!

第八百一十章 陈京必须走!

贺军常去的土菜馆。

欧霜给他准备有专门的包房。

这间包房的一切用度,都和其他的房间不同,这样似乎能够体现出贺军在此处的特殊。

贺军心中实在烦躁。

本来他已经一切都在掌握中了,可是谁曾想到李清香会突然在其中插上一脚?

李清香直接去见苗书记。

苗书记是何许人也?

他一天日理万机,工作之繁忙,贺军是最清楚的。

别说是下面的一个市长要见他,就是省里副省长要找他汇报工作,都相当有难度。

可是李清香凭什么想见苗书记就能见到?

贺军一想到这一点,脑子里就忍不住去想外面的那个传言。

在海山有传言,说李清香和省委苗书记关系匪浅,甚至有人以讹传讹,把这种关系说得非常的不堪。

贺军对这些说法不怎么信,但是他脑子里总忍不住去想这些事儿,心中就很不好受。

从法理上来说,他现在和李清香之间已经离婚,没有婚姻关系,两人就已经毫无瓜葛了。

既然无瓜葛了,李清香私下里去干什么,见什么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贺军毕竟是男人,任何男人都有极其自私的一面,尤其是对女人。

贺军也不例外!

他能够想象得到,如果李清香当着苗书记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道明白了,事情可能就不会按照他的设想走了。

在岭南,苗书记意志太强大了,贺军纵然有万般神通,也无法去违背苗书记的意志。

他不能违背,更是不敢违背。

在下面,有些好事之人编造了一个说法。

说整个岭南,贺秘书长就只忌惮一人,这个人就是周省长。

岭南省省长周子兵贺军的确忌惮,因为这个人到现在为止他还摸不清他的城府。

任何人对未知的东西都忌惮,贺军当然也是如此。

至于苗书记,下面人之所以不说贺军忌惮他,原因很简单。

因为在下面人眼中,贺秘书长就是紧跟苗书记的人,他和苗书记之间,是永远不存在有矛盾的。

如果有矛盾?

贺军的一切神话可能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一个人在包房坐了差不多一刻钟,客人才来。

今天贺军见的人赫然是海山市常务副市长冯仁国。

冯仁国搭上贺军的线还是这两年的事儿,这些年,冯仁国苦无晋升之阶,老早就下血本、花大力气在省城找关系,疏通人脉。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积累,他终于找到了一条连通贺军的线。

由于和贺军见面的次数还不多,两人彼此了解还不深,冯仁国今天有些紧张。

他进门就道歉,其实他并没有迟到,只是让领导等,他没有错也得承认错,这便是官场。

领导哪里可能有错?

贺军没有仔细打量冯仁国,只是淡淡的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道:“坐吧,仁国!这一路过来辛苦吧?”

“不辛苦,不辛苦,走高速过来很快!”冯仁国微微欠身。

坐在号称岭南官场教父的贺军面前,冯仁国感觉自己有些无所遁形。

贺军不用眼神去瞧他,单单是他散发出的那个气场,就了不得。

“想吃点什么?你随便点吧?”贺军指了指菜单道。

“一切随意,一切随意,秘书长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冯仁国道。

贺军瞟了冯仁国一眼,微微蹙眉,不再说话。

冯仁国这个人,本事没多大,野心比天高。

他最近脑子里想着的是能够再进一步,能够成为海山党政一把手呢!

在贺军的眼中看来,要干党政一把手,首先需要的就是那股子气度。冯仁国这个人缺少的就是气度,在领导面前说个话吞吞吐吐,唯唯诺诺,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狗,这怎么能够是干一把手的料?

不过贺军心中如此想,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他拿起菜单点了几个菜,眼睛盯着冯仁国道:

“仁国啊,你对陈京比较了解吧?最近我听到有传言,说陈京有可能离开邻角,要被破格提拔,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冯仁国愣了一下,摇头道:“秘书长,这我还真不知道。陈京在海山干得有成绩,上上下下都有目共睹,破格提拔也是应该的!”

贺军嘴角**了一下,微微一笑,道:“有些言过其实了。照我看,陈京的成绩之所以这么耀眼,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海山经济发展亮点太少。他表现好一点,自然就显得突出了。

如果放在全省看,陈京在邻角干的成绩又算什么?”

