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1章 一场大风波?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一场大风波?

莞城市政府副市长戚金民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这在岭南全省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在年底各项工作都盖棺定论之前,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岭南各条战线、各方面工作都抓得很紧,在这样的时候,省里主要媒体高调报道地市重要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的消息,又怎么不引起关注?

戚金民被双规的消息经过了几天的发酵,陆续开始曝出戚金民违纪的细节。

戚金民主管能源调度工作,这其中他涉嫌收受多家能源公司高额贿赂,负责海关缉私稽查工作,莞城海关内部举报戚金民干扰海关正常工作,涉嫌替走私分子保驾护航,其中涉案高达亿元。

另外,最为受人关注的消息是戚金民干预下面多个县市政府干部的选拔和任命,下面区县多名涉矿山、涉国资方面的干部提拔未依照组织程序,据查戚金民在这些干部的任命中给予了非正常干预。

这个消息受关注的原因是因为戚金民是政府副市长。

一般政府内部用人,也是政府党委会做出提名,最后要通过组织部进行考察和任命。

至于下面区县干部的任命,有更多的关键岗位更是要通过常委会才能定,戚金民常委班子都没进,他竟然能够干预到人事工作上去?

不得不说,他的这条罪状在体制内引起一片哗然。

然后在悄无声息之间,全省开展一场组织工作突击整顿。全省各地市州都开展相关整顿工作。

省委组织部长秦云松亲自部署这项工作。

秦部长强调,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组织严肃性不容亵渎。

全省上下,必须严查提拔干部不规范,滥用组织职权,甚至是买官卖官,明暗贿选等多项严重违纪问题。

实际上,省组织部的这项工作已经部署有些时候了。

毕竟,戚金民的问题暴露在组织内部来说。要早于纪委的行动。

而据说戚金民的事情,相关部门已经向省主要领导做了汇报,周省长对政府内部出现这样的害群之马相当的愤怒,当即表示要严查,必须要确保各级政府队伍绝对的纯洁。

而苗书记对周省长的批示给予了相当的肯定,他表示干部工作是重中之重,干部队伍建设是重中之重。

在现在以及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干部工作都必须要当头等重要的工作来抓。

现在马上要换届,各级组织部部门可以把此当成一个契机。可以好好的把组织工作整肃一番。

省主要领导相继表态,这无疑让这一次突击整顿更加的有底气。

而省组织部调查组进驻邻角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开展工作的。

这一次调查组由省干监处副处长展一飞带队。

展一飞是组织部老机关。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

他在干监处就干了八年。

他虽然官不大,但是权利却相当不小,这些年他办的大案要案不少。

省组织部干监处,他现在是核心骨干,颇受部领导的器重。

调查组来邻角之后,不仅对邻角近期人事工作展开了深入的调查,而且调查范围还迅速扩大,开始涉及最近两年来邻角区所有的干部“异常”调动。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邻角区近两年一共涉及违规干部任用多达十八次。

而近期更是频繁出现违规情况。比如干部选拔先内定,然后再搞差额提名走过场。

还有,干部考察工作不细致,没有广泛征求意见,等等。

调查组把相关调查材料拿给李国伟。

李国伟一看脸色就白了,这些事儿他哪里能够摆得平。

他当即便给陈京打电话求救。

而他和组织部长罗燕在接下来几天便拿出了绝对的态度,天天和调查组人员磨着。

一方面。李国伟坚决不承认邻角区有这么多问题,另一方面,他也要拖延时间,他心中清楚。这样的事情必须要等陈京过来才能把控大局,否则如果这些问题一旦捅上去。

邻角区这么几年好不容易得到了荣誉,可能这一次就会洗得干干净净。

陈京终于回来了!

李国伟听闻消息,连夜赶到陈京房间汇报。

几天没见,李国伟明显憔悴了很多,他这几天是夜不能眠,白天在处理日常工作的同时,又得应对省组织部调查组的人百般纠缠。

他不是傻子,他自然非常清楚现在这样的局面是怎么造成了。

在邻角班子内部有人坐不住了,要挑事了,内部向上面举报问题,因为其对邻角知根知底,自然告状就有针对性。

其实,陈京经常说的一句话。

那就是一个发展中的地区,哪里什么都墨守成规,按照规矩来?

