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27章 和贺军的初次接触!

第八百二十七章 和贺军的初次接触!

美好悠闲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陈京在京城待了五天,他先接到周国华的电话,让他立刻返回粤州,周称有领导要跟陈京谈话。

而另一方面,李国伟的电话也几乎同时到了。

李国伟在电话中情绪有些沮丧,他道:“书记,我们最近干部调整工作进展出了问题,有人告状告到了省里,说我们干部任用方面没按组织程序办,省委组织部干监处的领导组织专门调查组马上要过来……”

陈京皱皱眉头,道:“那究竟有没有不按组织程序办的情况发生?”

李国伟愣了愣,有些迟疑的道:“这……”

李国伟一迟疑,陈京就明白事情的原委了。

党管干部,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中,如何体现组织意图,这是书记能力最关键的要素。

组织意图不一定是书记意图,组织意图在于一个班子集体的意见,干部的选拔任用按照条例,需要严格的按照程序办。

有些时候,即使是书记,如果能够很好的掌控局面,在人事方面贯彻意志都不容易。

陈京刚来邻角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现在李国伟肯定还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老李啊,不是我说你!现在是什么时候?人家都盯着我们呢!我们哪怕有一点点失误,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在这个时候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这一点我是叮嘱过你的!”

李国伟道:“书记,我工作没做好,给咱们邻角带来了麻烦!”

“行了,你不用这么悲观。事情总会过去,我们这一路走来,遇到了多少困难?这点困难算不上什么,我明天就回来,到时候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陈京拍了拍脑袋,内心有些无奈。

对李国伟,陈京是充分的理解。

李国伟和陈京相处的时间长,在潜移默化中,也受到了陈京的很多影响。

这些影响直接导致他现在在做事风格方面,越来越像陈京。

甚至对有些事情的处理,他似乎是在刻意的模仿陈京的做法。

可是……

李国伟毕竟不是陈京,陈京能做的事情,他不一定能做。

各人有各人的特点,陈京的特点和李国伟的特点不同,李国伟做事怎么能这么刻板?

就像在贯彻意志方面,陈京刚开始来邻角的时候,很多意志难以贯彻下去。

他干脆就采取强制手段,有时候态度是相当强硬的。

但是那个时候情况和现在不同。

陈京当时需要给班子留一个印象,同时他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不怕别人告状。

告状又怎么样?他陈京是外来干部,本地人合伙欺负外地人,他就不能够用点强?

更关键的一点,那个时候邻角默默无闻,不像现在这样受人关注。

李国伟不了解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一味的在某些工作上面也按陈京的方法办,这焉能不出问题?

现在的邻角了不得了。

陈京要走的消息一出来。

不知有多少人盯着邻角书记的位子。

大家眼睛都盯着邻角,等着下山摘桃子呢!

陈京放权给李国伟,别说是外面,就是班子内部都有好些人眼红。

然而实际上,陈京也是想把李国伟放在火上烤一烤,他深知要挑起邻角的担子不容易。

如果李国伟能够胜任,他接替自然更好。

如果陈京给他创造了这么多条件,他自己还是把握不住,陈京又有什么办法呢?

方婉琦到机场送行。

在过安检前,她搂着陈京的脖子,旁若无人的就亲吻了过来,让陈京大吃一惊。

不过终究,陈京还是和她深深的一吻。

这是自己的女人啊,她不是自己的唯一,自己却是她的唯一。

对这一点,陈京总是感到颇为歉疚!

两个小时的飞机到粤州,他到了粤州的地界,才倏然接到电话。

打电话的是个年轻人,大约也就是三十多岁。

他自称是省委工作人员,然陈京立刻去粤州省委,而且还明确告诉他,他要见苗书记。

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轰!”一声,瞬间脑袋有些短路。

自己要见苗书记?

陈京甚至怀疑自己是耳朵听错了!

苗书记竟然会知道自己?

陈京一路打的到省委,心中心潮澎湃,有些紧张、忐忑,更多的却是兴奋。

苗强是共和国有重要影响的领导,他在岭南工作了四年,在四年中岭南的发展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马上班子换届,苗强已经确定要去中央工作。

说句实在话,能够受到苗强的接见,陈京感到意外的同时,内心也是非常激动的。

岭南省委大院是岭南传统的红色高墙建筑,院子里面古木参天。

一进大门,一种浓浓的文化氛围就扑面而来。

进出院子里的车很多,但是所有的车在院子里面都禁止鸣笛,所以车来车往并没有影响到院子里的安静!