冯仁国尴尬的笑了笑,不说话。

他关心的是年底海山班子的调整。

他现在就想着自己能够在这一次调整中搭上末班车,能够再进一步,其余的事儿他都不怎么关心。

贺军又道:“仁国,你认为如果把陈京调离海山,海山的邻角亮点还会不会存在?”

冯仁国沉吟了一下,道:“可能有些困难!陈京在邻角的改革大刀阔斧,有很多甚至是逆风而上,在海山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如果换人,新领导走马上任可不一定有这样的魄力!

再说了,陈京在邻角把班子建得很牢固,如果空降干部过去,我担心其工作可能会有极大的困难!”

冯仁国不动声色的道:“仁国,你是老海山了,你推荐一个邻角书记人选,我琢磨一下看怎么样?”

“呃……”冯仁国略微沉吟了一下,鼓起勇气道:“海山现任区长李国伟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他在邻角干的时间长……”

贺军用手敲桌子,陷入了沉思。

其时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菜式简单但精美,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开。

冯仁国这一路从海山过来,路上没吃饭,早就饥肠辘辘了。

可是秘书长不动筷子,他哪里敢先动筷子?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四五分钟。

本来,贺军的意思是希望在海山能够有人对陈京给予压力,给他的工作制造一些困难。

或者是在邻角内部出一些问题,让陈京遇到一些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陈京再能看到调动的机会,说不定情况就会有变化。

可是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海山班子也好,还是南港班子也好,这两个班子的调整竟然无形中陈京还成了关键人物。

让陈京去南港,贺军和姚军辉之间有约定,这事如成,海山班子调整的时机立刻就可以成熟。贺军就可以顺利的在南港班子调整中,将自己的意志贯彻下去。

再之,海山如果陈京走了。

海山还有什么亮点可言?

省委早对海山工作不满了,现在海山一无是处了,此时不进行班子调整还待何时?

贺军调转头来又可以在海山贯彻自己的意志,等于就是说,陈京现在一调动,贺军就可以左右开弓,两个市的人事他都能照顾到。

但是,从冯仁国的嘴里面,他得不到肯定的信息。

在冯仁国说来,陈京在邻角就像一颗钉子似的,要调走他,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别人不敢对他的位子生觊觎之心。

这让贺军感到有些好笑,甚至是有些荒唐。

海山班子真是太糟朽不堪了,陈京在邻角干出那么多的亮点,就没有一个人有想下山摘桃子的想法?

只要海山有一个人想下山摘桃子,贺军就可以创造条件。

可是……

“仁国啊,处在领导岗位上,最重要的是要有魄力!你可以替陈京打个报告嘛,你们市里不是副市长还有空缺吗?陈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才华,他为什么顶不了?”贺军道。

冯仁国一听贺军这话,他心中犯嘀咕了。

他可不了解贺军脑子里的构想,他第一反应是贺军在替陈京说话,好像是一定要提拔陈京似的。

一想到这里,他心情就有些复杂。

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贺军搭上一点关系。

陈京倒好,没见他怎么动作,人家省委秘书长就替他说话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了!

“仁国啊,你想想,海山班子调整,如果你再进一步,担子一旦重了,你总得要几个得力的帮手不是?陈京能力突出,才华大家都公认,你有这样的帮手,何愁工作没有成绩?”贺军悄然加了一把火。

冯仁国霎时只觉得热血冲顶,秘书长这话的意思,莫非是班子调整的时候,自己已经正在被组织考虑?

他有些激动,就变得心直口快了。

他顿了顿,道:“陈京才华不错,如果真能在政府干,肯定会干出亮点来。这个报告我可以去打,向市委建议!”

他脑子里迅速盘算。

如果陈京一走,邻角由李国伟主持工作,那邻角这个最亮点,就在自己掌控之下了。

再加上自己如果能够把位子走正,手上的资源多了,下面又有一帮子人给自己做后盾,那岂不是工作难度会大大降低?

至于陈京在市里能不能被他驾驭的问题。

这可问题可能是冯仁国最为烦恼的了。

陈京可不好驾驭啊,冯仁国和陈京打交道次数太多了。

他自忖自己是没办法驾驭这个刺头的,但是……

冯仁国想自己如果能再进一步,即使环境有些瑕疵,那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