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2章 两边抢人!

第八百一十二章 两边抢人!

省委苗书记脸色比较严肃,贺军的心情很紧张。

“老贺啊,有些事情本没有必要我说,但是有人能把举报信送到我的手上,这说明了什么?”苗强眼睛盯着贺军。

他顿了顿,严肃的道:“这说明在我们岭南,你还有很多工作可能做得有问题!这样的举报是不是真实的?这个问题不用回答,我认为单单有这样的举报出现,就说明了相当严重的问题。

我送你一句话老贺,身为领导干部,首先要处理好的是个人的问题,作为领导干部,在个人的问题上被说三道四,这是最大的硬伤,你现在还有这个硬伤!”

贺军静静的听着苗书记的讲话,他只觉得头皮发麻。

贺军手上现在就拿这举报信,举报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是分量却相当重。

有人举报省委秘书长贺军长期在外面包养情人,并育有一子,现在这个孩子在哪里上学,体貌特征如何,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这份举报信为什么会出现在书记手上?是谁在做这样的举报。

既然书记手上有这件东西,那省纪委,甚至是中央相关纪检部门,是不是也收到了这样的举报信?

一想到这里,贺军心神就有些不宁。

饶是他城府极深,此时也有些心浮气躁了!

他纵横岭南这么多年,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什么困难他没经历?

什么棘手的问题他没处理过?

但是……

今天他很不安!

他隐隐能够感觉得到,这封举报信来自哪个地方。

在岭南,贺军的政治对手不多,但是想让贺军完蛋,恨贺军入骨的人不少。

有胆量写这封信,对方肯定也是豁出去了。

凭贺军的手段,他要找出这封信的源头,并不太难。

这就意味着。对方写一封小小的信,可能只是小试牛刀。

可能人家还掌握着更多,更锐利的进攻武器。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处理一封信的问题,对贺军来说那是易如反掌。

但是这一封信,给予他的警惕,却是前所未有的!

“好了,这只是一个小问题。你应该是能够妥善处理的!”苗强淡淡的道。

他话锋一转,指了指桌上的一份材料道:“昨天南港的姚军辉刚刚过来汇报了工作,提出了要求。嘿嘿,今天海山的报告就打上来了。这个报告有点意思,直接打给我的报告,而且报告后面有海山班子的联名!

你可以看看!”

苗强将材料递给贺军,贺军一目十行的过了一遍,神色很平静。

苗强眉宇一挑,道:“你看出来没有,这里面有个有趣的现象!昨天姚军辉跟我汇报工作,找我哭着喊着要人,说海山缺乏人才。他有意想把海山的陈京调到南港担任副市长。专门分管区域合作的相关工作。

今天的这个报告其中海山班子就建议让邻角区陈京入市常委班子,又还建议可以考虑提拔陈京进入市政府工作。

这陈京了不得啊,成了香馍馍了!两个市都抢着要啊!”

贺军嘴巴里面泛苦。

他当然看到了这一点,把陈京调离海山,就是他一手安排策划的。

现在倒好,他的这个策划造成了两边积极响应,南港要人。海山又死命不放。

陈京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现在被这两边一抢,身价倍增,俨然成了明星了,竟然进入了书记的视线,引起了书记的注意了。

他有些感叹陈京的际遇,他如果不是恰好处在那个关键点上,哪里有这么多的故事?

不过更多的。他是恼火!

李清香和他是处处犟着来,他要拆散海山班子,她就要死保海山班子。

现在明显,她和黄宏远已经串通到了一起,贺军来之前已经收到了消息,李清香和黄宏远在海山搞什么最后决战。搞得火热的很。

他们的做法就是在打贺军的脸。

而贺军现在背后又还有人捅阴刀子,这个阴刀子可能来自临港。

这让贺军投鼠忌器,不敢放开手脚去按计划处理事情,他心中的那一丝挫败,让他整个人都处在了极端的恼怒之中。

“陈京这个干部我了解,有几分真本事。但是特长还是善于炒作,三分本事,七分炒作,这几年名气越来越大了,搞得真成了咱们岭南的政治大明星了!”贺军道。

苗强皱皱眉头道:“老贺,你这话可带了情绪了!前段时间你可跟我重点推荐了陈京,还说要把他提拔为我们最年轻的副厅干部,今天你这口吻不对,前后很不一致啊!”

