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21章 绝少人知的秘密!

第八百二十一章 绝少人知的秘密!

今天粤州的天气微微有些阴暗。

苗强所居别墅今天的警戒比往日更加森严了一分。

苗强来岭南之后,坚持不收礼,也几乎是不让同僚和下属进他的家门,这是苗强一直坚持的原则。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拒绝的就是人情。

苗强不收礼,别人就不拿礼物,空着手来拜访他。

美其名曰是汇报工作,其实也是人情走动。

苗强热爱收藏,有些人摸清了他这个还好,来的时候顺便会揣点东西。

谈工作之余就请苗强帮忙品鉴,东西倒不一定会送给苗强,但是这一来,便和苗强套了一个藏友的近乎,以后自然有更多的噱头可以施展了。

岭南人看重人情,人情往来,你来我往,这不能上升到受贿的高度。

苗强作为一个外来领导,也不能够完全不近人情不是?

可是下面的人有办法,苗强也不是省油的灯。

每到年节,或者重要的日子,他便会加强自己家周围的岗哨。

他自己不出面拒绝,可是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有这帮子弟兵在外面负责挡驾,苗强也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家里清静。

今天是苗强夫人薛玲的生日。

又恰好赶上了星期天,苗强便在家里休息陪夫人。

让人意外,今天他的别墅里面不止老两口,还有一个很意外的客人。

如果陈京在这里,他肯定会大跌眼镜。

因为这个客人他颇为熟悉,这个意外客人赫然是唐玉。

苗强夫妇,外加唐玉,三人在客厅聊天,气氛竟然很融洽!

让人更奇怪的是,无论是苗书记,还是薛玲,两人看向唐玉的眼神都饱含慈祥,那浓浓的爱怜的味道,是那样的真实。

唐玉今天来准备了一个蛋糕,外加一束鲜花。

蛋糕摆在桌子上面没动,鲜花却被薛玲喜滋滋的拿着插入了花瓶之中。

唐玉似乎有些不适应眼前的场景,她有些拘谨,便很是寡言,两老往往问一句,她才回答一句,和她平日记者开朗的风范大不相同。

唐玉和苗强夫妇之间的关系,是她最大的秘密。

当然,也可能是苗强夫妇最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鲜少有人知道,但是说出去绝对吓死人。

从血缘上讲,唐玉应该是他们的女儿。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很复杂,唐玉出身的年代搭上了七十年代的末班车。

那一年恰好是中央把计划生育定位国策的一年,当时国家对计划生育的执行从党员干部,国家公职人员开始。

任何干部,任何企事业单位职工,只要违反计划生育,一律开除公职并处以罚款。

二十多年前,苗强刚刚从知情的队伍中解脱出来,到了当时豫西省委办公厅工作。

那个时候,薛玲二胎怀孕有了半年。

当时夫妇两人没想过政策执行如此严格,他们怀着侥幸心理把唐玉生了下来。

可万万没料到,唐玉一出生,他们立刻遭到举报。

两人都面临丢失工作的危险,苗强因为当时在省委办公厅上班,省委还要对其加罚处理。

在那种情况下,恰好有个亲戚知道当时豫西化工厂一户人家其妇人刚刚流产,医院断定其失去了生育能力。

而他们也迫切的想要一个小孩。

苗强夫妇当时已经到了绝境,便将唐玉送给了他们。

这一次事情过后,为了避免组织继续追查,苗强很快通过关系调到了基层,然后仕途几经辗转,他离开了豫西。

但是他有个女儿的事情,老两口都一直在心里。

直到苗强担任的高级领导,他才敢着手去查这件事情。

而那一年刚好是唐玉上大学。

这个故事有些传奇,但是事实却就是这般不可思议。

唐玉现在和苗强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但彼此却绝少联系。

也就是近几年,唐玉那边的父母给她做工作,一年上头,她会到苗强家里来几次,仅此而已!