就以干部任命为例。

有时候一项工作摆在了那里,必须要得力的人上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条例来,那会耽误多少的功夫?

可是这件事当时那样做了,出了相应的成绩,那个时候会有广泛的社会认同。

但是一段时过境迁要翻旧账,谁又会记得当年的情形?

这样的情况就好比当年的战争,战争残酷,胜败一线间。

因为战争,很多将军都会把胜利放在第一位,因为胜利就会让己方占据主动,从而最终赢得更大的胜利,最后结束这场战争。

为了胜利就有牺牲。

当时这件事情自然不会有人有异议,因为大家都能够明白战场的残酷。

但是时隔多少年以后。

那些执笔史书的书呆子们早已经过上了和平的日子,他们又岂能想象得到那时的情形?

所以他们看到的是战争带来的疮伤,死了多少平民,毁坏了多少名胜古迹,而他们会把这些一一记下,从而把历史人物的形象来个全面的颠覆和扭曲,最后我们通过史书看到的历史又岂是真相?

现在邻角就是这样。

李国伟很沮丧,他把所有的工作向陈京做了汇报,然后惭愧的道:

“书记,归根到底还是我工作做得不得力,没能很好的处理各方面矛盾,太激进了!导致有人心生不满,这……”

陈京轻轻的摆摆手道:“老李,我还是一句话,我们要干成每一件事都不容易,前面都是困难重重的。在困难面前,要压不垮,打不碎,什么时候精神气都不能丢。

其实在很多时候,中规中矩,规规矩矩就意味着平庸。

所谓人红是非多,我们现在邻角红了,有人也就有了红眼病。

我们内部也有个别害群之马,自然就会有一系列的烦心事困扰我们。

对这些我们要习以为常,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就让他们把这些问题都向上反馈上去?

那又怎么样?”

陈京哼了哼,话锋一转道:“他们列的这些所谓问题,完全就是一群老机关在耍油子。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还是一句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真正到了上面。

上面的领导都有实际工作经验,自然知道实际工作中的难处和困难,远不比这些书呆子!”

李国伟点点头,脸色渐渐缓和了一些。

陈京不在邻角,他这几天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紧张得觉都睡不着,工作生活都是乱七八糟。

可是现在跟陈京谈一席话,他心中便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先前的那些负面的情绪渐渐的烟消云散了,心中也有了更多的底气和信心。

陈京亲自给他冲了一杯茶,然后递给他一支烟,不经意的道:

“老李,你跟老童谈过话没有?”

李国伟愣了愣,愕然抬头。

陈京在这个时候提到副书记童小离,他自然明白陈京的意思。

这一次邻角的事情起于一次告状,是下面有几个心生不满的乡镇干部告联名状,这几个干部各自都因为方方面面原因被陈京处理过的。

他们对陈京怀恨在心,对李国伟自然也没有好感。

恰好,陈京最近放权李国伟,李国伟刚刚接手工作,手还很生,难免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他们就步着这个空子告状告到了省里。

但是,凭他们几个人能够有这样的能力?能够洞察到邻角工作的问题,而且一告就能灵验,还有他们联名告状,又是谁在居中调停?

这几天李国伟也在想这个问题,他心中怀疑的头号对象就是童小离。

童小离这个人最喜欢完阴的,以前他在班子中就很出名。

后来他是遇到了陈京,陈京用几下狠手段将他镇住了,他一直早韬光隐晦,不敢再轻举妄动。

陈京对童小离是又压又打又拉。

童小离来硬的,在陈京身上使不上劲。他来软的又抵挡不住陈京的强硬。

陈京一棍子打下去又不将其打死,还留了一个空间给他。

他活脱脱就像一条被三面围困住的游鱼,只能往渔夫的口袋里面钻。

可是陈京能够驾驭他,能够将他压住,李国伟能压住他吗?

李国伟最担心的是他,现在果然出了问题。

陈京淡淡的笑笑,拿过一个文件袋递给李国伟道:“明天抽个时间跟他谈谈吧,这里有些材料你先看看,你谈完我再去见调查组的那帮犊子……”