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0章 内部问题凸显!

第八百三十章 内部问题凸显!

卓峰驾车过粤州接陈京,他看上去情绪略微有些低落。

他并不算严格意义上陈京的秘书。

陈京选中他当秘书也并非是他有才华,而是他在秘书科里面最会开车。

陈京有专职司机不用,挑了卓峰跟在身边,这是陈京的一个很奇怪的特点。

但是对卓峰来说,他一直都还是挺有压力的。

他对陈京很是崇拜,总希望自己这个秘书能够当得名副其实,所以他也一直很努力。

去年他新交了女朋友也很鼓励他,可是到现在,他觉得自己离陈京的要求还很远。

他自己没有达到陈京的要求,而陈书记却要在此时离开了,这对卓峰来说,情绪是很复杂的。

陈京走之前给他做了安排,陈京跟他谈话,明确跟他讲,做秘书,搞文字功夫,他不是这块料。

但是他人很扎实,做事情细致,有责任心,善于思考。

有这一些特点,就特别适合在基层工作。

陈京安排他到青林镇担任副镇长,进入班子成员先锻炼。

对卓峰来说,这个安排他很满意,但是每一次见陈京,他还是有些惆怅和遗憾。

卓峰的车开得很平稳,路上陈京问他最近邻角的情况,他认真的道:“书记,总感觉最近好像有些乱,省市组织部都有人来,好像是调查我们干部工作违规的,查得挺严,李区长好像压力很大!”

陈京微微蹙眉。

所以干部工作没做好,这中间凸显的是内部的矛盾没协调好。

李国伟在贯彻意志方面,可能还真存在问题。

当然,也不排除班子里面有人在这个时候蠢蠢欲动。

随着年底的临近,从省到市到区县,虽然表面上平静,但是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了!

陈京随手拿起车靠背后面袋子里最新一期的报纸。

卓峰工作细致这就是体现。

陈京工作中需要什么。喜欢什么,他一一都做得很仔细。

每天陈京要看报,主要是了解全省的政治经济动态,卓峰每天都给他准备报纸。

陈京翻开岭南日报扫了一眼,忽然他愣了一下。

报纸第二版头条有一则引人注目的新闻。

莞城市副市长戚金民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双规?

陈京一目十行的把报纸内容浏览了一遍,神色渐渐的变得凝重。

陈京的政治嗅觉是很敏锐的。

马上就是换届,在这个时候出干部双规的新闻。而且是省里面的高级干部,这意味着什么?

这其中传递的信息是很丰富的。

如果把换届比作是洗牌,而洗牌就意味着博弈。

博弈的激烈体现在官员频频落马上面,有高级干部落马。必然是有人有了动作了。

岭南政坛本来就复杂,现在曝出这样重要的新闻,会不会变得更复杂?

而把岭南缩小一百倍,可能就是邻角了。

邻角也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陈京嗅到了一丝紧张和危机!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大意了,越是最后的时候,越是关键。

陈京的初衷是希望李国伟能把担子接下来,那样邻角的工作会平稳过渡。

可是……

陈京低估了换届期间局面动荡的严重性。

他将报纸放回原处,拿出手机给李国伟拨了一个电话。

李国伟有两个号码,一个是私密号码。另外一个是密码电话本上的号码。

陈京拨的是前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陈京又拨一次还是没有人接听。

他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对卓峰道:“小卓,车的速度可以快一点,我们直接去区委!”

“啊……”

卓峰回头瞅了陈京一眼,旋即点点头道:“是!”

区委的一号车缓缓的从区委大门进来,这个时候正是下班前后。区委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号车,所有人都意识到,陈书记回来了!

陈京车停到楼下,委办主任刘曲风急匆匆的下楼迎接。

陈京从车里出来,刘曲风迎过来道:“书记,您舟车劳顿,我还以为您要先回去休息呢!”

陈京看了他一眼,道:“李县长在吗?”

刘曲风脸色微微一变。道:“县长正在金星宾馆接待省组织部调查组的领导,下午就去了,一直没见回来!”

陈京点点头,道:“老刘啊,每天坚持的工作汇报,你都汇报了什么内容?是不是有重要的工作你没有汇报?”

