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28章 拳头要缩回来!

第八百二十八章 拳头要缩回来!

房间很安静,落针可闻。

贺军认真的看着文件,陈京便标杆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两人似乎都在耗定力。

陈京耗得起,他现在时间充裕,就让他在这里站一天都没有关系。

恰好,他还可以利用在这里站的机会,从侧面了解一下贺军其人。

贺军不简单。

他能够以秘书长的身份拥有这么高的威望,而且还能够得到苗书记的信任,这一些都说明他不是寻常人物。

陈京仔细观察贺军。

贺军瘦,戴着老花镜的样子不像是个官员,倒像是大学教授。

而他唯一区别大学教授的,就可能是他看文件的眼神的那种犀利,偶尔皱眉和眯眼,都是威严十足,让人没来由的心中会有一种忐忑。

传说中的贺军办事是滴水不漏的,恰好,陈京做事也喜欢先思虑周详。

所以从性格方面来说,陈京和贺军应该算是同一类人。

谋定而后动,不动则已,动若脱兔,这是这类性格人的特点。

终于,陈京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贺军抬眼瞟了一眼陈京。

陈京就把握这个机会道:“秘书长,海山市邻角区陈京过来报道!”

贺军双眉一挑,顺手将文件放在桌面上站起身来道:“陈京啊,坐,坐!”

他指了指沙发,道:“刚才为什么不早叫我?来了不少时候了吧?”

陈京笑道:“秘书长,您工作忙。我时间比您充裕!”

贺军淡淡一笑,等陈京落座后,他才坐在主位上。

他一坐下去,脸上的笑容便敛去,道:“小陈,今天你过来是因为苗书记想见见你!再过半个小时的样子,他会有一刻钟的空闲,稍后我带你过去!”

他颇为严肃的道:“一定要注意把握时间!这方面的经验你应该是有的!”

“是!”陈京认真的点头。

贺军上下打量陈京,道:“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小陈我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只是没想到,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年轻!”

陈京讪讪笑笑道:“秘书长,平常工作的时候我都戴黑框眼镜,那样看上去成熟一些!现在年轻干部的苦恼就是常常会被人认为欠缺经验,难以服众,老百姓初次接触也不怎么信任!”

“你的工作做得不错!”贺军鼓励道,“目前邻角是海山的一个亮点。海山这几年发展不怎么样,唯有你邻角亮点突出,更显不易啊!”

陈京忙道:“海山经济遇到一些瓶颈,不过现在基本已经解决了!我认为在以后的几年,我们一定能够有更好的成绩!”

贺军微微愣了愣,嘴角抽了抽,扯出一丝笑容道:

“小陈,你无须太过紧张,我没有批评海山的意思!我也很看好海山!”

他话锋一转,道:“正因为看好海山,所以对海山我们的期望也高。说句实在话,目前几个省主要领导对海山的发展都不满意!现在马上要从上到下换届,海山班子调整是必然的!”

陈京笑了笑不好怎么开口说话。

他现在还只是邻角区的书记,海山市里的事儿他还说不上话。

虽然他和贺军粗接触,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贺军这个人的精细。

他足足让自己站了半个小时,然后才有那轻轻的一瞥。

陈京能够想象得到,如果自己当时精神不集中,哪怕有丝毫的分心,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和贺军说更多的话。

毕竟,贺军再忙半个小时,然后可以直接把自己送苗书记那里。

能够和贺军说几句话,近距离的认识一下这个岭南传奇的教父,陈京既谨慎又高兴。

两人聊了几句,贺军便把话题扯到了陈京个人发展的问题上。

他很认真的道:“小陈,目前对你的去向问题,争论很多。主要是南港的姚书记很赏识你,希望你能到南港履新。而海山这一边,你们黄书记又不放人,希望你能留在海山。

我个人观念,你在海山工作了几年,环境也熟悉了,留在海山也没什么不可以。

能够在新的岗位上再创佳绩,我相信这是很多人都喜闻乐见的!”

陈京点头道:“如果能留在海山那最好了!在海山工作了这么久,对那一块地方有感情!”

“呵呵,你倒是有所考虑了。不过这个事最终还得看组织上的意思。目前你的问题还说不准,你也不用心急,一切拭目以待吧!”贺军道。

他站起身来道:“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书记办公室吧!”