在省委巍然耸立的主办公楼的东侧,那里有一幢深色的红色小楼。

小楼门口警卫森严,陈京一看就知道那就是省委常委楼的所在。

陈京直奔小楼。

在小楼门口,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干部来回踱步。

陈京踏着台阶而上,他便迎上来道:“是陈书记吧?”

陈京点点头,道:“您好,我是海山邻角区的陈京!”

年轻人目光锐利,扫了陈京一眼,道:“我叫杨洁,您叫我小杨就行了!您跟我来吧!”

陈京跟在杨洁的身后进了小楼。

小楼从外面看很传统,古韵十足。

但是一进来里面,却是非常的现代豪华。

一楼大厅地面上铺着大理石砖,光可鉴人。

大厅四周都有柔和的灯光。

厅堂里面悬挂着极具艺术水准的油画,然后正面还有一座深色的屏风。

屏风上面五个老主席手书的深红大字:“为人民服务!”

厅堂的电梯在右侧,一排全是电梯,足足有八个电梯位。

这也保证了任何人随时随刻都可以直接上下,不需要有须臾的等待。

到了三楼,杨洁把他带到西侧,他才意识到,这应该不是苗书记的办公室。

因为他上次和沙明德见面,沙明德谈到了苗书记。

他说苗奇这个人很传统,什么都喜欢“东”。

办公室在东侧,房子面朝东,在做事情方面也讲究东风压西风。

现在往西走,应该不是苗书记办公室。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脑子里转了一个弯明白杨洁应该是把自己往秘书长那边带。

岭南省委秘书长贺军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陈京也是久仰其名。

在岭南省政坛,可以说是无人不识贺军,他的声名甚至要超过胡俊中。

一个在常委中排名靠后的秘书长,能够有这么大的名气,不得不说,他是有十分独到的本领的。

岭南官场教父,这个称谓恐怕也只有贺军才能当得起。

陈京判断得不错。

在见苗强之前,贺军要先见见他。

陈京的名字贺军听了很多遍,但是真正接触还从未有过。

他脑子里面就想不明白,就一个陈京而已,怎么就能给自己制造这么多麻烦出来。

不夸张的说,陈京制造的麻烦比一个副省长还厉害。

一些看似无意的巧合,可是偏偏就无巧不巧,处处都让贺军难受。

贺军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皱皱眉头,故意拿一份文件假装读着。

杨洁进门恭声道:“秘书长,海山邻角陈书记来了!”

杨洁不咸不淡的道:“你让他进来吧!”

陈京进到杨洁的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窗明几净。

陈京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大领导的办公室他也见识得多。

可是他乍进贺军的办公室,还是觉得颇为意外。

贺军的办公室大,亮,但是初一进来,却感觉有些凌乱。

因为整个办公室的书很多,文件很多。

办公室的格局,正南方全是大的落地窗户。

而其他三方都是书架,书架上全是满满的书。

很多书都不是那种装潢用的花架子,而是已经纸张泛黄旧册。

陈京一进屋子,就能够嗅到一种旧书的味儿。

陈京也是爱书之人,他环顾四周,发现四方的书架都没有灰尘。

虽然排列不怎么整齐,但是每个角落都非常干净。

在正北的书架下面的台子上,放着厚厚的一沓书。

最上面的一本陈京一眼扫过,是线装本的《长短经》。

除了书之外,其他的就是文件。

在贺军的办公桌旁边放着一个专门的四层的文件架。

四层文件架全部放满了卷宗文件。

省委的大管家一天日理万机,工作的繁忙,通过这一眼看过去就可以感觉到。

陈京进门的时候,贺军正在看文件。

陈京也没打扰他,标杆笔直的站在进门口不远处,眼睛四周打量周围的环境。

通过环境看人识人,这是一门学问。

陈京读书颇多,也喜欢书。

看到这一屋子的书,他心中就分外舒服。

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贺军,但是今天一句话没说,陈京就能够深刻的感觉到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句话。

贺军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身居高位,却如此嗜书,没有过人的修养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