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25章 回京了!

第八百二十五章 回京了!

陈京现在完全是当甩手掌柜,放手让李国伟去工作决策,他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轻松。

不过李国伟威望毕竟还不够,有很多工作做起来困难很大,下面人不服,班子内部其他人掣肘,每到这种情况,事情就会捅到陈京这里来。

陈京在常委会上笑称自己现在成了调停代表了,什么事情处理不了都往他这边捅,以后他离开邻角了,这些工作该怎么处理?

不过大部分的担子他总算是卸下来了,工作也不像往常那样拼命卖力了,每天朝九晚五,作息极其规律。

在家里,殷婷婷的上班规律性也相当强,兴许是收了陈京的保姆费,一个月有没多少事儿干,陈京很多时候都不在家吃饭,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最近陈京下班时间一规律,殷婷婷是变着法儿给陈京做饭,殷婷婷烹调风味都是纯真楚江味儿。

菜式要加辣椒,腊货干货比较多,烹饪手法主要是炒和炖,殷婷婷烹饪手艺的确不俗,而且她现在买菜也是敢于出手,陈京倒是大有口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不知不觉,就这样悠闲了一个月。

季节已经入冬,一年最后的冲刺月马上就要到来。

一年的努力,一年的工作,一个多月以后就要盖棺定论。

由于岭南省各市以及各区县的考核,都是一年一考,各种排名,各种奖惩都在年终。

所以随着年终的临近,从省到市到各区县都忙碌紧张了起来。

市里各个领导,每人负责一个区,最近一段时间是频频下来视察,鼓励全市各条战线最后努力,争取年底之前再冲刺一把,为一年的工作画个比较圆满的句号。

整个海山市的区县一把手中,恐怕也只有陈京一个人最悠闲。

邻角的工作已经走上正轨,现在李国伟刚刚被授权,工作积极性很高。

由他来抓工作,抓得比陈京更认真、更细,陈京也乐得放松!

他在邻角悠闲了一个月,李国伟各项工作都开始稳住阵脚了,他干脆回一趟京城。

陈京整整一年没进京,对方家来说,是姑爷到丈母娘家,方家上下都很重视。

方路坚和徐莲两口子竟然都去机场接陈京,倒让陈京大跌眼镜。

方婉琦挽着他的手,大家一起上车,陈京颇为不好意思的道:“爸,妈,你们就不用来了嘛!我回京一趟,劳烦你们亲自来接,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方路坚道:“你现在进京是贵客啊,一年才回来第一次。如果你经常回来,我们会搞这么隆重?”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徐莲一拍方路坚的手臂道:“老头子你别胡说八道,京子是一心扑在了工作上。你没听三叔说京子在岭南工作干得很有成绩吗?他现在在岭南名气可不小呢!”

徐莲是丈母娘看女婿,对陈京是越看越顺眼。

以前方婉琦闹着不和廖哲瑜结婚,徐莲是最恼火的。

因为这事,她在方家的妯娌中有些抬不起头来。

俗语说三个好女,要个好娘。方婉琦性格如此好强,甚至是乖张,徐莲没有责任?

可是现在,方婉琦选择了陈京,陈京出身普通,但是能力很强,最近在岭南据说干出了大名堂。

方家的高层包括方路平都已经非常关注陈京了。

这让徐莲对女婿感到非常满意。

她和妯娌们聊天,和朋友们聊天,可以昂着头比较骄傲的说她的孩子都让人省心。

儿子在部队带兵,干的是苦活,但是前途一片光明。

而女儿女婿不需要靠家里帮衬什么,女儿的事业越做越大,女婿在政界发展备受好评,一切都靠自己双手努力挣来的,别人想妒忌都找不到由头。

在丈母娘家待了一天,接下来两天陈京都用来走访方家的长辈和同辈处得比较好一些的堂哥堂姐们。

方家的第三代,几乎是经商的占一半,在政界打拼的占一半。

大家族就有大家族的好处。

京城各个部委,基本都有方家子弟的存在,如果再把范围放大一点。

整个西北系在京城的势力更是充斥在各个角落。

他们各自人脉关系都是通的,办起事儿来还不容易?