他起身便走,步子很快,陈京跟在后面还觉得有些吃力。

果然,苗书记的办公室在东边。

东边第一间办公室就是苗强所处的位置。

相比贺军,苗强更加有亲和力一些。

陈京和贺军进门的时候,他正在房间里面散步。

他双手背在身后,就那样来回的踱步,神态很悠闲。

陈京和他打招呼,他竟然伸出手来,陈京有些受宠若惊的给他握手。

苗强道:“小陈啊,你了不得啊!你道我前两天接到了谁的电话?”

他指了指电话机道:“苏北沙书记亲自打电话来,还是找我要你,我就很奇怪,老沙我们是老朋友了,他怎么就看中了你?他可是以挑剔出名的哦!”

陈京讪讪笑笑,道:“书记,您这么一说,我太受宠若惊了!沙书记是我的老领导,以前在楚江的时候,我帮他写过稿子,我估摸着他还是希望我到苏北帮他写稿子吧?”

苗强眯着眼睛瞅着陈京,道:“那小陈,你个人意愿是怎样的?愿意去苏北?”

陈京沉吟了大约三四秒钟,点头道:“书记,如果能够调去苏北,我是愿意的!”

苗强皱皱眉头道:“为什么?岭南不好吗?”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岭南也好!但是岭南的外来干部生存很困难。在这一方面,我们比不上苏北的包容!”

苗强愣了愣,久久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

贺军在一旁听陈京这样说,他当即脸色就变了,他长期跟在苗书记身边,自然知道苗书记最忌讳什么。

对苗书记来说,这几年岭南的经济增长率比不上苏北是他最大的心病。

已经连续三年,苏北和岭南的距离不断拉近,岭南也从以前的一枝独秀,现在开始遭受严厉的挑战了。

在这个时候陈京说自己愿意去苏北,岂不是让苗书记难堪!

过了很久,苗强用手指着陈京对贺军道:“说真话的干部,你看到没有。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有几个干部能这样?”

苗强轻叹了一口气,神色中流露出萧瑟之意。

陈京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苗书记马上要到岗,也许他在岭南的工作和自己一样,也是很有遗憾的吧!

一想到这里,陈京有些不忍,他灵机一动,道:

“书记,不过我认为,这样的局面并不坏!我一直有一个观念,那就是问题越多,潜力越大。

咱们岭南现在被人说这问题,那问题,我们过去几年解决了无数问题,但是现在问题却还是很多。我们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一次进步,就是一次潜力的释放。

在今后几年,如果我们能把现存的一些关键问题解决好,我们的潜力就释放得越多。

倒是苏北我看有些悬,这几年他们撑得太厉害了,为了把我们当目标,他们透支了很多潜力!现在倒好,他们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我看这是月满则亏的征兆!”

陈京顿了顿,道:“沙书记对这一点看得比较明白,可是看明白了,具体怎样修正谈何容易?苏北的亮点太多了,全是亮点,接下来几年,他们还能一直就这样亮下去?

我看啊,苏北现在就好像是电灯泡,为了亮就不断的增电压。可是电压超过了220V,灯丝就有随时断裂的危险,他们对此估计不足!”

苗强眉头一凝,抬眼仔细的看了陈京一眼,没有说话。

贺军心念电转,心中有些吃惊。

陈京的反应之快让他吃惊,在如此快速反应之下,他很快就能想到一个很富有的新意的观念,他这几句话说出来,不仅是在让苗书记释怀,而且听起来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挺有道理的!

他忙道:“小陈,你这个观念很新颖,你说得对,问题多不怕,只要我们愿意直面这些问题一一来解决。我们就永远不会担心被赶超。拳头要缩回来出去才有力量。

现在我们岭南经过了这几年的稳,拳头算是缩回来了。

我赞成小陈的判断,在这以后的两三年,岭南必然高速发展!”

苗强还是一语不发,脸上的神色让人看不透他内心的情绪,陈京和贺军两人都有些忐忑。

尤其是贺军,他觉得陈京刚才的话对书记是有触动的。

就不知道苗书记心中是否还有其他的想法……

在一瞬间,贺军心中已经做了决断。

陈京这个人必须要用好,而让陈京去南港是最好的选择。

南港有陈京展露才华的平台,更重要的是,贺军有信心能够掌控住南港的形势,在那一边他已经做了很多的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