刘曲风身子一直。道:“书记,区里的工作现在重心都由李县负责,那一部分工作我也不了解,最近省干监处进驻了这边,大家都很紧张……”

陈京哼了哼道:“你是委办主任,区委的这摊子是还是你在居中协调,你的意思是李县在很多工作方面没让你知情?”

刘曲风不说话了,头上的汗珠沁了出来。

任谁都能感觉得到,书记是生气了。

陈京头也不回的直奔自己办公室,刘曲风在屁股后面跟着亦步亦趋。

只有片刻功夫,所有在的区领导班子成员都齐齐到了陈京办公室。

区委副书记姜伟神色颇为严肃,他凑到陈京身边压低声音道:

“书记,这一次省调查组查得很细,不仅查了最近我们工作的一些疏漏,甚至还查了去年我们干部任命工作的一些问题。涉及的内容很多,我们都感到了压力!”

陈京神情不变,扫一眼其他几人,道:“童书记和罗部长没来吗?”

刘曲风凑过来道:“罗部长也去了金星宾馆,童书记今天清早就去下面调研去了,还没返回!”

陈京闭嘴不说话,点上一支烟自顾的抽着,他不说话,其余的人就紧张了,常务副区长刘绕唐道:

“书记,照我看,现在咱们班子内部有人在刻意的搞破坏,现在对我们来说是多好的发展环境,可是有人似乎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要搞另外的山头,想把我们来之不易的环境彻底的毁掉啊!”

陈京冷笑一声道:“我们不要说别人,我们先每个人都反思自己!包括我在内都要反思一下,我们是不是在工作上放松了!你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别的地方都在风风火火的做最后冲刺。

唯独我们一下暴露出这么些问题,大家都是一个班子里面共事的,问题出在哪里,大家是否都尽心尽力了,我看咱们得各自都摸自己心脏问问。”

他顿了顿,有些意兴阑珊的道:“好了,下班的时间早就到了,我过来也只是取拉下来的东西而已,你们没必要搞得那么紧张严肃!都下班吧,工作要做,休息也要,我也不希望占用大家的休息时间!”

陈京摆摆手,示意让大家都离开。

他下了逐客令,每一个人敢继续留了,都三三两两的出了门。

刘曲风留在最后面,他神色有些慌张,神色惴惴的正要出去。

陈京道:“老刘,你等一下吧!”

刘曲风身子站定,回过头来,神色明显不自然。

陈京淡淡的道:“晚上我不回去了,就在金星待着。我一个人吃饭没意思,你留下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是……”

刘曲风弱弱的道。

他心中有些发虚,说话也就显得没有底气。

他的确在很多工作上面,对陈京有瞒报,这其中原因相当的复杂也很微妙。

本来,他已经想好了充分的理由和说辞来解释这些问题,而且他为了让自己理直气壮一点,这些说辞和解释他私下里都推演了很多遍。

他反复斟酌考虑,觉得自己的说法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就在陈京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刹那。

他脑子瞬间短路,竟然把那些推演了很多遍的说辞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陈京没怎么问,他自己就先露出了马脚,此时此刻,他甚至觉得自己一双手简直就是多余的。

因为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合适。

他精心编织的所谓防线,陈京只需要一个眼神和一个脸色,就将其一一攻破,让其无所遁形!

他是陈京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而且在邻角班子中,他也是离陈京最近的人。

陈京做事的风格习惯,陈京处理问题的手段和方法,他非常清楚。

他纵然有千般的主意,有很成熟的思虑,但是面对陈京他缺少的是信心。

陈京在金星宾馆有专门的房间,他的房间只他专用,专门有人负责收拾和整理。

房间永远都是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的。

酒店经理张显丽对这个工作抓得非常细,她几乎每一天都要过来看一看房间的卫生状况,确保一切都万无一失。

陈京请刘曲风吃饭的地方就在这间房间里面,没有大鱼大肉,只是简单的工作餐。

而在同一间酒店,省调查组的也在这里下榻。

陈京陈京并没有试图去主动和他们打招呼,而是钻进酒店就不出门,把刘曲风也拉着一起吃饭,然后很自然的就了解情况。

在陈京的概念中,事情的大和小,急和缓,重和轻,中间需要一个截然相反的处理态度。

越是大的事情,越要定,越是急的事情,越要缓决断,越是重要的事情,越要慢处理。

他既然回到了邻角,他就不急,因为这里是他的领地,他有信心在任何情况下都把局面把控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