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24章 要交权了?

第八百二十四章 要交权了?

李国伟心情有些复杂。

他此时心中有难以压抑的高兴,但却偏偏不能表现出来。而在高兴之中,却还藏有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微微有点惆怅。

他手上拿着一份名单,这是陈京刚刚给他的。

名单主要是邻角区各单位各乡镇干部的空缺纪录,还有需要调整、调动、提拔干部的名单。

区委管人事,而陈京一向把人事权卡得很牢。

在邻角陈书记用人特点鲜明是出了名的,陈京用人的习惯是用听话的人,用有能力的人,用踏实能干实事的人。

有人说陈京用人三原则,第一个原则是听话。

不听招呼,阳奉阴违,不和区委保持一致的干部,陈京对其是零容忍。

当初他刚来邻角,免了很多人的职务,大都是这种情况,那个时候引起的争议很多,告他状的人也很多。

但是陈京我行我素,依旧不改这个习惯。

事实证明,陈京当时的做法是比较可取的。

现在邻角上下团结的局面,不能不说和陈京善于用人是有极大关系的。

可是今天,陈京把今年年内和明年年初需要调整到位的所有人事资料都给了李国伟,让李国伟全权负责此事,李国伟岂能不激动?

他拿着名单久久不说话,过了很久,他道:“书记,我担心工作做不好……”

陈京眯着眼睛瞅着李国伟。

他初识李国伟的时候,觉得这人特难相处,特别桀骜不驯。

可是现在李国伟却像小学生一样忐忑不安,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

他摆摆手道:“老李啊,我的情况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明年年初,我可能就要走了!说句实在话,在邻角干了几年。刚刚干出成绩来,在这个时候提走的话,实在是心情很复杂。”

他喝了一口茶,微微叹道:“可是天要下雨,娘要改嫁,现在的情况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不走。终究一天还是要走。好在现在离开,我已经没有多少遗憾了!

老李啊,你我一起共事时间不短了,我是真心希望邻角能够保持政策的延续性。能够一如既往按照现在的路子走下去。我走了,目前谁来接这个担子还不一定,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我希望你能把这个担子挑起来!”

李国伟愣了一下,道:“书记,感谢您的信任!如果组织给我机会,我一定把邻角在几年之内发展得更好,完成您当初的展望和规划!”

陈京淡淡的笑笑,指了指李国伟手上的材料道:“所以啊。从今天开始,现在到年底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就把区委的担子放手交给你负责了!我希望你工作能够大胆一些,你怎么想就怎么做。

班子的交接我们提前开始!”

李国伟脸色一变,道:“书记,这……”

“没什么这这那那的,就按我说的办吧!你别以为我是故作姿态,我也不是在卸包袱。而是我深切的感受到。你目前掌控局面可能还需要努力。与其等我走了,你在努力,还不如现在就开始!

有我帮你盯着,有些事情的处理你胆子还大一些!”陈京道。

他皱皱眉头道:“最近我观察咱们班子异动不少,马上要调整班子了,有个别同志就坐不住了。这股风气要想办法刹住。现在跑官要官还没到时候呢!

我的意见是让跑官的没官做,邻角需要的是埋头苦干,踏实肯干的干部!”

李国伟心一凛。隐隐明白了陈京的意思。

陈京是希望李国伟能够先立威,陈京在后面给他做后盾,创造条件。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充满了感激,道:“书记,你走了。邻角社会各界、老百姓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如果你还能在邻角待三年,咱们必将闯出一番大事业来!

我也不矫情了,如果我能接替您的工作,我定然尊重您的规划办事,我们邻角发展势头缓不了,我们的目标在那里,就不会放弃!”

陈京潇洒的挥手道:“那里就放手去干吧!我在旁边给你掠阵!”

似乎受陈京气势的感染,李国伟一时有些心潮澎湃。

他觊觎书记这个位子太久了,时至今日,他才看到一线机会,陈京充分放权给他,让他大胆干。

他老大不小一个人,竟然感到心里酸酸楚楚的,有兴奋更有责任。

陈京不管调到什么岗位上,邻角肯定是他关注的地区。

而且接陈京的担子压力之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陈京把邻角搞得这么好,如果在李国伟手上没搞好,他如何有颜面面对邻角百万乡亲?