唐玉对苗强夫妇并没有任何的看法。

那个时候是那种时代,她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还得感谢他们夫妇的恩赐。

但是,现在的苗书记位高权重,唐玉却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靠这种特殊的关系,捞到什么大好处。

唐玉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好。

那边的父母很亲,都退休了,家境也殷实。

她个人的事业目前也不错,势头也很良好。

在她的内心,把苗强夫妇当成了长辈亲人,节日走动走动,偶尔电话问候一下,这样是最满意的状态。

而她觉得不自在的则是苗强夫妇每一次看她的眼神。

那种只有父母才有的慈祥和爱恋让她不适应,却又不方便拒绝,这一点多多少少让她觉得有些负担。

“小玉,这花真漂亮,我很喜欢!”薛玲道,她叹一口气道:“你的苗青姐在国外,工作忙碌,压力大,每年难得回来一次。像这样的日子,她不在,你能过来看看我们,我们就觉得心里舒服!”

唐玉淡淡的笑笑道:“苗伯,薛姨,过来看看你们是应该的。有时候我工作也挺忙,苗伯的工作也忙,走动得少了一些。以后有时间,我也会常常过来看你们二老!”

她指了指外面的围墙道:“来一次也不容易,苗伯的级别太高了,岗哨太森严,层层盘查,进出很难啊!”

薛玲皱皱眉头,瞪了苗强一眼,道:“都怪你,这么大张旗鼓干什么?就生怕有人来咱家,我看来几个知己的人也没什么,可你总是这么不近人情,也不知道你这个书记是靠什么服众的!”

苗强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在共和国政坛,恐怕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对他说话,也只有在家的时候,老婆才敢如此“出言不逊”,而他还只能默默承受。

“老婆子,你去准备饭吧!小玉来一次咱们也不能太小气,饭都不留去不像话啊!”苗强转移了话题。

薛玲愣了愣,站起身来道:“对,今天我得亲自去做饭。小玉啊,你薛姨的手艺绝对棒,我保证你喜欢!”

她站起身来去后面的厨房,客厅就只剩两个人了。

苗强用手摘掉眼镜,拿出眼镜布认真的擦拭后重新戴上。

他随手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份报纸递给唐玉,他指了指报纸的标题,这篇报道恰好是南方日报报道黄海县域经济论坛的那篇为陈京摇旗呐喊的文章,而这篇文章也正是出于唐玉之手。

苗强脸上的笑容依旧,问道:“小玉,这文章是出自你之手吧?”

唐玉微微愕然了一下,点头道:“苗伯目光如炬,您看出来了。怎么?您一天工作那么繁忙,还关心这次的县域经济论坛?”

苗强嘿嘿一笑道:“我能不关心吗?你们把这事渲染得跟打仗一样,有你们的推波助澜,岭南上下人人关注,我也是岭南人中的一员,我能不知道?”

唐玉笑笑,道:“那我很荣幸,我的文章能让您看到!”

苗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道:“小玉,你和陈京很熟悉,我想问问你,陈京这个干部究竟如何?”

唐玉顿了顿,沉吟了一会儿,道:“陈京是个不错的干部,他很负责人,做事风格干净利落,很有自信,对目标相当的执着!我比较看好他!”

“看好他?”苗强点点头,道:“你看好他说明你眼光不错!”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话锋一转,道:“但是小玉,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在个人问题上,绝对要有足够的理性。凭你的条件,你的学识,可以找到一个真正有才华可靠的人过日子,现在你要抓紧。

文人都有些浪漫主义情怀,但是生活是现实的,在浪漫的人,也必须生活在现实中,是不是?”

唐玉一愣,脸“唰”一下红了。

她冰雪聪明,自然明白苗强提醒她的是什么。

她沉吟了一下,道:“苗伯,您放心吧!我是足够理性的!我和陈京是朋友,仅此而已!”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至于个人问题,我目前也在考虑中。只是有些事情看起来越简单,具体操作的难度反而越高,实在是不能尽如人意啊!”

苗强严肃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道:“小玉,要不让你薛姨帮你找找路子,她退休以后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她认识接触的年轻才俊相当的多,她的眼光你应该信得过吧?”

唐玉洒脱一笑,道:“好啊!薛姨可以帮我初识,我自己主持复试,就像考公务员一样,这很不错!”

苗强脸上的笑容终于化开,忍不住嗔道:“你这个丫头,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一点正形儿都没有。考公务员我们名额可不止一个,你现在只能是挑一个人,对参考人员可是要求更高喽!”

唐玉也随之笑了起来,她笑得很灿烂。

但是内心还是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淡淡失落。

陈京她终究忘不了,她相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感觉不到时间的威力,她独处感到孤独的时候,脑海里面想到最多的依旧是陈京。

陈京的举手投足,陈京的洒脱风趣,让她沉迷,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