陈京以前在楚江的时候,常常走京城路线,那个时候也建立了一些人脉。

他去岭南两年,这些人脉很多都疏于联系。

现在重新去拜访他们,不仅不显得生疏,反而是愈发亲密了。

陈京很清楚其中的原因。

陈京现在在岭南干得有成绩,提拔的呼声很高,以他现在的年龄再进一步跨入副厅的位置,他引起的关注将成几何式增长。

人都是现实的,地位攀升,自然就会有人追捧。

在别人眼中的位置也就完全不一样了。

……

夜,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窝在两人在京城置办的爱巢中缠绵,久别胜新婚。

这几天两人几乎是如胶似漆,方婉琦天天陪着陈京,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方婉琦现在正处在一个女人最黄金的年龄,事业有成,人比花娇。现在她京城的名气可不小。

方婉琦性格强硬,巾帼不让须眉,做事很果断。

在众人心目中,她就是地地道道的女强人。

在京城有试图靠近她的男人可不少,可是一旦听说廖家廖哲瑜的下场,人人自危。

就在前不久,有个香港富二代就骚扰过方婉琦,后来被方婉琦一通狂整,这小子吓得不敢待在京城,直接返港了,这事在京城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可能也只有在陈京的怀里,方婉琦才能完完全全的流露出小女儿的姿态。

在没结婚之前,方婉琦性格爽朗豪放,可是真正两人在一起了,她更多的则是温婉柔情,她偎在陈京怀里的样子,就像一只乖巧的猫。

陈京很奇怪方婉琦的转变,和她交流过此事。

方婉琦只是吃吃的笑,然后称她的温柔只属于一个人,只有陈京才能独享。

任何男人,听到女人这样说话,恐怕都忍不住心中的爱怜。

陈京在京城待几天,天天抱着老婆缠绵,倒是有些乐不思蜀了!

陈京在京城逍遥,现在岭南烦心的人却不在少数。

岭南的官场教父,无所不能的贺军,最近就有些焦头烂额。

在海山和南港两个市的班子调整上的难题,现在困扰着他。

明年年初,省里的班子要换届,苗书记是铁定要离开岭南。

在这样的时候,贺军不能不早做安排,而盯着海山和南港,是贺军既定策略。

不管换届后,他走到什么岗位上,他要想继续保持现在的影响力,就必须要趁这苗书记还在,他还能在书记面前说上话,要往下面贯彻一些意志下去。

可是海山南港的事儿,现在是越来越复杂多变,隐隐是有些失控了。

海山方面,李清香和他是彻底翻脸,连带他一手扶植起来的黄宏远现在都态度微妙起来。

本来,贺军觉得黄宏远不行,没能力掌控海山的局面,在海山干了几年,成绩平平,他有些想放弃。

可是一旦他这样想,才恍然发现黄宏远这个人竟然是一只绝对的鸡肋。

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他真要放弃他,黄宏远立马飙起来了,翻脸不认人,开始在海山大搞声势,完全不配合他工作。

而南港方面,姚军辉也是超级现实派。

他心中想的就是希望南港能够一直站在海山的上风。

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吃了什么药,硬是看中了陈京,非得让贺军想办法把陈京调南港去。

贺军号称无所不能,调动一个人都不行,姚军辉又怎能相信其能量?

可是事情就坏在陈京身上。

陈京现在成了热馍馍。

姚军辉要陈京,可是海山针锋相对不放人。

贺军用了很多手段和办法,可是海山的办法也不少。

为了陈京的事情,李清香几次进省城,而且都面见了苗书记。

这让贺军在这件事情上有了很多顾忌。

苗书记平常信任贺军,放手让他做事。

可是他最恨的就是干部拉帮结派,因为这样会妨碍他的权威。

贺军摸不清书记的意图,他就不敢把动作搞得太大。

一旦他的做法和书记的想法不符,他工作做下去了,让苗书记对他有了看法,那真就要坏大事了。

情况还不止这样糟糕!

现在贺军隐隐感觉有一股暗流正针对他而来。

最近让他最不安的是有人在炒作他有个私生儿子的事儿,这个事……

贺军一想到这个事儿,就感到头疼。

私生儿子的事儿,那绝对是子虚乌有,但是这件事却是剪不断理还乱,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完全的信心。

他最近一段时间,眼睛闭上脑子里面就尽是那个女人的身影。

那个女人的存在,就像梦魇一样缠着他,让他总觉得心里不安心,不踏实。

可是在这个时候,这件事该如何了结?

贺军不敢轻举妄动,这个世界太复杂,而岭南的水有太深。

有些事情虚虚实实,哪怕他贺军号称是岭南官场教父,他依旧没办法完全看透,难免就会束手手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