茶喝完,宾主二人的谈话也结束了,李国伟拿着一大叠沉甸甸的资料出去了。

陈京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背影,心中的感觉复杂极了。

早一步把权交出去,这是陈京在黄海的时候就开始酝酿的。

人终究不能生活在感性的世界中,现在省组织部对自己的考察已经完成,调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这样,自己还有必要把这手上的权利干什么?

早点让李国伟去熟悉工作,这是对邻角未来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不这么做?

陈京就这样做了!

可是事情做完以后,他的担忧一点都没减轻,反而是愈来愈重了。

不夸张的说,邻角就像陈京的孩子一样。

陈京最早培养他,给他做出规划,现在刚刚出一点成绩就要走,把孩子交给别人去负责,他哪里能够完全放心?

而且,陈京希望李国伟能够接替自己的位子,但是上面是怎么考虑的?

陈京很清楚,邻角现在是一块肥肉,眼红的人多,盯的人更多。

陈京走了挪出一个位子,不知有多少人在抢呢。

说不定就在这个时候,就有人已经在省里市里开始活动了!

这年头,真正做实事的人不多,但是那种一看别人有了成绩,就像下山摘桃子的人却是大有人在。

相比这些人,李国伟能力可能不欠缺人家很多,关键就是站队的问题和后面的关系问题。

李国伟一直和冯仁国走得比较近。

冯仁国在海山的势力比较单薄,更重要的是冯仁国这个人能力有限。

他现在面临最大的瓶颈就是继续往上走的问题,以他这个年龄,如果这一次换届还没有上行空间,他以后可能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可是省委对地市班子党政一把手的考量是慎之又慎的,冯仁国没有什么亮眼的成绩,单单有点资历,他能不能上?

对这一点陈京是持悲观态度的。

冯仁国上不了,李国伟倒是颇有成绩,但是不能够排除市委将其调别的区县当一把手的可能性。

如果邻角党政一把手全换掉,陈京就真有些担心了!

在同质化竞争极度严酷的当今,陈京为邻角探出一条路来不容易。

陈京这两年人瘦了十几斤,家庭方面也是一团糟。

一年上头和老婆聚不了几次,爸妈也是姐姐和妹妹也是一年多没见了,有时候工作忙起来,电话都忘记大。

为了邻角的发展,陈京是付出了极多的心血的。

他不希望自己的付出最后半途而废!

“咚,咚!”

“进来!”

陈京眼睛看着门口,推门进来的是副书记姜伟。

陈京向他招手道:“老姜,你干什么去了?一副风尘扑扑的样子?”

姜伟嘿嘿笑了笑,道:“书记,我这不是负责联系黄公庙镇的工作吗?今天过去我跟他们班子开了一会,遇到了一些问题,就专程过来跟您汇报了!”

他顿了顿,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小道消息,现在下面在风传说您要调动!这不,这个风声一出,下面的工作就遇到困难了!原来很多投资商过来邻角都是冲着您的名气来的。

现在这个谣言一起,他们都开始观望了!

有几个投资商已经和政府签了合同,现在都要变卦观望,您说这……下面的人焦头烂额啊!”

陈京眯眼瞅着姜伟,微微一笑道:“这个传言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确有其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邻角以后说不定就只能拜托你们了!”

“啊……”姜伟愣了一下,张大嘴巴。

陈京嘴角微微的翘了翘,眼神继续盯着他。

姜伟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其实陈京要调动的消息,下面有些人不知内情,他姜伟作为副书记,各路人脉宽得很,他又岂能不知道?

他今天故意过来,是别有目的的。

陈京走了,新班子怎么构成,几乎每个人都在考量。

姜伟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再进一步,今天他是过来探口风来了。

陈京目光如炬,姜伟心中的这点小九九,自然瞒不到他。

他嘿嘿笑笑道:“老姜啊,我刚才和老李聊过了,从今天开始,班子就要适应没有我的状态!我希望目前班子内部,大家都能配合国伟工作。我还是一句话,班子要团结。

而我们邻角需要的是踏实做事,埋头苦干的干部。

有时候遇到一些困难,团结就是最大的力量,我们邻角班子是个集体,我们这个集体要肩负更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