贺军尴尬的咳了一声,道:“实事求是嘛!陈京善于炒作宣传,在海山是出了名的。他和南方日报的那个美女记者唐玉据说打得火热,两人关系相当的密切。

唐玉这几年在帮邻角搞宣传方面很卖力,据说曾经有一段时间她还专门扎根在邻角,有时候一住就是半个月……”

贺军话没说完,立刻就住口了,因为他敏锐的嗅到了苗强气息的变化。

果然,他一住口,苗强便勃然作色道:

“你胡说八道!简直就是信口雌黄,乱七八糟!谁跟你讲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八卦新闻?你堂堂秘书长,什么时候成了小报娱记了?尽捕风捉影,说一些没影儿的事儿。

你现在跟我找到证据,证明陈京和唐玉打得火热的证据,我给你一个星期,你能不能给我找到?”

苗强倏然发火,贺军措手不及。

在他的记忆中,苗强还从未像今天这样失态过,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应付面前的局面。

苗强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他喝了一口水,慢慢的平定了一下情绪,道:“不扯那些没用的了。现在对南港的要求和海山的报告,你是什么意见?你向来目光独到,你说说你的想法!”

贺军沉吟不做声,心中在仔细考量自己应该怎么应付这个局面。

他一直的设想是想办法在年底能够把海山的问题解决,可是现在海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被他这一激,反倒是气势一下上来了。

而南港这一边,他和姚军辉又有约定,他在海山方面的意志贯彻不下去,他和姚军辉的约定怎么能完成?

这是个两边讨好的事情,现在却成了两边棘手的事情。

贺军仔细想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竟然还是在陈京身上。

海山现在最后的挣扎,就是要树陈京这个亮点,然后围绕这个亮点让海山其他区县在最后三个月搞个大冲刺,目的是在年终最后总结的时候,能够来个绝地反击。

而姚军辉想把陈京要过去,以此为契机把自己的班子重新打造一遍,一方面在南港内部清除异己,另一方面也是为接下来南港经济增长新亮点积蓄力量。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把陈京从海山提溜出来。

“书记,陈京的问题,我看还是听取一下组织部的意见。我们有专门考核考察干部的部门,他们的意见最为客观。”贺军巧妙的转身,想把问题转个弯来处理。

组织部门统筹兼顾,内面的变数就多,即使只是初步议论。

一旦这个议论传出去,下面的人怎么知情?

贺军不愧是官场教父,脑子转得很快,对事情的诸般变化应急,他都早有考量!

苗强没有就贺军的变化表态,他微闭双目,良久,他睁开眼睛,道:“最近黄海有个县域经济论坛,我们岭南派了几个代表参加,陈京是不是其中之一?”

贺军愣了愣,摇摇头道:“这个我还没弄清楚具体参与人选,这个是老谷负责的!”

苗强用手指指电话道:“你给谷延波打电话,问问陈京参加了这个论坛没有!”

贺军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给副秘书长谷延波,他说了几句话,挂断电话道:“不错,陈京去黄海参加论坛去了!我们一个省一百多个区县挑八个人,他竟然能进去,还真是好运气啊!”

苗强蹙眉道:“老贺,这些事情你去处理吧,酌情处理!”

贺军愣了一下,忙点头道:“书记,事情的进度,我时刻保持跟你汇报!”

他暗中深吸了一口气。

苗强表态让他去处理这些事儿,他感觉事情的主动权再一次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的自信很足,官场教父这个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岭南的事情,只要苗强不制造困难,他永远都有信心掌握局面。

他慢慢退出书记办公室,刚走到门口。

苗强叫住他道:“对了,老贺,有时间安排一下,我见见这个叫陈京的年轻人!”

贺军顿住身子回头,一脸的愕然。

苗强笑了笑,道:“你不用那么吃惊,我只是想见见他,认识一下。沙明德生了一双毒眼,看中的人果然有几分本事!这个老沙啊,还真不能小觑,苏北在他的领导之下,这几年势头相当的猛,逼得我们很紧啊!”

他顿了顿,道:“你安排一下吧,我和这个陈京见个面,时间没必要太长,就半个小时吧。多和年轻人聊聊天,自己也能保持一个年轻的心,要不然真要成百无一用的糟老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